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的新闻消费方式

互联网时代的新闻消费方式

你上一次购买报纸或杂志是什么时候?你主要通过什么方式获取和阅读新闻?你如何和好友分享新闻,讨论时事?

新闻的消费模式正在变革,“个性化”成了变革的口号。然而,“个性化”真的是必然的趋势吗?它毫无坏处吗?传统的新闻机构如何应对新模式带来的冲击?

这篇文章尝试从传统媒体的角度出发,来看看新时代的阅读变革。

p1

之前,我们对互联网时代的阅读也做了探讨,欢迎查阅:如何为用户提供更好的阅读体验

一、新闻消费的变革

就我个人来说,购买报纸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久远的记忆,而购买杂志也仅仅是偶然为之。你可能会认同:既然有了互联网和众多的新闻网站,纸质媒体的衰落是显然的趋势。

但让我更为惊讶的是,我现在甚至已经很少登录各大新闻门户网站阅读新闻。每天早上醒来,我一般都先拿起手机,打开My6Sense,浏览最新的新闻和好友更新。这款软件能够智能的从我的Google ReaderTwitterFacebook好友更新中筛选出我感兴趣的内容,整合在一个美观的界面中以供阅读和分享,为我省去了辗转众多网站的麻烦。而这也并非个例,据调查,美国35%智能手机用户起床前都会登陆社交网站,查看各种更新和新闻。

p2

My6Sense只是许多帮助读者管理关注新闻的工具之一,如果你是iPad用户,也许你已经习惯了打开Flipboard(对国内用户来说Zaker)阅读和分享最新的新闻和社交网络上的新鲜事件。此外,如ZitePulseTaptuFeedly、,XYDO等新兴的个性化新闻阅读工具在过去的一年里掀起了一股个性化新闻服务的热潮。

很显然的趋势是,人们已经不再仅仅依赖于某一家特定新闻媒体作为自己的新闻获取渠道,从RSS订阅、到社交网络好友、个性化推荐,人们获取新闻的方式日趋多元化。在这些工具的辅助下,人们得以更容易的获取相关和重要的新闻,新闻消费的重心也从新闻机构转向读者本身。

这一趋势其实早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社交网络的发展在慢慢显现,个性化阅读只是将其更推进一步。在众多新闻媒体还在绞尽脑汁的寻求自己新闻网站的盈利之道、应付社交网络上实时新闻的冲击的时候,这无疑是其面临的最新的挑战。

二、全新的对手

这些新的个性化新闻服务的最大特点在于它们更多着力于用算法来推荐新闻文章,而非像传统报纸杂志那样依赖严格的编辑筛选。你可以将其理解为如Pandora、Last.FM类似的服务,但与其推荐音乐不同的是,这些服务提供的是从成百上千的新闻来源中根据用户的喜好筛选出来的、高度个性化的新闻文章,以更适合阅读的界面呈现在读者面前。为了提供更具有相关性的文章,很多服务不约而同的引入了用户的Twitter、Facebook等社交网络信息,使呈现的新闻信息更加个性化。此外,社交分享也是这类服务的一个必备功能。

在界面上,这些产品既有像Flipboard、Zite、Feedly那样华丽的杂志风格,像Pulse、Taptu那样频道为中心的界面,也有如My6Sense这样朴素的RSS阅读器界面风格;在功能上,ZIte、My6Sense等服务采用了复杂的算法来分析用户的阅读行为,以求提供更好的个性化阅读体验,而Flipboard、Pulse等则主要依靠分析新闻的热门程度来推荐文章。

p3

p4

三、个性化推荐因何兴起?

  1. 互联网信息爆炸和社交网络的兴起

    从互联网兴起、内容的数字化开始,到当前如Facebook、Twitter一类社交网络的繁荣(Facebook用户每个月共享300多亿条信息,Twitter用户每周输出10亿条推),信息如洪流一般冲刷着我们的思维,信息过载无疑成为了现代人所面临的一个巨大问题。而在海量的信息不断产生的同时,我们却还没有找到一个可行的方案对其进行管理和消费,个性化推荐是在这一方向的最新尝试。

  2. 移动设备的流行

    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的流行,使其日渐成为我们获取新闻信息的主要渠道。而传统媒体在这一平台上发展缓慢,社交网络由于其信息过于繁杂带来不少局限,这一市场空缺为新的个性化推荐工具留下了发展空间。

  3. 信息聚合方式的进步

    像Storify、Paper.ly这样让普通用户方便的聚合互联网上的各方新闻、供他人进行阅读的工具获得广泛关注。传统媒体的编辑职能在这个时代变得日渐民主化和平民化,这也培养了人们从更多来源获取信息的习惯,而这正是个性化推荐的一大亮点。

