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ckr 怎样走向没落

Flickr 怎样走向没落

如果要列举那些被大公司收购之后走向没落的热门产品,Flickr 一定排名靠前。这个当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业团队作品如今已经日趋边缘化,普通用户们涌向各种新兴的照片分享服务和社交网络,比如拥有多样玩法的 Instagram刚刚上市的 Facebook 甚至 Path 这样的私密社交应用;专业级的用户则逐渐转移到 500px 等更精美、更易用也更便宜的专业照片存储服务;即使是单纯希望存储照片的用户,也有了更多选择,例如 Dropbox 和前不久发布的 Google Drive。从 Flickr 被收购后的遭遇中,我们可以看到被收购的小团队在雅虎这样的迟暮大公司里的不幸境地,和一次次错失机遇的可悲后果。

创业时期的 Flickr

和 Instagram 类似,Flickr 最初的产品形态也与日后成名之时大有不同。Stewart Butterfield 和 Caterina Fake 是一对夫妻创业者,最初他们的项目是一个游戏,而 Flickr 是游戏中的一个照片分享服务。对网络服务的未来有着清晰认识的夫妇俩很快意识到,一个在线分享照片的产品比一个游戏更加有前途。于是他们开始全力完成 Flickr 这个在线照片分享服务。这是在 2003 年,当年大部分人尚未意识到照片是可以在线进行分享的。

Flickr 发布之后很快取得了成功。当时的博客作者们尤其如此,因为他们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免费存储和分享照片的图床服务。

2005 年,这对夫妇将 Flickr 出售给 Yahoo,当年 Yahoo 为 Flickr 用户提供了很多美妙的承诺,并确实带来了一些改善,比如将免费用户的存储上限提高到 100 MB,为付费用户提供无限存储空间,提供更多的带宽和更好的技术支持等等。和大部分被大公司收购的初创团队产品一样,当时的 Flickr 看上去前途无量。

痛苦的整合历程

Flickr 团队被迫专注于整合服务,而不是进行创新

在大部分收购案例中,被收购的创业团队产品都会被整合到收购者的产品线中去。这样的整合对于 Flickr 来说充满了痛苦。

当时,Flickr 的真正价值在于其用户社区上传的大量分类妥善、标签完整的照片,这是一个宝贵的数据库资源。但是雅虎关心的是这个庞大的数据库本身,而不是完成和扩充这些数据的用户们。因此雅虎并没有开发新特性以便进一步扩大用户社区的打算,而是为 Flickr 团队规定了严格的整合计划,以便将 Flickr 中有价值的照片数据融入到雅虎的各种服务中去。Flickr 团队不得不耗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来满足雅虎方面的各种苛刻的整合要求,而没有更多的资源来进一步创新。

更为残酷的是,由于 Flickr 团队所能贡献的收入并不多,远远少于当时雅虎的其它主要服务项目(雅虎邮箱、雅虎体育等等),因此 Flickr 团队所能得到的资源也就十分稀少,资源的不足导致 Flickr 团队在完成整合进程之外无力开发新特性吸引用户扩大社区,而用户社区无法增长又意味着无法贡献更多的收入,无法贡献更多收入就无法获得更多资源。于是出现了死循环,Flickr 团队无法有效地发展和壮大自己的产品。

在这样资源不足的窘境中,Flickr 团队不得不取消了大部分增加新特性适应新潮流的计划。Flickr 错过了一波又一波浪潮,没有办法从图像领域进军视频领域,于是 Youtube 壮大了起来;也没有办法进一步强化照片分享之上的社交关系,眼看着 Facebook 一步步取得了成功;Flickr 只能继续停留在照片存储和分享的旧领域里原地踏步,不久以后 Instagram 等一批新兴服务出现,将 Flickr 从自己的传统地盘上踢了出去。

错失社交良机

我们当时根本不关心用户社区是个什么东西。

事实上,Flickr 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于照片分享这样的行为,而是构筑在照片分享行为之上的社交关系。在一个大部分人还不知道社交网络是什么的年代里,Flickr 就已经依托照片分享构建出了一个用户之间的社交网络。Flickr 还是最早实践用户圈子概念的产品,用户与用户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有传统的好友/非好友,比如一名用户可以将另一名用户放到“家庭”的分组里而并不需要互加好友。用户可以将照片设为“私密”仅限自己查看,也可以分享给指定的一两位用户,还可以按照不同的分组进行分享,这样的设定很大程度上鼓励了用户之间的分享、评论和交互,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是典型的社交网络结构。

回望历史,2005 年雅虎作出的一系列收购举动其实都是非常有前瞻性的,例如照片分享服务 Flickr、书签分享服务 Delicious 和日程分享服务 Upcoming 等等,如果对这些服务上构筑出的社交关系进行有效的利用,再加上雅虎已有的邮箱和即时通讯服务带来的社交资源,雅虎是有机会在社交网络时代占得先机的。然而当时的雅虎根本就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打算,当时雅虎收购这些服务,是出于另外一个可笑的理由——

那个时候,雅虎刚刚被 Google 从搜索引擎服务老大的位置上挤下来,雅虎公司的高层试图整合更多的资源来重新夺回这一位置。

所以雅虎收购 Flickr 的原因,不在于 Flickr 拥有良好的社交关系和用户粘度,而在于 Flickr 的数据库里拥有大量的照片资源,这些照片都被用户进行了妥善的分类、标签、注释和圈人。而这些分类、标签和注释等等信息是非常容易索引的,这样雅虎收购了 Flickr 之后其搜索引擎的索引范围和资源将大为增强。雅虎收购 Flickr,不是为了用户社区,而是为了借 Flickr 的数据改善自己搜索引擎的表现去打败 Google。

