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Marc Dillon:Jolla 的硬件创新、软件创新和生态创新

对话 Marc Dillon:Jolla 的硬件创新、软件创新和生态创新

回顾 Jolla 这段时间的历程,如同驾着小船航行在海上。一路乘风破浪,充满惊险的时刻,和超乎想象的美景。

——Marc Dillon, Jolla 联合创始人

承载着 MeeGo 复兴希望的 Jolla 公司,前不久刚刚发布了第一部手机硬件。我们采访了 Jolla 的联合创始人 Marc Dillon,与他聊到 Jolla 对手机硬件、软件和生态系统的看法,以及其它一些有趣的事情。

首先,这是由 Marc Dillon 本人亲自进行的 Jolla 手机演示,为了方便读者的观看和理解,我们用中文解说替换了 Marc Dillon 的原声:

(无法观看 Flash 视频的用户请猛击这里)

在 Marc Dillon 看来,Jolla 对手机产品和整个手机行业的看法,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硬件创新,软件创新和生态系统的创新。

硬件创新:“我是另一半”的软硬结合之路

有很多厂商看到消费者喜欢换后盖。而在我们看来,换后盖这个行为,更深层的原因是他们希望在不同的心情、不同的场合、不同的环境之下,拥有独一无二、完美搭配的硬件,和软件。

——Marc Dillon

搭载 MeeGo 的 N9 手机,是软件与硬件浑然一体的一代传奇。N9 的软硬结合,主要体现在硬件和系统在美学上的相互呼应,以及硬件的外观形态为系统操作进行的特别优化上(比如,为了方便用户进行从边缘滑入的操作,N9 正面的屏幕边缘有柔和的弧度,著名的“2.5D 曲面屏幕”因此诞生)。

而 Marc Dillon 觉得,Jolla 可以在 N9 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软件和硬件可以不仅仅是在外观形态和设计语言上的呼应,更可以是在功能层面上的互相配合。

为此,Jolla 引入了“我是另一半”的概念,并让它贯穿到硬件设计和功能实现中。在硬件设计上,Jolla 手机的前后两半在视觉形象上几乎对等,呈现“两半贴合”的外形。而“两半贴合”的视觉效果也同样体现在 Jolla 的官方网站和其它各种宣传资料设计上。

而除了用“两半对等”的外观从视觉上提升后盖的重要性以外,Jolla 也赋予其手机后盖更多的可能性。Jolla 即将为后盖硬件发布专门的编程接口,让手机的后盖可以与系统进行交互,实现各种特别的功能。在 Marc Dillon 看来,采用这样的做法有三个原因:

  • 不同的消费者有不同的需求,同一个消费者在不同的场合和环境下也有不同的需求。然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手中却很可能只有一台手机。
  • 对于一台手机来说,后盖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可以频繁、快速、低成本更换的硬件部分,因而可以通过更换不同的后盖来体现和满足这样的需求。
  • 让系统开放接口,允许后盖与系统进行交互,可以把手机的正面(系统界面)和背面(手机后盖)联系起来,让它们融为一体。实现高度的定制和个性化。

Marc Dillon 甚至提到,他们不希望用户觉得 Jolla 手机也和其它产品一样是一个作为主体的机身和一个无足轻重的后盖,而把这两者对等地看成手机的“一半”和“另一半”。对于这个“另一半”在实际生活中的使用场景,Marc Dillon 举了很多例子: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当你换上不同颜色的后盖时,你的系统界面主题,也会发生相应的更换。

而更换颜色仅仅是一个开始,后盖与系统的交互也远远不止更换一下系统主题颜色这么狭隘:

上班的时候,你可以换上比较低调的黑色后盖,在你换上后盖的瞬间,你的工作邮箱将会开启推送,工作 IM 将会启动,社交网络和游戏应用会被关闭…… 总之你的手机将立刻自动进入工作模式。下班之后换上白色后盖时,工作邮箱停止推送,工作 IM 自动关闭,社交网络应用自动打开并在后台更新数据,游戏应用随时准备加载…… 又一个美好的夜晚等待着你 :-)

后盖的变化带来系统和软件行为的变化,不仅会为用户带来便利,也会为商家带来更多可能:

你有特别喜欢的歌手么?可以方便地定制一个“专辑后盖”哦,外观体现专辑封面特色,装上后盖之后系统的音乐播放器会自动载入专辑内的歌曲准备播放。音乐人和游戏厂商甚至可以发行限量版后盖,装上后盖之后播放器里会出现几首独家限量音乐,启动游戏时会自动解锁几个隐藏关卡~

