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煎熬的四年半:Palm 与 webOS 之死

饱受煎熬的四年半:Palm 与 webOS 之死

编者注:本文基于原文《 Pre to postmortem: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death of Palm and webOS 》编译

2009 年初 CES 大展上的轰动恍如昨日,今天 Palm 公司却早已销声匿迹。webOS 初次亮相便艳惊四座,如今也只能在惠普王国的一个小小角落苟延残喘。现在的 webOS 没有硬件、没有资金、没有人才,步履维艰的开源计划也不知还能前行多远。

智能手机市场是残酷的,从 CES 上的首次亮相到惠普彻底终止硬件制造计划,webOS 仅仅存活了 31 个月。从 webOS 开发起步至今,也只有短短的四年半。这四年半里的故事,是硝烟弥漫的内部斗争,飘忽不定的高层决策,和层出不穷的战略失误。纵然核心团队才华横溢,也无法挽救它一路走向灭亡。

背景:Palm 的困局

世纪之初的 Palm 其实比当时的大多数竞争对手都要幸运,尽管一直在经历各种分拆、合并和收购,Palm 还是持续地生产着各种成功的 PDA 设备,Palm III、Palm V 和早期的 Treo 产品线基本都得到了消费者的认可。接下来是 PDA 到智能手机的过渡阶段,Palm 也平稳地渡过去了。

但是到了 2005 年,形势开始逐渐变得对 Palm 不利。沿用多年的 Palm OS 5 系统已经显得日益老化,不管是硬件水平还是软件功能都已经逐渐过时,而内部开发许久的下一代 Palm OS 6 系统却迟迟无法完工。Palm 公司开始发现自己的系统和产品无法满足消费者们日益增长的期望。于是当时的 Palm 采取了两手做法,一边对 Palm OS 5 老系统进行各种小修小补继续推出新设备,一边向微软购取 Windows Mobile 系统的许可证,让高端设备搭载 Windows Mobile 系统以持续满足有更高需求的用户。于是在 2005 年 9 月,Palm 发布了他们的第一台 Windows Mobile 设备,是为 Treo 700w。

造电脑的公司根本不会懂智能手机,他们进入这一领域绝无胜算。

这是 2006 年 Palm CEO 艾德·科林根(Ed Colligan)面对谣传中的苹果手机消息做出的评价。在他看来,PDA 和智能手机市场的格局早已稳定,外来者想要闯入极为困难,对于苹果这样毫无手机设备制造经验的“电脑制造商”而言更是如此。虽然 2007 年初苹果真的发布了手机,但是初代 iPhone 的种种缺陷和当时 Palm Centro 产品在低端市场的畅销延迟了 Palm 高层对真实形势的判断。

尽管对形势并没有准确的认知,但是 Palm 内部也很早就知道一味地修补 Palm OS 5 是没有前途的,Palm 终究还是需要一个新系统,否则再过几年 Palm 就会完全沦为微软的 Windows Mobile 硬件制造商。当时的 Palm 高层认为他们可以再靠修补旧 OS 5 和已有的 Windows Mobile 授权支撑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会很充裕,足够他们从头开始研发一个新系统。

新系统计划:Nova,Prima 和 Luna

人才济济

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Palm 从 2006 年中期开始重新秘密研发一个代号“Nova”的未来系统,Palm 内部的技术团队顺利开展着各种底层工作,但是他们缺用户界面层的人才。于是 2007 年 Palm 收购了一家叫做 Iventor 的公司。

现在看来,当初收购 Iventor 公司的理由确实是很充分的,Iventor 是一家专门做移动设备界面开发的公司,为三星开发的 MP3 产品曾经一度被视为 iPod 杀手,而其创始人 Paul Mercer 看上去更是靠谱:在创办 Iventor 之前,他创办的另一家公司 Pixo 曾经为苹果的 iPod 产品开发嵌入式系统。无论从哪方面看,Paul Mercer 都是 Palm 急需的人,他手里的开发方案也是 Palm 急需的资源。

紧接着 Palm 得到了一家投资公司 3.25 亿美元的注资,投资者为 Palm 联系了前苹果高管乔恩·鲁宾斯坦,希望由他来担任 Palm 的执行主席。这又是一个 Palm 急需的人——鲁宾斯坦手中有大量苹果公司 iPhone 和 iPod 团队成员的资源,如果 Palm 要造出一台 iPhone 杀手,那么这些人无疑是最宝贵的财富。而鲁宾斯坦也相当配合,他在 2007 年 10 月正式入职 Palm 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搜罗旧部的密集动作。

