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生存致敬——从一次淘宝购物说开去

向生存致敬——从一次淘宝购物说开去

存在即合理。——黑格尔

最近玩淘宝玩开了心。

自从开始从事淘宝相关的工作(好吧,做个广告行么,就是懒得淘啦~)之后,我的淘宝网购之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从淘宝到淘宝相关的各种各样的导购网站,体验了一个遍,还以各种马甲的身份加入了不少淘宝购物群、卖家群。体验淘宝生态模式的同时,也感受着这些小圈子的巨大的活力。而最近的一些现象,让感到越来越有趣和迷惑。

(友情提示:以下三段内容十分繁琐,想看重点的童鞋直接跳过即可)

年后,电商刚刚重新抖擞精神开张,我就在一个淘宝购物群完成了一次有趣的购物交易(为了叙述方便,我暂且用ABC来指代故事出现的人物吧)。我看中了一款组装汽车模型,并且搜索到了多家商家正在销售这款模型。

我进入了几个熟悉的淘宝购物群,发了求购信息,希望有商家能够以折扣价卖商品给我。同时,我联系到了一家看上去比较靠谱的商家A,直截了当地问他有没有类似的折扣联盟,能够以低价购买这款模型。商家看我是明白人,也告诉我他自己也在运营一个小小的淘宝帮派,如果加入进去参加他的活动,能够得到非常低的价格。此时我群发的公告也有了回应,几家玩具商家 BCD 表示群里的“兄弟”一定低价出让。

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联系到的商家 A,经过了 blah blah 的沟通后,表示如果我加入他的帮派,那么将会得到更低的折扣,同时承诺包邮。随后我加入了他的帮派,完成了几个奇怪的操作(获得“暗号”之类,如果你熟悉蘑菇街的团购,你会理解“暗号”是什么,但这不是重点),最终在承诺做店主回头客、向朋友推荐店家后,拍下了货物,经过店主改价,便宜地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

长篇累牍地叙述了这次购物经历,并不是想炫耀自己多么经济适用(话说一个大男人这么磨叽,是减分项才对),而是说明一个事实,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导购网站、QQ 群、旺旺群、论坛、豆瓣小组等等东西中做着和我类似的事,这些服务或大或小、操作有难有易,提供这些服务的人有全职、有兼职,他们有竞争也有合作……

这些服务的共同点是,它们都在本就复杂的淘宝购物流程上,又加上了不少更为复杂的流程,以至于我需要用三段才能言简意赅的描述完自己购物过程。

想想京东的流程吧——搜索、下单、等快递——多么简单,相比淘宝体系,已经复杂的流程,还蕴藏着更加复杂的流程。而它们,居然同时生存着。

简约不过是人类的审美标准

在互联网领域,简约至上的思想席卷了全球。任何的多一步操作、多一次跳转、多点一次按钮、多一次下拉菜单,都会招来嗤笑声“这么复杂的操作毫无意义”。确实,在产品设计中,简约减轻了用户负担,是几乎所有产品所需要遵循的准则。

然而,却仍然有比前文所述更加复杂得多的东西,存在于我们的互联网中,生生不息。举两个例子 QQ 邮箱神奇的“漂流瓶”曾火过不短的时间,还产生了一种奇怪的营销方法:用户捡到漂流瓶后,会看到一些内容诱人火辣的描述,和一个不能点击的短链接,用户复制链接进入网页后会发现那根本就是为了带流量的内容不相关的网页(这个笔者亲测过,捞了几个瓶子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而另一个知名的例子就是草榴社区,发言、检索、发布图片,甚至发现网址都存在困难的情况下(这就不详细介绍了)。依靠着广泛的用户需求,得以无数次关闭后又重新出现。

纵然简约的法则让苹果的设计大获成功,甚至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然而大自然却依然故我,它并不简约。自然界的生态体系的复杂性,远远超出我们所能想象的结构,复杂得至今仍然无法分析出生态中各个因素相互间的影响;人类的大脑有机器复杂的沟回结构,拥有足够极多的神经回路,然而我们真正利用到的部分,其实少得可怜;研究小龙虾的科学家曾经被其尾部神经结构震惊,那些明显冗余得一塌糊涂的结构,却能精确地控制小龙虾的运动……

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的教授约翰·柯扎说:“简约不过是人类的审美标准。”他曾经利用算法,利用一堆随机公式,生成了针对特定问题的解决方案,无论是简单或是复杂的问题,这种自然的方法生成的公式都是复杂、难看、而且费解的,但是它们却很管用!

