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阿北:找到用户价值的外部性

对话阿北:找到用户价值的外部性

早在去年上一届创新大会,豆瓣创始人阿北就曾做客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并不虚无的用户体验与社区运营的访谈中他为现场听众解答了“豆瓣慢公司”的内在意义,并对“用户体验 vs 用户价值”与“运营 vs 自激震荡”做了阐述,在这场演讲中,阿北首次提出了豆瓣“不运营”概念以及“10 万用户定律”,那么想知道在今年阿北再次做客极客公园创新大会(2013)张鹏都谈了什么吗,请看下面访谈节录。

2012 豆瓣做电商的原因

张鹏:在去年豆瓣还在尝试诸如阿尔法城等很多新的产品,而今年豆瓣新的产品如豆瓣阅读、豆瓣电影等,跟去年的很不一样,似乎今年的产品更倾向于价值变现,或者说会跟价值观产生直接关系,这是什么原因呢?

阿北:豆瓣作为公司来说比较特殊。在我们 300 多人的时候,出现了产品线管理和产品生命周期管理的事情,其实不是我们刻意要商业化,而是这几个产品正好在这个时间点上,豆瓣阅读也是这样。你如果不去做,它也会发生,用户也会要求,这是非常自然的过程。我一直觉得用户价值可以带来商业价值,我们仍然在做从第一时间起步的新的创新产品,有可能三四年之后变成大家常用的产品。

张鹏: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产品的生命周期不能强求,不能在那个生命周期里强求转化商业价值,商业价值转化又跟外界环境相关,如果跟外界环境不相关,可能要被迫做一些事,对阅读好像也是这样。

阿北:音乐也是这样,最早时候买正版 CD 的人非常少,现在都变成数字化了,我们不能说是电子商务产品,帮助你发现一些新东西,然后由大家判断好不好。

用户价值外部性

张鹏:我觉得本质上可以归到电子商务这一类,但是运行模式不是经典意义上的电商模式,我觉得是增值模式。 

阿北:我们一手买版权,一手创造出新的价值来。

张鹏:我们探讨的有点像去年说的用户价值比较外部性的体现,所谓帮大家决策,这件事情本身对用户来讲是有价值的事情,但是在对用户有价值的同时,它有一定的外部性。

阿北:对,方式很多。它有两个极端,一个是极端是游戏,游戏的外部性非常弱,用户所有的体验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产生,游戏之外的东西和他没有关系;另外一个极端是携程,携程的互联网用户其实非常薄,花的时间非常少,用户打电话就可以订酒店。这完全是外部性的。

如何找到用户价值的外部性

张鹏:把用户体验渗透到用户价值的层面有很多种方法,一种是用户花钱买,直接付费,也有可能应用外部性转换,然后再分享。但当你想要寻求很强大的外部性时候,有可能会损失用户自身价值。如近两年国内电影在豆瓣上的营销,以及前段时间在微信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推广等,豆瓣是如何看待这些对用户价值的影响的呢?因为很多时候这些并不是你刻意要做的,而是别人看到了这个事情,以用户的身份去做的。

阿北:有两个层面。一是通过执行,我们豆瓣在内部的原则是统一的,是有态度的,面对这些问题我们会修改算法,避免如电影评分被刷等事情的发生,即通过技术上的算法来解决它。;二是通过定位,一个公司核心商业模式应该是收入清晰的,只要豆瓣在这方面做到不涉足灰色收入就能保持中立态度,保护我们的用户价值。

移动时代的豆瓣

张鹏:现在我们都知道移动时代正在一步一步走过来,豆瓣其实是一个生于桌面时代的产品的服务模式,那么对未来新的传统互联网越来越弱的新的时代,你是什么样的看法?

阿北:其实移动互联网对我们来说是个解放,感觉像是一下子回到了七八年前创业的时候,有非常多的事情可以做,有非常多的事情可以颠覆。但当我们看移动互联网时候,虽然知道大潮该来了,但是别忘了自己的产品是有生命周期的。这个过程注定会非常困难,不会太顺利的。

为什么豆瓣没有一个整合的客户端

随着移动新时代的到来,我们豆瓣现在终于可以脱离之前那个做了很长历史的事情了,可以说我们豆瓣团队正在全新创业,我们在做新的事情,完全不依赖之前的事情。

因此我们会在网站中挑选比较大的事情独立出来去做,如豆瓣小组与豆瓣阅读,它们都是各自独立的 APP,相互之间没有关系。但对于这些多个豆瓣终端,数据其实连在一起的。

另外在移动互联网,传统互联网上的链接已经不存在了,移动互联网已经被一个个应用分割化。因此我们豆瓣不会有整合的豆瓣客户端,只会有一个个独立的 APP。

用户价值阿北豆瓣极客活动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