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观察(一)从古罗马到硅谷:连接历史和未来

编者注:「硅谷观察」是极客公园硅谷特派记者周恒星的系列文章,通过作者自己颇具人文情怀的视角来观察硅谷的人和事。本文是「硅谷观察」系列的第一篇。


你能看见多远的过去,你就能看见多远的未来——丘吉尔

我很喜欢读历史,特别是古罗马史。我曾经躲在图书馆里,花了整整一月时间读完了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六卷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后来我在美国留学时也常常跑去旁听一位罗马史教授讲课。

喜欢历史的结果就是,我的脑中常常会产生这样的想法:100 年,500 年,1000 年以后的人们会怎样看我们?

我没法坐时间机器去到未来,但我的确可以做这样的预测:生活在未来的人们肯定会把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间点,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起点。而这个时代的名字就叫——互联网。

我们看看过去一年发生了什么:

  • 美国最富盛名的报纸《华盛顿邮报》以极低的价格被 Amazon 的创始人贝索斯买下;
  • 手机业曾经的霸主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分别被 Google 和微软收购;
  • 具有硅谷基因的 Tesla 电动车迅速崛起,开始抢夺传统汽车公司的地盘;
  • 互联网公司大举进入金融业;

…………

传统行业在加速奔溃,互联网正在接管一切。我相信在 100 年后,人们将不会感觉到互联网的存在,因为它无处不在,就像我们现在已经很少觉察到电的存在一样——可是在 100 多年前,爱迪生发明的直流电在普通民众眼里是神奇的东西,而且只有像摩根这样的最顶级的富人才能享用的。

一个全新时代正在发端,起点就在现在。而这个发端的过程就像 2000 多年前罗马帝国的建立一样惊心动魄。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正在见证历史。

而就如罗马帝国起源于台伯河畔的几座山丘一样,互联网时代也有一个发祥地,那就是硅谷。我这几年多次出入硅谷,每一次都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和发现,一样的只有是相同的心灵震撼。

两个月前,我在硅谷见到了 Elon Musk,那天晚上他在一场盛大的发布会上展示了最新的 Battery Swap 技术。他开着一辆 Model S 冲上舞台中央,威风凛凛的从车中下来——那一刻我想到的不是钢铁侠,而是凯撒——他从高卢远征归来,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带领着他的军队穿过罗马城外的凯旋门,他的支持者在两旁欢声雷动,而他的敌人在暗中瑟瑟发抖。

比起罗马时代的勇士,如今硅谷的创业者们拥有同样的气质:野心勃勃,风华绝代。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一种创造历史的使命感。

年轻的扎克伯格,在他的 Facebook 页面 Favorite Quotation 一栏写的是「Fortune favors the bold」(财富眷顾勇者)。这句话是出自古罗马史诗《埃涅阿斯纪》(Aeneid),说的是特洛伊勇士埃涅阿斯开疆拓土,建立帝国的故事。他从小被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深深吸引。他最喜爱的一款视频游戏是《文明》,而该游戏的获胜目标是「建设能经受时间考验的帝国」。 而 Elon Musk 在接受我采访时自比是斯巴达的勇士:

经营一家公司,就像一次战斗。如果你想赢下一场战斗,你必须仗剑在前,和你的战士同甘共苦。

为什么是罗马人建立了强大的帝国?他们没有希腊人聪明,没有迦太基人会航海,没有埃及人富有,没有高卢人善战,但他们打败了所有人。同理,为什么是苹果,为什么是谷歌,为什么是 Facebook 成为现今互联网的霸主?下一个霸主会是谁?从历史中看到未来——这将成为贯穿我写作的一条线索和坐标轴。而通过硅谷公司来比对中国互联网公司,则是另外一条坐标轴。

虽然罗马帝国后来毁灭了,被蛮族踏为了平地,但它的影响力却绵延千年,成为现代西方文明的基石。我毫不怀疑,若干年后,Apple,Google,Facebook,Tesla……这些赫赫有名的名字也会灰飞烟灭,但历史会记住他们,因为是这些公司奠定了互联网时代的基石,是他们开创了一个时代。

而我,作为一个记录者,能够见证这一切的发生,是我莫大的荣幸。

我可以想象,若干年后的某个清晨,有一位老人从连接脑电波的广播信号中得知 Google 不复存在的消息,颤颤巍巍的摘下使用多年的谷歌眼镜黯然神伤。

总有一天硅谷将重归寂静,甚至在一场灾难中变成废墟。但是一定会有新的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站在前辈的废墟上慷慨激昂,然后去建造自己新的帝国。


题图为罗马帝国开国君主盖乌斯·屋大维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