《失控》摘抄

数学物理发展至今,无数伟大的天才们发现了多种简约的公式:F=ma、E=mc^2、F=GMm/r^2……多么简约和美。然而随着物理的进一步发展,自然界的公式在不断地被修正和限定适应场合。爱因斯坦始终没能够完成统一场论,也许四种力本身并不能够被完美统一?于是霍金等人提出的“ M 理论”,提出用不同场合不同的公式族来进行进一步优化,成为了最有可能成功的发展方向。这显示是没有统一方程组优美的。

“大自然并不会只为了优雅而简化。”凯文·凯利如是说。

生存有其根据

此前,我一直非常疑惑,为什么在互联网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像赶集网、58 同城这样毫无设计感的简单网站,能够获得如此大的成功。而现在似乎有了更新的解释,设计的美观、简洁与否,并不足以成为判断产品好坏的标准,能否生存才是

这个判断标准有些事后诸葛亮之嫌,然而这确实是我能够想出的最好描述。有的产品生存的逻辑能够精确分析,有的则不能。

产品逻辑

我们能够分析很多产品或系统成功的根源。Google 提供了极简的界面,抓住了用户搜索的需求,用不错的结果瓜分了一部分市场;苹果重新定义的手机,用符合人类习惯的操作,席卷了全球的市场;赶集、58 创建之初,采用了“你有我有,你无我还有”的策略,用人工+机器抓取的方式获得了所有房屋出租的信息,招来了第一波成规模的用户;QQ 空间基于广大的 IM 用户迅速成功;新浪微博依靠名人带来人气;前文所述的人脑、小龙虾的冗余带来了系统的鲁棒性;庞大公司拥有冗余的机构和复杂的办事流程,带来了公司的正常运营和发展……

而还有不少东西的成功难以分析。比如,地球产生了生命,生命改造了自然,生命完成了进化,形成了今天这样相对稳定、欣欣向荣的生态圈。而这一切我们人类都仅仅知其然而难知其所以然,其中有太多的偶然、太多的因素影响着这一切,以至于人类至今仍然没有办法重新模拟形成一个能够自运行的生态系统(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生物圈 2 号项目失败,就是证明)。再比如,基因控制着生物的行为和遗传,却至今没有办法分析这数以亿计的复杂组合是如何精确工作的。我们除了能够感叹上帝造物的精妙,似乎别无他法。

无论是否能够分析,我们不可否认的是,产品也好、系统也罢,所有业已存在的东西都有其存在的理由,无论这些理由是怎样的,都是这个世界美好之处——我们没有任何资格嗤笑他物存在的理由,万物生而平等——生存是值得敬畏的。

带着敬畏,去追求生存

2013,又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年头。O2O 大军袭来,智能电视、腕表、眼睛抢占屏幕,智能社区改变传统家庭生活……生机勃勃的市场等待着开拓,我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做、什么是正确的,然而不做的话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我们要做的,除了探索如何改变世界,探索如何生存,似乎是更紧迫而关键的。

前文发现了极其复杂的问题解决方案的约翰·柯扎,也发现了简化解决方案的办法,那就是:在发现复杂解决方案,并且能够正常运行的基础上,再添加一定的限制条件,就能让解决方案看起来优美简洁一些。这在某种意义上引证了清华的张钹院士的比喻:当我们不知道一道门的钥匙在哪里是,我们甚至可以先用砖头把它砸开,之后再继续寻找钥匙的步伐。

耐克的广告语很应景:“去做就是了。”当我们感觉自己在推着世界前进的时候,世界,又何尝没有在推着我们前进呢?

Just do it

行业趋势产品思考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