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rier:“给 Surface 让路”的微软平板

Courier:“给 Surface 让路”的微软平板

编辑注记:

在微软 Windows 业务主管 Steven Sinofsky 离职相关的种种传言中,“赶走微软娱乐与设备业务高管 Robbie Bach 和 J Allard”的“罪状”频频出现。实际上,“赶走”是一种很不恰当的说法,这段历史更多的是微软内部对平板电脑两种认知和路线的选择。最后的胜出者大家都看到了——运行 Windows RT 和 Windows 8 的 Surface 平板。而失败者,则是本文的主角——Courier.


J Allard 和他的创新团队

主导 Courier 的微软高管是 J Allard。在 Courier 项目之前,他最著名的成功案例是 Xbox 游戏主机产品。

在主导这项业务时,他成功地坚持了“Xbox 不适合由 Windows 系统驱动”的理念,最终微软基于 Windows NT 核心为初代 Xbox 定制了不兼容 Windows 应用的操作系统,而 Xbox 360 甚至完全抛弃了 Intel(Xbox 用的还是定制版的 Intel 奔腾三处理器),改为使用 IBM PowerPC 处理器。

和很多其它微软高管不同,J Allard 频繁使用苹果产品,对设计也十分重视。他创建设计工作室 Pioneer Studios 进行用户体验方面的研究。J Allard 为这个工作室选定了开放而舒适的办公方式。这与微软的传统大相径庭。用 CNet 编辑 Jay Greene 的话来说

它(Pioneer Studios 的办公地点)与微软总部距离只有 16 英里,然而在工作空间的设计上它们完全处在两个不同的星系。

同时,J Allard 又创建了新产品实验室 Alchemie Ventures,以推动 Pioneer Studios 的研究和设计能够逐步成为现实产品。Alchemie 这个名字来源于德语“点金术”,因为 J Allard 希望这个实验室能够以德国式的严谨和秩序来让新概念走向现实。在 Alchemie Ventures 的内部资料上这样描述这个实验室的目的:

Alchemie Ventures 以可复现,可预见,且可衡量的方式发展新产品。

在 Pioneer Studios 工作室的各种研究中,Alchemie Venture 实验室只接手那些可以在三年以内成为现实的创意和概念。Alchemie 的内部指导手册规定,Pioneer Studios 负责孵化的新概念只有经过四道可行性验证程序,才能传递给 Alchemie Venture 进行实际的产品开发。

Courier 平板通过了所有四道验证,在这两个机构的协作下诞生和发展起来。2009 年,在苹果忙于初代 iPad 研发的同时,微软也在秘密地准备着这个新设备。

“数字版 Moleskine 笔记本”

Courier 平板团队的灵感来源于著名的 Moleskine 笔记本,并以“数字版的 Moleskine”隐喻自己的产品。团队成员甚至曾经飞往意大利米兰与 Moleskine 的设计师们进行交流,以试图理解 Moleskine 笔记本拥有大量忠诚客户的缘由。

Courier 的实际形式也与 Moleskine 笔记本极其相似:它由两个七寸屏幕构成,两个屏幕之间由一个铰链连接,并可以像真的笔记本一样折叠携带。而其界面也和真的纸质笔记本如出一辙,纸张质感、翻页特效、笔记书写一个不少。

用户通过自然的多点触摸手势和触控笔痕迹与屏幕进行交互。两个屏幕可以分别执行不同的任务,但是两边的内容可以互相协作和传递。例如用户可以从左边屏幕显示的通讯录上“抓”一条联系人信息,然后扔到右边屏幕的地图上进行定位。

而 Courier 最重要的用途,则在于收集信息和创建新内容。例如用户可以在左边屏幕上打开网页,选中网页信息,拖动到右边屏幕上完成收集和记录工作;或者在左边屏幕上打开摄像头拍摄内容,然后放到右边屏幕上进行整理;抑或在左边屏幕上存放素材,然后在右边创建新内容。

在现实生活中,用笔在笔记本上写字相当自然。由于 Courier 平板几乎完全复刻了 Moleskine 笔记本的质感和特性,因此触控笔的使用也不再像其它平板一样生硬:用户可以自然地用笔划掉一条已完成的待办事项;或者在图片上画一个叉来删除不需要的素材;又或者用笔在一个屏幕上圈出网页上需要收集的部分,拖动到另一屏幕进行收集,然后给它写上备注……

下面这则视频展示了 Courier 平板在实际生活中的若干个使用场景:

