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叫停 TikTok 交易案,是因为他孙女也喜欢玩吗?

摘要

谁说碎片没有价值呢?

美国当地时间 2 月 11 日,据多家外媒报道,美国拜登政府主动向联邦法院递交申请,请求暂停审理关于 TikTok 禁令的上诉案件。申请文件称,拜登政府「已经开始审查这款移动应用程序,目前不会像特朗普政府那样,要求禁止该移动应用程序」。

此前一天,《华尔街日报》曾爆料,拜登政府计划「无限期搁置」TikTok 与甲骨文和沃尔玛等公司的交易案。

至此,持续半年多的 TikTok 出售事件告一段落。TikTok 依然能够在美国正常使用,不仅如此,在刚刚过去的 2020 年,TikTok 成为美国下载量最高的 app,远超 Snapchat 和 Facebook 旗下的四款应用。

TikTok成为2020年美国下载量最高的app|apptopia

这是 TikTok 进入美国市场的第三年。在这三年时间里,它如何走红,又影响到了哪些人?在那个与中文互联网完全不同的环境里,它究竟带去了怎样的改变?


突破社交关系的短视频

TikTok 的走红,对一些美国互联网公司而言,是一件挺「羞耻」的事情。

短视频市场是 Facebook 和 Snapchat 长期竞争的核心。最开始领先的是 Snapchat,通过阅后即焚和「故事(story)」,它吸引了大多数美国年轻人。扎克伯格感到慌张,他往旗下四大社交软件里通通塞入了「故事(story)」功能,用庞大的体量对抗新兴的 Snapchat。

2018 年,扎克伯格有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Snapchat 的全新设计改版是一场灾难,用户开始抵制新版的 app,并开始向 Instagram 等软件迁移。Facebook 逐渐夺回社交市场的主导权,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一个刚刚进入美国市场一年的应用,正在通过广告的方式收割巨头们的用户。

这就是与 musical.ly 合并之后的 TikTok,它的母公司是中国的字节跳动。

Snapchat 不以为然。据报道,Snap 的高管们曾经讨论过是否要放任竞品 TikTok 在自家的平台上投放,但他们最后决定撒手不管。因为从来没有一款来自中国的产品能够撼动美国互联网——它们只懂得抄袭美国产品的功能。就在当时,很多中国产品开始加入「故事」模式。

这样的放任给了 TikTok 快速成长的机会。就在这一年,TikTok 在美国的活跃用户翻了一倍多,到 2019 年 2 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约 2700 万人。

TikTok 能够快速增长,更重要的是产品上的优势。在 TikTok 走红之前,美国互联网的短视频产品大多以社交为核心,就像诞生在 Snapchat 上的「故事」。

对大多数美国用户而言,短视频并非独立的媒体内容产品,而是依附于社交关系的附属产品。通过社交产品生产的短视频,最初是替代文字、语音的社交媒介。

然而 TikTok 的逻辑完全不同,它诞生于一款内容创作的工具型产品 musicla.ly。用户在 TikTok 上创作水平,本身就是出于内容趣味性和质量,它天生就适合媒体属性的传播,因为短视频的特性,也适合在社交软件上分享。

打开 TikTok,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名为「For You」的界面,它基于用户互动过的视频,分析用户的喜好,不断向用户提供新的内容。在进入下一个短视频之前,用户对即将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内容一无所知。

「For You」是TikTok颠覆众多社交软件的关键

这就是今天中文互联网非常熟悉的「推荐」页面。这一简单的功能其实是对 Facebook 等产品底层逻辑的颠覆。在主流社交媒体上,用户只有关注好友之后才能在信息流中看到内容,然而 TikTok 省略了社交的步骤。第一次下载时,用户不需要认识这个平台上的任何人,它会在你打开应用的那一刻就开始做出假设,用算法推荐的内容将你的信息流塞满。

直到今天,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TikTok 在 App Store 和 Goolge Play 上全球下载量已超过 20 亿次,全球每月活跃用户达到 8 亿。Facebook 花了十二年才取得的成就,TikTok 只用了三年。

后知后觉的美国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学习 TikTok 的模式,越来越多相似的产品和功能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2020 年 8 月,Facebook 旗下 Instagram 推出了全新的短视频功能 Reels,允许用户使用音频、特效和创建工具录制和编辑 15 秒多的短视频。

