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彦宏:移动互联网的另一种视角

对话李彦宏:移动互联网的另一种视角

百度创始人和 CEO 李彦宏今天下午出席 2013 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并接受了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的访谈。访谈内容实录如下:

张鹏:为什么不像互联网圈那些所谓大佬经常发些声、经常出席一些活动?为什么总是保持这么强的神秘感?

李彦宏:不是故意要保持神秘感,我天性就是这样一个人,我并不喜欢天天跑出去跟人家打交道,也不希望我的名字被每一个人都记住,不希望走到大街上大家都认识我,对我来说这并不是我追求的东西。

到今天为止,百度这个名字其实已经基本家喻户晓了,即使我是一个不喜欢出去到处说、到处秀的人,百度仍然可以做成家喻户晓的品牌,我觉得这就可以了,我不需要做各种各样我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到这来,一进来就看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尤其是刚才放的音乐,在这走了一圈,我自己都想要跳起来了,大家是一类人的话我就愿意多说一点,如果人群跟我不太一样的话,我更愿意把时间花在产品上、花在技术上、花在电脑前面,这是我本性使然。

张鹏:百度在中国互联网过去将近十年时间里对中国互联网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很多人的生活因为百度而改变。而现在我们逐渐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面临移动互联网和智能设备的普及,带来了越来越多用户行为习惯甚至整个环境的变化。

在新的时代里,我们非常想了解的是您怎么思考?在新时代,百度怎样为整个社会、为外界环境创造价值?同时怎么实现百度自己新的价值?

李彦宏:我觉得还是很令人兴奋和激动的,十几年前我从美国回来创业的时候,那时候中国互联网很小,现在规模完全不一样了,我回来的时候中国大概一千万网民,现在5亿多,全球第一大互联网市场。

今天在座很多都是产品经理类型的人,那个时候我2000年回国时候,我说我要招 PM(产品经理),当时没有人知道PM是什么,今天产品经理这样一个行当已经开出这样有规模、有档次、有体量的会议,其实当初是完全不敢想象的。

百度除了做了一个搜索引擎之外,我们也创造了很多新的行业,给大家带来一些新的认识。移动互联网起来之后,为什么刚才说兴奋和激动呢?好象很多东西又要重来一遍,把 PC 互联网哗的一下推翻了,又有很多新东西出来。

最初我拿到手机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跟我聊天,说你觉得手机有什么样新的创新机会?怎么样能够让手机更有 PC Power,我说我看到一个虚拟键盘,手机如果有这种键盘,手机就跟PC一样了。再过几年,你会发现为什么需要键盘呢?键盘是一个逐步要被淘汰的东西,在手机上,手指的触摸、声音、拍照各种各样新的输入方法会给用户带来很多新的体验,也由于这些体验,不仅在改变消费者使用产品的习惯,其实也在改变一个类型的产品在整个生态圈中的地位。其实过去一两年不停的有新的东西出来,不停的有新的认识产生。

我跟百度的移动部门可能一个星期要开一次会议,移动部门是我直接管的,每星期开一次例会。每讲一次,我们对于一个产品的认识又进了一步,甚至又发生了一次改变,这样的状况只有在十几年前PC互联网早期时候能够找到这种感觉,一方面似曾相识,另外一方面又觉得拥有这么多的可能性。所谓的似曾相识,十几年前想到居然 PC 可以干这个事,现在想到居然手机、居然移动互联网可以干这个事,每周都有这样的感觉。

什么是真正的入口?什么是最关键的应用?其实现在大家是没有定论的,作为百度来说,当初三五个人在一起创建了一个小公司,但今天我们必须做大公司应该和可能做的事情,我们希望把移动互联网这个生态圈建的更加健康,我们希望搭出一个好的平台来,能够让越来越多有产品梦想、有技术梦想的人能够作出一些改变世界的产品,比如我们做的云存储,各种各样新的应用可以不用再去租服务器,我提供各种各样的环境,让开发者来开发他们想要做的东西。

百度目前对移动互联网的认识是希望搭平台,希望建造良好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当中,如果能够找出各种各样好的应用,我们会很高兴,如果见证一些应用成长起来,也从中获得一些启发,甚至从中获得一些收益,我觉得百度就起到了应该起的作用。

张鹏:当所有人在替百度思考以后是不是第一入口的时候,你们的想法是用平台方式跟其他创新创业者一起推动这件事情,然后在里面寻找一套生态系统可运转的模型?