无法播放 Flash 视频的读者请猛击这里查看

“定制系统,自由创造”

和最初发展 Xbox 时的场景一样,Courier 平板团队也认为明显不能直接把 Windows 用到 Courier 平板产品上。于是和初代 Xbox 时的解决方案一样,他们选择了对当时刚刚问世的桌面版 Windows 7 进行深度定制。

开发团队完全移除了 Windows 7 的用户界面层,取消对传统 Windows 应用的兼容性,代之以复刻自 Moleskine 笔记本的全新界面。为了能让 Windows 7 适应手势和笔迹操作的需求,他们还对 Windows 7 系统本身进行了很多增强工作。例如加入了“智能墨水”(Smart Ink)特性。

“智能墨水”自动识别用户的手写笔迹,并赋予笔迹以文字和数字层面的意义。例如当用户写下“5+8=”时,“智能墨水”并不仅仅在屏幕上留下笔迹,还能识别出这是一个算式,并自动进行计算,用类似的笔迹填上运算结果“13”。而当用户写下一行文字时,智能墨水除了让屏幕留下手写字迹以外,还会自动识别和记录文字的意义和内容。

在纪念 Courier 平板项目的内部材料中提到,Courier 的宗旨在于让用户“自由创造”(Free Create),无需像过去一样先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学习专业软件和生产力工具的使用方法和技巧:

“自由创造”的意思是,让电子设备充分利用用户熟知的手写习惯、符合直觉的触控操作、简单直观的笔记本界面和软件与服务的独特优势,使他们可以自然地在电子设备上书写、绘画和进行创意工作。

可以看到,Courier 走了与当时还在秘密准备中的 iPad 几乎完全不同的道路——iPad 侧重于娱乐和各种内容的消费,而 Courier 则侧重于内容的整理和创建。

“不止是幻想”

为了推动这一项目,微软方面调动了 350 万美元种子资金和 2000 万美元后续投资,为 Courier 项目提供了大量的资源,前后投入了 134 名雇员。除了负责研发触控和笔控操作界面的交互设计师和负责完成软件与数据同步服务的程序员之外,这个团队里甚至还包括品牌战略、广告宣传、零售计划和市场营销等多个领域的成员,为 Courier 的上市、销售和宣传进行准备工作。

除此之外,Courier 团队还与微软的硬件合作厂商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最初 Courier 团队在当时已有的 Windows Vista 和 Windows 7 平板上构建系统和软件原型,很快这些已有设备就不能满足团队对硬件形态和性能的需求了,于是不久以后 Courier 团队就开始与三星等硬件制造商合作生产专用的原型设备。

在 Courier 研发后期,多种原型设备并行研发,分别在工业设计、屏幕表现、软件体验、重量体积和电池续航上进行各种尝试,并且即将完成最终的原型机。2009 年年末,初代 iPad 尚未发布,Courier 团队已经认识到平板电脑市场即将爆发,在给微软高层进行的汇报中,Courier 团队认为自己的平板电脑将会时革命性的设备,将定义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拥有这一设备的微软将会是新市场的领导者,而不会在即将打响的平板大战中追赶另一家大公司,或者凭借已有平板产品居于守势。

前 Courier 团队成员在回忆当时场景时表示,此时项目仍然面临一些重要的软硬件问题,但是在人手足够的情况下,数月之内这个产品就会最终完成,2010 年中期即可发布:

在技术基础、用户体验和商务执行上,大部分的工作都已完成。整个产品的完成度非常高,它绝不是一个幻想。

“它如何收发邮件?”

Courier 并不是当时微软内部唯一的平板项目。另一个平板项目来源于 Windows 业务主管 Steven Sinofsky 领导的团队。2010 年初,Windows 8 将会同时运行在传统 PC 和平板电脑上的规划基本确立,Steven Sinofsky 希望能够在传统 PC 和平板电脑上都运行 Windows 操作系统,提供基本一致的体验。

两个平板方案大相径庭,两个团队的领导者都被寄托着微软的未来希望,一个是 Xbox 成功的缔造者,另一个则刚刚用 Windows 7 把微软从 Vista 失败后的阴影中带出来。在必须集中资源二选一的时候,举棋不定的 CEO 史蒂夫·鲍尔默采用的解决方法是——去问已经退休做慈善的比尔·盖茨。

2010 年初,鲍尔默安排 J Allard、他的上司 Robbie Bach 和其它两名 Courier 团队成员去会见比尔·盖茨。

会见中的一个关键场景是,比尔·盖茨询问 J Allard 他的 Courier 平板用户要怎样收发邮件。J Allard 的回答要点如下:

