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网络还能改变什么?

社交网络还能改变什么?

近来一段时间,中东地区多个国家发生了民众抗议政府的事件,突尼斯、埃及原先的独裁政权被推翻,利比亚的独裁政权也岌岌可危。也门、巴林等国家也出现了多起反政府游行,巴林被迫取消了F1比赛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不得不提的是,社交网络对民间革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实际上,不仅仅民众利用社会化网络来达成某些政治愿望,政客也在利用社会化网络。奥巴马是成功利用社会化网络一个很好的例子,台湾的苏贞昌虽然在竞选中落败,但他在竞选对社会化媒体的使用是值得我们借鉴的。

这一期极客观察将从多个示例出发,看看社交网络如何改变我们生活,以及它还能、即将做些什么。

社交网络如何影响政治

2008年-第56届美国总统大选:

这次总统大选是美国历史上与社交媒体联系的最为紧密的一次。互联网,特别是社交网络在这次的大选中扮演了空前重要的角色,包括奥巴马、希拉里、萨拉佩林等多位参选人均利用Twitter、Youtube等社交网络进行宣传,以期吸引选民的选票。最终,对各种社交网络利用最为成熟的奥巴马团队赢得了选举胜利。

2009年3月28日-全球“地球一小时”熄灯活动:

以大学生群体为主要用户的人人网在状态栏中加入了专门设计的地球图标,并在首页上设置了专题号召晚上8点半至9点半“熄灯一小时”。学生们纷纷修改状态,好友新鲜事的列表中一个个转动的小地球的图标连成长长一串。8点半一到,很多大学校园宿舍区里一片黑暗,学生们欢呼声阵阵。这是一次成功的公益活动,通过社交网络将号召有效传播,并在交互中形成了巨大的影响。

2009年6月-伊朗绿色革命:

6月12日,伊朗举行了第10届总统大选,选举结果引发了极大争议,反对者和支持者们纷纷走上街头抗议。各类网络工具在抗议活动中成为了抗议者们传递信息、表达民意的重要途径:利用Twitter、Facebook、Youtube、Flickr、博客等社交工具,伊朗网民们突破了传统通讯的障碍,保持了彼此的正常沟通,同时也实时的将抗议活动的最新动态发送到世界各地。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对此评论称,“伊朗正爆发一场网络革命”。这场革命被称为绿色革命

2010年11月-台北市长选举:

在台北市长选举时,候选人苏贞昌及他的竞选团队为竞选进行了大量的社会化营销。苏贞昌的个人网站上加入了大量社会化元素;同时苏贞昌也亲自在Facebook上与粉丝进行对话等等。这些无疑都受到了社会化媒体协助奥巴马赢得美国总统选举的影响,利用社会化媒体来进行营销,虽然他最后没有赢得选举胜利,但社会化媒体对其获得的高人气起到了勿庸置疑的作用。

2011年初-阿拉伯风暴:

2011年初,突尼斯几乎一夜之间政局突变,示威民众将总统本-阿里赶下台,这次被称为茉莉花革命成功的消息通过网络传播全球,鼓舞了拥有同样处境的其他国家的民众,埃及、也门、阿尔及利亚、约旦、利比亚等阿拉伯国家先后出现游行示威活动。埃及革命在10几天的抗议示威后,以总统穆巴拉克的辞职暂告一段落。

突尼斯、埃及以及其它还在进行中的抗议浪潮拥有一个显著的共同点:社交网站Twitter、博客、Facebook、匿名组织和Wikileaks在运动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突尼斯,它主要被用于向外传播革命的实时资讯,用以弥补传统媒体留下的缺口;而在埃及,人们更进一步,除用以传播资讯外,还使用社交网站来进行活动的协调和组织。

更自由平等的世界

我们无疑处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互联网技术被誉为工业革命以来最大的变革,它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人们第一次得以接触过去难以触及的大量知识。而从Web2.0发展而来的各种社交网络更是创造了一个自由平等的平台,使得每个人在接受信息和施加影响层面拥有了同等的地位,任何人都可以低成本的公开发表自己的见解,这使得传统的权威体系日渐崩溃。

社交网络的一大特点在于其实时性,用户发布的信息可以实时的传达给自己的好友,同时通过好友的转发等机制可以使信息传递的速度倍增。这使得在事件爆发时,大量的用户可以通过这一机制最快的获取事件的相关资讯,而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

社交网络的平等和民主性使其为普通民众开辟了一个公开表达、参与和互动的平台,普通人得以获得跟名人同等的话语权,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高质量的信息来提升自己的关注度和影响力。这让普通人的话语有了更大的分量,这也激发了普通人的参与积极性,他们可以彼此发现、互相合作,这些对于公民的现代意识的培养大有裨益,同时也塑造了一个相对自由的公共空间。

公民的表达意识逐渐的被培养起来,同时社交网络降低了大众关注、参与社会活动的门槛,中国公众也逐渐显现出了在公共事务方面浓厚的兴趣和积极的社会参与感。近年来众多热门公共事件中,均可见公众通过社交网络参与所形成的力量,所谓“围观”的力量,其也在事态发展中起到了不可轻视的作用。

你在期待什么?

在伊朗、突尼斯、埃及等革命运动中,社交网络发挥的作用也还有待争议。社交网络在及时向外界披露当时所发生的事件,吸引舆论关注,以及活动协调沟通等方面确实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但是如果认为革命是因社交网络所带来的则有些言过其实了,任何社会活动的根源最终依然来自于民众的心声。《纽约客》专栏作家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认为社交网络带来的只是一种有利于使我们接触到信息的弱联系,而不是在遭遇危险时有助于我们坚持的强联系的组织方式。他的这一观点确实在很多情况下观察到,但从伊朗到埃及,我们也看到了社交网络的使用方式的变化,从伊朗的纯粹信息发布,到埃及的活动组织协调,对于仍在发展初期的社交网络来说,我们也许可以对它的未来报更大的希望。

社交网络在便利人们信息传输、沟通交流方面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工具,但其作用依赖与互联网的正常运作,而目前的互联网还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自由,伊朗、埃及、利比亚政府在革命过程中切断互联网的举动让人也看到了社交网络以至互联网在强权下的脆弱,互联网、社交网络是一个双刃剑,一方面可以起到加速社会变革的作用;而另一方面,又可能成为扼杀或压制这一变革的手段。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已两次就国际互联网自由问题发表讲话,倡导和促进互联网实现真正的中立和自由。

ClayShirky在自己的多本著作中对社交网络报以重望,认为其激发了普通人的认知乃至创造力盈余,而通过社交网络联系起来的人们可以将彼此的创造力集合起来创造前所未见的价值;而法国学者勒庞在《乌合之众》中则对群体集合后可能对社会造成的的巨大破坏提出了警告。社交网络便利了人们的交流和联系,而这种交流既能创造美好的未来,也能破坏我们所创造的一切。

无论如何,未来的时代是属于社交网络的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我们应该更新自己的视角,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对传统的权威进行合理的挑战和质疑。

需要谨记的是,改写历史、改变社会的不是工具,而是使用工具的人。

那么,社交网络还能改变什么?你又在期待什么?

社交网络行业趋势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