李彦宏:入口还需要,人对信息的需求并没有发生变化,发生变化的是需求的形式。

在 PC 互联网上,大家习惯使用键盘,在搜索框中输入关健词。手机上输入形式发生了变化,可能是语音,可能是图像,可能是各种各样的手势。但是人们对信息的需求或者我们用信息、用其他的应用满足用户需求这点仍然是一个非常非常根本的用户需求,我们会满足好这点。

但是仅仅做好这点对于百度这样一个公司来说是不够的,相当于把我们该做的事做好,除了这些事之外,我们希望能够找出更多新产品,有更多创新,有更大的发展,相当于在干另外一件事:除了入口以外,我们还在做移动互联网生态圈。

张鹏:所以对于百度来讲,入口的概念变化,是因为看到移动互联网时代搜索背后的技术发生了变化,不再是简单的文字搜索了。

李彦宏:对,背后的技术含量是非常高的。语音识别也好,自然语言理解也好,或是图像识别,这些东西都研究了很多年了,起码研究了四五十年,但是过去这些研究其实没有真正能够把这些技术推到可实用的阶段,学术界的研究和实际的产品一直是分离的。

我们做语音助手这样的东西,更多的人是在探讨娱乐价值——我说句话,你回句话。真正的让计算机或者让手机理解人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并且帮你把这事办了,这件事情的技术含量是非常高的。

张鹏:你认为现在的技术有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李彦宏:现在的技术还不完全达到,但是现在的技术已经比一年前的技术好了很多。过去的一年里,在这方面的技术发展非常快。比如语音识别准确率提升的速度比过去15年提升速度的总和还要多。

移动互联网爆发之后,需求强了很多,另外,技术也发生了非常本质的改变,这些改变刚开始,再过两年、三年这个技术会变的非常非常实用。

当这个技术变得很实用的时候,从产品角度来想,如果真是可能的,如果真的准确率是足够的,那么我们可以做什么事情,语音是这样,图像也是这样。

我们新招一个做多媒体技术的同事,他说做人脸识别,百度有相册产品,现场给你拍一张照,我可以检索出来你的相册里有哪些照片是你的,后来我说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这个技术运用到整个互联网图片中去呢,他说我们可以,但是需要很多钱,需要很多服务器,成本很高。

学术界出来的人觉得这是不大可以实现的,我们在工业界做这么长时间,这样的事情一旦做了,是可以出现以前人们想都不能够想到的结果,在大街上看到一个人,给你拍张照片,马上可以知道互联网上还有哪些照片,包括这个人是谁,这样的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

张鹏:而且会通过像百度这样的大型企业加速技术的成熟进程。

李彦宏:我们希望大幅度的推进。创新公司可以想有了这样的东西我们可以做什么,图像是这样,其实语音识别也是这样,现在最好能够做到92%左右,比以前的精度高了很多,日常对话92%还是不够的,再过两三年,准确率可能达到98%。

达到98%是什么概念呢?就是跟正常人是一样的,我在这说话,说100字,准确率到这个程度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各种新的传播和创新会出来,我每天想想这些东西,觉得太令人激动了,太多的可能性。

张鹏:技术这两个字你说了不下三四十次了,你好象是对技术特别有感情的人,是不是这样?你为什么会有这个感觉?