鲁宾斯坦的挖人计划乔布斯全都看在眼里。乔布斯知道只要鲁宾斯坦从苹果打开缺口挖走一个人,就会有连锁反应带走一群人。于是 2007 年 8 月乔布斯找到 Palm 的 CEO 艾德·科林根要求签订“互不挖角协定”,但是艾德·科林根强硬地拒绝了乔布斯的要求。

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的 Palm 汇聚了诸多硅谷最顶尖的人才。包括超豪华阵容的四人设计团队 Peter Skillman(后来的诺基亚 N9 和 Meego 设计主管)、Matias Duarte(后来的 Android 4.0 设计者)、Mike Bell(现在负责 Intel 手机业务)和 Michael Abbott(现在的 Twitter 副总裁),以及 Manu Chatterjee(点金石无线充电器发明者)等一批各领域专家。此时的 Palm 看起来状态良好,前途光明。

Prima 的举步维艰

Paul Mercer 为 Nova 系统进行的界面开发方案代号“Prima”,理论上来说,Prima 方案可以在有限的硬件资源上做出一个轻量快速的好系统。但实际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当时的 Prima 方案非常笨拙,一些亲历者回忆说,“Paul Mercer 手上的演示版本 Prima 看起来很光鲜,但实际操作起来却质量低劣”,当时 Prima 的主要问题有:

  • 开发缓慢:让一行文字居中都要写五行代码;一个应用崩溃会导致整个系统一起崩溃;每做一点调试工作就要花一分半钟重启整个用户界面层。虽然 Prima 基于 Java,但是使用的开发体系却复杂庞大一般开发者根本无法理解。
  • 设计困难:Prima 的种种限制给 Matias Duarte 等人的设计工作带来巨大的阻碍:由于渲染机制上的问题,所有按钮和图标只能是方形不能用别的形状;后来 webOS 引以为豪的卡片式多任务操作界面当时已经初步设计出来了,但是在 Prima 上实现出来之后严重卡顿几乎无法正常运作;其它更多的原型设计则根本实现不出来。

此时,Windows Mobile 的市场表现正在高速下滑,受此影响 Palm 当时的 Windows Mobile 旗舰机 Treo Pro 销量惨淡。Palm 的高管们发现靠 Windows Mobile 根本撑不了预想的那么久。由于公司的现金所剩无几,艾德·科林根和鲁宾斯坦不得不将 Nova 系统手机的发布提前到 2009 年初的 CES,此刻一切又暗淡下来,Palm 又一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Luna 的转机

Nova 开发部门内部情绪低落,Palm 高层对他们寄予厚望,Matias Duarte 等设计天才为他们提供了革命性的设计,然而他们却无法使用 Paul Mercer 的 Prima 方案将这些设计实现出来。当时整个开发部门内部只有 Paul Mercer 本人和他直属的三四个老部下还对 Prima 方案抱有希望,其他人则因失望而开始消极怠工。

在这种情况下,Palm 的平台总监 Greg Simon 和副总裁 Andy Grignon 开始考虑一个更激进的新解决方案。在他们看来,用 webkit 浏览器内核来实现整个用户界面层会比陷入泥潭的 Prima 方案更好。

这个界面开发方案的代号叫做 Luna。

用 Prima 方案的话,让一行文字居中这种简单的事情都要写一大堆代码才能搞定,而 webkit 内核对此早有现成的解决方案。与其重复造轮子,为什么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呢?

在他们看来,使用纯 HTML 和 JavaScript 来编写用户界面比起 Prima 来有着显著的优势:

  • 开发迅速。开源的 webkit 内核在苹果的 Safari 和 Google 的 Chrome 等浏览器上有成功的经验,也有现成的开发人员资源。很多功能特性可以快速实现,对未来的第三方应用开发也很有好处。
  • 设计简易。HTML 和 JavaScript 相对比较简单,Matias Duarte 等设计师可以不借助开发团队的帮助自行实现很多自己的想法。
  • 现成经验。webkit 内核的源码可以轻易获取到,Palm 团队所需要做的仅仅是将它移植到移动设备上。

