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real 徐驰:未来,将有 10 亿台 AR 眼镜戴在大家头上

摘要

未必一定是苹果,中国公司自己有机会制定 AR 行业规则。

2016 年底,徐驰回国创业的时候,VR/AR 行业依然是国内一大风口。Facebook 投入 20 亿美元收购 Oculus 的余威犹在,他离职的 Magic Leap 依然是硅谷融资最高,最神秘的初创公司。

「吊打腾讯阿里」的豪言壮语发出不到几年,「大部分公司就消失了」。从「波谷」开始决心做 AR 眼镜的徐驰认为,硬件行业创业是「带着镣铐跳舞」,一方面要关注硬件产业链进程,一方面要能想象赛道未来的「星辰大海」,「节奏感」很重要。

今年年初,「元宇宙」成为热词,VR 领头羊 Facebook 要转型做「元宇宙」公司,字节以数十亿收购 Pico VR。Nreal 刚刚拿下新一轮 1 亿美元融资,虽然融资在元宇宙大火之前,但徐驰透露「融资确实比之前容易了一些」,因为不用再努力说服投资人了——后者在来聊之前已经相信 AR 是未来了。

但徐驰对「元宇宙」不太感冒,他更愿意用「空间互联网」来表达类似的概念,同时展现传承关系。移动互联网是用一块 2D 屏幕的「框」浏览数字世界,空间互联网则是用 AR 设备,突破边框的限制,来进入到数字世界。「你管它叫方宇宙也无所谓。」

2020 年的美国 CES 展会上,Nreal 展区热情的观众,让徐驰意识到消费者自愿买一台 AR 眼镜的时机已经成熟了。虽然人们依然在盼望苹果传闻中的 AR/VR 眼镜产品,但是徐驰认为,在 AR 这个赛道上,中国公司可以做 Player 而不是看客,因为贴近产业链和用户,中国公司的迭代速度要比美国同行快得多,这有机会让我们在 AR 某些方向上领先美国,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手机依然会存在,但是 2030 年,会有 10 亿台 AR 眼镜戴在消费者头上。」

本周,Nreal 创始人 & CEO 徐驰在极客公园 Rebuild 2021 的直播间,分享了一位 AR 创业者对于行业未来和「元宇宙」的看法。

「元宇宙」正宗

极客公园:刚融资 1 亿美元,这轮融资和之前相比如何?

徐驰:相比之前确实速度会快一些,和投资人谈的时候,没怎么犹豫就赶紧进。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行业感兴趣,大家对行业的理解也深刻了。

早期融资的时候,找和我们有同样愿景的投资人少一些。现在人们都在看这个赛道,我们认为这也说明,行业已经在爆发的前沿。

极客公园:融资容易了,和现在很热的「元宇宙」有关系吗?

徐驰:这轮融资是在元宇宙火了之前完成的。

极客公园:元宇宙火了之后,投资人再和你聊时有什么不同?

徐驰:大家看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了,之前我们需要努力说服大家,现在很多投资在来聊之前,已经相信这个事情了。当他们相信之后,要找的就是赛道中跑的最快的,或者有希望能跑到最后的公司。

极客公园:回国创业之前,你的从业经历是怎样的?

徐驰: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英伟达,做 GPU 架构。在那我得到一个判断,就是在 GPU 领域创业是没有机会的,因为半导体创业太难了。2015 年的时候,你很难想象会有创业公司去做半导体。

而且当时英伟达还只是一家 GPU 厂商,大家也不太看好,因为 PC 市场在下滑,同时更便宜的集成显卡方案越来越多。但谁知道,英伟达凭借 AI 和加密货币,瞬间就起来了。

         Magic Leap的AR眼镜产品 One|Magic Leap

极客公园:你后来是怎么去了 Magic Leap 这家公司的?

徐驰:2015 年,微软发布第一代 HoloLens 产品,我看到之后就觉得这是划时代的东西,它肯定会改变世界。有意思的是,Alex Kipman(微软 MR 技术负责人) 当时在发布会上的发型和胡须很像耶稣。被这个事情感召,我觉得自己必须去试一下。

我对 Magic Leap 第一印象很深刻,这是我见过的第一家面试之前需要签保密协议的公司。

整个面试过程都没进公司,是在公司门口办公室进行的五轮面试。面试的人不会告诉你他们在做什么,但是你能看到他们眼神里有一团火,很兴奋的样子。

我记得入职第一天,每个人的名牌上写的是「科学家 Rocket Scientist」、「魔术师 Wizard」和「艺术家 Artist」,内心深处觉得这是一家非常酷的公司。

在 Magic Leap,有机会看到很多前沿技术,还有一些原型机,会让你对行业充满信心,相信未来十年或者十五年,这是能改变世界的巨大赛道。

极客公园:Magic Leap 后来被认为是一家骗子公司,对于这样的看法你怎么想?

