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专利插图小史

美国专利插图小史

在本站昨天的文章《苹果三星专利战:背景介绍与观战指南》中,苹果和三星各自的专利插图都显得相当粗糙,甚至故意做得语焉不详。以至于双方律师会在法庭上就这些专利具体的实现细节问题进行长时间的辩论。其实目前这样粗略的线条式专利插图风格是长期演进的结果,历史上美国的专利插图曾经十分地细致精美。其间的演变过程,请看下文慢慢道来。

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成立于 1790 年,至今已有 222 年的历史。直到二十世纪中叶为止,专利插图都保持着精细美观的特色,阴影、角度和纹理大多处理得近乎完美。现在这种看上去相当简陋的专利插画,则反映了二战以后专利制度的改变,和文化潮流的变迁。

在专利制度方面,美国专利和商标局目前规定专利插图只需反映出专利本身的大致外观和工作方式,而不再要求专利申请人雇佣一名官方插画师以制作美观的插图。在文化变迁方面,战后美国很多行业都在尽量缩减不必要的开支,在专利插图方面的开支就是其中一项。而随着战后专利申请数量的快速增多,之前被人仰望的专利持有人身份现在也变得相当普通,人们不再为了获得一个专利而把插图等各种细节做得尽善尽美。

潜水装备,1810年

1836 年以前,美国专利与商标局并不要求提交两份或以上的专利插图,因此专利申请人可以花费大量时间来仔细处理一份插图。这副潜水装备专利的插图不仅画出了发明物本身,还花费了大量精力来绘制人物的脸部和身体细节。

此外,插图中还详细画出了潜水装备的使用地点和使用方式,甚至还栩栩如生地绘制了人们划船施放这一潜水装备的场景。这些细节并不是申请专利所必须的,但是负责的绘画者耗费了大量心血,试图将其做得尽善尽美。

人造手臂,1865年

1880 年以前,专利申请者需要随专利申请文档和插图提交一个可以正常工作的模型产品。在这种情况下,专利申请中的插图主要是对同时提交的模型起注解作用。专利申请者在花费大量时间制造模型的同时,自然也愿意花一点时间做出精致的专利插图来与模型相配。

这个人造手臂的专利插图科学地处理了景深问题,给出了丰富的横截面细节,并且包含多个角度的视图。立体感强烈仿佛 3D 建模而成。是这一时期专利插图中的佳品。

飞行器,1869年

这副飞行器的专利插图画出了大量细节,对头发和手臂肌肉的细致描绘自不必说,左下角的背部示意图甚至还细心地画出了耳朵下的胡须,还可以看见一点眉毛。这样对细节一丝不苟的处理令人印象深刻。

除了对飞行器的具体使用方式进行了无懈可击的描述之外,这副插图还妥善地利用各种颜色画出了各种材质的质感,从木头、金属到机翼上的布料。不过此后不久,专利和商标局就规定所有专利插图都只能用黑色笔来绘制,以便进行复制和传播。即使在彩色印刷已经完全没有技术难度的今天,如果专利申请人要提交彩色的专利插图,还是必须另发申请并付出额外的费用。

自行车,1899年

如上文所述,十九世纪末期专利绘画中不得再有彩色出现,但是对细节的严谨态度却一直被保留了下来。即使在看似普通的文字说明部分,绘画者也要在书法和字体上花很多心思。这或许是因为当年申请专利时并不会注明插图绘制人员的姓名,因此绘图者们希望在图中留下自己的印记。现在的专利插图字体千篇一律基本都是 Arial Black,比起当初来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另外,这幅自行车专利的插图,不仅在文字标注上精致美观,自行车本身也画得尽善尽美,绘画者甚至连车轮下的阴影都没用忘记加上。

猪笼口,1901年

即使像猪笼口这样的简单发明,插图上也会标注 50 多个文字标签,每个标签上都有细致的手写文字注解。这幅插图的作者细致地描绘了猪鼻的纹理和形状,甚至画出了它的整个正脸。眼睛和嘴巴画得栩栩如生,这只猪看上去似乎具有感情。

口香糖盒,1928年

这样六边形构造的口香糖盒至今还可以在我国的很多街头零售店里看到。最初的专利申请中,插图就是下面这个样子的。作者用精致的线条和阴影纹理画出了盒子的几乎所有细节。审核者一眼就能看懂盒子的主要构造和口香糖的存放位置。

这是一个外观设计专利,当年这样的专利插图都会画得栩栩如生,以避免因为细节缺失而被竞争对手剽窃创意。和这样的插图相比,苹果这一次提交给法庭的设计专利插图实在是幼儿园的水平都没到。

订书机,1940年

临近二十世纪中叶,专利插图依然质量很高。下面这张订书机专利的插图从各个角度细致地描绘了订书机的外观,以便最好地将这一发明描绘清楚。除了线条和纹理之外,作者甚至采用了点描技法,以在单色绘图的限制下表现出产品的质感。

