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博士的极客画家生活

美女博士的极客画家生活

0 延迟滤镜切换,单手完成拍照编辑,可爱的人物贴纸以及卡通界面,都汇集到 Andriod 应用 Mood Camera 中。而这款应用的开发者却是一名机械系的美女博士。在读博士的余露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和互联网扯上关系,更没想到会独立开发出一款精美的相机应用 Mood Camera 。看起来文艺清新的她很难与传说中的「女博士」或者「码农」扯上关系,而从机械专业开始的跨界更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被欺骗。从小学习画画让她对科技与艺术的结合抱有肯定态度。生活在理性和感性之间的她,如何寻找这样的平衡。

其实我认为编程和画画有类似的特点,对于绘画,你需要一笔笔地勾勒,而一行行的代码正如绘画创作一样。作为创造者,灵光乍现给予你动力去创造新事物。这对于 Mood Camera 来说就是通过程序处理图片,让图片变成漂亮的画。

推崇 Paul Graham 理念的余露在读完《黑客与画家》,归纳出了属于自己的极客画家理念。 

自高中获得留学机会后,余露开始了新加坡生活,就读于南洋理工大学。你很难想象一个漂亮的女生竟然选择了隶属机械系的航空航天专业。毕业后,余露选择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继续深造,依然属于机械,导师的研究方向为计算机视觉算法,希望把现实加强技术运用到机械领域:当维修师傅戴上类似于 Google Glass 的设备就能看到有关操作提示。于是本来成天和材料强度以及力学打交道的余露开始对计算机领域有所期待。 

科技和艺术的交融

他们的滤镜真的很丑,实在没有美感,我很喜欢画画, 非常喜欢美的东西。

喜爱视觉上的丰富和美好,期望把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与人分享的余露发现下载的一堆拍照应用都不好用,虽然不少 Andriod 也有自带的相机滤镜,据余露观察,使用原生滤镜的人太少。如果能实时看到滤镜的效果,相信会赢得不少人的喜爱。利用空余时间,一周内搞定了 Mood Camera 的 UI 设计,两个月后完成了该应用。

余露的研究方向转移到了机械领域的现实加强。从单纯的机械专业转向为「纯计算机领域」,在此之前,本科课程阶段由于兴趣所致,她选修了一些计算机课程,学习过一些 C 和 Java 语言,但博士阶段的研究内容主要基于理论层面,前两年课程上有不少编程项目的要求,只好逼自己学习,对于 Andriod 开发,算是从头开始,利用业余时间,余露找来不少各种学习书籍并在网络上自学。开发前余露大多需要自己研究,随着开发深入,也结识了一些自由 APP 开发者和创业者。

 

最初是因为研究项目需要用到 GPU 编程,在学习的过程中,产生了不如自己来动手试试加入到应用开发中的念头,不少后期滤镜处理的照片应用通过 CPU 处理速度缓慢,GPU 原本用于画图而作为图像处理在最近开始流行起来,通过 GPU 的平行算法(parallel programming)可以代替 CPU 处理复杂的算法。不过目前利用 GPU 处理限制还比较多,不像 iOS 已经提供了 GPU 的程序调用库,Andriod 操作起来还比较困难。

在 Mood Camera 中不少滤镜的想法来自于自己的创意。此外,余露还在网上找到了 Instagram 滤镜的 PS 版本,通过研究他们的曝光曲线和对比度等参数,然后改写成代码,在应用中测试自己改变的滤镜效果 。除了凭借自己的审美外,余露在大学的课程中学到了摄影的技巧,再尝试了一些将照片水彩处理的技巧。

上架后,由于手机固件的问题,打开 Mood Camera 后一位热心用户的「屏幕颠倒了」,是修改整个程序还是为这个用户专门解决?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又让这位女博士开始寻找设计和技术的平衡点。

 

只要增加一个可以实现屏幕翻转功能的按钮就能解决,为此余露还亲自设计了一个图标按钮。不过本来简单的界面上看起来有些拥挤,Mood Camera 简单及时的操作赢得用户的喜爱,没有二级菜单完全通过点击完成操作,几乎省略了学习成本。联想到不少相机应用通过手势代替了按键,于是余露将一套手势加入到了 Mood Camera 中:双指放大,左右滑动转换前后镜头,上下滑动镜头颠倒。