当然,移植工作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当年的 webkit 内核根本就不是为内存、电池和处理器全面受限的移动设备而设计的。尽管苹果和诺基亚那时已经开始在自己的手机系统中采用 webkit 内核的浏览器,但是 Palm 要用 webkit 内核来实现整个界面,这是前无古人的激进举动。

这套方案提出之后,鲁宾斯坦等高管给 Greg Simon 和 Andy Grignon 拨了十个工程师,并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对 Luna 方案进行试错。这十多个人挤在 Palm 公司内部的一间会议室里,用纸蒙住窗户,基本断绝和公司其它部分的来往,开始没日没夜地工作,朝气蓬勃如同寄居在 Palm 内部的一家创业团队。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一定要摆脱 Prima 方案的束缚,并且大家都知道他们只有这唯一的一次机会,一个月之后如果拿不出像样的东西,那就再也不会有出头之日了。

一个月的通宵达旦之后,他们做到了。他们证明了基于 webkit 内核实现所有界面的 Luna 方案完全可行,比 Prima 方案更为简易。为了进一步提高 Luna 方案的运行效率,使它能够在内存仅为 256 MB 的初代 Palm Pre 上运行,Luna 方案团队决定移植 Google 用于 Chrome 浏览器的 V8 JavaScript 引擎。Palm 成为了史上第一家在移动设备中使用 V8 引擎的公司,即使是 Google 自家的 Android 也是在很久以后的 2.2 更新时才开始采用 V8 引擎。为了在不泄露秘密的情况下推进 V8 引擎的移植工作,Luna 团队的开发人员甚至经常会用假名参与 Google 邮件列表里的讨论。

Luna: 最终方案

在 Luna 方案突飞猛进的同时,Prima 方案也在缓慢地进行当中。为了集中力量完成最终的产品,Palm 内部在两个方案间进行了一次比赛。让两个方案的开发团队以最快的速度实现同样的关键特性。结果 Luna 方案在实现速度和最终的成品质量上都完全击败了 Prima 方案。

于是到了 2008 年中期 Luna 方案成为了主流。此时 Palm 的高管同样也给了 Paul Mercer 和他的 Prima 方案团队一个月封闭开发时间来修复这套方案里的几个关键问题,以证明 Prima 方案仍然有活力。结果当然并不能令人满意。于是,Palm 内部决定彻底取消 Prima 方案,所有开发人员集中全力进行基于 webkit 的 Luna 方案。未来 webOS 的基本架构此时终于成型。

此刻,距离 CES 上的预定发布日期还剩 6 个月。

Luna 方案开发效率再高,要在短短 6 个月里从头到尾彻底重来一遍肯定是来不及的,因此 Prima 方案在 Java 底层的工作成果还是得继续保留。Luna 团队不得不将主要精力用于让基于 webkit 的用户界面层和基于 Java 的旧核心层能够协同工作。也正因为如此,Palm Pre 上市以后大部分第三方开发者都只能在用户界面层使用 HTML 和 JavaScript 进行开发,而没有改动 Java 底层的权限。这个问题后来成为了 webOS 的硬伤之一。

纠结的市场遭遇

“没有新衣的皇帝”

在长达六个月的高强度工作之后,Palm 终于赶在 2009 年 1 月的 CES 之前拿出了初步可用的 webOS 系统和第一个硬件设备,是为后来的 Palm Pre。

于是,设计团队主管 Matias Duarte,一群高管和一部分工程师一起开始准备 CES 的发布会。将要在 CES 发布会上亲自负责演示任务的 Matias Duarte 整天练习和调整自己的演示流程,其他参与者也全力以赴。一位亲历者后来描述说:

我们是参照苹果公司的新闻发布会标准来练习和准备这场发布会的。

CES 的这场发布会成为了一个经典,Matias Duarte 的演示天衣无缝,webOS 的革命性设计和流畅表现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尽管如此,观众们对于 Palm Pre 这台搭载革命性操作系统的设备居然在劣势运营商 Sprint 和相对较差的 CDMA 网络上首发感到失望和不解,而 Palm Pre “2009 年上半年发布"的模糊说法也引起了广泛的质疑。

而真实情况是,当时 Palm 真的是没办法。CES 上的演示流程是经过反复排练的,它规避了系统的所有弱点,只展示了最好的一面。其实当时的 webOS 完成度并没有很高,大量重要的核心功能还处于缺失状态,在发布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开发团队还是在日夜赶工补上这些缺口。

