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英雄?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互联网英雄?

在知乎和腾讯发起的“中国互联网迫切十问”这个活动中,凯文·凯利(KK)问了一个“谁是你心目中的英雄,而未来的互联网英雄需要那些特质(链接)”的问题。

很多人觉得这个话题很虚无,但我觉得这对中国互联网其实是个挺“迫切”的问题。

记得2010年我曾问KK:“为什么互联网领域的创新大多来自美国,为什么美国的互联网企业一直是世界互联网的核心?”KK回答说:“第一批成功者,往往是为一个社会定下基调的人。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精神,以及鼓励尝试、容忍失败的创新氛围,是通过一批一批的成功者不断触碰后来者,用文化和基因的方式来传承的。这种传承造就的环境,决定了美国互联网领域的生生不息的创造力。”

其实,KK本身就是个游侠型的人物,他自己可以骑着自行车游走世界,可以在地中海某个小岛闷头闭关思考,可以参与创办影响了乔布斯的《全球概览》杂志,缔造第一届黑客大会等等,他身上洋溢着数字游侠的情结,心中一定有着对英雄主义的极度认同。在他看来,互联网就是被一群人类英雄引领的人类新的进化历程。

但在中国互联网行业,KK所想象的那种英雄主义是非常暗淡的。甚至,我有点不确认现今中国文化应该如何描述英雄的定义。中国互联网圈子今天的风气大多会把“成功者”看做英雄,我们看他们个人财富,看市值,看市场占有率,看用户量,甚至看霸气是否外露,而这些,并不是对互联网英雄的完整定义。

互联网未来发展中真正需要的英雄是什么样子的?我相信没有人能准确描述他们来自何方和在哪个领域崛起,我们也预言不出他们自身一定要有什么样的神奇能力和超常本领。我们或许可以预言的,是他们一定有的一些精神共性——特别是对于中国互联网来说,一些今天特别需要的、真正的英雄气质。

他们应该是:

一群充满科学精神,并有坚定信仰的人。

一群认同普世价值并对社会进步抱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责任感的人。

一群通过自己的成功抑或是失败,去释放了更大价值的先锋或者是先驱。

一群从一无所有起步,却始终要成为改变世界的颠覆者和创造者的梦想家。

一群不断在寻找和培养同类,乐于通过“触碰”他人去传递以上这些自身基因的传教士。

这些人应该有如佩奇对“打破一切信息之墙”那样的执著信仰;有扎克伯格“让我们准备接管世界”一般的雄心抱负;有乔布斯般的传奇经历和“再一次改变一切”的神迹;有马克·安德森那样从网景的“创世”到失败,再到点燃Digg、Facebook、Skype、Twitter、等一系列新英雄的助推力……

显然,没有人能同时具备这么多理想主义的基因,然后还能如那些传奇英雄去影响了整个世界,但至少,他们应该拥有其中的某些条的极致体现,并通过自己“把理想主义现实化”的能力,用其成就让我们看到科技的力量,创新的伟大,以及在财富之外一个人的”外部性”价值。

英雄永远是极少数,大部分拥有这些气质的创业者会倒在残酷的商业博弈和探索未知的旅程之中。但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我们需要的的确不再是几个传奇新贵的崛起,不再是一些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我们需要真正的互联网英雄来“定下中国互联网未来的基调”。

因为,互联网已经不仅仅是个创造新贵的朝阳行业,它本身强大的“外部性”,已经在深刻影响着整个中国社会的未来。

                                             作者为《商业价值》杂志主编、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

互联网创业者传奇网络环境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