折叠式口罩,1953年

这幅折叠式口罩的专利插图展示了五十年代插图风格的整体变化。标签上不再有精心处理的书法文字,但是虽然仍旧维持着统一独特的艺术风格。另外,尽管口罩专利本身并不需要画出人脸,但绘画者依然用简笔画出了口罩戴在妇女脸上的实际效果。这幅简笔卡通风格的绘画是典型的五十年代风格,图中的妇女也是五十年代美国市郊常见的家庭妇女形象。

安全头盔,1960年

六十年代的专利插图大多是类似下面这幅的风格。尽管被限制了白纸黑墨,但是细节依然得到了很好的表现。这副安全头盔专利的插图使用了写实主义的点绘技法,让人脸和头盔都显得极为真实。绘画者甚至对头盔侧面开洞里露出的一点人耳都做了细致的描绘。此外,这副插图的标签字体处理也是典型的六十年代早期艺术风格。

机器人外形娱乐设施,1963年

在这副 1963 年的机器人娱乐设施专利插图中,绘画者仍然采用写实的风格,两个机器人座舱的线条相当细致,并且具有一定的细节,看上去基本还是比较真实的。不过座舱中的儿童看起来就比较简略了,虽然有表情和头发纹理,但是已经无法和安全头盔及更早的插图中的人脸相比。

苹果标志电话机,1985年

到了八十年代,专利插图上的细节进一步衰减。在这个著名的苹果标志形状电话的专利插图中,拨号盘等处已经失去了不少细节。不过绘画者仍然用点绘技法赋予它一定的景深和质感。数字标签依然手绘,但已然缺少了之前作品的神韵。

有趣的是,其实这个专利并不属于苹果公司。

电脑外设洋娃娃,1998年

进入九十年代,专利插图的画质退步更为明显。随着计算机绘图技术的进步,从这一时期开始很多专利插图改由计算机绘制,这样的做法有效节省了时间和金钱,但是计算机绘出的图形明显地缺乏艺术特性。下面这张电脑外设洋娃娃的专利插图中,不管是洋娃娃还是计算机都缺乏景深和美学效果。此外,插图中的文字标签也全由电脑绘制,平庸而缺乏个性。

触屏输入设备手势,2006年

苹果公司以优雅的软硬件著称,极端的拟物化审美也一直如影随形。但是他们的专利插图却完全是另一种样子。下面这张描述触屏输入设备手势专利的插图完全不像是苹果做出来的图片。绘图者仿佛从未见过人类的手长什么样,比例完全失调,手掌和手腕之间也完全没有区别。此外,手指在屏幕上的停放方式也极不自然。

而人手下方的平板则完全没有景深和立体感,屏幕上的键盘没有任何数字或者字母,绘图者为了显示玻璃质感而加入的斜线则显得相当笨拙。总之,苹果的专利插图质量与他们的实际产品质量之间总是有着天壤之别。

电子售货机,2007年

随着专利插图标准的放宽和整体水平的下降,很多专利申请者根本不再重视专利插图这一环节。例如下面这个电子售货机专利的插图,图中只有简单的几个矩形边框和各种状态的西瓜,不经提醒的话甚至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台售货机。而西瓜的绘画质量也相当之差。

近年来,专利战的焦点集中在申请范围,而不是专利插图所标注的内容和细节。因此,起草专利申请的文本非常重要,而绘制专利插图则无足轻重。

跳舞圈电子游戏,2011年

这张来自迪斯尼的跳舞圈电子游戏插图质量极其低下。一直到半个世纪前,专利插图都会细致地描绘人物的表情。然而这一张 2011 年的插图中,人物却几乎没有可供揣测的表情。

另外,如果不看专利申请的文字描述的话,读者根本无法弄清楚这具体是一个什么专利。阅读文字描述之后我们会发现,实际上这是一个电子游戏,中间的男子手里有一个遥控器,他正在按照游戏屏幕上的指示移动遥控器的位置以进行游戏。

看出来了么……

宠物电话机,2011年

看下面这张插图你想到的是什么?外星人一样的脸,失调的比例,四肢上足以吓倒密集恐惧症患者的体毛,难道这是一个恐怖的毛绒玩具?

不是的。根据文字描述,这其实是一个设计给宠物使用的电话机。光看这张插图的话,很难想象会有动物愿意靠近这么恐怖的物体。

Google 眼镜防盗机制,2012年

Google Glass 可能是今年最激动人心的概念产品,然而这张描述其防盗机制的插图却显得相当低劣。仅仅半个世纪前,人们还可以在专利插图中绘制出栩栩如生的人脸,而现在 Google 已经懒到直接用椭圆来表示人脸了。人脸上的鼻子和耳朵形状也十分拙劣,而嘴巴因为和眼镜无关干脆就被省略掉了。

但愿未来的人们在回顾本世纪初的这些专利插图的时候不会误以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就是如此奇葩的吧。

专利行业趋势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