说到这里,Marc Dillon 向我“炫耀”了他自己的“愤怒的小鸟”定制版后盖。接着又告诉我,“另一半”的形态确实也在很大程度上超越了普通的后盖范畴,很多相对小众的需求,可以通过不同形态的后盖来加以满足:

触屏手机已经占有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我们的第一台手机也确实是一台全触屏手机。但是,通过使用侧滑全键盘后盖,你依然可以在 Jolla 手机上用到高效率的实体全键盘。我上面举过上班和下班用不同后盖激活不同系统场景的例子,我个人觉得,上班用全键盘后盖,下班用普通后盖,也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

我们和 Marc Dillon 各自列举了很多关于“另一半”的奇妙想法,最后,Marc Dillon 颇有几分卖萌地结束了这场愉快的头脑风暴:

话说发行专辑后盖这个想法,在中国这边好像不大行得通哦,我们的市场调研发现你们似乎不太花钱购买音乐的?

软件创新:盲操作、开放与整合

方便的手势操作和强大的多任务能力,是 N9 用户对 MeeGo 念念不忘的主要原因。Jolla 在 Sailfish OS 的用户界面设计上对这些特性进行了继承。本文开头的演示视频已经很好地展现了这些“传统强项”。

而除了这些特性之外,Sailfish OS 对触屏操作方式的理解,和对开放与聚合的重视,也是令我们印象深刻的地方。

双击解锁+滑轮菜单:触屏上的盲操作

很多需要快速进行的设置和操作,如果你掏出手机,点亮屏幕,滑动解锁,再进入应用来进行的话,这速度就太慢了。一个真正好用的系统,即使你完全不看屏幕,也要能够仅凭手感快速进行这些常用的操作。

——Marc Dillon

旧式实体键盘手机的一大优点是,即使它还在口袋里,我们也可以凭手感摸到键盘上的某个键,来快速进行一些操作。而触屏手机似乎并不具有这样的优势。不过,Marc Dillon 觉得,Jolla 手机搭载的 Sailfish OS 操作系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个问题——最常用的操作,不需要看屏幕,也可以快速完成。

为此,Jolla 在 Sailfish OS 中引入了两个特性:双击解锁和滑轮菜单:

  • 锁屏状态下在屏幕任意位置双击即可解锁和点亮屏幕。
  • 点亮屏幕之后在屏幕任意位置下拉,可以从屏幕顶部拉出“滑轮菜单”(Pulley Menu),通过滑动操作来切换菜单项,每切换一次都会有震动反馈。

在我们上手的演示版本系统中,滑轮菜单上默认有四个选项:快捷设置、电话、相机和普通模式/静音模式快速切换。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需要在锁屏状态下快速把手机切换成静音模式(位于滑轮菜单第一项),只需要:

  • 摸到手机,双击屏幕进行解锁。
  • 拇指下滑,感受到一次震动之后松手,手机已经切换成静音模式了。

整个操作过程仅凭手感即可完成,不需要眼睛的参与,甚至根本不需要把手机从裤袋里拿出来。

来源整合:开放的应用商店

Jolla 早已宣布 Sailfish OS 兼容 Android 应用,我们特意询问了相关问题。关于 Android 应用在 Sailfish OS 中的安装方式,Marc Dillon 给出了简单直接的回答:

所有支持 Android 2.3 的 APK 格式安装包,都可以直接在 Sailfish OS 中安装和使用。用户不需要进行任何额外的转制工作。

Marc Dillon 的 Jolla 手机里安装了腾讯微博的 Android 版应用,它运行正常。

而当问及应用商店怎样处理 Android 应用和 Sailfish OS 应用的共存和来源问题时,Marc Dillon 告诉我们:

  • Jolla 会提供官方的 Sailfish OS 应用来源。并可能会视各地情况预置 Android 应用来源。
  • 用户可以自行添加自己惯用的第三方 Android 应用商店作为应用来源,也可以添加第三方的 Sailfish OS 应用来源。
  • 所有这些来源将被整合在 Sailfish OS 的商店界面中,用户可以在里面一站式地搜索和安装各种 Android 和 Sailfish OS 应用,而不需要分别点开各个第三方商店的应用进行查找和安装。

