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观察(二)没钱付房租,然后有了Airbnb

编者注:「硅谷观察」是极客公园硅谷特派记者周恒星的系列文章,通过作者自己颇具人文情怀的视角来观察硅谷的人和事。本文为「硅谷观察」系列的第二篇


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创业者是那些在危机中发现机会的人。持续数年的经济危机促进了「分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发展,而「分享」正是互联网最擅长的。像 Airbnb,GitHub,Kickstarter,Lending Club 这样的平台通过互联网,帮助危机中的人们更好地分享和分配资源,这些公司的未来不可限量。

极客范

Airbnb 是一家全球炙手可热的旅行房屋租赁社区,用户可通过网络或手机应用程序发布、搜索度假房屋租赁信息并完成在线预定程序。在去年 9 月份经过 C 轮融资后,这家只有五年历史的公司估值已达 25 亿美元。

Nathan Blecharczyk 是 Airbnb 的 CTO 和联合创始人(下图中间站立者)。我是在几周前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见到他的,这个瘦高个的年轻人在一群世界五百强企业家和各国政要中显得很不起眼。我们约在希尔顿酒店的大堂前台见面,从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了他,因为只有来自硅谷的 geek 才会把一件高档西服穿的这么别扭。

Nathan 说他几年前来中国教过英语,但是我却辨认不出他当时所待过的城市名字,我们最后的结论是这应该是某个南方小城市。

混合文化旧金山

Nathan 毕业于哈佛大学计算机系,是 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的同门师兄,扎克伯格上大一时,Nathan 上大四。Nathan 可能当时并不认识这个只在哈佛待了一年多就跑去硅谷创业的小学弟。但 Nathan 毕业后也选择了和扎克伯格同样的道路,横穿美国大陆去西海岸的硅谷闯荡。

很快 Nathan 在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工作,并搬到与硅谷毗邻的旧金山市的一间公寓里。在这里他遇见了他的两位室友,Brian Chesky 和 Joe Gebbia,他们的职业都是设计师,都毕业于著名的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如今这两人一位是 Airbnb 的首席执行官,一位是首席产品官。

旧金山是美国文艺青年的圣地,嬉皮文化的发源地,吸引许许多多有艺术气质的青年来此追梦。与此同时,由于旧金山和南边的硅谷毗邻,又吸引了很多硅谷的工程师来此居住(最近几年有越来越多的科技创业公司选择将公司建在旧金山而不是硅谷,比如最近准备 IPO 的 Twitter)。

在这座城市里,工程师和文艺青年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种有趣的混合文化。计算机极客 Nathan 与两个文艺青年设计师 Brian 和 Joe 成为室友,有趣的事情就发生了。

在旧金山待过的人都知道,这座城市的房租出奇的贵,如果你能租下一间独立一居室,那你铁定就是有钱人了。刚刚大学毕业的 Nathan 和他的室友显然不是有钱人,也常常为房租而发愁。有趣的是 Airbnb 最初的 idea 就是为了解决房租问题。

Airbnb 是怎么来的

Nathan 是这样跟我描述他和两个小伙伴创立 Airbnb 的过程:

2007 年 10 月的时候我决定搬出原来的屋子,这让我的室友 Joe 和 Brian 感到很为难,因为他们那个时候已经辞职决定全职创业(其实另一个说法就是他们失业了),他们没有钱去付多出来的这间房的房租。正好那个时候旧金山要举行一个设计大会,附近的旅馆都被订光了。所以他们把这间空出来的屋子租给了三个设计师住,赚到了 1000 美元,还和其中一位成了好朋友。几个月后,我们再次聚到一起时,就说为什么不可以做一个房屋租赁的网站呢?

