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科技从业者装13病后,我为何放弃治疗?

得了科技从业者装13病后,我为何放弃治疗?

惊闻自己各方面表现出科技工作者的装13症状后,我刚刚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嗯,怎么说呢,我决定放弃治疗……

极客公园几天前发了一篇阿呆的文章《科技媒体从业者装13症状》。读罢之后,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一直觉得自己是善良的IT民工,直到膝盖中了这一箭。

我坦白,我不仅用 Chrome ,还用 Opera,而且真的鄙视傲游和360浏览器。我坦白,我每次使用搜索引擎,都会首选 Google ,甚至为了用它,还没事就挂着 G家的的 Goagent。我坦白,我除了公司邮箱,两个常用邮箱是 Gmail 和 Outlook ,除了共享大附件,对 QQ 邮箱始终没有勇气使用起来。我坦白,我用 Evernote 记笔记,试了试有道词典但是放弃了。我坦白,我用 Dropbox 同步了一些文件,360网盘赠送的几百G空间,还是空空如也。我坦白,如果不是穷,我真的好想要一个 Google Glass ……要坦白的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就是,我没有为这些服务花过哪怕一分钱,还真的沾沾自喜,真是 low爆了啊!

鉴于此,我认定自己已经在各方面表现出了严重的科技工作者装13症状。针对令人痛心的现状,我痛定思痛,做出了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那就是放弃治疗。在这一刻,我脑中浮现出了一幕情景:医生对着病入膏肓无可救药的病人说“唉,病太重了,还是趁早做做想做的事吧……”

科技工作者的病因

中国有句老话:久病成医。虽然我已经放弃治疗,但是多年的病根,让我对于科技工作者的装13症有了不少理解。把病因分享出来,或许能够帮助没有放弃治疗的人呢。

病因1:国外产品本身的性能和体验,确实好

对我而言,使用新奇的产品,就像尝试新鲜的菜谱,总会发现别有洞天的乐趣,而让一个有趣的产品成为日常工作的必须,就会像吸食毒品一样,难以自拔。在墙外的还在墙内的年代,我就已经习惯了不少有趣的产品了。

就拿 Email 作比方,大家还在为了空间收费时,Gmail 就提供的几乎是无限空间的服务;大家空间赶上来了,Gmail 又支持了换皮肤;大家支持了换皮肤,Gmail 前段时间又提供了个性邮件分类……

在说说浏览器,Firefox 插件提供了几乎所有能想到的功能,Opera 率先采用了不少鼠标手势,Chrome 更是又快又方便,而对着IE核的傲游、360们,实在激不起探索的欲望。

最后说说搜索引擎,似乎热爱 Google 对于科技工作者们,是个情节问题。我承认对 Google 有情节,但先不谈这个,就说说检索的质量。对于中文检索,在 Cranfield 的评测,百度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 Google,所以仅仅从搜索网页的效果来看,我对用百度没有排斥。但是,当我有时想给文章配个图,或者聊天时想找个表情,百度就常常让我失望——怎么第一屏连个“开心”的图标都没有啊喂!

病因2:边用边学习

既然是科技工作者,接触点前沿东西,本就是工作的一部分。对于我这样内驱力不够强的人而言,在工作的过程当中学习,比纯粹的学习会有更好的效果。也就是说,这种装13症,也是一种职业病。

尤其对于国内的产品经理,没有成体系的交互/视觉训练,没有定期举办的设计工作坊,没有成体系的数据分析支持,除了能从成功产品中学习经验,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在最短时间做出更好的东西呢?

当然,学习是第一步,当有一天,科技工作者发现原生态的系统是如此别扭、国外提供的服务是如此的不接地气,他们才能会真正迸发出创造的动力,于是才有了微信、有了小米、有了多看、有了极路由……

病因3:背后的需求

“张总,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现在在公司 Ctrl+C,回家 Ctrl+V,也能把文件复制好了!不,不用多贵的电脑。”云存储服务,让当年段子里张总的梦想得到了实现。然而,如果张总复制的文件很机密,我还是会建议他使用 Dropbox 服务,因为虽然是英文版的,但在某种程度上会安全一些。

除了安全,言论自由也是很多科技工作者选择国外服务的原因。一个喝过茶的朋友(对,就是他,极客的读者你们知道是谁:P)就是标准的Twitter党,就是因为在微博上,你不能想发啥就发啥,转够500就跨省了哦。

此外,我承认那种站在前沿的快感是使用不少国外产品的强烈动力。张小龙说产品就是发掘用户的“贪嗔痴”,杰夫·邦纳特认为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用户的情感方面的需求。不管是哪种说法,尽管只是给“技术爱好者”情感上带来了快感,也不失为科技工作者们赖以骄傲的原因。

方子只有一个

就像当年日本制造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今天的中国也在经历这样的一段时期。各行各业的劣质产品让人们对于国货充满了怀疑,当然也包括主要靠经验借鉴发展起来的互联网。

在这样的背景下,科技工作者有能力在墙外发现更好用的服务,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如果仅仅因为使用了比别人好的服务,就看不起那些国内服务的使用者,确实是一种让人反感的装13行为。而要治疗这种行为,在我看来,方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制造出比国外好的产品

我相信,完全只使用国外服务的科技工作者,并不是真正的极客。真正的极客只是一群“科技爱好者”,他们在杰弗里·摩尔的“技术接纳曲线”中,永远处在最前沿。那些真正应用到大众中去的产品,必然已经经过了这群人的体验和感知。从概率上讲,他们更倾向的产品不是以国界或者公司区分的,而是以他们自己实际的用户体验(尽管他们的关注点和普通人或许会有差别)。

要让科技工作者真的治好对国外产品的偏好以及对国内产品的鄙视,只有像日本生产丰田、韩国制造三星那样,用好的产品说话。当国内产品像 Line一样在美国受到追捧时,即使是科技工作者,也是完全没有理由抱着资本主义糟粕不放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即使科技工作者们装13的行为影响到了他人,也是抱着一颗宽容的心原谅我们吧。在这个时代,官员炫耀着特权、土豪炫耀着财产、小清新炫耀着内心的感悟、美女炫耀着脸蛋,科技工作者呢,什么都没有。但是,总得有点什么才好吧,炫点狂拽时髦应用,或许能得到女神偶尔的垂青,让我们修修电脑什么的呢……最后的最后,写个段子,大家笑笑——乃们肯定懂的!

用户体验科技媒体职业病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