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浪漫主义者的抱团取暖——罗永浩锤子发布会观后感

科技浪漫主义者的抱团取暖——罗永浩锤子发布会观后感

3 月的北京,春寒料峭。

本来宣称去年 12 月发布的老罗锤子操作系统,经过一次跳票后,终于今天晚上 8 点在国家会议中心正式发布。

不知因为极客们看起来年轻,还是因为活动秩序太井然,或是因为等待时会场播放的音乐太过安静忧伤;坐在发布会现场,恍惚间我竟然产生出一种大学时在学校活动中心等话剧开场的错觉。环顾四周的“同学们”,大概多是移动终端或移动互联网的从业人员,“硬件”、“渠道”、“应用”、“刷了多少”这些词不时从他们的低声谈话中蹦出。

老罗的脱口秀晚了半个小时。便装、便鞋,喘着粗气背着手在台上踱来踱去。满场的人等的就是他,今天他的面目不是大忽悠罗老师,而是个智能手机的工匠。

关于发布会时间和用意

老罗花了很长时间讲解演示锤子系统。看过这个还尚在雏形阶段、甚至连一些功能的供应商都没定的系统,我开始理解老罗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间点做公开发布:

  • 原因 1. 从老罗喊出“要做手机”,到前一次的跳票,他现在必须对大家的期待有所交代,对公众告知自己的进度,否则这事儿就显得更不靠谱了
  • 原因 2. 锤子手机一直在玩神秘,经过一段时间的封闭开发,它的神秘感已经随着功能设计的泄露而渐渐消失,老罗必须抢在大家还感兴趣的时候,给出一些既清晰又模糊的信息,拉长大家的关注时间,不断制造话题和声音;
  • 原因 3. 之前一直说的是手机,但此次发布的却是一个系统;这说明老罗开始慢慢了解移动终端产业了。路要一步步走,走急了会扯到O~ 系统是第一步,硬件生产则是工程量浩大劳民伤财的另一码事;连小米都还在为生产环节苦苦挣扎;所以,先亮出做机的决心,迈出第一步(半步),吸引所需的人才、合作伙伴和资源,才能完成接下来的几步。

“锤子系统就是老罗本人”

锤子系统的具体细节,已经被微博疯狂刷屏了,不再赘述。

但其实这些都不是锤子的核心价值。锤子的最大价值和壁垒,就是——它身上附有老罗的魂,它就是老罗本人。

系统可优化的点千千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样一个点,你喜欢,有可能我嫌弃;我相信老罗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在把玩各种终端,把自己对产品体验的理解和使用场景,全都倾注在锤子系统的优化上。今天展示的这七十多项优化,每一项都体现着老罗自己的三观。

例如:

  •  “篮球、网球、高尔夫球,所有球的图标在 iOS 里都变成了方块,这是不健康的...”,所以我优化了图标(甚至出现了惊悚的百度熊掌图标);
  •  “所有用风景图片做默认壁纸的厂商都是土包子...”,所以我优化了壁纸;
  •  “上次认识的张局长的小舅子,我记不住他的名字,但我惹不起...”,为了避免接电话的尴尬,我添加了联系人来电备注信息;
  •  “躺着看东西时屏幕总乱转...”,所以我增加了手动旋转调节屏幕方向功能;
  •  “傻小子发个分手短信给女朋友,都没想到将来的 20 年可能只能靠自己了...” 于是我设计了短信发送中途取消功能;
  • 等等...

以上的优化是技术创新吗?不是。

但它们个个都沾着老罗的思想和基因,认同老罗的,自然会认同这些设计。我们买/刷 锤子系统,其实是我们买了老罗这个人。

跨界带来的产品思考方式创新

很多人问老罗:“你一英语老师,怎么还做手机?”

老罗在发布会上说,在做老师之前,自己一直是卖 IT 硬件的;当年他选择做新东方英语老师时,很多人问他:“你一卖硬件的,怎么还想当英语老师?”