徐驰:今年 4 月 Clubhouse 火的时候,我们一些 Magic Leap 的离职人员组建了一个「Ex Leaper」房间,聊公司当时融了 30 亿美元到底花在哪了。最后大家都认同,钱花在了人身上。Magic Leap 给这个行业培养一批最棒的工程师和科学家。

但可惜的是,Magic Leap 这个「山头」没起来,这些人才就像水一样,流到了像 Facebook、苹果这样的大公司,继续搞研究。

极客公园:现在大家说元宇宙 Metaverse,其实 Magic Leap 当年就说过 Magicverse,这里面有区别吗?

徐驰:如果要说的话,其实 Magicverse 才是最正宗的元宇宙。Metaverse 这个词来自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 的《雪崩》(Snow crash),Magic Leap 的创始人 Rony Abovitz 当时就把尼尔招到了公司任职,后面才提出了 Magicverse。所以 Magic Leap 的 Magicverse,才是正宗的元宇宙。

ARVRMR

极客公园:如何区分 VRARMR 等概念?

徐驰:先从 VR 开始吧,VR 就是用一个设备,把真实环境完全屏蔽掉,创建一个虚拟的环境。比如我戴上 VR 眼镜,就来到了 NBA 现场,看到詹姆斯在我面前扣篮。这个体验很沉浸,但我没办法拿到桌上的啤酒来喝,因为跟真实的世界隔离了,连身边女朋友也看不到。

如果是 AR 或者 MR 的话,好处就是既能看到女朋友,也能喝啤酒吃爆米花。

AR 和 MR 是在真实的世界加了些东西,有种让人更强大的感觉,VR 则是完全逃离到另外一个世界。

极客公园:AR  MR 的区别是什么?

徐驰:不同公司有不同定义,传统 AR 定义很宽泛,从谷歌眼镜到后面苹果可能出的眼镜,都叫 AR。

我认为,MR 强调的是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无缝融合。例如桌面上的一个虚拟杯子,它看上去符合真实世界的物理定律,甚至你去伸手摸之前,都不能确定这个杯子的真伪。

极客公园:所以 MR  AR 的进阶,未来 MR 甚至可以融合 VR  AR

徐驰:如果稍微延展一下,AR 叫增强现实,其实电脑、手机、手表都是某种程度的增强现实,只是被局限在一个长方形的屏幕里。

AR 眼镜的好处是没有这个边框的限制,可以用 3D 化的方式将数字世界和数字信息呈现出来。

         Nreal的AR眼镜产品|Nreal

接受「带着镣铐跳舞」

极客公园:你在 2017 年开始创业,经历过 VR 当时从高潮到低谷的阶段,你怎么看这几年行业的变化?

徐驰:好日子和坏日子都经历过。2016 年底刚创业的时候,当时 VR 创业者是要吊打腾讯阿里的,现在很多公司已经不在了。

极客公园:VR 当时没起来的原因是什么?

徐驰:不论是 To B 还是 To C,如果产品体验不够好,行业就不会有长足发展。体验够好,用户愿意用,就会有日活、月活和持续的复购。在 AR 这块,我们目前还没看到有公司能做到。

Nreal 可能是全球唯一把产品卖给全球消费者的公司,从去年 8 月开始,我们就陆续在韩国、日本和欧洲正式开售。

极客公园:有人问戴这个 AR 眼镜,近视眼怎么办?

徐驰:近视的话,我们有适配各种度数的磁吸镜片。

极客公园:我看新版的眼镜的镜腿是可折叠的,这个难做吗?

徐驰:很难做,镜腿有高速信号线,信号、电量、传感器数据都要用这根线,所以需要把它做的尽量柔软。对比来说,Magic Leap 产品的数据线要比我们的粗很多。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希望把产品做成折叠方便用户携带。

极客公园:如果给现在这款产品打分,满分 100,你打多少?

徐驰:60 分吧,到了一个及格线,有很多地方还需要继续打磨。

我们的一个优势是真正把产品给到消费者手里,不断搜集反馈,然后进行产品迭代。例如我们是第一家把眼镜和手机打通的公司。当时我们找高通,高通说做不了,我们于是找到了高通美国,工程师直接飞到美国,把适配完成了,完成了从 0 到 1。

极客公园:同时价格也降下来了。

徐驰:是的,一般 AR 眼镜动辄两三千美元,我们是第一个做到 500 美元以下的。

极客公园:未来 AR 眼镜会变成什么样?

