嬉皮士乔布斯与好学生库克

嬉皮士乔布斯与好学生库克

美国时间 9 月 10 号,苹果在美国加州库比蒂诺总部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式发布了已被多次曝光的 iPhone 5c 和 5s,除了继续在硬件上保持升级外,给人「哇哦」的产品再次没有出现在大众的眼前,会后网友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对「不廉价」的售价和类似洞洞鞋的 5c 外套的吐槽。 自 2011 年乔布斯去世后,大家对库克的领导力充满了怀疑,沉着冷静的库克与乔布斯的激情形成了对比。就连 Tesla 的领导者 Elon Musk 也看衰苹果的未来,他认为创始人一旦不在,公司将失去其原有的魅力。

嬉皮士乔布斯与好学生库克

乔布斯非同凡响的创意并非来自于课堂,换句话说他并非好孩子,少年时期嬉皮士作风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中学二年级,他开始接触大麻,经常「吸着大麻读名著」,他的中学老师说他是「多种矛盾的集合体」,比如他既无限崇拜莎士比亚,也极力推崇「垮掉一代」文学的代表人物 Thomas Dylan。16 岁那年,乔布斯用两大特征—个人主义价值观和齐肩长发宣布自己正式成为嬉皮士的一员。 

如果嬉皮士的风格一直留存在其血液中,那么今天的苹果或许并非如此考究,印度之行让他不再沉浸于及时行乐,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1974 年 8 月南亚次大陆最炎热的时节,乔布斯「光着脚、穿着破烂衣服」来到印度朝圣,那是他第一次面对那么多的穷人。印度之行迫使他思考很多问题,他几乎变了一个人:对人冷漠,沉默寡言,整天穿着黄色外袍,剃光头发。他时常面壁参禅,最大的感悟是:加利福尼亚嬉皮士的贫穷是一种自我选择,而印度的贫穷则是命运。 

库克的家庭是平凡的中产阶级,少年时期的他曾经做过送报生。或许是生长环境的缘故,虽然库克的年薪很高但是他从不铺张浪费,生活过得很俭朴。据说,他仍然住在苹果总部所在地加州帕罗奥图的租赁公寓里。

库克不善于社交的个性很容易让会议流于沉闷,所有人一片鸦雀无声的情形是家常便饭。每当这种尴尬的氛围充满会议室里,部属就会听见库克在撕开他平时爱吃的健康食品「能量棒」包装的声音。  

1982 年,库克获得了奥本大学工程学学士学位,在那所大学库克同样因为自己的专注而闻名,该系教授说,他从未见过库克提出问题,库克总是安静地坐着学习。 

工作后的库克更是如此,大约凌晨四点半开始发邮件。之后他就去健身。他以自己第一个到办公室最后一个离开为荣。 

创新的苹果与抄袭的三星

2007 年乔布斯在旧金山莫斯康展览中心发布了第一代 iPhone。创造性地让科幻中的触屏操作变成了现实,人们突然发现原来手上的全键盘手机就像是远古时代的产物,就在这一年智能手机行业的风向标直接倾倒在苹果手里。《时代》杂志将 iPhone 评为 2007 年度的最佳发明,并将其称为「一部永远改变手机产业的手机」。 

2010 年 当人们还在争论超极本和笔记本电脑谁才是未来的科技产品时,乔布斯再次登上舞台,他数落上网本,称其运行缓慢,显示效果差,而且还基于难用的 PC 软件。神秘片刻,乔布斯给这款后 PC 时代的产品命名为 iPad,没有实体键盘,重量上也只有超极本的一半甚至是一些笔记本的三分之一。乔布斯再一次将科技的浪潮引向了苹果。

于是三星找到了方向,开始在手机和平板上抄袭苹果,在 2011 年苹果对这位无所顾忌的同行提起了诉讼,表明其复制了 iPad / iPhone 的外观跟界面,而涉及到的手机、平板包括了 Galaxy S 4G、Epic 4G、Nexus S 以及 Galaxy Tab。

在库克的带领下,发布了 iPhone 5 和 iPad mini ,这两款设备虽然给人们带来另一种操作体验,然而并非我们期待的跨时代产品,近两年的发布会上我们听到最多的还是「变得更轻更薄功能更强大」,但却没有那眼前一亮的 One More Thing。

看到苹果没有再次颠覆的产品,没有节制的三星回归了最早的机海战术,在今年仅仅 2 个月的时间里,三星共计发布了 5 款 Galaxy S4 系列设备,分别是原版 Galaxy S4,Galaxy S4 Active,谷歌版 Galaxy S4,Galaxy S4 mini和Galaxy S4 Zoom。并借着智能手表的风潮发布了 Galaxy Gear。

创始人的出走往往让公司脱离了原有的风格,没有陈士骏和查德的 YouTube 变得更加专业而不再像以前那么草根。虽然雅虎让我们看到了新未来,但梅姐却是在重造,或许库克也应该如此,不然三星要抄谁?

 

库克乔布斯苹果iPhone 5c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