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操作系统的进化博弈

移动操作系统的进化博弈

美国太平洋时间6月11日,苹果在加州召开了2012年度的苹果开发者大会(WWDC)。这次大会引起了比往届更多的外界关注,不仅仅是因为这是乔布斯逝世之后的第一次 WWDC,更是因为事前已经沸沸扬扬传播的苹果地图以及 Apple TV,它们的诞生意味着iOS生态系统的深度进化。

在硬件、操作系统和开发者资源三要素之中,系统为王并决定其他诸项,已经成为业内的共识。

实际上,在2007年 iPhone OS(iOS前身)和 Android 突入移动终端之前,移动互联网领域的科技与商业进展在多年间都乏善可陈。MotoMAGX、Symbian、Windows Mobile、黑莓等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都是面向硬件厂商设计,严格意义上说它们只是逐项添加互联网功能(与之前的外饰、娱乐功能相对)的Feature Phone。

然而,刚刚过去的5年中,iPhone 和 Android 异军突起,Symbian 和黑莓不断被边缘化,Windows Phone 从 Windows Mobile 废墟中再生,以及 WebOS 的昙花一现——史诗般的移动操作系统之争正在进入“分久必合”的寡头统治阶段。

这是一个微妙的时刻——以 iOS 和 Android 的版本进化为标尺,移动互联网生态中的各种文化、经济和政治原则正在逐渐显化并被确立下来,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生态竞争正在从无序走向有序。然而,这并非是一个一呼百应利益均沾的过程,其中仍旧在持续上演着平台所有者和各方势力的博弈与厮杀。

标准进化与黑洞效应

此次 WWDC 之上,除了传闻的 Apple TV 没有亮相之外,其他具有明星效应的苹果软硬产品悉数登场,此次 WWDC 也被认为是自2007年以来最为激动人心的一次。

其中,内置苹果自家地图的 iOS 6 和采用 Retina 屏幕的 MacBook Pro 是最夺人眼球的产品。特别是前者,在苹果移动终端的硬件优势逐渐被赶超的形势下,再一次将相对于 Android 生态系统的整体优势大幅度地扩大,使苹果继续保持了移动互联网生态圈的王者地位。

事实上,于 2003 年开始 Android 项目与从2001年开始的Mac OS X(iOS的技术母本)时间接近,Android 同 iPhone 是同时代的,而 Symbian、黑莓OS和 Windows Mobile 的系统内核都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目的是作为单纯的 PDA或传呼机的操作系统,众所周知,经过多次调整和推翻,这些系统的进化路线十分凌乱。而 iOS 和 Android 一开始便面向开发者,其他系统则相比之下更像是面向硬件厂商。因此,移动操作系统自 iOS 和 Android 起,才开始了标准进化阶段。实际上,自 iOS 和 Android 突入移动互联网之后,历次系统进化的内容已经清晰可辨:整合新的基础级应用,优化已有应用的用户体验,以及开放更多API。

此三项内容的前两者,无疑是iOS系统领先。

在基础应用方面,苹果从不支持3G和复制粘贴的第一代iPhone开始,仅用了5年时间已经将iOS终端打造成囊括所有民用尖端科技的设备,其中诸如 Facetime、Siri 等基础应用至今令对手难以企及。这一华丽阵营的两个新丁,便是 iOS 6 刚刚融入的苹果地图和 Passbook。

实际上,虽然第一代 iPhone 并没有太多亮点,但它在早期自身应用匮乏之时便很早将谷歌地图内置到系统层之中,这不得不说是乔布斯的先见之明。与之相似的例子还有 AdMob、Tapjoy 和 Openfeint,前两者为开发者取得收入提供了渠道,后者则在很长时间内扮演了游戏中心的角色。

然而,这些扮演 iOS 系统“水电煤”的基础应用的位置,都先后被苹果用自家定位相同的应用所取代。人们已经可以看到,在 iOS 6 系统中,iPhone 首屏已被苹果自家的基础应用充满。

令开发者们担忧的是,这种局面可能还会加剧。因为随着硬件瓶颈期的到来,苹果产品的真正创新点逐渐减少,转而通过整合和吸收来继续扩大优势,是iOS系统扩张的必然逻辑。

这些有理由产生忧虑的第三方应用,既包括提供云服务的 Dropbox 和 Evernote——Remidners,Notes 在 iOS6 中和 iCloud 整合;也包括支付工具 Paypal,Square —— Passbook 将逐步渗透支付;还包括拍照应用 Camera+——Photo Stream 提供了分享功能;甚至包括多媒体工具 Roku ——做不起眼更新的 Airplay 有可能取而代之。

鉴于这种局面,有分析认为以上这些开发者可能会转身在Android平台寻求更多的生存空间。然而,令它们沮丧的是,号称“不作恶”的谷歌也放弃了信条开始逐步整合自己的基础应用。4月份,谷歌就推出了备受瞩目的 Google Drive 应用,DropBox 创始人 Drew Houston 在 Twitter 上对此无奈调侃道:“这就相当于 Dropbox 发布了搜索引擎。”

