梦想家李书福

梦想家李书福

编者注:本文部分内容摘自《商业价值》《激荡三十年》《中国企业家》

这是一个血液里流淌着豪赌基因的人。

他曾回忆说,“小时候我赌过钱,比方说赢了1块钱,全放下,变4块了,全放下,变8块了,再全放下,变16块。有些人赢了1块钱,就收回5毛,他赢的钱明显比我少得多。但我这种弄法,可能最后一次全没有了,一分也不剩。”就如同他描述的,后来的二十多年里,李书福每次都把他赚的钱“全放下”,赌到一个行业里。

跟政府赌一把政策

19 岁那年,李书福向父亲借了一百多块钱,让他的师傅从上海带了一台照相机。出师不利,师傅只带回来相机包,把相机留给了小偷。不甘心的他又借了 80 多块钱,买了第二台相机,开始了将近一年走街串巷的拍照生意。那时候照相是被监管的行业,需要经过公安局的批准,没有“照相牌照”的李书福做了半年之后,才正式开起了照相馆。

或许,年轻时的经历总是会影响一个人的未来发展。现行的政策不允许做,他用自己的方式游走在政策边缘,等待政策放开的那一天。这种类似的经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都在李书福的身上不断重演。后来造冰箱,卖摩托车,创办吉利汽车,都面临过生产许可证的困扰。

爱琢磨是他的特质,李书福似乎不太关心做成这件事到底有多少困难,只想着怎么能够把它做成。生产冰箱蒸发器的时候,李书福就自己一个人,骑自行车把零部件送到冰箱厂。后来干脆组建冰箱厂,自主贴牌生产。1989 年 5 月,他的北极花冰箱销售额已达 4000 多万元,26 岁的李书福已是当时名副其实的土豪。在冰箱卖的蒸蒸日上的时候,因为没有列入定点生产企业名单,他不得不放下了冰箱厂。

90 年代初,海南房地产泡沫,李书福赔了几千万,事后他用一句话总结自己“只能做实业”,并决定进军摩托车行业。横在他面前的第一道槛就是国家的产业政策,年轻的李书福跑到北京机械部的摩托车管理处,愣头愣脑地问,“我们想生产摩托车,是不是你这里批的?”被问的官员反问他,“你知道国家产业政策不?”李书福答,“报纸上登过。”官员笑了,“看见了不就行了嘛,你还来干什么呢?” 经历过开冰箱厂的教训,吃了闭门羹的他以数千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浙江临海一家有生产权的国有邮政摩托车厂,为的就是一张合格证。然而在摩托车销量正是上升期的时候,拥有1亿资金的他敢喊着要投资5亿造汽车。

李书福刚开始决定要造汽车的时候,不仅饱受外界质疑,甚至连他的合伙人,自家的兄弟也不赞成,一气之下,他说“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一度成为业界笑柄,但现在我们再看到这句话谁都笑不出来。也因为这句话,直到今天他还享有“汽车疯子”的外号。制造汽车在当时属于限制性行业,得不到主管部门的许可,他就靠注资四川德阳某监狱下的汽车厂,用客车生产许可证打起了生产汽车的“擦边球”。直到 7 年后,吉利汽车才进入国家汽车生产目录,终于获得准生证。这之后是另外一个故事,他将成为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的一个代表人物。

在吉利拿到汽车生产许可证之前,李书福的每一次跨界创业都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政策。在很多人都在想着怎样去解决政策问题,最后解决不了放弃做的时候,他似乎总是把政策问题放到最后。早年他有个相机就敢拍野照,是因为他认为今后这一领域会放开;打着幌子做汽车,也是因为相信放开只是时间问题。

在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中国企业家中,李书福是一个另类,做事风格跟按部就班毫不沾边,眼前的事情做的正红火,转而放手进军另一个行业,甚至还不太这个行业的水有多深。他的每一次选择,都像是一场豪赌,堵上了之前的所有,堵的是模糊的未来。李书福是另类极客,好奇并敢做,也许他可能不是用自己的技术去做,但他成就了一群人跟着他共同去筑梦,实现更大的梦想。有一点始终没变的是他总是活在未来的憧憬之中,早年吉利的车年销量只有几万辆,他却惦记着有一天去收购年销售额 100 多亿美元的沃尔沃,这之后的故事大家也都知道了,10 年后,吉利从福特手中收购沃尔沃汽车公司。

逆袭的故事:收购沃尔沃

2010 年,吉利控股集团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将福特手中的沃尔沃汽车公司收入囊中。这个拥有 86 年历史的欧洲豪华车品牌,被一个做汽车仅 12 年的中国汽车公司拿下了。他成功地赢得了世界的关注,《华尔街日报》和英国路透社不约而同地把李书福比为亨利·福特,盛赞他们身上都有“一股天然的农民智慧和商业直觉”。梦想终于照进现实,而当初在传出福特评估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新闻时,有人认为吉利疯了,有人说这是不可能的任务,也许他没有想那么多,不管手上有多少筹码,他就是敢想着买沃尔沃。