选择 Sprint 作为首发运营商也是一个无奈之举。Palm 本来的选择自然是当时北美最大的运营商 Verizon,但是 Verizon 因为对 Palm 的前途没有信心而半途反悔。反倒是 Sprint 急需像 Palm Pre 这样革命性的设备来打翻身仗,心急的 Sprint 甚至在 Palm Pre 还没正式完成前就已经给它通过了入网认证。这在北美运营商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唯一的先例,就是众所周知的 AT&T 提前认证 iPhone。

又经过了将近六个月的高强度赶工,2009 年 6 月 5 日,Palm Pre 正式在 Sprint 发售。Palm 历尽千辛万苦才勉强履行了自己“2009 年上半年发售”的承诺。Palm Pre 正式发售之际,前 Palm CEO 艾德·科林根功成身退,由 webOS 之父乔恩·鲁宾斯坦取而代之。一切看起来都已经逐步走上正轨,Palm 的复兴也仿佛近在眼前。然而,后来的事情却并不是这样。

初战告负

Palm Pre 的正式发布并没有让 webOS 开发团队轻松下来,他们仍然需要继续赶工以堵上层出不穷的各种 bug 并进一步完善功能。2009 年下半年,Palm 连续发布了 webOS 1.0.3, 1.2, 1.2.1, 1.3.1, 1.3.2 和 1.3.5 六个版本,却始终无法让用户满意——当年发布前的仓促工作导致 Prima 方案的阴影挥之不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发团队很难出色高效地完成任务。

于是,2009 年底,webOS 开发团队决定放弃继续更新 webOS 1,转而全力以赴实现 webOS 2。在 webOS 2 中,Prima 方案的遗毒将被彻底肃清,webOS 中将再也没有 Java 来添乱。当年开发团队的成员表示,其实这个规划中的 webOS 2 才完全是当年 Luna 方案团队构想中的那个纯净的 webOS。

此刻,Palm Pre 的销售情况也大大低于预期,仅在 Sprint 发售的决定严重削减了它的目标客户群和实际销量;更为雪上加霜的是,Palm 的宣传攻势效果极差。比如当时他们的电视广告是一名幽灵样的诡异女子说着不知所云的话,这则广告发布之后被广泛恶搞,它完全没能让消费者形成对 Palm Pre 和 webOS 系统的好印象。

被欺骗与被利用的

这个时候 Palm 的新希望在于 Verizon 的介入。Verizon 提供了大批 Palm Pre Plus 和 Palm Pixi Plus 的订单,并许诺这两个设备将是 Verizon 在 2010 年的主推机型。这给了 Palm 新的翻身希望:既然 Palm Pre 卖得不好主要是因为 Sprint 这个猪一样的队友,那么与 Verizon 的合作应该能带来成功。

然而 2009 年 11 月摩托罗拉 Droid(在中国,它的衍生版本有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里程碑)进入 Verizon,Palm 的如意算盘被彻底击碎。事实上回想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Verizon 很可能只是巧妙地利用了 Palm 来和 Google/摩托罗拉谈判,以便获得对其更有利的条件而已。

里程碑,或者说摩托罗拉 Droid,在 Verizon 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而 Palm 则成为了彻底的悲剧。Verizon 拒绝履行当初给 Palm 的美好承诺,甚至在订单问题上出尔反尔,退回了大量的 Palm webOS 设备,Palm 公司在这个合同上损失了巨额的资金,直接导致其无法继续支撑下去只能寻求收购。

收购之后:悲剧,悲剧,还是悲剧

马克·赫德的远见

2010 年 4 月底,惠普公司从诸多潜在竞购者中脱颖而出,宣布以 1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Palm。

当年的惠普也正处于转型前的纠结期。时任惠普 CEO 马克·赫德清醒地意识到,惠普眼下最大的利润来源——打印机业务——是无法持久的。为此,他开始给惠普寻求拥有更好前景的领域,而移动行业是当时的热门新兴领域,赫德从这里看到了希望。当时惠普个人系统部门的掌门人托德·布拉德利正好是前 Palm 员工,对 Palm 有着深刻的了解。在这样的形势下,惠普公司顺理成章地成功竞购了 Palm。

马克·赫德对 Palm 业务有着很高的期许。在他的蓝图里,Palm 的业务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他希望 webOS 可以无处不在,横跨各种尺寸的移动设备,全线打印机产品和全线 PC 电脑产品。他组建了一支新的团队着手 webOS 在 Windows 系统上的移植工作,同时,运行 webOS 的打印机原型也很快做出来了。虽然最初的原型机看上去只是一个嫁接了墨盒的手机,昂贵而不实用。