很明显,在当前 iOS 和 Android 已经表现出了进化逻辑上看,在云服务、地图、支付、广告系统和网络工具等可称为“水电煤”的基础应用层,第三方开发者所拥有的空间在逐渐缩小。

而在用户体验的微创新上,苹果和谷歌都不掩饰自己放下身段努力“借鉴”的拿来主义。例如,iOS的每次升级几乎都可以从中发现 Cydia 应用的影子, iOS 5中开始出现的通知中心效仿自 Android,而 Android 4.0的多任务管理界面,则几乎完全照搬了 web OS 上的卡片展示和手势关闭功能。

于是,无论开发者是否愿意看到,两大移动操作系统正在逐渐走向寡头统治,系统层黑洞般地不断吸收应用层功能和他者创意,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生态平衡与共生空间

私有 API 过多,审查过分严格,不断增加自家的应用内置,是iOS开发者们对苹果的抱怨。

实际上,平台拥有者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的现实,确实值得开发者们忧心忡忡。他们不得不在奉献上自己对苹果赞美的同时,忌惮着这个专制者制定的“22条军规”。但令他们欣慰的是,iOS平台持续高效的创新和不断增长的市场份额,似乎可以弥补平台方挤压的空间,维持较好的生态平衡。

截至 WWDC 2012,App Store 实现300亿次下载,苹果已经为开发者直接带来了50亿美元的应用销售收入,也就是说,平均每个iOS应用的收入为21.45美分。而根据市场调查公司 Asymco 创始人 Horace Dediu 的推算公式,苹果每卖出一部 iOS 设备,开发者群体可以获利 12.34 美元。

实际上,如果从产品层面分析,开发者们的前途也并非一片黯淡。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与微软不同,苹果不会自己上阵做游戏。他们的目标是使移动终端取代Xbox等娱乐终端;其次,苹果也不会涉足社交领域。更准确地说,在 Ping 失败之后,苹果已经放弃了社交领域的尝试,放下姿态,在iOS 5和iOS 6中先后内置了 Twitter 和 Facebook;还可以做出判断,苹果也不会制造包括电子阅读和生活信息在内的数字内容。

在以上3个领域,苹果只会寻求合作者,进行垂直细化。

社会化和云服务是近年来最前沿的科技服务。苹果在社交领域已经放弃尝试,其在云端服务领域则志在必得。无论是从苹果筹建的数据中心规模,还是 iCloud 升级的轨迹来看,苹果在这领域都试图控制一切。特别是随着苹果终端种类的增多,用云服务融合多屏,是苹果多年来不屑于隐瞒的战略。在这条路上,虽然 MobileMe 的尝试出现了短暂的挫折,但 iCloud 正以更为激进的姿态在云服务中布局,这种战略是谷歌的分裂平台所望尘莫及的。

云服务再加上上述列举的可称为“水电煤”的基础类应用,这是“开发者禁区”,私有API在这些领域会多如牛毛,第三方开发者必须绕道而行。挑战苹果尊严的后果很严重,之前 PalmPre 试图兼容 App Store,Camera+ 调用苹果的私有音量键控制API,都遭到了苹果严厉的惩罚。

实际上,在 WWDC2012 之后,第三方开发者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自己在 iOS 生态中的身份问题了。

目前来看,在这些“禁区”领域开发者们继续涉足的方式可以有两种。其一,是跨平台服务——不仅跨终端,而是横跨iOS、Android 甚至 Windows Phone 平台,在这方面 Evernote 已经做了很好的示范;其二,是团结争取改变这个封闭生态的前提——基于 App 的使用习惯,也就是力推应用 Web 化。

现在来看,苹果对应用 Web 化趋势还是比较忌惮的。在 iOS 6 中的 Safari 新增特性中,就有一条是引导用户安装所浏览网页的 App。显然,苹果不会轻易放弃控制移动互联网的入口,它会尽量推迟迎接 HTML5 的到来。

相对于iOS系统,Android 亟待解决的仍然是其版本和硬件双双分裂的问题。Android 4.0看似在这个方向上迈进了一大步,然而其对之前设备的兼容似乎并不给力。有的开发者期盼谷歌能像微软祭出 Window95 那样的产品,来解决 Dos 乱战的局面。显然,若真是如此,新的问题马上就会出现。

谷歌刚刚下调了 Google Maps 的API收费标准,也许诺优化 Google Play 的环境,但 Android 在很长时期内仍然是开发者们的第二选择。

总体来看,平台所有者的势力会持续扩张,这已经是移动操作系统标准进化的常规内容。第三方开发者难以逃避“22条军规”。只有开源,才是寻求更多共生空间的途径。

本文由《商业价值》杂志授权极客公园转载

苹果移动系统商业价值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