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眼中的北京大妈

极客眼中的北京大妈

北京大妈是一个怎样的群体?知乎上的一个看似普通的问题,但是总有神回复,极客李淼从互联网的角度解读了北京大妈这个群体:她们是引领了移动互联网革命、市场营销革命、用户体验革命的一群人。

云服务概念的创始者

北京大妈通过从小姑娘到大妈的几十年信息积累和网络构建,集中了群体中每个个体的知识,用口耳相传的方式使知识信息固化成为这一群体的共享资源,形成了“云存储”。比如:如何给宠物猫接生?炸鱼如何能不破鱼皮?本拉登真的藏在阿富汗?老王找的后老伴是哪里人?街道爱国卫生行动何时开始?老张家二儿子没考上清华疯了?胡同口的早点铺是否使用地沟油?最近旧报纸是不是每斤涨到一块了?昨天 49 号院门口停的警车是怎么回事?

并且,北京大妈在退休后的集体活动中,建立了高速的对云端访问路径,自发地形成了以共享云端资源为基础,根据个体活动能力不同来进行分级,通过层级间通信以降低云端访问压力等等的云服务机制。

最早的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网络雏形创造者

任何新进入这一社区的用户,都可以通过与北京大妈建立连接后,快速获得该地区超市、菜摊、小卖部、报亭、公厕等等一系列地理位置信息,并且这些信息是建立在“北京大妈云”概念上的信息共享系统,任何一位北京大妈都可以实现随时信息查阅。

病毒营销学的启发和先行者

如果养生节目播出了某某农产品可以降血脂 / 颈椎病康复 / 治脚气 / 防癌抗癌 / 保证生大孙子,这一信息在北京大妈群体中的传播速度一般会完爆流感。这一现象引起了研究市场营销现象的注意,从而产生了“病毒营销”一词,据说是因为“北京大妈营销”这个词翻译成外文太令人费解。

Siri 等人机语音交互系统的升级版本

她们能立刻识别你说话的意图,并且尽力不扫兴地帮你:无论你是无聊逗贫还是真的很着急。而且在语音识别能力上和幽默感方面,Siri 跟北京大妈群体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刀子嘴豆腐心的用户体验

如果你意外地 丢了钱包 / 丢了孩子 / 丢了人 / 惹了麻烦 / 惹了官司 / 惹了身孕,她们基本上都会第一时间骂你个劈头盖脸,大有让你卷铺盖卷儿有多远滚多远的架势。但劲头一过,她们可能比你还难受,甚至夜里偷偷为你抹眼泪。第二天一早,脸一定还是铁黑得像锅底,但递过来的肯定是热气腾腾的一碗粥,再扔下句话:“吃完了跟我去把事情了结吧。”

在出现问题的时刻,让你明白这个事情有多严重;不向客户吐露一丝一毫的困难;提供温暖贴心并且有效的解决方案。这一系列的服务不单可以提供满意的用户体验,更使用户可以主动防范类似问题的发生。不夸张地说,真是把“.....前景良好”,“......成果喜人”,“.......有效地控制”,“......深切关注”等等的用户体验甩出几条街。

当然,这个群体也有很多缺点,比如:

  1. 每天晚饭后和节假日,北京大妈群体会有太多的云端交互,大多数个体向各个公园集中。这段时间内云服务暂时不可用,如果用户尝试直接接入云端,会被拉着做很多不符合用户意愿的事情:合唱、集体舞、踢毽子、跳皮筋、抖空竹、杠上运动、嗑瓜子、相亲。

  2. 普遍对于方向性的感觉较差,所以LBS服务基本仅限于所在地区的方圆1km范围以内。如果你在亚运村地区问大妈方庄怎么走,四位大妈会给你指四个不同的方向:并不是她们故意乱指,只是访问云端的时候经常丢包,方向数据质量较差。

  3. 北京大妈的问题往往出在过于热情、过于有责任感或者过于富有同情心。我家那位北京大妈上次去奥体公园进行云端交互时,喝止了两位来京旅游的朋友在公园的湖里捞鱼,结果那两位朋友表示“关你屁事”并且有上前采取物理攻击的趋势。当时的局势在似乎是 1 VS 2 的情况下,一瞬间便转变为了 50 VS 2,几十位北京大妈在接受到我家大妈似乎遭遇敌意攻击的信号时及时响应,包围了那两位最后认错并悻悻离去的朋友。

当然,北京大妈只是“大妈”产品群中的一个分支产品,为了适应不同地区需求,“大妈”产品在各地有着不同的本地化设计。欢迎各地的读者分享各地大妈的本地化产品哲学。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