现在大家在互联网上有一个感觉,互联网技术到今天也就这样了,创业的成功,更多靠的是模式。你觉得技术还是最关键的要素吗?

李彦宏:当初做百度的时候,大家看到了表面上就是一个搜索框,背后所需要的技术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做了这么多年,最主要的技术都投入在这方面了。后来出现了所谓的云计算,出现了新的机会,都是为了当初解决文字的检索,文本跟计算机技术以前的关系型检索,催生了新的一代。靠这些技术我们可以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我们可以做出非常优秀的搜索引擎。

今天靠云技术,靠图象识别技术,靠视频技术,靠自然语言的理解能力,这些又会把移动互联网推向新的高潮。

张鹏:可能你也算中国比较老资格的一批极客了,当年互联网开始出现的时候第一批做这个事情的,我们自己叫极客公园,现在国内越来越多的开始觉得极客这个词好象挺酷的,这个概念从变成了满时尚的概念,但是大家没有真正探讨过什么叫极客精神,您作为一名资深极客,您觉得在您的心中所谓的极客精神是什么样的?代表了些什么东西?

李彦宏:我觉得原意应该还是目前最主要的意思,就是对技术的信仰,这个人确实达到了对技术痴迷的状况,而且他自己的使命可能就是靠这些技术做出改变世界的产品。现在看到,整个中国极客群体也好、极客公园的组织和活动也好,加上了很多时尚元素,确实会让人更加阳光一些。

张鹏:不管怎么说,对技术的信仰、对技术的追求是非常重要的。

李彦宏:对,这是最根本的。

张鹏:我不知道你怎么衡量?你作为这么大级别的互联网公司的最高层,你会不会跟一些产品经理做一些交流,或者说你怎么对产品经理进行评价的?

李彦宏: 我跟产品经理开会是非常频繁的,我也会把我的观察告诉我们的高管,说这个产品经理不错,那个没感觉,我会有自己的一些判断,很多判断是来自于我的问题。

我跟产品经理打交道时候,我通常自己不会提解决方案,发言时候我通常是最后一个发言,我虽然经常忍不住想说话,但是一般情况下都是忍到最后才开始说。我一般是提问题,我主要是看他回答问题的思路清楚不清楚,有些人会发生跳跃,A、B、C都觉得很好,突然一下到了E了,中间D没有了,这就是一个问题,作为产品,你得把ABCDE都想清楚,做到C的时候,没有D就做不下去了,很成问题,所以严密的逻辑思维对产品经理是很重要的。

张鹏:你刚才谈了很多技术,包括极客公园社区里也有一些讨论,大家说产品经理要不要懂技术?如果懂技术,应该懂什么技术?对技术是什么形态?

李彦宏:我觉得产品经理可以懂技术,也可以不懂技术,但是要对技术敏感。不管是懂不懂技术的产品经理都应该有一个信仰,技术永远不是问题,技术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我们看到有两类产品经理,一类是以前学计算机的,后来不编程序了,转去做产品经理,另外一类,以前对计算机一窍不通,就是对用户需求有非常强烈的感觉。有些学计算机专业的人对产品一点感觉都没有,对产品有感觉的你不知道他以前是干嘛的,有些是酒吧里调酒的,有些是做销售的,做什么的都有,但是那些人能够从普通用户角度思考问题。

早期百度的PM都不是计算机背景的,后来把他们这一批人带出来之后,我发现这是一个缺陷。没有计算机背景,由于他们对这个技术不是那么清楚,经常被技术人员吓回去,他一提一个什么想法,技术人员说实现不了,或者说成本很高,或者说做起来速度会很慢,可能就不做了,太多这种PM背景,很多靠技术能做起来的产品就做不起来了。

我们近几年来公司里鼓舞更多的学计算机的人转为做PM,更加平衡一些,有些人对终端用户很敏感,有些人对技术特别敏感,大家合起来就可以做一个优秀的产品。

张鹏:你们在公司推编程马拉松,这是什么概念?

