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刀刃上的产品思维

王兴:刀刃上的产品思维

极客的思维研究“冷僻”的刀具,这或许并不算有趣,王兴却可以做到最为用功和专注。王兴身上有很多刀的特质,简单、冷静却正中核心,他的产品也同样如此。

见到王兴,是在北五环神州泰岳大厦的美团网办公室,看到他从工作中抽身回过头来,只是微笑点头,简单的夏装并不显眼,不用知道他一路“实验班”的学生经验,也不必把校内、饭否这些与他相关的创业词汇逐个研究过,只是宽大的额头和有些执拗的眼神就已经是足够清晰的印象。

沟通和表达并不是王兴的强项,在摄影师的镜头前面甚至会有些拘谨。但聊过之后就会发现,他绝顶聪明,稍不留神就会跟不上他的思维步调,并不多话,能用一句话回答的问题绝不会用两句,但每个回答却又都切中肯綮,信息量十足,是典型的直线思维。

意识到他气质里那点冷色调,也就不会觉得他喜欢研究刀这种“冷僻”的物件有什么不妥,那种锋利简洁的静物与他的气质倒也是极为搭配。对于刀的种类,王兴一般都不会排斥,用于求生的锋利匕首,可以折叠的便携用刀,大马士革砍刀抑或轻巧的三角型随身小折刀,这些都会在他的收藏里出现,但大多都是在美国亚马逊上可以买到的西方设计,偶尔遇到喜欢的系列,他也会持续关注最新的迭代产品,每次推出新款他都会买来收藏。

但严格说来,对于刀,王兴并算不上是专业的收藏家,他不会做擦拭、保养一类的事情,甚至会把十几把刀随意堆放在普通鞋盒里。他只是深入的研究者,从刀的外观设计、材质、功能,抑或每款刀背后的历史渊源,他的研究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所有结论都是全然的极客思维。

用刀体验

对于解决问题的各类工具,王兴总会保持极大的兴趣。在他的视角里,刀自然也不是带有某种情结的艺术品,它只是一种设计简洁又正中核心的工具,“虽然古老但却总能保持不断创新”,这对于王兴来说是天然的吸引力,但就此对刀产生兴趣大概从他的高中时期就已经开始了。

每得到一款刀,王兴并没有异于常人的使用方式,在他的日常生活里,刀最大的用处可能只是划开包裹而已,如果让他“玩刀”,那就是太过为难他。但他会喜欢把它们拿在手上,尝试每一款刀具单手开刀的用户体验,根据人手指的粗细研究开刀范围的设计是否合理。他会比较同一系列的不同迭代产品,在刀柄和刀刃的不同材质,外观设计或开刀模式之间找寻细微差异。

谈到他对于刀的研究,他便拿出他收藏的SPIDERCO“SAGE”系列四款折叠刀摆在桌上,并开始一一讲述他们各自的特质。其实四款刀从外观上看起来大小款式都很相似,但在王兴那里,它们有太多不同之处,他的关注点甚至能精细到刀上的每一个螺丝。

“SAGE”系列原是为了纪念刀具发展历史上四位锁定装置的发明人,因此四款折叠刀各自有独特的锁定装置。在对材料的比较中,王兴发现四款刀柄的材质分别是胶木、碳纤维、钛合金和塑料手柄,每一款都在尽量复原锁定装置最初发明时的刀柄材质。虽然四款刀刃都是同样的钢质材料,但刀刃厚度上的微小差异仍会被他察觉,因为“每一个细节的改变,都会带来不同的用户体验”。

其实王兴的研究远不限于产品这个结果本身,他经常会沿产品经理的惯性思路向上追问,去研究一款刀背后的设计制作原因,毕竟“工具被制作总是为了解决问题的”,就像他讲到的SPIDERCO“MILITARY”系列的故事,这款刀的发明者是公司的创立人Sell Glaser,他曾被朋友问道,“如果你的儿子要参军,你希望他带一把什么样的刀”,这个问题后来就成为“MILITARY”的设计思路。

虽然聊到刀,王兴脑子里总有很多故事可以讲述,但对于这项爱好,如果不追问,他也少主动跟人提起,“我是一个不喜欢整理东西的人,对于刀的研究也并非特意,我只是对各种工具都有很高的要求”。

对于他不清楚的问题做深入研究,这已经是王兴的习惯。如果他需要配一副眼镜,他首先会从研究眼镜的各个结构开始做,查阅眼镜框和眼镜架的各种不同材质,分析哪种材质更适合自己,研究眼镜框的类型,决定镜片是否需要变色,是否可以适用于户外和室内的各种应用场景。在把所有这些问题都研究清楚之后,他才会去到眼镜店配眼镜。

自认天生好奇心强,对很多事情都会感兴趣,而“对于感兴趣的事情,我就习惯性的去了解”。既然他能在中秋节的晚上,去维基百科把所有关于“月亮”的词条都看一遍,那么对于他喜欢的刀自然也会做足功课。

产品思维

其实王兴对于刀也并非只是出于兴趣的只为研究而研究,他也常常会从刀的研究里跳脱出来,站在另一个维度观察它作为产品的演变过程,而这些思考最终都会回馈到产品经理的运营思路上,尽管这种关联性的思考也并非刻意。

在王兴看来,任何公司的产品都是在为客户解决问题,刀也同样如此,或许“永远不会有一把完美的刀,而最能解决问题的刀就已经足够优秀”,在这一点上两者几乎是共通的。

在刀的设计里面,王兴向来欣赏西方人一贯的极简主义,“与其做加法,则不如做减法”。就像他欣赏的SPIDERCO,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单手开刀模式一般需要在刀背上设计一个凸起,这是最简单自然的想法,但公司却没有这么考虑,它不但减掉凸起,反而在刀背上磨出一个圆环。

刀作为一种工具,其实从来都不曾有剧烈的变化,倘若一个系列具有20项功能,每次则只有其中的一两项功能有所改进,但“那种删繁就简的革新模式从来没有停止,而且每一步都切中要害,并无半点多余”,王兴也时常会从刀的思考跳转到公司和产品的运营思路上。

两年之内,美团从最初的30人团队扩充到现在的2000多人,虽然直到现在美团在互联网公司里也算不上最大或最有钱,但王兴却一直坚持用更多的研发人员和科研队伍专注于解决本地生活服务问题,坚持自己极简主义的渐次革新。面对去年团购网站的集体性改版,他也不以为意,“如果公司是一把刀,刀刃越聚焦,刀自然就会越锋利”。

以极客的思维研究“冷僻”的刀具,这或许并不算有趣。但对于自己的爱好,王兴却可以做到最为用功和专注,对于迭代产品的细节改变,抑或对于用户体验的极致要求,他都会花费时间做充足的研究,一旦找准一个点就会毫不迟疑地深入下去。其实王兴身上有很多刀的特质,简单、冷静却正中核心,他的产品也同样如此。

本文由《商业价值》杂志授权极客公园转载

商业价值杂志极客美团王兴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