总之,应用的来源是开放的,而用户在使用时,则是面对整合好的一站式的商店界面。

社交网络整合,与社会化推荐

Jolla 在一个界面上整合系统内各个应用的通知信息和来自社交网络的信息。并且像 Windows Phone 一样,用户可以直接在这个界面上对社交网络信息进行评论、转发、回复和点赞等等功能,而不需要进入对应的应用。

Marc Dillon 强调社交网络整合的接口是开放的,官方会解决主要的社交网络接入,其它服务的开发者则可以很简单地自行将自己的服务接入进来,官方不会对开发者施加限制。

而对社交网络的整合,不仅仅体现在社交网络信息的聚合显示和操作上。Sailfish OS 的应用商店将社会化推荐放到了极为重要的位置。进入商店之后,默认显示的是社交网络好友的应用下载和推荐信息,从上到下按时间排序形成一个瀑布流。

Marc Dillon 解释说,由于整合了各种官方和第三方 Sailfish OS 和 Android 应用来源,Sailfish OS 应用商店得以提供足够大的应用基数满足用户的需求。而在这种情况下,整合社交网络进行社会化推荐,有助于让用户快速发现新鲜的、适合自己的应用,也有助于新开发者快速脱颖而出,不管是对用户还是对开发者,都是很有好处的。

如果你告诉两个朋友某个新应用很棒,你的朋友再各自告诉两个朋友,那么只需大约 20 次传播,就会有 100 万人知道这个新应用很好。社交网络的高效传播和扩散,让好应用脱颖而出。

生态系统创新:无限的可能性

开放的设备支持:快速的移植,有保证的用户体验

有个工程师晚上下班不回家,第二天一早 Sailfish OS 就在他的 Nexus 7 上跑起来了。

在与 Marc Dillon 聊到 Sailfish OS 的设备支持问题时,他首先向我们展示了已经移植完 Sailfish OS 的诺基亚 N950 和安装了 Sailfish OS/Android 双系统的 Nexus 7,并告诉我们 Nexus 7 的移植是一个人在一夜之间完成的。在我们的试玩过程中,这台 Nexus 7 的功能基本正常,甚至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视频硬件解码。

然后他提到 Jolla 未来会有多款不同价位不同级别的 Sailfish OS 设备,并且它们都能保证流畅的体验。

你也知道,N950 是一个已经有点历史的单核老设备,然而 Sailfish OS 也可以很好地运行,各种功能全都正常而流畅。未来 N950 这个水平的配置,就会是低端 Sailfish OS 的配置水平。所以低端机器的用户体验,是完全有保障的。

同时,他也提到 Sailfish OS 的授权是开放的,运营商和主要手机硬件厂家都已经对 Sailfish OS 表现出了兴趣:

我坚信我们能够为运营商和手机硬件厂家提供更多的价值和更好的选择。我们比 Android 更开放。

而在聊到未来除了手机之外 Sailfish OS 是否会进军电视和手表等更多智能化设备时,Marc Dillon 的回答很干脆:

当然,为什么不呢?

在 Marc Dillon 看来,强大的多任务能力是 Sailfish OS 的核心竞争力之一,生活中的绝大部分场景,都是多任务并行的,因而强大的多任务能力让 Sailfish OS 设备能够满足更多、更真实和更复杂的需求,在手机上是这样,在其它智能设备上也会是这样。

你的日常生活场景基本都是多任务的,然而你的电子设备却没有真正的多任务来满足你在这些场景里的需求。这样的现状需要改变。

开放的生态圈:Jolla 不是统治者

我们提供一个平台,但不限制这个平台上无限的可能性。我们与大家一起建设这个平台,而不是按照我们狭隘的意愿去统治它。

在 Marc Dillon 看来,作为一个新生态系统,Sailfish OS 最重要的竞争力是“开放”:

  • 系统本身从顶层到底层完全向开发者开放,开发者可以在任意一个层次上进行开发。如果牵涉到较为底层的开发,Jolla 方面还会提供协作支援。
  • Jolla 不会对应用题材和商业模式进行限制,Marc Dillon 特意提到 Jolla 不会限制开发者在 Sailfish OS 生态圈里建设自己的服务体系,也不会因为开发者的应用题材与 Jolla 自身产品有冲突而禁止和驳回。
  • Sailfish OS 系统作为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面向运营商和各种硬件厂商开放,在各种不同的硬件和产品形态上为开发者提供机会。

