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中了工程师文化的毒?

你是否中了工程师文化的毒?

工程师在互联网科技的发展道路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如创立微软的程序员比尔·盖茨,打造 Facebook 社交网络的黑客先生扎克伯格,以及做搜索算法创建Google的佩奇和布林,这些互联网公司都是由工程师创立的。他们解决了很多难题,也因为深知工程师的重要性,所以公司不免充满了浓郁的工程师文化。甚至专门为工程师成立研究院、实验室,研究一些未来的科技,如 Google X,微软研究院等,对科技的发展是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但工程师文化具体到某个公司,某个产品,在产品体现上,有很多不利影响。比如在产品的命名上会很技术化,产品的文案会很专业化,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产品的商业化。这也难怪老罗打着“情怀”的口号来做手机。那么,工程师文化都有哪些体现呢?为什么产品需要人文情怀?

iPhone 5s 发布之后,除了 64 位的A7处理器和指纹识别 Touch ID 引起关注外,还有协处理器 M7 同样引起关注和热议。没有多说 M7 具体的技术细节,苹果很简单的向大家普及了一个概念:M7是一个协同处理器,统一管理你的GPS、电子罗盘、陀螺仪等传感器,不需要占用CPU很多资源,从而让你一直开着各种传感器也不会耗费很多电。通过功能上的描述,以及简单的代号,让大家看到 M7 便知道它是做什么的,有什么效果。

在Android 阵营中也有类似协处理器,被称作 Sensor Hub,名字虽然很正确,但是不利于传播,也不利于用户的理解。对科技发烧友来说,看到 Sensor Hub 可能通过自己的认知和搜索,会了解到其具体功能。但是对普通用户,M7 和 Sensor Hub,哪个更容易留下印象。正如当年英特尔从386到486,而在本应586的时候改叫奔腾处理器一样,将晶体管数量这样的命名标准抛弃,用子品牌来区别差异性。对于技术细节,普通用户并没有那么多兴趣去了解。

 

工程师思维来为产品命名

在很久之前,微软有个操作系统 Windows CE,好在这个概念并没有在大众中广泛传播,但是仍然有不少的产品在宣传的时候打出这样的文案“基于 Win CE 操作系统”,微软对“CE”的解释是“CE”不具任何意义,只暗示Windows CE的“精简(Compact)、连接性(Connectable)、兼容性(Compatible),以及工作伙伴(Companion)”等等的设计理念。Win CE 被消灭之后,Surface 在命名上光荣的接过了“CE”的大旗,在微软出自家的平板 Surface 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宣传 Surface RT。而后发布了 Surface Pro,对于 Pro 来说,用户能够有一定的初始印象——专业版的平板。而“RT”对于普通用户来说,从第一印象中很难知道代表的是什么意思。经过自己手动搜索“RT”,才能得知代表的是“Runtime”的意思。既Windows Runtime Library(运行时库)。在计算机程序设计领域,运行时库是一种被编译器用来实现编程语言内置函数,以提供该语言程序运行时(执行)支持的一种特殊的计算机程序库。得到这么一大串不太懂的解释,是不是有如下的表情:

 

把工程师用到的专业术语用在产品命名中,对于产品的传播和理解都提高了一定的门槛。微软这么多年,在产品的命名上都仍然保持着工程师文化的“优良”风格。不过传言微软在第二代Surface 中将取消“RT”,直接用Surface来代替,“Pro”版仍然是Surface Pro。在产品的命名上,微软终于开窍了一点。

工程师思维来做产品文案

在大约5个月前,“WP8主流支持将在2014年7月结束”的消息引起了不小的喧哗,部分WP用户甚至对微软产生怨言。这主要是用户对微软系统生命周期的误解导致的。按照微软的政策,生命周期结束后,如果有系统版本升级,则主流支持还会自动延长固定期限。对于Windows Phone系统来说,其生命周期为18个月。如果在将来几个月内,微软推出了Windows Phone 8.5或Windows Phone 9,则原先的WP 8用户,就可以再获得18个月的主流支持。用户不必担心,届时微软会向你的手机推送一个升级包,让系统生命周期延续下去。也就是说生命周期结束后并不一定没有系统更新,还会有下一个周期。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文案,把系统版本升级都搞这么复杂,“技术支持生命周期”这种让普通用户一头雾水的名词都能放出来,也难怪大家对微软有误解,没有用户想听这么不人性化的解释。在被 WP 7.8 坑过之后,这样用户很难理解的消息再一次打击了用户对 WP 的信心。在产品文案上,微软继续发扬着工程师的优良传统。

工程师思维来决定设计

工程师文化不仅仅体现在产品的命名、文案,有时会渗透到公司的各个方面。曾经Google 用统计数据的方法,观察用户哪种颜色会让用户产生更多的点击,来决定配色方案。因为对数据的如此相信,Google 的第一位 Visual Designer Douglas bowman 愤然离职。作为一个设计师,觉得审美都要靠数据决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需要更多的工程师,但也要有更多的人文元素,最可怕的是没有意识到工程师文化在某些商业上的局限性。

科技的推动离不开工程师的力量,具体到工程师个人,也有很多兼具人文和科技的工程师。但目前来说,公司有浓郁的工程师文化在商业上难免会有一些影响,工程师思维在产品的命名和文案上并不能贴合大众的需求,产品是需要被广泛传播的,而不是用技术语言来显示专业性。

尽管“情怀”这个词即将被毁掉,但“情怀”确实是有市场的。怎么让消费者直观简洁的记住你的产品,记住你的特点,而不是记得你的处理器核心数、内存容量,毕竟只有很少一部分发烧友才会记得各种参数,忘记参数是要让消费者忘记参数,看到技术背后能给用户带来哪些使用体验上的提升。

这些大公司都有被这种工程师文化所毒害,想想你的产品的命名和文案,是不是看起来也有股浓郁的 Programming Style?

企业文化工程师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