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观察(四)Facebook不再年轻了吗?

在自然界,那些食物链顶端的肉食动物年老后只有两种结局:饿死或者被更年轻的同类杀死。只有人类是例外,他们发明了礼教和秩序,年老一代通过不断给年轻一代洗脑来获取权利和荣耀,年龄带来的经验和智慧是他们与年轻人抗衡的武器。但是在硅谷,在这科技风暴的中心,一切都变化太快了,年龄不再是优势,而是一种负担,年长的人发现他们要不断给自己洗脑才能装下那些年轻人轻而易举就获得的东西。于是在这里,丛林法则迅速归位。

年轻的 Facebook 拒绝年长的 MTV

2005 年圣诞节假期,已经在硅谷闯荡大半年的扎克伯格准备回父母家过节,当时的 MTV 总裁迈克·沃尔夫(Michael Wolf)提出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把扎克伯格接回纽约的父母家中。扎克伯格同意了。

那时扎克伯格只有 20 岁,还是一个孩子,他从哈佛退学来到硅谷,带着一帮同样还是孩子的程序员在 Palo Alto 一间大房子里不分昼夜的写代码。此时的 Facebook 还只是一家面向大学生开放的社交网站,年轻人在上面写一些大人们看不懂的话,或是发布一些让父母们心惊胆颤的照片,并没有太多人把它当做一回事。但是受众大部分是青少年的 MTV 对 Facebook 垂涎已久,沃尔夫想利用在这飞机上的五个小时说服扎克伯格出售 Facebook。

飞机上发生了下面的对话:

小扎:“这架飞机太酷了。”

老沃:“把你的公司卖给我,你也可以有一架。”

小扎:“我不想卖。”

老沃:“为什么不呢,你会变得非常有钱的。”

小扎:“我不像放弃 Facebook 这样好的点子。”

老沃:“可是点子不值钱啊,我可以做一个跟你一样的。”

小扎:“噢…”

老沃:“卖给我吧。”

小扎:“不卖。”

……

这段对话来源于《Facebook 效应》一书,我曾经向作者 David Kirkpatrick 求证这个情节的出处,得知是扎克伯格亲口告诉他的。这出戏里沃尔夫就像一个老奸巨猾的大人,居高临下的引诱他交出心爱的玩具。

后面的故事应该大家都知道了,扎克伯格死死攥住了 Facebook,躲过了一系列的收购和诉讼,逐步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再到 IPO 上市,市值超过 1000 亿美元,如今分分钟都可以买下一个 MTV。现在 Facebook 不再是那个为泡妞而生的小破网站,而是用户超过十亿的超级社交网络;扎克伯格也不再是那个无畏的少年,在一张十亿美元支票面前可以无动于衷——他是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也是硅谷乃至全世界最著名的 CEO。

权力的游戏

再过两个月,Facebook 将迎来自己十周岁的生日,而扎克伯格也将步入而立之年。在硅谷,一名创始人掌管自己创立的公司超过 10 年,是一件非常罕见的事情,扎克伯格做到了。十年风雨路,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同样,三十岁对一家科技公司的 CEO 来说是一个尴尬的年纪,这意味着他和那些最有创造力的人群已经有了十年的年龄差距。在十年前,扎克伯格天才的把社交这件事情搬到了 Web 上,而如今大部分 Facbook 的用户不再使用 Web, 他们直接用智能手机登录 Facebook;2010 年扎克伯格曾经考虑用 HTML5技术把 Web 上的 Facebook 完整移植到手机端,却发现用户体验极差;直到那时他才意识到智能手机才代表未来,于是才带领团队开发了 Facebook 的手机端应用。据他自己形容,这是一次极为痛苦的再生。

毕加索说,他能够持续创作的秘诀是因为总能保持年轻的心智。但这实在太难了,不管公司还是人,年龄和创造力似乎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当公司不断变大,人员开始变得臃肿,员工构成变得混杂,执行力下降,创始人分心于管理不再专注于产品;等熬到 IPO,公司又很容易沦为贪婪股东的赚钱机器——这一切都是一家公司变老的迹象。于是收购一些创业公司成为了硅谷大公司 CEO 的必修课,一方面引进一些年轻的血液,另一方面消除潜在的竞争对手。

