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OS 中国:依然硅谷范儿

AVOS 中国:依然硅谷范儿

AVOS 中国目前不到 20 人,和创建时期的人数没有太大出入,但是产品线已经从原来的美味书签拓展到了书签、爱读、悦读、美味集以及最近发布的玩拍。

AVOS 藏身在大厦 3 楼拐角处的办公室内,没有明显的标示,看起来就像对面公司的一件储藏室,办公区不大,却单独开辟了一间台球室。当 AVOS 中国区总经理江宏谈到美味现在的产品是否和初衷有所出入,淡定地说:“毕竟我们还是一家硅谷公司嘛。”笔者看到 AVOS 的同学们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江宏透露,新同学到来,都有 500 元的装饰费,你可以 DIY 自己的工作台。

美味的试错 

现在的美味集最初叫作美味书签,当 AVOS 收购 delicious 的时候,AVOS 中国团队在直接对 delicious 的代码稍做修改后,便形成了国内的美味书签,但是一段时间后,发现在这样的伪本地化水土不服,于是对美味书签进行了新的定位,改名美味集后,更倾向于展示,收集到好东西后,希望有更多的用户来这里观看。美味集曾尝试以当时正风行的瀑布流来呈现收藏的标签,后发现其实瀑布流的形式更倾向于图片的展示,当文字和图片混搭在一起的时,就显得凌乱,于是工程师又换回了列表展示。而单独将现在的美味书签分离出来作为收藏工具,满足用户搜藏的需求。

美味悦读的想法来源于是否能做一个类似于豆瓣电台一样的阅读电台,当用户不知道该看什么的时候,则可以随意地翻看,不喜欢这篇文章了,则可以选择下一篇,随着用户的反馈,美味团队发现阅读和音乐的体验有很大区别,江宏以自己的经历为例,当他在使用音乐电台的时候,往往在做其他事情,此时重点不是音乐的欣赏,电台更像是起到了背景音乐的作用,但是对于阅读,我们却无法在一心二用的情况下还能继续投入文章之中,其次,对于深度阅读的读者来说,已经比较明确自己要想要看什么,而对于浅阅读,现在的微博和社交网络,已经提供了足够多的碎片化阅读内容,此外,读者在阅读方面的试错忍耐度比音乐则要小得多。 

再造美味

在交流中,江宏也感觉到这种由工具演变而来的社交化产品,用户的粘性不强,大部分用户可能会利用美味书签来保存相应的网页,但往往在搜集了一推内容之后,便不了了之,只有少部分用户才有整理书签的习惯。在笔者看来,书签应用,对于用户来说工具性要大于社交性,当用户近期有材料搜集的需求,通过标签则能更好的整理素材。这两年国内书签类用户增长量都不高,在这样同一个维度上,再如何更新,江宏也没有太好的注意。 

当问及美味的方向在哪里时,江宏觉得社交化的初衷依然没变,而不仅仅是冷冰冰的网络工具。如何在现有的方案上,对美味重新改造,回归最初的设想——用户会觉得要看什么有意思的的东西就会想到美味。江宏向笔者透露了一下近期的动作,和各个主流网站合作,通过接入 API,在和美味书签账号关联后,用户只需要使用网站中自带的收藏功能,这些散落在不同网站上自己的收藏内容或者希望作为稍后阅读的信息将统一整合到美味的平台上,这种不需要二次思考的方式将带来大量的信息流,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工具性插件的定位便可慢慢被淡化。哇哦,不经感叹这个想法多么有创意,或许这正是美味这种敢于试错的精神带来的启迪。我们常常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一些精彩的内容,觉得需要收藏下来,同时存在有些内容来不及看准备稍后阅读的需求,往往在不同网站内部收藏后,却忘记内容被存放哪里,此外,各个网站更多的是关注信息的及时发布和朋友间的互动,而对收藏内容的归类和整理,并不是擅长和他们主要领域。 

江宏认为,试错并不意味着毫无压力的实验,只有在短时间内试错的次数越多,那么成功的机会也就越大。

硅谷公司美味书签AVOS 中国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