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会死,阅读永生

工具会死,阅读永生

去年十二月,极客公园一位编辑在写 Google Reader 时写到:

自从 Larry Page 中了 Jobs 的邪后,Google 开始精简产品,专注于少数热门大项,许多小众产品遭受扫地出门的命运。当 Google + 日益成为 Google 社交类产品的中心时,人们也开始担心同样小众的 Google Reader 也难免有一天会在新的一轮大扫除中消失。尽管 Google Reader 在我们这些忠实的重度用户群的支持下挺过了 2012,但我们也必须为某一天突然出现的 Google Reader 停止服务的公告做好心理准备。

虽然不情愿,但这一天还是来了,Google 今天公布,今年将关闭 Google Reader 在内的多款服务。具体的时间为今年的7月1日,Google Reader 将被并入谷歌重点发展的社交网站 Google+ 之中。至此,小编又很不情愿的当了一次乌鸦嘴。

 

而这一事件也引发了诸多讨论,Google Reader 的用户们感到不安并且难以接受,Google Reader 的关闭也引发很多海外用户抗议。在 Twitter 上 Google Reader 的标签也一直排在热门标签列表,而在国内的新浪微博上,用户也用 Google Reader 这个标签表达了支持,排在了今日热门话题的前面。

 

而至于 Google 为什么会关闭 Google Reader,著名的科技博客月光博客认为:Google是全球最大的广告公司,广告是其盈利的主要模式,而Google Reader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在不打开网页的情况下阅读内容,从而过滤了广告,Google Reader 的用户越多,Google 的广告收入就越少,因此,Google 缺少继续支持 Google Reader 的理由。 而 RSS 阅读器这种产品很难做,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条件,RSS 阅读器无法依靠展示广告盈利,其用户性质决定了没人会点广告,同时,维持一个 RSS 阅读器正常运行需要耗费大量成本,大量的抓取服务器和带宽都是非常耗费资源的,要保证及时抓取更新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缺少可持续商业模式,这类产品发展前景渺茫。

鲜果的创始人梁公军则在新浪科技撰文称:

RSS Reader 只能是一个中高端人群使用的、小众的产品,没有可能做到很大,但是 RSS Reader 试图解决的“个性化阅读”问题(全网聚合、降噪去重、精选推荐),却是关系到未来每个人获取/处理信息方式的大问题。在解决“个性化阅读”问题的道路上,RSS 协议作为资讯内容的全网聚合方案,仍堪大用。比如国外的 Flipboard、国内的鲜果联播,其实都可看作 RSS Reader 在移动设备上的一个进化版本。

这一问题也绕回到一个最本质的问题,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阅读?

工具会死,阅读永生

互联网经历了 Web1.0 门户到 Web2.0 社区再到 Web3.0 的个性化,不同互联网形态时期获取信息的方式也不同,从门户的灌输到社区的分享再到个个性化的推荐定制,阅读习惯也在不断的发生的变革,如果说1.0 时代是给什么看什么,2.0 时代是别人看什么我看什么,那么 3.0 时代就应该是自己想看给什么,而阅读的产品也在不断进化和尝试,从社会化阅读到个性化阅读,数据挖掘和精准推荐越来越多的在阅读工具上得到体现和使用,在经历了信息有限(1.0)到信息过载和爆炸(2.0)再到信息筛选,阅读的方式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

Google Reader 的关闭,只是一种信息载体和方式的消失,但并不意味着 RSS 的死去,更多的阅读方式被创造和使用,阅读也越来越精准和有效。无论是专为移动而生的新闻阅读 Circa,还是专注个性化阅读的美味爱读,又或者意图在今天的场景下重新构建互联网阅读的 Flipboard,都在个性化智能化的改变着人们的阅读方式和习惯,甚至很多人的阅读转到了微信,每天的信息来源就是微信的公共账号推送,这都丝毫不影响人们获取信息和阅读,至于一个死去的 Google Reader,并不会对人们带来任何的影响,死去的只是工具,而阅读会永生。

对于阅读这个问题,极客公园曾经有过一系列的文章进行过探讨,从《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阅读》,到《Medium 能否变革互联网内容发行?》,再到《社交阅读的价值和挑战》,还包括关于各类阅读工具的体验和介绍,包括 Flipboard,Newsstand,甚至包括产品设计的价值和意义,比如《Circa:为移动而生的新闻阅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继续阅读。

GoogleRSS阅读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