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技术型 CEO 才能救英特尔

摘要

Gelsinger 接下来的使命更加艰难。

成立五十多年的英特尔,从没有表现得像今天这么期待改变。

当地时间 1 月 13 日,英特尔官方发布声明:公司 CEO Bob Swan 将于 2 月 15 日卸任,接任他的是 VMware 现任 CEO Pat Gelsinger。在成为英特尔第八任 CEO 的同时,Gelsinger 也将加入英特尔董事会。

目前还在 VMware 担任 CEO 的 Pat Gelsinger|视觉中国

Gelsinger 现在虽然是 VMware 公司 CEO,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英特尔老将。他曾在英特尔任职 30 多年,并成为了英特尔历史上首任 CTO。他在英特尔就职期间推动了包括 USB 和 Wi-Fi 在内的多项关键行业技术的诞生,也是英特尔初代 80486 处理器的架构师,共领导了 14 种不同的微处理器程序。

实际上,英特尔内部一直有让技术人员担任高层管理人员的传统。虽然是从其他公司空降,但某种意味上 Gelsinger 的上任更像是一种回归。

换任消息一出,低迷了许久的英特尔股价连涨三天,市值也增加了将近 200 亿美元。Gelsinger 的出现完美贴合了英特尔目前的急迫需求:一位能够带领公司回归技术主线的技术型 leader。


两次临危受命

Gelsinger 的上马,也意味着 2019 年 1 月才正式上任的 Bob Swan 将成为英特尔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同时也是 50 年来唯一一位没有技术背景的 CEO。

2018 年 6 月,时任英特尔 CEO 的 Brain Krzanich 因一桩桃色新闻而「光速离职」。当时英特尔的 CFO(首席财务官)Bob Swan 临危受命,开始担任临时 CEO。事实上,财务出身的他对此职位兴趣不大,他曾在英特尔全体员工大会上表示他不希望自己长期担任这个职位。然而在 7 个月后,Swan 还是正式接下了 CEO 的角色。

         Bob Swan 即将卸任|视觉中国

Swan 并不是公司 CEO 的首选,由于缺乏技术背景,当年他被任命为 CEO 的消息发布后,英特尔股价甚至下跌 3%。

在任期内他所承担的更多是一个「过渡者」的角色,公司发展并没有出现大的失误,外界常常批评英特尔的芯片制程问题(英特尔在 14nm,10nm 和现在 7 nm 的生产技术方面的不断挫折),其实是 Swan 成为 CEO 之前就已经存在的问题。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技术缺陷推迟了每一类新微处理器的引入,使得竞争对手 ARM、台积电和 AMD 趁机赶超,英特尔在技术和产品上的不断推迟也使其丧失了大量的市场占额,很多人将问题归咎于缺乏芯片技术基因的 CEO。

眼看英特尔在芯片行业的领导地位堪堪将倾,英特尔将老将 Gelsinger 请回了公司。英特尔董事会主席奥马尔表示:「董事会认为,在英特尔转型的关键期,这是利用 Pat 的技术和工程专业知识来改变领导层的正确时机。」作为一家半导体公司,面对虎视眈眈的竞争公司,技术上的未来要比季度收益报告中的短期利润目标和犹豫不决的投资者更重要。


腹背受敌

同样是临危受命,与 Swan 相比,Gelsinger 接下来的使命更加艰难。

在英特尔公司整体营收和利润逐渐走向下坡路的时候,老对手 AMD 却春风得意,股价一路水涨船高,远超今天的英特尔。

据 PassMark 数据,2020 年 Q4,AMD 与英特尔处理器市场占有率对比中,AMD 占据了总份额 37.8%,达到 14 年最高水平。AMD 的 Zen 架构加上 TSMC 的 7nm 工艺(AMD&TSMC 联盟)让英特尔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另外一边,图形计算大厂英伟达收购 ARM 的举动,将会进一步威胁英特尔在 PC 市场领域的占额。

在服务器芯片领域,前沿芯片研制上的技术难题亟待解决。7nm 芯片于 2020 年 7 月延期上市,彼时对手台积电等早已经完成 7nm 芯片的研制使用,开始向更小的 5nm 进军,英特尔与竞争对手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挤牙膏」式研发问题未解决的同时,英特尔昔日的盟友们纷纷开始自研服务器芯片,这对英特尔更是雪上加霜。

今年 6 月,苹果公司宣布弃用英特尔芯片,开始使用自己研发的芯片,投向了 ARM 的怀抱。而此前,苹果 Mac 电脑使用英特尔芯片已经整整 15 年。就连英特尔的老朋友,曾经牢固的盟友微软也在近期传出了了自研 ARM 架构服务器芯片的消息。微软投入 ARM 阵营,对服务器芯片市场未来走向影响更大。英特尔以往近乎垄断的服务器芯片市场,正逐渐被 ARM 阵营撕开一道越来越大的裂缝。

Pat Gelsinger 是英特尔历史上第一任 CTO|视觉中国


船长和船

在今年刚刚结束的 CES 展上,英特尔表现亮眼。一口气推出了 4 个系列 50 款不同的处理器,虽然这些处理器依旧采用 10 纳米和 14 纳米工艺,但据英特尔自己给出的测试结果,10 纳米的酷睿 i9-11000K 要比隔壁 AMD 7 纳米制程的 Ryzen 9 5900X 还要厉害,就连 2021 年的中低端新品也要比 AMD 同类竞品性能高出 14%。

在宣布换帅消息同时,13 日晚间,英特尔还透露已经在 7nm 工艺技术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有消息称其将寻求台积电进行代工,借此实现在制程上的突破,以此赢回市场。

科技巨头的转型往往与公司领导者的能力有很大关系。微软的纳拉德从鲍尔默手中接过船舵,只用了几年就把微软从颓势里挽救出来,利用云业务让微软重现活力。如今的英特尔虽然强敌环伺,自身也动力不足,但仍保持着在 PC 端和芯片领域无法取代的领先地位,眼下正面临转型的关键时期。

经常对英特尔前景持怀疑态度的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分析师称 Gelsinger 是「一位好船长」,但被问到「这艘船怎么样?」时,Rasgon 表示:「Gelsinger 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克服英特尔的技术问题,夺回市场份额。」

对英特尔来说,新的 CEO 能否带领英特尔走出 7nm 制程工艺落后的泥潭,并且在技术和业务发展方向上突破今天的桎梏,至少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看到成果。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宋德胜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