李彦宏: 长期以来,我们公司有一个“产品委员会”,大家有什么想法就提交给产品委员会,我们一些资深的产品经理来看。提上来的想法,资深的人一看可能很多觉得不靠谱,后来就没有人提了。

然后我们想百度就没有创新能力了吗?后来我想想光靠提想法是不够的,想法太多了,想到非常容易,但是既能提议又能做出来的,就离实现进了一大步。我说我们搞一个编程马拉松,礼拜五晚上开始编程,把想法实现,到礼拜天开始展示,我和公司高管都来参加,一个桌子一个桌子的看。你不能只说我有一个想法,必须作为一个程序编出来。

我一开始也觉得光提想法不行,现在又要让它实现,可能就更不行了,我抱的期望值并不高。但实际上,由于你的想法不光是提出来,还要做出来,他在技术上就要提前想好多事情。我们做了好几届,一届比一届出来的想法的质量要高。而且就是很典型的技术和产品结合的想法。

张鹏:不管是过去一年里的腾讯,还是前两年的阿里巴巴,都在做结构的调整,很多人说百度也要做这样的事情,百度在这方面是什么思考?

李彦宏:我们都面临同样的问题,一方面互联网市场已经非常非常大了,像百度这样的公司规模很大;另外一方面,这个市场又在快速发展,这个过程中你原来的结构可能不适应新的市场要求了。而当公司大到一定的时候,你才有空间来调整,几十个人的小公司他也不会干这个事儿。公司大了之后,其实我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优秀人才,我可以随着市场的变化,再看看有没有更佳的组合。

但是我的风格并不是说酝酿很长时间,一下出来一个“突变”。所以你回看几年,媒体不会突然发现说百度整个公司的高管有一个大轮岗。但本质上是一样,你要不停地调整组织架构来适应新的市场。

张鹏:怎么让大企业具有持续的战斗激情和进取心呢?

李彦宏:我认为这是世界难题,每一个领域每一个大公司都面临这样一个挑战。一方面体量大了,有很大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做很多事,另外一方面,由于变大,导致效率下降。

怎么样让我们做的更好?首先就是要保持大平台的优势。最简单的比喻,现在如果一个小公司说我有一个什么新的想法,我想让五百万用户试试,问题是你上哪找五百万用户。在百度,我们会说你拿10%的用户去试试,那就是五千万用户,来试试这个想法是否可行,这是大平台的优势。

另外一方面,人多了以后,不同部门之间沟通成本就增加了,大家会有不爽的感觉,所以就要怎么样在机制上保证每一个人都很有激情、很愿意做事,而且让这样的人在大的系统里获得好的认可,被发现、被认可、被提升。

张鹏:前段时间我们也看到你的一些内部讲话,其中讲到狼性的核心是先让狼有肉吃,你们怎么理解?

李彦宏:我思考了比较长的时间,我们有很多这样的机制,像黑客马拉松是发现人才的这样一个秀场,你做的东西也不一定将来在市场上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从你的做的事情我能够看到你这个人的潜力在哪里,我们会让你到更好的位置发挥。再比如我们有最高奖,一个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可以给你百万美金的大奖。

张鹏:之前我们看到了一张照片,我记得好象不止一个团队。

李彦宏:是的,去年是三个团队。

张鹏:每个团队一百万美金吗?

李彦宏:对,每个团队一百万美金,而且必须是基层员工,总监以上就不行。而且要做出足够有价值的东西,并且超出原定目标的预期。这样的机制可以让基层员工做的工作更有机会获得认可,自己也获得相应回报,我们在不停的想各种各样机制,能够让这些同学们在大平台上有真正施展的舞台。

张鹏:在更深层次的方式上会不会有更多补充?