谈及与同样作为开源项目的 Android 有什么区别时,Marc Dillon 这样说道:

在 Android 生态圈里,Google 占绝对的统治地位,从底层核心到顶层界面都是这样。这种情况限制了生态系统里其它厂商的发挥和定制余地。而 Jolla 试图提供的是一个独立开放的操作系统解决方案,各大厂商可以进行高度的定制和创新,Jolla 不会试图用自己的意志来控制整个生态系统。

为此 Marc Dillon 举了 MIUI 的例子,在 Marc Dillon 看来,MIUI 对 Android 所做的定制基本已经是 Android 生态圈厂商所能达到的极限了,并且 Google 对其修改和定制空间的控制欲正在变得越来越强。MIUI 有很多创新,然而在被 Google 掌控的 Android 生态圈里,要进一步做出有自己特色的定制和修改,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

Marc Dillon 告诉我们,Jolla 所提供的解决方案,并不会限制其它厂商对其做出定制和修改,Jolla 鼓励和欢迎它们在 Sailfish OS 的平台上实现自己的创意。Marc Dillon 认为,OEM 商、ODM 商、运营商甚至芯片厂商都有自己的高度定制需求,而 Sailfish OS 的出现,是对这些需求很好的满足。

Mer 和 Nemo:Jolla 与开源社区

除了 Sailfish OS 这个产品之外,Jolla 也积极参与和维护着延续自 MeeGo 的 MerNemo 两个开源项目,前者是一个为现代移动环境优化的 Linux 发行版底层,而后者是基于 Mer 构建的一个完整的移动设备 Linux 发行版系统,带有一个自定义程度很高的用户界面供各种厂商参考和定制。下图是运行于 N950 上的 Nemo 开源操作系统。

在谈及这两个开源项目,特别是作为系统底层的 Mer 项目的价值和意义时,Marc Dillon 表示同样作为基于 Linux 的发行版底层,Mer 与 Android 的不同点在于:

  • 开放自由的社区管理方式。任何人都可以提交代码,而审核与管理方式则与 Linux Kernel 等著名开源项目一致。
  • 从系统的架构、工具链和功能上向硬件设备制造商倾斜,方便第三方硬件制造商基于其上进行自己的定制和创新。
  • 对各种开发技术和其它类似开源项目成果的开放和包容。官方文档的说法是“与 MeeGo/Tizen/Qt/EFL/HTML5/Cordova 等各种技术和项目都有着良好的包容关系。”

实际上,Sailfish OS 也是基于 Mer 的底层加入 Jolla 自己的交互界面产生的。而在谈及 Sailfish OS 的开发过程对 Mer 的取用和回报时,Marc Dillon 如是说:

我们取用 Mer 已有的成果,而当我们要进行底层改进和优化时,我们则并不是直接在 Sailfish OS 的框架下进行更改——我们直接给 Mer 项目贡献代码,再把这些成果作为 Mer 项目的一部分引入到 Sailfish OS 中。这样,所有 Mer 项目的使用者都能在第一时间享受到这个项目的最新进步。

而在谈到 Jolla 在这些开源项目中的地位时,Marc Dillon 这样说:

Jolla 只是这些开源生态中普通的一份子,而不是统治者。我们自信 Sailfish OS 现在是基于 Mer 项目的诸多成果中最好的一个,但是如果未来有人做得比我们更好,那么我们也非常高兴——因为有比我们更优秀的人为我们热爱的开源项目做出了贡献,而我们也有幸可以享用这些成果。

结语

“开放”,是我们在与 Marc Dillon 的聊天中听到最多的词,从“另一半”后盖的软件接口,到第三方厂商对系统的自由定制,各种不同层面、不同方式的开放贯穿在 Jolla 的整个体系当中。而 Marc Dillon 自己也毫不掩饰对开放的坚持:

只有开放,才能带来更多的想象、更多的可能和更多的机会。Jolla 不止是一个系统,一部手机,它是一场运动,我们希望开放的价值和实践能让它不断壮大。

在采访的最后,Marc Dillon 也用一种比较文艺的方式谈到了 Jolla 的文化和价值观:

我自己觉得,加入 Jolla 本身就是一种回报——我在这里与一群优秀的人共事,推动我们坚信和热爱的事业。我们相信这样的热情是第一位的,以坚定的热情做出我们自己爱用的设备是最重要的事情。认可、盈利和其它形式的回报终会纷至沓来。

 
Jolla访谈Sailfish OS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