在去年,扎克伯格和一个叫 Kevin Systrom 的人上演了几乎和 7 年前那架私人飞机上相似的一幕,只不过这次扎克伯格已经成为抢玩具的人。

Systrom 是照片分享应用 Instagram 的创始人和 CEO。Instagram 几乎拥有一个优秀 app 所需要具备的所有优点:简洁、性感、有趣,更重要的是它只存在于移动端,当时 Facebook、Twitter、Google 等都想把它收入囊中。扎克伯格和 Systrom 早年结识于斯坦福大学兄弟会的 party 上,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很好地朋友,于是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扎克伯格邀请 Systrom 来家中吃晚餐——而客人只有他一个。几小时后,晚餐结束,交易也完成了——扎克伯格成功说服 Systrom 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把 Instagram 卖给自己。最后的一幕是——扎克伯格坐在屋里看着他最喜爱的电视剧《权力的游戏》(Game of Thrones),而 Systrom 坐在院子里打电话把这一决定告诉身边的人。现在回过头来看,对于 Systrom 来说这是一笔亏本的买卖。按照著名投资人 Eric Jackson 的话说,现在的 Instagram 至少值 150 亿美元。

年轻人遇上更年轻的人

看似扎克伯格就是天生的赢家,一直到他遇见了 Snapchat 和 Evan Spiegel。

相信当扎克伯格看见 Evan 时,他一定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甚至他就是自己的翻版:都出身名校,都是年少出名;他们的网站/应用刚推出时都被当做坏孩子的工具;他们都被他们的联合创始人起诉过;而 Snapchat 一经出现,就被看做是 Facebook 的挑战者,Facebook 最大的诟病就是隐私问题,而 Snapchat 的阅后即焚功能天才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扎克伯格在背后暗暗抓狂。一开始扎克伯格故伎重演,出价 10 亿美元尝试收购只上线了一年不到的 Snapchat,但却被无情拒绝。于是不久后,扎克伯格发起了一次偷袭行动,在很短时间内上线了一款叫做 poke 的 app,功能几乎完全抄袭 Snapchat,据说扎克伯格自己还亲自上阵写代码。但是上线半年来,却没有得到用户青睐。大部分用户很困惑,为什么有了 Facebook Messager,还要有 Poke。在此后一年,扎克伯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Snapchat 疯狂增长。直到上个月,扎克伯格再也坐不住了,出价 30 亿美元再次提出收购

但答案依然是 NO。在不久前,Spiegel 透露说,在 Snapchat 上每天发出的信息是 4 亿条。这是一个扎克伯格坐立不安的数字。

太阳底下无新事,几年后 Spiegel 会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还是只是昙花一现,一切都有可能。而 Facebook,一切亦是未知数。Facebook 正在变老已是不争的事实,今年新增的用户总数里面年轻人的数量比同期减少了 20%,这表明它正在失去年轻人的关注。而在产品端 Facebook 亦是举步维艰,最近两年几乎没有令人称道的产品。幸运的是,目前扎克伯格还牢牢掌控着 Facebook,还没有迹象表明他正在失去权力,董事会里都还是他值得信赖的人,但是谁知道如果股价大跌这些人会不会造反呢,要知道他的 Mentor 乔布斯就是在三十岁的时候被他曾经的朋友们踢出了苹果。

至于 Snapchat 和它只有 23 岁的创始人,一切都看似美好。在拒绝了扎克伯格递来的 30 亿美元的支票以后,Spiegel 一夜成名,他的八卦和隐私被人一一挖掘:他崇拜腾讯和微信;他喜欢跑车;他有一个模特女朋友;他还跟自己有钱的老爸住在一起……

值得一提的是,Snapchat 的办公室并不在硅谷,而是位于硅谷以南 300 英里的洛杉矶海滨小城威尼斯(Venice Beach),在这里著名的 Broadwalk 上到处是刺着文青的滑板少年和街头艺术家,空气中混合着海水和大麻的味道。在靠近海边一排排略显老旧破败的房子里隐藏着许许多多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和设计室, 乔布斯最欣赏的广告人 Lee Clow 和他的工作室就坐在这里。比起硅谷的创业者,这里的人们似乎更懂得享受生活。

Spiegel 说:“生活并不是公平的,所以不在于工作更努力,而在于顺势而为。”(So if life isn't fair -- it's not about working harder, it's about working the system.")

我看好这个年轻人。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