李彦宏:有。比如爱奇艺,就是独立公司的运作体制,相当于就是给他钱让他做,有一天做好了可以上市。

张鹏:我额外再问一个话题,中国有这样的说法,中国创业很难,上面有三座大山,产品出来以后可能被模仿,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事情?未来有没有可能更能够让创新者以更合理的方式体现他们的价值?而不仅仅是总是在强者更强的环境下。

李彦宏:在这点上,我的看法可能跟很多人不太一样,所谓三座大山,如果你想做一个他们已经很擅长做的事,这是不合理的。美国也是一样,Facebook 之所以起来,不是因为谷歌没有模仿,而是谷歌看不上Facebook,觉得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大学生之间为了找女朋友做的,就是在学校里做做,看不上,所以 Facebook 就起来了。

我相信中国的互联网也是一样的,你做的东西一定是被那些大企业忽略的,所谓创新,就是你认为是对的,你认为是有前途的,但是大多数都不认为有机会。如果我做的东西被大家伙看上之后他一做我们就没机会了,你做一个大家都已经觉得好的东西,就没什么意思了,你做好几年了,他还不觉得好,这才是真正的创新。

你看整个IT界的发展都是这样的,谷歌做的时候雅虎也觉得搜索有什么好做的,谁做的好我用谁的就是了;微软那会儿也觉得互联网不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软件吗,后来才说原来互联网是媒体,Yahoo已经发展起来。所以都是非常不一样的才能起来。

张鹏:所以创新其实还意味着对这个市场的判断其实有跟别人完全不同的角度,别人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可能才能体现创造价值,而公理是不需要论证的。

在接近尾声的时候,我再问几个具体问题,在过去几年里,中国互联网上有哪些产品给你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包括刚才也谈到了产品经理应该关注技术,那么他们应该要看哪些技术?哪些方向?

李彦宏:我关注很多产品。很多产品,像百度以外的产品,像微博和微信,这都是得到广泛认同的成功产品。

百度这几年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其实下的功夫更大一些,是厚积薄发的状态,很多东西出来之后是会非常有竞争力的,我没有急着推产品,主要是想搭生态系统,让更多的人在这里做产品,最近一年多以来我们也做了很多我认为体验非常好的产品。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我觉得会有非常大的前景。比如百度手机浏览器、输入法,还有百度识图,人脸识别等等都是用户体验非常好的。有很多新东西使用起来都是非常有意思的,这些东西会越来越多。

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更看重的是我们搭架子,我们建造生态系统,让优秀的创意能够在这个系统里获得更快的成长。

张鹏:就像商业价值今年写过的一个报道一样,说百度要向下沉,做土层,希望能长出更多的植物来,更多的花花草草。

李彦宏:没错。

张鹏:刚才说到产品经理要关注技术,同时要对技术有所积累,有时候技术能颠覆一切。在这方面,您有什么建议?

李彦宏:我之所以面对移动互联网觉得很兴奋、很激动,就是因为这个技术不是单独某一项技术,而是从最基础的芯片、各种各样硬件一直到最高端的东西,大学里学计算机有可能学到的任何一个领域现在都有各种各样的创新,都在快速的发生变化,抓住其中某些东西,可能就能够做成很好的事情。

比如一些硬件,像戴在腕子上的手表可以测量血糖;或像我刚才讲到语音技术、图像技术,各种各样技术会带来很多机会,不是某一项技术,真的是几乎你能够接触到的所有的技术点都有可能发生非常大的变化。

张鹏:有人讲技术的进化不是线性的一代一代的进化,很多是横向的,因为几个技术的叠加或者横向关联,瞬间能引爆技术,包括今年谈的语音,像唱吧、啪啪这些新东西,可能跟智能设备、跟3G网络相连,其实不单是语音技术的东西。所以你的建议主要是大家要有更宽广的技术视角。

李彦宏:没错,也不一定一个人什么都懂,这不现实。你要看看其他地方,没准其他地方能给你新的启发。
极客活动李彦宏百度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