在当时的社交网络领域,Flickr 是领先的,那个时候 Facebook 还被局限在大学校园里,并且由于 Mark Zuckerburg 本人的反对而迟迟不提供照片分享服务。Flickr 上的分组信息、圈人信息、标签和注释里包含的各种关系信息本来都可以用来加以整理构建社交网络。可悲的是,对于观念陈旧的雅虎来说,Flickr 的全部价值就是可以用它的数据库来改善搜索。

Flickr 团队和雅虎内部的很多人早就意识到了 Facebook 在社交上的前途和价值,并且多次警告一旦 Facebook 跃出大学校园向整个社会提供服务,雅虎在社交上就再也翻不过身来了。然而到了 2008 年,雅虎才开始意识到社交网络的价值,而那时 Facebook 已经壮大起来无法收购了。于是雅虎内部又想起了 Flickr,试图强化 Flickr 的社交关系,但为时已晚。

移动市场的惨败

如果说雅虎让 Flickr 错过社交网络的趋势还是一个可以理解的策略失误的话,接下来在移动市场的表现就是一场彻底的惨败了。Flickr 在移动平台时代的表现极其糟糕,导致了其最终被边缘化的命运。

事实上 Flickr 在移动市场的起步并不算太晚,早在 2006 年 Flickr 就已经开始提供优化得不错的移动版界面了。当时 iPhone 尚未出现,Android 还在抄黑莓的设计。这个移动版网站的可用性很好,不管是在各种塞班系统设备上还是在索爱的非智能机上都能有不错的显示效果。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移动版界面受制于当时的手机浏览器功能,无法满足很多基本需求。例如无法直接从手机上传照片,用户要上传照片只能通过发送邮件的方式。

2008 年,iOS App Store 上线,Android 设备也开始逐步出现,手机应用的重要性开始慢慢显现出来。用户不想先打开摄像头拍照片,然后打开照片编辑软件修饰照片,最后再把照片通过邮件发到 Flickr 上。用户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即时拍摄、美化和分享的移动端工具。Flickr 团队对这一趋势非常了解,却迟迟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因为——在雅虎公司内部他们没有权限自己做手机客户端。

当时雅虎内部负责移动战略的人是 Marco Boerries,这是一名天才少年,16 岁就已经自行开发了一套文字处理工具,并最终发展成了办公套件 StarOffice,这套工具被 SUN 公司收购之后成为了今日 OpenOffice 和 LibreOffice 办公套件的前身。

Marco Boerries 的移动战略叫做“联网生活”(Connected Life),在他的构想中,通讯录、照片、音乐、文档和邮件等所有数据都可以在电脑桌面和移动设备之间无缝同步,这与现在各大公司的云端服务思想几乎一模一样。当时雅虎被他的思想所打动,收购了他的创业团队,并由其负责整个雅虎公司的移动战略。

由于 Marco Boerries 的云端同步构想过于超前,而他本人是一个偏执狂,因此这一战略实现起来速度缓慢最终流产,而 Flickr 的移动应用也因此迟迟无法出炉。前 Flickr 的首席架构师 Kellan Elliot-McCrea 在 Quora 上回忆道:

Marco Boerries 是当时最讨厌的雅虎高管……Flickr 团队早在 2006 年就开始尝试开发移动应用,然而这些努力都被他无情地扼杀了。

直到 2009 年 9 月,第一个官方 Flickr 应用才慢吞吞地上架 App Store,而用户对其的评价则奇差无比。当时的 Flickr 应用无法一次性上传多张照片,会自动把照片分辨率缩小到 450x600,上传时会去除照片的 EXIF 信息,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用户甚至没法在应用中直接登陆 Flickr 而要去 Safari 浏览器里操作。满心期待的用户们遭遇了当头一棒,正如一名用户在 App Store 的评价里写道:

Flickr 的官方应用是所有可以上传照片到 Flickr 的应用里体验最差的。与其浪费时间下载这么烂的应用还不如继续用电子邮件来发布照片。

同时,Flickr 的这个官方应用也没有办法直接对照片进行处理,而当时几乎所有的拍照应用都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缩放和修饰处理。不久以后,一个可以拍照,可以自动添加滤镜,还可以快速上传的应用出现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个应用的名字叫做 Instagram。

而 Flickr,在移动领域成为了彻底的输家。到现在为止,Flickr 在 App Store 的照相类应用列表中仅仅排在第 64 位。

Flickr 的未来

在更换了多次 CEO,砍掉了大量项目之后,雅虎重新又开始重视起 Flickr 来,今年 Flickr 发布了新的 HTML5 照片上传工具、新的类似于 Pinterest 的照片墙视图、允许付费用户查看 1600 像素和 2048 像素宽度的照片原图以适应分辨率暴增的新一代 iPad可能出现的越来越多 Retina 设备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当年 Flickr 的活跃用户现在已经离 Flickr 很远。很多人的 Flickr 更新都只有自动同步的 Instagram 照片,而他们在 Facebook、Path 和 500px 这些地方上传的照片则越来越多。Flickr 就像那本放在床下面的旧相册,你偶尔会拿出来翻翻,回味一下自己早年的快乐时光,发出一些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感叹。

然后,你合上相册,拿出手机,打开的却是 Instagram。

YAHOOFlickr热点公司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