此刻摆在 Palm 原班人马面前的首要任务则是开发运行 webOS 系统的平板电脑。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原先 Palm 的开发团队团队被分成两组,一组继续收购前的工作,开发纯净的 webOS 2.0,并适配到当时的 webOS 旗舰机型 Palm Pre 2;另一组立刻开始进行平板项目的基础研究工作,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灵活的下一代应用开发框架 Enyo,根据规划,Enyo 将会成为适配平板电脑的 webOS 3.0 系统的基础。

这个时候 Palm 团队的情绪是乐观的,团队上下又一次充满了活力。每个人都坚信有了惠普的强力支持,他们将可以做出更好的系统,更有竞争力的设备,webOS 也将在更多的地方开花结果。

碰壁:苹果的幽灵

然而乐观的情绪没能持续多久,因为很快 Palm 团队就发现,美好理想与真实情况之间横着一条刺眼的鸿沟。

当时,苹果公司垄断了几乎大多数高端智能手机硬件市场,这意味着 Palm 团队必须和苹果抢硬件资源。这样的竞争需要大量的财务支持,而当年惠普内部从 CFO 往下几乎所有的财务人员都看不起收购来的 Palm。

当时我们向公司请求为 Pre 3 配备最好的屏幕。财务部门的答复是,最好的屏幕都卖给苹果了,除非公司出资为供应商多建一座加工厂否则就没戏。而财务部门决不会批准拨款给供应商建厂这种事。

然后我们请求购买最好的摄像头部件,结果发现苹果也挑了同一种摄像头部件,于是我们又没戏了。原因和上面一样。

得不到惠普强力的资金支持,Palm 团队在规划新设备的时候只能买一些苹果挑剩下的二流部件,这个问题在后来的 TouchPad 平板电脑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在这样的失望情绪中,很多认识到 webOS 前途暗淡的高管开始密集离职,其中就包括界面总设计师,2009 年 CES 上第一台 Palm Pre 的演示者 Matias Duarte。两年前他拒绝了 Google 的 Offer 投奔 Palm,现在他又离开惠普的 Palm 团队进入了 Google。在那里,他成为了 Android 3.0 和 4.0 系统的设计总监,给过去一向体验不佳的 Android 带来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Matias Duarte 离职时留下了一个半成品的平板版本 webOS,这给 Palm 和 webOS 带来了很大的损失。根据当年亲历者的说法,他的离去让新 webOS 的系统进度倒退了好几个月。而事实上 Matias 离职之后 webOS 在界面和用户体验上再也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最后的尝试

TouchPad 的原型机是用苹果挑剩下的垃圾拼出来的。

2010 年 8 月,就在 Palm 团队又一次举步维艰之时,一向支持 webOS 发展的 CEO 马克·赫德突然爆出丑闻被迫辞职。新 CEO 李艾科与马克·赫德对公司前途的看法几乎完全不同。

在李艾科看来,惠普的前景是转型为一家以软件和服务为主的公司。在李艾科的梦想中,惠普会是一个新的 IBM,在软件和服务上赚得盆满钵满,而很少卷入血腥的硬件大战。

李艾科的这种指导思想让更多的 Palm 团队成员失去了希望,他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惠普。鲁宾斯坦做了最大的努力对这些人尽力挽留,却还是无力收拾涣散的军心。

这个时候 Palm 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 2011 年 2 月的新设备发布会。然而络绎不绝的员工离职和惠普公司稀少的资源支持使 Palm 团队陷入了困境。TouchPad 项目直到 2010 年 8 月才最终获得批准,第一台原型机直到 11 月才做出来,而且据亲历者描述“这台原型机是用苹果挑剩下的垃圾拼出来的”。

与此同时,来自高层的压力却一天紧似一天,李艾科不愿再向 Palm 和 webOS 相关项目追加投资,要求 Palm 团队自己实现收支平衡,在他看来,这些项目没有前途,根本就不值得长期投资。

在一片萧条的气氛中,2011 年 2 月,主题为“Think Big, Think Small, Think Beyond”的发布会还是召开了。然而这一次的情况甚至比 CES 的初代 Palm Pre 发布会还要糟糕:TouchPad 根本没有达到可用状态,除了台上精心排练的那几项演示内容以外其它的部分几乎全都无法正常使用。