跨界是一种态度。

贯穿老罗对产品体验的讲解,我感受到了这个跨界的人对产品思考方式的创新。

常年做手机的,对产品体验的思考方法已经固化;承认与否,他会深受所谓行业内主流思想和做法的影响,忘记了从用户角度、从最根本的层面、从多种角度不断颠覆产品体验。

老罗可不管,他不是按理出牌的人(估计他也不知道手机行业的那么多“理”),想到什么就做什么,反而有机会提供一些新鲜的思路。

例如:

  • 手机镜头自拍功能可选择“镜子里的自己”和“别人眼中的自己”,切换键叫“自恋键”
  • 用国旗图标来选择系统语言
  • 等等...

有时候他的思考方式让你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即便是细微的创新,也需要刨根问底、开阔思路,才能赶在人前。这些都是“跨界思考”、“不拘一格”能带来的新鲜创新。

“匠心”所赋予的品牌精神内涵

“情怀”,是本次发布会老罗说得最多的一个词。

《商战》讲,市场竞争所争夺的领地,是消费者的心智,这是一种看不见战场的战争。

Android 系统,可以用“超高度同质化”来形容,那么多人唱衰锤子系统,就因为觉得它也没啥太大创新。

但他们忽略了一点。

锤子最大的差异化、也是最大的壁垒,其实就在“情怀”二字。锤子系统的功能,任谁都能轻易抄走,但他们抄不走的,正是老罗的“情怀”。

举个最显而易见的例子,有那么多好的系统,有哪些用户能老老实实地花钱坐在如此热的场子,听产品经理连喷3个小时,没休息不喝水不上厕所?怕是让用户们舒舒服服躺着,花点时间看个制作精美的产品介绍视频,如今都相当难吧?

大家觉得老罗可爱,觉得他萌,觉得他逗,觉得他有看点,觉得他有范儿,觉得他有情怀,喜欢他、热爱他,崇拜他... 所以他做系统,就有人关注,有人看,有人买单;今天没现货,拖个半年,还是有人买单。

老罗说,锤子以前想用“Atisan”注册,中文意为“工匠”,这是个难能可贵的好词,透出一份踏实和质朴,多了些亲切和理解,少了些“霸占入口和流量”的明晃晃的用心。

“工匠之心”是现在这个浮躁社会缺失的好东西。

到现在,老罗还是用“工匠”来定位自己和锤子。

这种差异化的“情怀”,散发出一种磁场,用原始的真诚牢牢吸引住这么一批细分的目标用户(和小米定位很不一样),这是一种精神层面的理解和认同,此种情感本身就会产生巨大的差异化。

这就是锤子系统的“品牌”;清楚楚、明晃晃,谁也抢不走,大家都会为其溢价买单的,神奇的品牌。

我个人对“锤子”的态度

发布会结束,很多人问我最多的就是“你觉得锤子怎么样?”

我在这里明确回答:“我觉得锤子特别好,不是产品好,而是意识好,这种行为的出现,对整个市场发展相当有价值;我佩服老罗,他是一位创新的身体力行者。”

周鸿祎曾在公开场合讲,“胜者为王,成王败寇”在中国是延续千年的主流价值观,导致中国人从根本上很难创新。“创新”,10 次有 9.9 次可能失败;但不创新,100% 会溃败。

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不畏失败,在大家眼皮底下冒着被耻笑的危险、敢挑战新领域、挑战权威和巨头、尝试新事物的罗永浩可爱多,除了给点鼓励和支持,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泼冷水。

失败就失败,成败有那么重要吗?

最可贵的是敢于直面失败,忠于自己的梦想,坚持不懈走下去的勇气。

中国的极客们格外需要这种勇气和精神的支撑。

理解了这些,就开朗了、释然了;锤子产品的好坏、成熟与否,真有那么重要吗?

极客精神Android锤子OS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