  • Courier 平板用户肯定都有智能手机来快速收发邮件,也肯定都有电脑来获得完整的邮件收发体验。
  • Courier 的定位并不是一个代替电脑的设备,而是一个补充电脑功能,满足不同需求的设备。它聚焦于内容的创建,让用户可以自然、轻松、几乎没有学习成本的情况下高效地建立各种文档、图像和其它内容。
  • Courier 不会有完整的 Outlook 电子邮件客户端。用户如果非要在 Courier 上收发邮件,那么他们可以选择使用浏览器打开网页版邮箱。

很显然,这样的回答触及了比尔·盖茨的敏感点:微软每年在 Exchange 邮件服务器和 Outlook 客户端上赚进几十亿美元,一个不兼容传统 Windows 系统和应用,不能与微软核心盈利项目相整合的产品,是不应该出现的。

鲍尔默又询问了其它一些高管的观点,几周之后,鲍尔默亲自抵达 Pioneer Studios,向 Courier 项目组传达了解散决定。从这一刻起,微软把 Windows 8 确定为平板电脑的未来,并集中全部精力试图在 PC 和平板构筑统一的用户体验。

此时是 2010 年 4 月,初代 iPad 刚刚发布,Courier 距离完工只有数月之遥。

而 Steven Sinofsky 的 Windows 8 和搭载 Windows 8 的平板电脑,则要到一年之后的 2011 年 11 月才能首次展示给开发者,再过一年之后的 2012 年 10 月底才能正式发布出来。

我们现在知道,它们是 Surface RT 和 Surface Pro,虽然多等了两年,但它们确实如比尔·盖茨和其它高管所愿,整合了 Windows、Office 和 Exchange 服务支持这些微软最核心的现金来源。

Courier 的影子们

Courier 项目解散之后数月,微软娱乐与设备业务部门经历了一次人事地震,在 Courier 项目上竭尽全力的一二把手 Robbie Bach 和 J Allard 选择离职。在离职信中,两人都否认自己的离职与 Courier 项目上的争端有关,不过相信这种说法的人不多。

和 palm 的 webOS 命运类似,Courier 平板项目并非彻底从历史上消失。在很多地方,也都可以看到 Courier 的影子:

为了手势和笔画操作上的便利,Courier 团队采用了新的圆形上下文菜单,这个菜单形式现在被用在了 Windows 8 的 OneNote 笔记工具中,这个官方工具可以从 Windows Store 免费下载,被认为是典范的 Metro 界面应用:

离职的前 Courier 团队成员创办了 Fifty-Three 工作室,并发布了 iOS 上最著名的绘画应用之一 Paper. Paper 的界面采用了与 Courier 极其类似的 Moleskine 笔记本质感风格:

在很多细节处理上,Paper 也与 Courier 如出一辙。比如说,它的笔记本翻页界面是这样的:

当初 Courier 的笔记本翻页界面,几乎一样的处理方式:

两名 iOS 开发者决定基于 Courier 的理念制作一个 iOS 应用,于是他们发起了一个 KickStarter 筹款项目,并最终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做出了这个应用——Taposé

在这个项目的众多支持者中,出资最多的人之一,就是当年 Courier 的主导者 J Allard。

结语

2009 年 9 月 Courier 项目爆出之后赢得了满堂彩,而在其确定被砍之时,媒体也一边倒地表示了惋惜。当年还是瘾科技主编的著名科技博客 Joshua Topolsky 这样描述 Courier 被砍消息传来时瘾科技团队的表现:

屋里的每个人都眼含泪水。在所有出师未捷身先死的设备中,Courier 永远会是最好的之一。

不过当年比尔·盖茨的论断也并不一定就是扼杀创新的错误,如果微软最终选择了砍掉 Surface 留下 Courier,它的销量也未必会比现在的 Surface 好到哪里去:Courier 的用户群比 Surface 更加小众,功能比 Surface 更加单一,硬件看起来更加复杂,应用生态圈也很可能更加难以建立。而 iPad 的成功,则已经证明平板电脑更多的会是一个内容消费设备,而不会是一个内容创造设备。

历史不能重来一次,我们也不必过度臆测如果 Courier 当时战胜了 Surface,现在的微软平板战略和 Windows 8 产品形态会是什么样。不如一边用着 Paper 和 OneNote,一边静观 Windows 8 和 Windows RT 平板产品最终的表现吧~

微软Windows 8SurfaceCourier行业趋势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