9 月,YouTube 在印度开始测试类似 TikTok 的产品 Shorts。

11 月,Snapchat 推出了 Spotlight 功能,和 TikTok 一样,它更多地根据视频的受欢迎程度来分发视频,而不是根据创建视频的人。

2021 年 2 月,Instagram 曝出正在测试竖屏沉浸式的「故事」功能,这或许能够将「故事」和 Reel 这些新加入的功能与 Instagram 原本的图片流模式统一起来。

据 YouTube 官方表示,Shorts 目前已有超过 35 亿点击,2021 年将会在更多国家和地区开放。Snapchat 也在财报中透露,发布仅 2 个月的 Spotlight 已有超过 1 亿月活用户。

可以预见,随着拜登政府对 TikTok 暂时的宽松政策,2021 年美国的短视频领域将进入更加激烈的竞争阶段,而这样全新的竞争格局,正是由 TikTok 带给美国市场的。


年轻人,舞蹈和音乐

2020 年,TikTok 的 8900 万的下载量甚至超过了疫情期间必备的视频会议软件 Zoom。对整个美国社会而言,TikTok 也在产生着深远的影响。TikTok 与以往的视觉媒介不同,它营造的视觉生态,不仅改变了社交应用的设计逻辑,也催生了新的文化。

这种影响在青少年群体中展现得尤为明显。TikTok 在美国青少年人群中的发展速度惊人,据官方数据显示,TikTok 在美国的 2650 万月度活跃用户中,16 岁至 24 岁的用户占比约 60%。

TikTok在美国青少年群体中十分受欢迎|纽约时报

对于年轻的创作者来说,TikTok 提供了更便捷的视频编辑工具,以及可供即兴演奏的声音和歌曲库。名人和有影响力的人并不是唯一受到关注的人。

TikTok 上的内容由用户重复和模仿的表情包、舞蹈、挑战等推动。在很多不熟悉 TikTok 对人看来,它就是一堆让人眼花缭乱甚至感到疑惑的流行文化,然而对沉浸其中的美国青少年而言,TikTok 是不断催生流行的乐园。

各种声音、视频片段在 TikTok 的年轻用户中被无休止地复制和混合。其背景音乐曲调多种多样,包括流行音乐、说唱隐喻、R&B、eletro 和 DJ 曲目等等。有时这些独特的声音也可能来自于 YouTube 上的音乐视频、SoundCloud 或其他的流行文化,而这些具有病毒式传播魔力的迷因(meme)正是 Z 时代熟悉且痴迷的。

迷因由传播学家理查德·道金斯提出,在文化发展过程中发挥着类似于基因遗传因子的作用。迷因主要依靠内容和形式的自我复制与传播进行繁衍,并在此过程中发挥不可预知的文化变异。

2020 年,TikTok 上最突出的流行趋势之一是「Renegade」(叛徒)。

带火《叛徒》的是 TikTok 上的知名网红查莉·达梅里奥(Charli D'Amelio),她拥有超过 9000 万粉。2019 年 12 月,她翻跳了一支名为 Renegade 的舞蹈。这支看起来魔性的舞蹈迅速走红,TikTok 发起 Renegade 挑战,全美的高中生都开始发布自己跳舞的视频。截止 2020 年 12 月,标签为 #renegade 的视频被观看了将近 22 亿次。

随后人们发现,这支舞蹈最初的创作者,是年仅 14 岁的黑人女生贾莱雅·哈蒙(Jalaiah Harmon)。她根据说唱歌手 K-Camp 的歌曲《彩票》(Lottery)编排出了这段风靡 TikTok 的舞蹈。

贾莱雅·哈蒙编舞的Renegade引爆TikTok潮流|纽约时报

事实上,如果没有详细追根溯源的话,没人知道这支舞蹈的来源。「根据 TikTok 的机制,很难弄清楚是谁开始了的 Renegade 潮流」,贾莱雅的母亲斯蒂芬妮·哈蒙如是说。对于大多数 TikTok 用户而言,这只是一个从未知之处显现的新的迷因。