徐驰:我做一个大胆的预测,未来 5 年以内,50g 以内的一体机将会出现。我们现在看到的还是分体机,需要接手机使用。

还有之前很多运算会放在终端,也就是眼镜上,但未来渲染、计算都会放在云端,给终端释放空间。技术是在不断发展的,大家不要用现在的技术的发展水平来看未来的设备。

极客公园:那时候戴眼镜的同学可能就「翻身」了。

徐驰:对,我们为什么要戴近视眼镜,主要是为了看清现实世界。未来,戴眼镜主要是为了看清数字世界。

         Nreal AR 眼镜产品迭代图|Nreal

极客公园:你认为在 AR 硬件行业创业,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徐驰:没找好节奏。现在 AR 设备不像功能单一的产品,买回家就能用,它是需要内容和生态来配合的。这就很像当年 iPhone 和 iPad 起来的时候。

同时硬件创业需要你时刻关注供应链的实际情况,评估还有多少年能达到理想情况,根据这个来布局。还不能等产业链完全成熟了,完全成熟就是巨头的游戏了,没你的份了。但要是判断错了,进入早了,就成「前浪」了。

没有想象不行,没有「真实」也不行,硬件创业确实是戴着镣铐跳舞。

极客公园:Facebook 投入 200 亿美元在 VR 上,字节也收购了 Pico,你觉得这些巨头会用 VR 来抢占未来 AR 的市场吗?

徐驰:其实这个赛道未必只有一个标准答案,例如 Facebook 的 Quest 成功了,大家都要去复制它,还是有其他的路径的。

例如苹果如果要做 VR 眼镜,它一定会把影音、娱乐这些强项内容带到生态里;字节的话,它可能会把飞书、直播带货、短视频 VR 化,来丰富这个生态。

从 2D 的手机到 VR 跨越很大,但是从 VR 到 AR,内容上是可以无缝衔接的,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让开发者能一键将 VR 内容从 Quest 平台转移到 Nreal 平台上。

这个赛道是一个必然趋势,但是成功路径不止一个。最重要的是不要光在旁边看着,直接跳进来做。

极客公园:MR 技术里面,这几年有哪些关键节点的进步?

徐驰:有两个,一个是苹果的 ARkit,让大家看到 3D 视觉的东西已经能在移动端上实现了。经过几年的发展,到现在可以实现高鲁棒性、高精度、低延迟的移动端的混合现实体验。

另一个就是显示端。2014 年谷歌刚推出谷歌眼镜的时候,分辨率、色彩都很差、耗电还很大。不要说 720P,大概就是当年 CRT 显示器的感觉。

就是这样一个产品,你很难说它能达到手机的显示效果,但是让我们看到上游厂商能把一些核心器件做到接近手机屏幕的机会,如果接下来进一步迭代,可能会越来越接近苹果手机视网膜屏的效果。

这些技术的创新,最后会让产品慢慢接近临界点。

极客公园:怎么定义这个临界点?

徐驰:很简单,就是用户的购买意愿。

2020 年的 CES 消费电子展,我们的展台是南区人最多的,很多运营商高层也来了,他们也是被观众的热情所感染。

那是我们第一次把全套的硬件和系统给所有人体验,当时第一反应是,这是一款他们真的想买回家的设备。有了这个感觉之后,后来的商业化才越来越快。

极客公园:Magic Leap 拿了 30 亿美元没生产出让大家满意的产品,你融的钱少很多,为什么成功了?

徐驰:最核心的一点,还是我们更专注。我们知道 AR 这件事,不是一步就能到终局的计算平台。

Magic Leap 的问题是当时想做的东西太多了,既要研究颠覆性的显示技术,又要做终端,还要做内容生态,做游戏、应用,把整个生态的事情都自己做了,就比较难。

我们坚信,如果确定了一个赛道,找到了方向后用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方式来做。这也是中国公司的优势,他们更靠近产业链,能比美国公司更快的迭代产品,同时保持对 C 端市场更高的敏锐度。

极客公园:伟大变革都是一点一滴开始的,如果一开始就说要颠覆手机,确实会吸引人注意,但是未必能满足大家的预期。

徐驰:对,而且投资人想听你说这是下一个伟大的计算平台。这就需要创业者在理想和现实之间保持平衡。

极客公园:目前很多大厂已经开始入局,目前看起来似乎路径选的都不一样?

徐驰:行业早期都是这样。iPhone 出来之前,功能机时代诺基亚推出过游戏手机,也有滑盖带全键盘的,在功能机和智能机交界的时候,有一波辐射式的创新。但智能机时代,要到 iPhone 4 之后才真正爆发。

极客公园:投资人都开始看这个赛道,是不是多少透露出「手机没意思了」的感觉?

