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毛利 90% 的市场,小米准备好「收割」了

摘要

你做没做噩梦,科技公司可能要知道了。

村上春树的经典作品《挪威的森林》中,主人公渡边讽刺死板的寝室同学「敢死队」,说他「连窗帘都洗」,作为直男癌患者,男生宿舍的人都认为窗帘是「半永久性垂挂于窗前的物体」,没人知道窗帘其实是常洗之物。

在所有家居用品中,比窗帘更没存在感的可能要属床垫了,如果不是被家里宠物尿了没法睡,估计很多人不会产生「换个床垫」的想法。

当然,这都是过去时了,对于一边熬夜一边养生的年轻人来说,「睡个好觉」早已经变成了千亿市场。如果说助眠饮料、褪黑素、冥想应用打响了「睡眠经济」的第一枪,那么和人们亲密接触的床垫,则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

近年来,除了传统床垫厂商,像小米这样的科技公司,也开始谋划智能床垫产品。众多玩家的加入,让这个最高毛利达 90% 的行业,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新赛道。


带「芯片」的床垫

人们生命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睡眠中度过,床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19 世纪末 Zalmon G. Simmons 创建了 Simmmons 公司,在引进国内后,一度让「席梦思」成为弹簧床垫的代名词。其后百年床垫在材质上不断推陈出新,从弹簧、气囊、再到乳胶、海绵等等。

百年来,床垫材质不断改进|视觉中国

如今,床垫已经不止是床垫。

数字时代,大数据成为技术主流的今天,床垫行业自然而然地走向了更为智能化的新阶段。

在传统的睡眠场景中,人躺在床垫上入睡,整个过程安静、无互动;在智能床垫厂商所描绘的智慧睡眠场景中,床垫却不再只是一个沉默的「承受者」,而更像是一个能给予反馈的「倾听者」。

利用强大的芯片计算能力和软件算法优化,通过数据检测带和芯片带,智能床垫可以评估用户的睡眠质量。

极客公园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通常智能床垫中都安装有芯片组成的数据监测带。当人们睡觉时,因为心跳、呼吸等原因身体其实是会产生微弱的起伏,这个起伏会使监测带受到的压力值产生变化,从而芯片能判断人们是否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以及记录一些其他的睡眠指标。」

据《2020 中国睡眠指数报告》,全国超过 38.8% 的人有睡眠问题,也就是说有 3 亿多中国人正在饱受失眠的困扰。如今,智能床垫的发明,无疑给饱受睡眠质量低困扰的人群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拉开了「智能深睡」的大门。

此外,智能床垫也可以被当作按摩椅使用。可以自动调节软硬度并针对性振动的智能床垫,可以针对颈部,腰部,腿部等身体部位,提供理疗按摩,达到调节身心,放松肌体,疏通筋骨的效果。

随着人们追求睡眠健康的意识逐渐提升,智能床垫为传统的家居企业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又一可能。


智能床垫之战

睡眠行业仍是一片蓝海,但智能床垫的「战争」却已经打响。

科技赋能加上蓝海市场的吸引,作为市场后来者的国内床垫公司们,近年来纷纷加速布局智能床垫市场。

「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内厂家进入到这个领域了,这个市场还处于较为初期的阶段。」业内人士说道,「大部分的厂家还需要进行用户培育和技术探索。」

即便如此,智能床垫领域的竞争,一度激烈。

传统床垫巨头在技术的加持下,最先展开竞争。2015 年,喜临门成立全资子公司舒睡科技,搭建专业平台,研究智能床垫技术。同年 10 月,入股神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通过该公司脑电波和人体生物电采方面的研究,助力睡眠研究。

面对广阔的市场前景,科技互联网公司,自然也不会错此良机。

今年小米生态链下的趣睡科技向证监会递交了招股说明书,申请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趣睡科技成立于 2014 年,是一家专注于自有品牌科技创新家居产品的互联网家居零售公司。2015 年,趣睡科技凭借研发的「8H 乳胶床垫 青春版 M1」,27 分钟在小米众筹上达成率突破 100%,打破当时平台完成目标的最快纪录。

相比传统家居企业的工厂模式和多层分销渠道,趣睡科技的生产制造大多采取外包的模式,因此,能更高效地整合上下游优质供应链的生产和渠道资源,形成各供应商之间的优势互补,提升品牌的性价比和运营效率。

