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未完成的“赌局”

一场未完成的“赌局”

“我不看好 Evernote 这样的工具在中国的发展,这很难做成真正赚钱的生意。”

王小川说出这个观点的时候,饭桌上坐着的杨勃,王兴,许朝军,张鹏等一群 Evernote 用户,大家集体沉默了两秒,最后王兴眉毛一挑针锋相对的问了句:“为什么?我觉得这种应用必然会很有价值的啊?”

这是在2013年1月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会后的聚会上,搜狗CEO王小川与美团CEO王兴对于 Evernote 的看法第一次产生了激烈的碰撞,而这个“不同意见”后来一直就没有统一过,在今年6月两个人在另一次聚会上又一次激烈争论起来,几乎就要准备在随后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公开设一个“赌局”,用一年时间看看谁的判断更准确些。据说王小川的提议是“谁输了谁去给对方当一周助理,深刻学习对方的思想。”

不过,由于涉及 Evernote 这样的第三方企业,很多细节比如 Evernote 中国区付费用户数,中国区营收状况等信息是没有办法公开的,两人的“赌局”最终没有完成。但这个问题被遗留了下来——王小川为什么对于很多人已经离不开的 Evernote 持不看好的态度,甚至摆出一幅挑战集体共识的奋勇姿态?(基本上他在争论中没找到过什么同盟军)

在这个争论背后,王兴坚持的是用户价值必然带来商业价值这一基本哲学判断,而王小川的激进观点中,则显然隐藏着一些其他的东西。不久前,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在与他的一次交流中,王小川终于还原了他对 Evernote 这类工具不看好的根源——王小川说他的观点背后其实是自己越来越坚信,互联网领域正在面对“工具的没落和服务的崛起”。

工具为何没落?

王小川坚持认为,工具类产品要产生价值,就不能只是工具,而是要提供服务。这个观点他承认是来自于对搜狗输入法的反思——这样一个拥有庞大用户量和不错粘性与活跃度的产品,但在过去创造的商业价值却非常不匹配。

客观看,不光是输入法的用户量和商业价值不成比例,在PC客户端时代,几乎所有的装机必备的工具产品在桌面客户端热潮之后都逐渐归于平淡,绝大多数产品有用户没钱景,除了弹广告卖流量之外无法更有效率的商业化。当年很多非常被看好的客户端工具最后都没能成大势,比如一些视频播放工具等等价值正在迅速缩水。

在王小川看来,工具对用户的价值在于完成用户预期。比如用户在使用输入法的时候已经对结果有了预期,用户 input,工具 output,这是一个简单的过程,输入法能完成用户的预期就完成了作为输入法的基本功能。“但工具的价值是有限的。用户对工具类产品有清晰的预期。一款合格的工具,只是完成了用户的预期,并不能形成增值,无法产生真正的商业价值。”王小川这样说道。

工具的形态不仅造成了商业价值的转化效率低,而且随着行业的发展,很多服务的“工具能力”今天正在反过来消灭工具的独立价值。王小川说的虽然隐晦,但这些让人联想起微信的支付、扫描等很多工具化功能都隐藏在某种“服务”之中,却已经横扫整个产业的场景。

“不是工具没有价值,而是说成不了真正赚钱的大生意。”王小川几乎是在用自爆的“姿势”说,“没人比我更对此有体会了。”

“服务”的本质是什么?

王小川认为工具在没落,而服务在崛起。这个“服务”他定义为是一种智慧,一种对消费者带来影响行为的力量。

说到智慧,我们首先提到了 IFTTT(if this then that的缩写),IFTTT 通过流程将各种信息串联起来,然后再集中把你要的信息呈现给你,让用户的行为能够引发连锁反应、让使用更为方便。

但王小川认为这只是“智能”,他认为现在很多产品都在做这样的“智能”,其本质是在产品里的体现了产品经理将用户常见的高频输入整合为一套规则的打包算法,比如你用播放器看电影的时候如果中途关闭再打开它会提示你是否继续上次的观看,又或者浏览器在你使用教育网的时候提示你是否切换为教育网模式,这些都是将规则内置到产品里的体现。

“IFTTT对于用户来说就是一套规则,这套规则不一定是用户设置的,有可能是产品经理设置的,有可能是工程师设置的,比如你用全自动洗衣机,洗毛衣它会帮你加多少水,洗T恤它会加多少水,这些规则都预制到了产品里来提供服务。”学计算机出身的王小川认为这些看似复杂的东西其实都是人在操作,个体智慧在为大多数群体提供着服务。在这一阶段的智能其实是伪智能。伪智能也依旧没有跳脱出工具的宿命,依旧是不是真正他所定义的“服务”

王小川认为真正的智能不是被产品经理设计的,而是在有充分数据和信息下真正形成判断,并“帮用户做选择”。 所谓智慧,不是IFTTT,不是规则,也不是自动化,更多是来源于众包所产生的大数据经过整合后提供的选择和决策。

2013年初开始流行起来的一个点菜工具“番茄快点”似乎是符合王小川定义的一个例子。番茄快点是一款帮助用户点餐的软件,功能非常简单,在点菜前打开软件,选好所在餐厅以及用餐人数,它会自动帮你生成一份点菜单,还可以根据口味爱好不断变换菜品种类。在番茄快点的产品负责人黄玮看来,类似于点评这样的产品提供了菜品和服务的评价,提供给用户的是参考,还是不能很好的帮用户做决定,番茄快点做的就是帮用户做决定。而帮用户做决定也是这款软件在 2013 年流行起来的原因。

从表面上看,番茄快点给了用户一个可参考的菜单,但提供菜单帮用户做选择的背后核心来源于大数据的分析和积累。比如根据大众点评上对餐馆菜品的综合评价,这些评价都来源于用户的数据收集和反馈,通过对全量用户的数据分析,从单一数据源的反馈到综合数据的分析处理。

另一场“赌局”

从王小川这么复杂的一套思维,如果简单总结起来核心观点就是这样一句:从商业价值上看,互联网领域的工具应用在没落,而服务在崛起。因为用户有清晰预期的东西缺少增值空间,而拥有“智慧能力”来提供帮用户做决策的“服务”却有着无限想象。

这个思路如果被拿过来观察世界,会引发更多有意思的话题。比如当今公认价值巨大的微信在直觉上的确很难被看作是一种工具了,但微信算是一种服务吗?微信的“智慧”体现在哪里?微信对人的决策影响是如何实现的?

这些一般人听起来很绕的逻辑,为何让王小川这么痴迷?仔细想想你会发现这背后显然有他对搜狗产品上的一些决策隐含其中。

今年年初搜狗曾经低调推出一款搜狗输入法“智慧版”,人们在浏览器等场景下输入某些视频的名字的时候,输入法下面会显现出让用户直接点击观看的按钮,而不在通过搜索引擎去跳转。

当时很多人觉的这是搜狗想要截流搜索引擎的流量,但现在看来,这估计就是王小川的“智慧论”的一种试验品,或许未来他希望的产品发展方向就是要有引导用户行为的能力,而这种在输入法上的试验据说已经开始延展到浏览器上面了。这个方向上,搜狗到底要如何走,是个值得关注的角度。

或许这样说会更加准确——虽然王小川和王兴的“赌局”没有完成,但是王小川自己面对的一个更大的“赌局”,却已经开始发牌了。这一次,他赌的是一种新的产品哲学与用户习惯的交错,你也可以说,赌的是搜狗的未来。

搜狗输入法Evernote王小川王兴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