在解决了屏幕调转的功能外,引入的手势操作虽然实现了一些有趣的功能,但相比其他相机应用依然十分简洁,她希望在自己的设计中能减少操作的步骤,最好一步到位。iOS 7 中虽然也加入及时换滤镜的功能,但其 9 宫格的设计却不如 Mood Camera 方便。

理工科的理性生活 

虽然余露颇有亲和力的笑容融化了不少少男的心,但作为理工科的女生对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有着「令人发指」的克制。每天调程序到四五点后,早上直接被忽略,下午才开始一天的工作,虽然经过一个月的调整,她能在一点前轻松入睡,工作效率却大大降低。在借鉴了 Paul Graham 对创造者的定义后,余露产生了共鸣:  对于程序员和作家,他们工作时需要一长段不被打扰的时间,一般需要以至少半天作为一个时间单位来计算。有过编程经验的人知道,一旦开始写代码,很难停下来,如果不得已被打断,需要很大精力才能重新进入状态。所以创造者讨厌突然的干扰,如邮件,会议甚至下午茶时间,这些干扰会毁了他们整个半天甚至一天的工作计划。

于是她开始记录自己的生活,上图就是她「不健康」一天的时间分配。最高产的时间段总是在深夜时分。原因有几条:没有其他干扰更容易专注,并且感觉疲惫的时候更需要专注。更重要的是,一旦开始工作就形成了一种惯性力量,不完成某一个特定任务就不愿轻易停下——无人打扰又没有严格时间限制的深夜很适合这样的工作态度。夜晚的六七个小时时间被非常高效的利用了。

在和自己最终斗争结束后,她完全改变了自己的作息时间。如果想要完成一个“艰巨”的任务,不如屏蔽掉一切休闲活动,推迟一切可以推迟的琐碎事务,找一个安静角落从下午工作到夜晚。当然有时会觉得这样的高强度实在是吃不消,那就放自己一下午的假,从傍晚开始,也是一段可以充分利用的时间。

喜欢美

从小学习画画的余露,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习惯,还进入了新加坡晚间艺术学校绘画班,随后参加了新浪的微漫画比赛,创作出了一组《小胖与阿豪》漫画:以自己好朋友为原型的小胖总是花痴地幻想着有一天能成为被称作华人之光男主角林书豪的女朋友,几经周折之后也没能将礼物送到他的手中。而如今 Mood Camera 中的表情贴纸就来自于这组微漫画,打开表情贴纸你就能将搞怪的小胖和活跃的林书豪添加到照片中,其中那个长头发的美女就是本组漫画的导演余露。这样的结合来自余露的生活,平时她和自己的好朋友常用 Line 联系,其中的各种好玩的贴纸给了她启发,于是将这个小小的功能加入到了 Mood Camera。 

除了画画外,文字也是余露常常用来记录生活的画笔。之前在博客大巴上经常更新自己的读书感想,旅游日志,这些内容还有幸被推荐到了首页。接触开发后,开始用英文分享一些程序代码,虽然内容更新不够频繁,但却受到了大家的欢迎,甚至有读者愿意将余露的文章放到即将出版的书籍中。正因为这样,她搭建了自己的网站 http://littlecheesecake.me/ 并将原本独立的两个博客「朝画夕拾」和「With a Glass of Wine」归纳到了自己的新网址中。其中你能看到读过「千年一叹」后的思索,也有对成长中孤独的体会。

当我在惊叹余露独到的审美和出色的编程能力时,她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离真正的极客还有很远的距离,余露发现国外的艺术学校已经开始提供了一些基础编程的课程,设计师学习一些编程知识,而程序员同样乐于参与设计创作将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势。在不同领域,科技都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倘若我们都能跟着自己的兴趣并与科技相结合,是否可以复兴我们优秀的文化?    

 本文图片「Mood Camera」由摄影师 icho 贡献

 

可以说的秘密


该姑娘现在还没有蓝朋友

Mood Camera余露2013极客人物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