床垫生产工厂|视觉中国

新锐品牌的出现,使得智能床垫市场逐渐呈现出与传统家居行业截然不同的竞争格局。

在过去,国内床垫销售都被经销商体系所垄断,价格极高,很多产品毛利都在 80%    到 90% 之间,然而,产品体验却并不直观,因此深受诟病。

小米公司作为互联网科技玩家,主打高性价比的智能床垫,通过展出智能床垫,增加客户体验感,更容易被客户接受,从而在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但一味寻求价格突破,并不是长久之计。

2020 年,喜临门与华为达成了签约合作,正式成为 Huawei Hilink 生态伙伴、华为智能家居阵容地一员。同年 9 月 6 日,喜临门与华住集团、涂鸦智能达成战略合作。

一方面,传统家居企业纷纷与科技公司寻求合作;另一方面,也有越来越多新兴的科技公司将目光投向智能床垫。

智联乐家 2019 年在上海成立,是一家专注于研发家居物联网应用级产品的科技公司,团队成员大多曾就职于联芯科技、IBM、博通等公司,其产品经理告诉极客公园,做出更好的产品需要芯片有更强大的计算能力和数据分析能力。

「因为我们的床垫是通过对用户的深睡眠时长、浅睡眠时长、呼吸频率、翻身频率等数据的记录来监测其睡眠状况,这些数据间的运算分析需要通过自研的芯片和算法来进行。而且检测统计出来之后,还要经过大数据的测算,才能给到客户一个直观的数据上的反馈,所以我们对于芯片的要求会比较高。」

对床垫企业而言,智能时代的床垫竞争,注定了「智能化」才是核心竞争力,产品的技术革新将是品牌能否胜出的关键。


是「糖」还是「药」

尽管智能床垫的比拼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但其处境依旧有些尴尬,距离市场和产品真正的成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Enlysleep 携手智慧睡眠研究院发布的《2021 智能床垫新消费趋势报告》显示,89.3% 的受访者听过智慧床垫但并不全面了解。

智能床垫行业的快速发展也伴随着产品质量不均的结果。

中国在此市场上仅仅发展了三十年,国内消费者的认知度不高,了解度不足。我国人均床垫消费水平依然较低,床垫行业渗透率仅有 60%,整个床垫行业的发展都趋于缓慢,对智能床垫行业而言,面临着更大的挑战。

除此之外,当下智能床垫的功能更多体现在睡眠监测和智能调节两方面,这对于真正有睡眠问题的用户来说,似乎远远不能真正解决其问题。

目前智能床垫能做的更多是“监测”睡眠数据|视觉中国

经历了 2014 年开始的智能硬件、智能手环的兴起,国内民众对于健康监测、睡眠监测的意识逐渐提升,智能床和其他许多助眠产品就是在此背景下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期。

智能床垫也不例外,人们对于智能床垫的认知不断更替,而每一次对智能床垫的重新定位,都能决定其未来走向。

业内人士认为:「市场的话还是需要去进行细分,发现客户的不同需求,然后再拆分成不同版本的产品,这样更有针对性一些,也更利于行业未来的发展。」

总体而言,智能床垫的未来也许可以分为两种路径。

一种是把智能床垫当做「糖」卖,给用户提供更好的睡眠体验,满足新一代消费者对于科技感、舒适感和娱乐性的追求。比如智联乐家的智能床垫就搭载了智能音箱、智能语音等娱乐功能,充分丰富了床垫可能带来的优质体验。

另一种则是把智能床垫当做「药」卖,真正深入用户心理,解决睡眠问题,甚至在睡眠场景中创造更多新的价值。

不过走「药」这一路径,难免会面临「医疗器械」类别的高监管门槛,无法复制智能手环/手表在消费电子类别的成功。

智能床垫在国内市场的爆发,不同品牌都有尝试做不同系列的延伸,但未来不管是卖「糖」还是卖「药」,睡眠本身都是不容忽视的。

先把基础性的功能做好,比如床垫的支撑、调节、舒适度等等,然后再去延伸更多的功能,先解决小问题再一步步解决最核心的大问题,通过床垫智能化,实现睡眠大数据的积累和算法的不断优化,为未来的智能体验实现阶梯式的提升打下基础。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ID: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