2011 年 6 月,再次经过大赶工的 TouchPad 终于发售了,旋即遭遇一场惨败。北美的各大经销商处都积压了大量的存货无法售出,甚至需要惠普高管出面缓解库存危机。

TouchPad 的惨败原因众说纷纭,有两点比较突出:一方面,上市时预装的 webOS 3.0 系统充满问题且运行迟缓;另一方面,惠普不愿为设备提供补贴以便在 199 美元的低价位出售,而是把 TouchPad 的价格定到了 iPad 2 同一区间。面对 iPad 2,TouchPad 毫无吸引力,没有任何胜算。

面对一片惨淡的销量,为 webOS 的诞生和发展呕心沥血的鲁宾斯坦被惠普撤换,在一个闲职上度过了一段黯然的时光,然后悄悄离去。

李艾科:末日到来

2011 年 8 月 18 日,TouchPad 上市仅仅六个星期之后,李艾科宣布终止 webOS 设备研发。这个决定对于 Palm/webOS 部门成员来说极为突然,甚至连鲁宾斯坦也并不知情。

这个时间点距离七英寸的 TouchPad Go 平板正式投产仅有两天,二月份随同 TouchPad 发布的 Palm Pre 3 和 Veer 立刻停止进一步扩大发售范围,即将发布第一个 Beta 版本的 Windows 版 webOS 项目被既刻终止,所有仍然库存的 webOS 设备被亏本抛售。讽刺的是,当 TouchPad 以 99 美元进行抛售时,它却卖得很好,惠普内部供应 TouchPad 时蜂拥的员工甚至挤垮了惠普的电商平台。

同时,惠普开始寻求出售 webOS,洽谈的买主包括 Amazon,Facebook 等很多家,谈得最深入的两家是 Google 和苹果。然而最终没有任何一家真的买下 webOS,有消息人士声称苹果参与竞购 webOS 只是为了哄抬售价不让 Google 买到而已。

梅格·惠特曼:缥缈的结局

李艾科终止 webOS 硬件产品之后仅仅一个月,惠普再次更换 CEO,这次上台的是梅格·惠特曼。于是,在被收购后的短短一年半时间里,Palm 团队经历了四任惠普 CEO(马克·赫德和李艾科之间有一任短暂的临时 CEO)。

梅格·惠特曼上任后,webOS 的最终结局是被开源为 Open webOS。开源进程从 2012 年 1 月开始,按照计划将于 2012 年 9 月完成 Open webOS 的 1.0 版本。Open webOS 开始使用标准 Linux 内核,这样的举动引发了广泛的质疑:webOS 在自己的修改版 Linux 内核中进行了大量有针对性的功耗和高级特性优化,Open webOS 的这种修改意味着未来出现新 webOS 硬件设备的希望变得进一步渺茫。

在此期间,webOS 团队成员再次陆续离职。到前几天的 Enyo 团队核心成员跳槽 Google 为止,还在为 Open webOS 项目工作的成员已经寥寥无几。很多离职人员表示现在的 Open webOS 团队已经很难按时在 9 月完成 1.0 版本了。

另外,惠普是在 2010 年 7 月 1 日最终完成收购 Palm 的,按照北美的法律,收购两周年期满之前惠普保留 Palm 的部门可以获得税收优惠,今年 7 月 1 日两年期满税收优惠不复存在之后,很难说梅格·惠特曼会不会下定决心彻底砍掉几乎已经丧失了全部价值的 webOS 项目。

尾声:webOS 已死,webOS 永生

Palm 终究没有完成复兴,webOS 到最后也还是慢慢凋零。当年人才济济热火朝天的 Palm 如今只是一个遥远的名字。webOS 的缔造者们纷纷离去,在 Google,诺基亚,苹果甚至英特尔里开始他们新的征程,只留下执着的民间爱好者和忠实的粉丝们继续摇旗呐喊。webOS 也许只是一个美丽的错误,但是它也真的给我们带来了属于未来的交互体验。如今,在 Meego,Android 甚至 QNX 里,到处都有 webOS 的影子。当年 webOS 的那些新特性和新理念,正在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各种新系统、新设备里,持续地造福着更多的用户。
 
未来还会不会有 Open webOS 硬件,其实都已经不再重要了。

热点公司行业趋势WebOS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