  4. 在线新闻媒体策略

    由于未找到有效的盈利手段和对自己内容的自信,一些新闻媒体(New York Times,the Times等)对自己的在线内容开始采取付费策略。而在这个选择日渐多样的时代,更多更好的内容比比皆是。在这种情况下,除了最忠实的读者外,这些媒体必然会流失大量用户,这些用户成为了这类新兴服务们的理想开发市场。

四、传统媒体的应对

传统新闻机构也并非完全坐以待毙,许多媒体机构也试图打入这一市场,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ABC News等新闻媒体各自做出了不同的应对措施。

纽约时报联合Bit.ly推出了iOS应用News.me。News.me采用了一条新的推荐方式,除了向用户展示其Twitter好友的分享内容外,还提供了各行各业名人的社交分享内容,News.me还利用Bit.ly在Twitter上的分享数据统计出最热门的新闻进行推荐。此外,和Flipboard一样,News.me也积极的与其他媒体商谈合作,共享服务带来的收益。但我们也看到,于Flipboard等服务不同,News.me用户需要像报纸一样支付订阅费用,此外考虑到News.me上的大多数内容在其他地方是完全免费的,News.me对普通用户来说具有多少吸引力还有待观察。

p5

华盛顿邮报推出的Trove采用了另一条道路。用户使用自己的Facebook账户进行登陆,Trove利用用户的Facebook“Like“、“Share”的内容为用户提供初始化的个性化新闻频道推荐,包括政治、科技、娱乐、娱乐、教育等各类主题。用户在阅读推荐的新闻时,按照自己的喜好对文章和频道进行评价,或是保存、或是忽略,而Trove会根据这些阅读行为数据对推荐的新闻进行进一步的优化。Trove在机制上结合了传统媒体和新型推荐服务的特点,类似于传统媒体的地方在如内容来源由编辑过滤、而非由用户自由选择或导入,热门文章也由编辑筛选进行推荐等,但在根据用户阅读行为进行算法分析和推荐方面则与Zite等推荐类服务比较类似。

p6

此外,不少新闻媒体选择了与第三方个性化新闻服务提供商进行合作,如ABC News,The Oprah Winfrey Network等与Flipboard的深度定制,WSJ、Time等媒体与Pulse的定制等。

p7

无论是独立如News.me、Trove的服务、还是与第三方的内容合作,目前传统媒体在个性化阅读领域都明显只是在进行试水,而非打算全面转向。毕竟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一个比数字化、社交网络更为陌生的全新世界。如果采取与第三方合作的策略,它们很可能失去对自己内容的控制权和品牌的可见度;如果保持旧有的编辑模式,则很可能被社会化的潮流抛弃。对于习惯了旧的严格控制的运营方式的新闻媒体来说,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大型新闻机构更是如此。

五、个性化的反思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这一波个性化新闻推荐服务的热潮是否真的预示了人们未来消费新闻的方式呢?内容提供商们终于找到了一条完美的面向读者需求提供内容的途径了吗?目前情况还远非明朗。

事实是,我们大多数人早已建立起了一套自己个性化的阅读体系,包括习惯登录的网站、社交网络上的好友等。这些新的工具所做的大多仅仅是将其整合而已,而这整合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用户不仅需要花费不少的时间来微调这些个性化服务,同时我们也不能完全依赖这些工具提供的一站式服务。机器的算法远非完美,当我们仍然常常需要登录一些单独站点(主要是社交网络)查看是否有被遗漏的重要信息时,我们发现很多信息出现了严重的重复。

而我个人长久以来对于个性化推荐类服务还抱有一点保留意见。随着这些推荐类服务越来越深入我们的社交和思维模式,我们的信息接触面可能会日渐狭窄、同质化,从而失去了发现带给我们灵感和惊喜的新信息的机会,这无疑是无法接受的一个缺陷。从这个角度来看,大众化新闻不会消失,无疑也会是未来新闻消费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部分。

六、结语

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无论是哪种模式最终获胜,新闻媒体的未来都将与过去大相径庭。传统媒体无疑必然失去其曾经显赫的地位,未来我们消费的新闻将更多的来自于朋友和社交图谱。值得欣慰的是,从试水数字杂志订阅,到类似the Daily的新媒体模式实验,再到News.me,Trove个性新闻探索,传统媒体并没有负隅顽抗,而是在努力改变和适应这一未来趋势,虽然目前来看它们并没有找到更优化的方案,但更多的竞争和更多的尝试对读者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p8

新闻消费个性化模式阅读商业模式移动阅读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