于是很快,这样一家网站就上线了。

网站最早的名字是叫 airbedandbreakfast.com,意思是提供充气床和早餐的地方。后来才改名为 airbnb.com。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几个创始人还是延续最初的思路,专门去一些举办大型会议的城市宣传,但后来他们发现几乎每一个地方都会有短租需求,有一些是刚搬来这些地方的迁居者,有一些是旅行者。于是Airbnb开始着重开拓这些人群。

YC 孵化器的创始人 Paul Graham 曾经是 Airbnb 最早的投资人,他曾经回忆起这家公司初创的日子:

Airbnb 创始人在纽约挨家挨户敲门游说,招揽用户,请教不足。他们总是一群人提着行李袋走进 YC 大门,没准是从哪儿飞回来参加我们的周二晚餐会议。

很快这家网站的用户就开始呈几何级数增长。我当时正在美国,从一个爱好旅游的朋友那里得知了这个网站。2010 年暑假我和两个朋友进行了一次横跨美国的公路旅行,期间就有几次在 Airbnb 上找到了住处,不但住上了比脏兮兮的汽车旅馆更好的房间,还从房主那里获得了不少额外帮助。当我提到这件事情时,Nathan 非常肯定我是他们的最早一批用户之一。

微型创业者

Nathan 跟我分享了他的 Microentrepreneur(微型创业者)的观点:

我觉得互联网最伟大的功能是提供许多平台,去武装普通人。当人们获得了这些工具就能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在这些平台上每一个人都是创业者,他们可以依靠这个平台去实现梦想或者赚钱。

Airbnb 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户主将自己的空房信息放到网站上,Airbnb 会从每笔交易中抽取交易额的 10% 作为服务费。如果按每笔交易平均 100 美元来看,Airbnb 的年收入很可能已经超过 1 亿美元。

Nathan 坦诚,Airbnb 上大部分用户都是中低收入者,

我们的大部分用户都是低于中等收入的人群,他们很多人在经济危机中失去了工作,他们没有钱去付房租,或者他们想把自己空余的屋子租出去来获得一些额外收入,于是我们出现在他们面前,用我们的平台为他们实现了这些可能。这就是互联网分享的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Airbnb 上线于 2008 年 8 月。在这三个年轻屌丝宅男将网站上线一个月后,一场金融风暴几乎埋葬了整个华尔街和美国经济,但是 Airbnb 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并在过去 5 年间呈几何级数般的增长。

Nathan 这样对我讲述他们如何在危机中前行并壮大的:

经济危机的确在融资方面给我们带来了影响。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乎融不到钱,因为大部分投资者都被那场风暴吓坏了。即使是后来我们融到了钱,我们的估值也是被严重低估的。在那困难的环境中我们很早就学会了现金流和盈利模式的重要性。这些对于吸引投资非常重要。

在南欧那些频临破产的国家里,我们的用户是增加最快的,这和经济形势较好地北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经济危机,我们的网站也可以发展得很好,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有现在的规模。经济危机的确帮助到了我们。

慧眼投资者

但即使是深处危机,硅谷仍不缺乏独具慧眼和勇气的投资人。Airbnb 最早的资金来自于硅谷最有名的孵化器 Y Combinator 提供的2万美元,以及几个月后红杉资本提供的 60 万美元。而之后的几轮融资几乎包括了硅谷所有著名的 VC,值得一提的是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也是早期投资人之一(他就是现在正在上映的电影《乔布斯》中的乔帮主扮演者)。这个哥们非常了得,他在 Twitter 上拥有惊人的影响力,被誉为「Twitter 之王」,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微博女王」姚晨。此外他对科技领域的创业公司情有独钟,除了投资了 Airbnb,也是 Skype,Path,Foursquare,Flipboard 的早期投资者。我曾经在洛杉矶见过他一次,下次我一定要八一八这位有趣演员和他的投资哲学。

在度过了早期的融资困难,并且商业模式逐渐获得投资者认可之后,Airbnb 在之后几年实现了惊人的增长。2011 年 2 月,Airbnb 上已经实现了 100 万次的订房;2012 年 6 月这个数字达到了 1000 万次,其中大部分是海外的房源。从去年开始,Airbnb 开发发力海外市场。在这一年底,Airbnb 已经在全球开设了 12 间办公室。

Airbnb & China

在谈话的最后,Nathan 表示他非常看好中国市场:

“在海外旅游市场上,中国人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群体,而且尽在过去一年就增长了 40%,这实在太疯狂了。除去货币升值因素,更重要的是中国有着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

我觉得我们的产品适合欧洲人,同样也适合中国人。如果中国旅行者想去国外走走看看,体验不同的文化,结交不同的朋友,Airbnb 是最适合你们的。

Nathan 已经迫不及待的给自己的网站做起了广告。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