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艺术创造史”

无人机“艺术创造史”

无人机时代

可能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无人机时代已经到来了,因为这一现象是在远离普通人视线外的军事领域中逐渐显现的。先来看看两个数据吧,来自 2012 年年初的一份美国国会报告,美国现役军用飞机中已经有近1/3的是无人机,与几年前相比,无人机数量增长了 40 倍(Via)。而到今年,受训无人机飞行员数量已经超过战斗机和轰炸机的飞行员数量。

在去年国内上下因为歼-15在“辽宁号”航母上顺利着舰后全部“沉浸”在航母Style 的时候,远在大洋的另一侧的美国诺福克海军基地,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的X-47B舰载无人机已经完成路基试飞,进驻杜鲁门航母准备舰载试飞了。

大概是在今年年初美国中情局(CIA)候任局长布伦南出席参议院提名听证会时遭反战人士闹场(Via),责骂他策划的无人机空袭等同“屠杀”,听证会一度被迫中断后,无人机近年的发展才开始逐渐被大众所了解。直到现在,无人机这个话题还在一直被讨论,因为除了军用领域外,民用无人机也在逐渐引起各种法律和伦理道德问题。就在昨天,施密特也开始呼吁监管无人机

与此同时,在艺术创造网站 deviantART 上也在进行着对无人机艺术创造历史的讨论,因为无人机并不是凭空产生的。下面内容是极客公园对该话题的选择性编译。

Drones

在游戏《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通关前有个剧情是主角特工需要在救出正在被整个美国军队无人机围攻的美国总统(:恐怖分子通过病毒控制了整个美国军队的无人机),在铺天盖地的无人机攻击下,整个洛杉矶硝烟弥漫,地动天摇,俨然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相信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无人机和其他无人操控机器将会占据电影、游戏等各种流行文化的重要地位,而 deviantART 也将会成为无人机艺术创造的集中地,现在搜索无人机可以看到超过 19,000 项艺术创造作品。

作品1作品2

无人机起源及现状

根据海军历史,无人机的使用最早开始于 1937 年,也是用于军事用途,就像现实中的蜂后指挥工蜂一样,这些舰载无人机开始是作为验校战舰火炮效果的,即所谓的靶机用,以及其他比较危险的任务中。

而最近来自人道主义组织人权观察发布的关于无人机参与战争的报告显示,美国国防部每年用于对无人机作战的研究、发展、采购、操作以及维持投入的资金接近 60 亿美元。2010 年 5 月份美国无人机飞行总时间超过一百万小时,短短两个月后无人机战斗飞行时间也突破一百万小时。

全副武装的 MQ-9 Reaper/收割者无人机

从鸟类到无人机

有翼的暴力物体[Winged violence]从天而降并不是新的艺术主题,早在十九世纪,美国艺术家(鸟类学家、画家)、博物学家奥杜邦就曾投入很多精力研究这种艺术,如果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在古腾堡计划(公关领域电子图书馆)网站下载他的带有插画的日记。

到了二十世纪,随着航空业的出现,这种有翼暴力物体从当时奥杜邦那时的真实鸟类变成了飞机,在二战后,因为飞机的毁坏效果的凸显,艺术家们将飞机这一暴力飞行机器传奇化,创造了很多插画(下图)。

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初,随着火箭飞船的出现,科幻小说进入爆炸时代。无论是《星际迷航》、《星球大战》还是《银翼杀手》,都和当时苏联第一颗无人卫星的成功发射有着直接关系。于是,现实和虚幻就结合在了一起,无人机出现了。

作品1作品2作品3

无人机与游戏

《星际争霸》系列中有一个特色的种族:虫族,它是黄蜂、怪物与外星杀手的混合体。在《光晕:最后一站》中,决心要将人类消灭的外来入侵者-星盟中的类似昆虫的外星种族就被称为 drones,它们飞行战斗的队形类似蜂巢,在中间是只能在地上行走的蜂后。而在《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中无人机更是一跃称为重要角色。

无人机与日本动漫

在大人们都很忙,只有小孩子拯救世界的日本动漫中,也催生了很多类型的无人机。受一些日本动漫启发,izo84创作出了一副无人机军队的作品(下图)。

 不过,他本人对于设计这些战争机器还是感到挺不舒服的,后来他觉得如果从单纯地对未来的展望方向上去创作可以有效地减少对自己的责备,因为无人机时代的到来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他可以从他的工作中提前感知无人机的发展进度以及对人类的影响。

无人机艺术创造与现实

其实《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的剧情并非科幻,开发工作室的创始人马克·拉米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想保证游戏属于《使命召唤》系列,所以剧情不能太过于科幻,要让它成为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回顾历史,那些之前只出现在科幻小说中的场景已经有很多出现在了现实中了,这些在游戏中的剧情在未来十年内成为现实也是很有可能的。”

在《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开发的时候,设计团队曾经向著有《Wired for War》一书的战争专家P.W.辛格进行咨询,当时辛格曾这样解释为什么一些游戏玩家可以被当做无人机驾驶员来看待,“这些年轻人将他们的青春耗费在在线游戏中,可以在喝着红牛饮料的同时拿起手机打一通电话,这些年轻人可以很轻松的胜任无人机驾驶员的角色,因为多重任务处理已经存在于他们的基因中了”。

而在辛格的书中曾这样描述无人机驾驶员的生活,“You are going to war for twelve hours, shooting weapons at targets, directing kills on enemy combatants, and then you get in the car, drive home, and within twenty minutes you are sitting at the dinner table talking to your kids about their homework.”

不知道你看完这段话什么感觉,反正我是毛骨悚然。

Drones无人机MQ-9极客趣闻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