2010 年 11 月 10 日,杭州,李书福见到了瑞典国王,及其率领的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代表团。这一天,是吉利收购沃尔沃交割后第 100 天。李书福首次表示,中国将建设成沃尔沃的第二本土市场,并计划在成都、上海和大庆三地建厂。尽管此时,沃尔沃的税前亏损高达 15 亿美元,而且还欠着福特 35 亿美元的债务。

“我们找美国福特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谁,连见也不见、谈也不谈。”李书福谈吉利收购沃尔沃的曲折之路,为收购写信给福特石沉大海,后来福特换了 CFO 才促成了这笔交易。说到最后收购的成功,他归结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原来和福特在谈判期间很难去参观沃尔沃的试验厂、研发中心,现在我觉得它是一个名副其实、受人尊敬的汽车行业的长者。”李书福肯定地说,“并购沃尔沃物超所值。”

以前我们是要自己研究车的结构。以前水漏到车里去,怎么漏进去的,搞不清楚,非常头疼啊,晚上睡觉睡不着。有时候一下想明白了,深夜两三点突然爬起来,跑到车间去看看是不是这样漏进去的。如果确实是这样,就很高兴。如果不对,第二天又把工程师请来,继续研究。轻重、速度、密封等等,这些过去都是我们头疼的问题。——李书福

吉利收购沃尔沃后,两者的合作就开始加强。2012 年吉利汽车与沃尔沃签署了技术转让协议,联合开发小排量、高性能、绿色环保系列发动机,及电动车、油电混合车等新能源汽车。过去吉利头疼的技术问题,摆在沃尔沃这个经验丰富的兄弟面前,还会是问题吗。

提升品质和品牌几乎是所有中国自主品牌汽车所要面临的问题,仅仅作为一家生产、销售廉价的经济型轿车的公司是没有出路的。李书福承认国产的汽车和国际厂商的差距是非常大,尽管嘴上说”汽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但他心里明白要做好汽车是需要技术实力的。拥有沃尔沃之后,吉利能够缩短自己的学习过程,并很快能从沃尔沃的研发中心受益。如果光是想赚钱,可以去进口一些零件组装,做自己的品牌。花大价钱收购沃尔沃,李书福是想了解怎么真正的从上游去生产一个车,从沃尔沃身上学习,这才是他的真实目的。

智能汽车大潮下的沃尔沃

或许在没有拥有沃尔沃之前,李书福没有太多的资本去谈论未来的汽车形态,他更多的是跟随。拥有沃尔沃的李书福,如何利用沃尔沃的技术优势站在汽车与互联网这个台风口?

2012 年 9 月,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公路上,3 辆无人驾驶的沃尔沃汽车,在一辆有人驾驶的卡车带领下,以 90 km/h 时速完成欧洲环保型道路安全列队行车(SARTRE)的测试项目。

智能汽车不是把汽油机换成电动机,把油箱换成锂电池,也不是把汽车控制系统中加一张 sim 卡能联网就是智能汽车。相对于 Tesla,李书福可能更加关心”无人驾驶“,因为在他对汽车产业未来的判断上落脚在“无人驾驶”上。他说在不断了解沃尔沃的过程当中,自己被沃尔沃在汽车互联,汽车安全和无人驾驶的研究和逻辑深深的打动,甚至将会重新定义他自己的产品哲学。拥有了沃尔沃的他,有了更多的狂傲的资本去谈论未来的智能汽车,他要做的就是如何让沃尔沃汽车引领”无人驾驶“的潮流。

未来汽车会变得像篮球一样灵活,“想到哪就滚到哪”。谈及智能汽车,李书福提到了沃尔沃的 XC90 车型。据他透露:“明年投放市场的 XC90,要实现高度的智能化。”如果说做吉利的时候,缺乏技术实力只能去跟着浪潮走,那么这一次,拥有沃尔沃的李书福真正有了绝地反击的筹码。

李书福之所以成为今天中国汽车自主品牌的一个代表人物,因为他踩准了每一个关键节点。在产业悄悄将要发生变革前,他的每一步棋都是基于对大势的研判后的实践。这一次汽车与互联网的大潮,他终于能够有实力去推动。

如果让我问三个问题:

2014 年 1 月 11 号,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是的,还没有开始。是的,这才是本文的重点。是的,我就是要告诉你上面声情并茂的几千字,都是在为这个广告铺垫。请尽情伤心。),李书福将谈谈那些年,我们一起造汽车的日子。他其实一直是汽车圈里一枚特立独行的极客,听听他对汽车叛逆的思考,重新审视一下汽车里的那段时光。如果让我问三个问题:

  1. 在每次产业变革之前,别人都在犹豫该往哪走的时候,你总是直接动手去实践,似乎每次都能把握先机,你是怎样判断这个行业的现状和未来的?
  2. 从收购沃尔沃到现在已经有三年了,你从沃尔沃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对于以前做汽车的想法,有哪些重新认知?
  3. 沃尔沃研究的无人驾驶汽车如果投放市场,可能又一次面临政策问题,这一次你将如何应对?

头图来源于经信网

李书福汽车智能化沃尔沃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