舞蹈本身也因为这种迷因的机制而产生了变化。

发起了 Outwest 舞蹈挑战的 Nicole Bloomgarden 认为,人们加入舞蹈挑战只是想找找乐子、卖卖萌,他们并不想成为真正的舞者。

「我特意让 Outwest 挑战赛变得更简单,这样会有更多的人可以跳。我认为它绝对是在改变舞蹈,它使舞蹈更具包容性。」

甚至舞蹈产业也因此发生了改变,很多舞蹈机构在招聘时都会问舞者在 TikTok 上有多少粉丝。迷因式的传播强化了舞蹈的趣味性和社交属性,很多机构也从中看见了商机。

音乐产业也是一样。2020 年至今,TikTok 先后与索尼唱片、Merlin(独立音乐版权机构)、华纳音乐和环球音乐等知名主流音乐集团达成合作,这些全球顶级的唱片公司,有越来越多的收入来源于 TikTok 等使用版权音乐的短视频产品,它挤压的也睡流媒体音乐的市场份额。

汤米男孩唱片公司(Tommy Boy Records)的创始人 Tom Silverman 认为,孩子们对于在 TikTok 上 30 秒片段的痴迷,开启了音乐的一个新时代。

「过去一支单曲曾是一张专辑的『预告片』,那么现在一个 30 秒的片段,是否是一首单曲的『预告片』呢?」


粉末的价值

和中文互联网对短视频平台的批评一样,美国也有不少批评 TikTok 的声音,矛盾主要集中在碎片化的内容如何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

「我本来下载它是为了看笑话,结果现在我上瘾了。兄弟们,别吸毒。」在一条分析 TikTok 火爆现象的视频下,有热门评论这么说道。

在信息爆炸时代,各种社交媒体都占据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受众的注意力已经非常短浅化和碎片化、「快速」的互联网产品进一步割裂了人们的生活。一条 TikTok 视频的长度只有 10 - 15 秒,这种极其短小精悍的视频,完全贴合当下最能够吸引用户的碎片化甚至「粉末化」的内容定律。

沉浸在短视频中不能自拔或许是对人们专注能力的一种打击,然而有时候,「粉末化」的视频也更容易传播,它往往能用最直接的方式吸引到用户的注意。

正如计划封禁 TikTok 的消息传开后,TikTok 上的创作者和粉丝们马上采取行动。有一部分人严正抗议,高喊「拯救 TikTok」的口号。

TikTok的粉丝们进行抗议|Unsplash

他们表示:脸书和谷歌这样的互联网大企业的垄断,令人们牺牲了网络中立和信息自由,让互联网的定义变得狭隘,TikTok 第一次挑战了巨头们的霸权,实现了脸书等网站上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

然而,2019 年,当扎克伯格意识到 TikTok 的威胁时,他在一次演讲中表示:TikTok 对美国社会和安全已经产生了威胁,它并不像 Facebook 一样承诺对用户言论自由的保护,它对美国价值观以及科技至上认知的维系产生了风险。

一边是 TikTok 用户将其视为挑战互联网巨头的窗口,一边是巨头将其视为侵犯国家价值的洪水猛兽。其中有趣的一点是,据知情人士透露,在 2019 年白宫行的私人晚宴上,扎克伯格向特朗普重申了这样的观点。他认为崛起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对美国商业造成了威胁,它们比 Facebook 的问题更严重,更值得谨慎对待。

这在某种程度上,反而印证了 TikTok 作为新兴社交媒体平台,所代表的「反垄断」价值。

在那之后,特朗普政府对 TikTok 开启了一系列以「国家安全」为由的审查与禁令。七月时特朗普态度强硬,扬言要使用总统的行政命令封禁 TikTok,随后的执行却不断延期、暂缓,被法院接连否决。

任期的最后几周,特朗普没能继续推进禁令实施。在各路社交媒体平台相继将这位时任总统封杀之后,TikTok 宣布封禁所有有关特朗普煽动暴徒的内容。

历时半年的 TikTok 事件,就这样成为特朗普未竟的议程里,最为混乱荒唐的事务之一。

另外一边,新任总统拜登的孙辈们,正在 TikTok 上享受着「网红」般的待遇。

2020 年 11 月,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他的孙女 Maisy 激动得在 TikTok 上发布视频庆祝。她拿着马克笔,把 T 恤上「拜登副总统」的「副」字划掉,配上一段文字:「Hey hey hey goodbye trump」。

这条视频获得了数十万点赞,她本人也积累了超过 20 万个粉丝。



责任编辑:宋德胜

图片来源:apptopia、纽约时报、Unsplash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