徐驰:是,现在大家在手机上花的时间已经到顶峰了,未来能让用户花时间的是什么,可能是电动车。不是说手机不好了,而是它的用户时长已经饱和了,不可能再往上走了,接下来只可能是下降,慢慢被其他终端冲击。

极客公园:现在平台有多少开发者?他们都开发了什么应用?

徐驰:全球超过 8000 位开发者,已经有很多有趣的应用了。比如,在欧洲看足球现在有一个全新的交互体验,观众用 AR 眼镜看的时候,可以多视角、多机位,同时也能看到整合出来的球员的数据。

另外一家叫 Spatial 的公司,他们做的是一个 3D 版本的 Zoom。我相信未来人们一定会在 3D 的世界里交流信息、创作;同时 3D 数字内容直接在会议室里呈现。Spatial 做的很好,而且不仅开会,里面也可以社交,几乎可以做任何事。

         「元宇宙」产业链图|图片网络

什么是空间互联网

极客公园:现在感觉所有人都在谈元宇宙,作为从业者你怎么看?

徐驰:目前一个不太好的点,是所有东西都能用元宇宙包装一下,看起来就像新东西了。

极客公园:往往一个东西什么都能往里装的时候,就是典型的泡沫前兆。

徐驰:从行业角度来看,这件事本质还是硬科技,需要有人潜心做底层技术突破,终端才有机会起来,才会有像移动互联网这样的生态。

元宇宙这件事应该分步骤来,节奏感很重要,什么是第一和第二条增长曲线。像《头号玩家》那样一定是十年期的事情。

现在一说元宇宙很容易把游戏装进去,其实游戏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社交、文娱、生产力都在其中,是一个更加完善的生态。

我们会习惯性的把它叫做空间互联网。互联网的发展的趋势,就是信息的维度和密度进一步提升。信息密度提升,信息的熵值也就是无序性也会变大。信息越来越复杂,就需要终端提供高效的筛选。

从移动互联网到空间互联网最大的变化,就是从 2D 的长方形边框,到了一个 3D 的无边框的世界。例如 PC 时代,互联网就是一个固定的框;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框;空间互联网,可以无限扩展。

我们可以做「头号玩家」

极客公园:有人猜今年苹果发布会可能推出 AR/VR 产品,但是并没有,是推迟了吗?

徐驰:应该是没推迟,推迟的话首先媒体就会报道。应该是从来没有准备在今年发,因为对于苹果来说,它不需要提前一年发布某个产品,它有自己的流程。但是苹果一定是 AR 赛道上重要的势力。

从手机来看,苹果在底层创新的投入和对行业的影响超过任何对手。苹果带着优秀的工程师和中国产业链做了一系列技术攻坚,提升了整个产业链的水平。目前中国手机厂商是苹果前期研发投入的受益者。

当然大公司也要这个实力,小公司产业链可能不会陪你这么玩。我们现在看到一个好的趋势是,AR 产业链公司现在已经用更长线的方式看问题,愿意投入了。

库克说 AR 多,但拿出来的少,首先因为苹果不需要提前发布来争取流量,一定是产品体验 Ready 了才会推出。其次,任何一个赛道,苹果都会重新定义标准。

比如手机,苹果去掉键盘上大屏幕,交互变成触控式;在显示端定义视网膜屏。

极客公园:你认为苹果这次在 VR/AR 上会重新定义什么标准?

徐驰:只能猜了,我认为苹果要重新定义的,一个是显示、另一块是交互,目前 VR 和 AR 还没有一套高效的交互。而且我估计交互方式不是语音,因为效率太低。

但同时我想,这一次可能不是苹果来做重新定义。我们一直渴望一个英雄跳出来把规则定好,指出方向我们跟着冲。但在今天,行业里没有这样一个英雄。

在没有乔布斯之后,现在苹果类似议会制,凡事会进行讨论,整个进程就长了。虽然公司在创新上的布局还在,但是会比之前慢,因为没有人能像乔布斯一样下决心冒险。

乔布斯确实是神一样的人物,带来了移动互联网革命,但未必每一次变革都是神带来的。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还是一个看客,当时是美国形成基本框架,我们 Copy to China。但在空间互联网时代,或者说元宇宙,我们其实已经是 Player 了,作为 Player 我们可以错,但是一旦做对了,我们就可以制定行业规则。

极客公园:什么时候 AR 就能取代手机?

徐驰:我认为手机在很长时间都会存在,但是我有一个预测2030 年将会有 10 亿个 AR 眼镜戴在消费者的头上。

图片来源:Nreal等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