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打工人」叫板管理层,这是科技公司的第一场「工人运动」

摘要

工资并不是最重要的问题。

硅谷的第一个大型工人工会,在谷歌诞生。

新年假期刚过,当地时间周一,400 名谷歌员工,宣布他们已经联合组建了一个工会。工会以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作为命名,向集团旗下所有员工开放,简称 AWU(Alphabet Workers Union)。

在决定成立工会之前,谷歌员工已经发起过多次抗议活动,以表达对管理层决策的不满。其中一部分员工最终决定成立工会,将这种「对抗」组织化。在公开之前,AWU 已经秘密组织了一年多时间,并在一个月前选出了领导层。

Alphabet 旗下共有约 26 万全职员工和承包商,400 人在其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这意味着 AWU 与传统工业领域的工会有很大区别。但这仍是一个全新开始,公开成立后仅一天,又有几百名谷歌员工加入了 AWU。


代表「价值观」的工会

硅谷之所以长期以来没有工会,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科技公司的待遇太好了。

美国的劳工运动起源于 19 世纪。当时美国的石油、铁路、钢铁等工业高速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驱动。工人们拿着微薄的工资,却要在极为恶劣的环境下长时间工作。

1877 年,美国曾爆发大规模的铁路大罢工事件,抗议铁路公司克扣工资的行为。今天的「五一劳动节」,就是为了纪念 1886 年的芝加哥大罢工。但直到 1930 年,受经济大萧条影响,当时的总统罗斯福才推出新政,从法律上允许工人组织工会。

组织化的工会让工人们能联合起来,与企业进行对等的谈判,毕竟在企业面前,个人的力量还是太过弱小。通过劳工运动和工会,美国工人赢得了「双休日」、「八小时工作制」等基本权益,这种劳动制度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广泛认可,一直延续到今天。

工会代表了工人的「利益」。在很多工厂,大部分工人都会选择加入工会,每年支付一定金额的会费。这样的「多数派工会」可以代表大多数工人,要求企业提高工资,改善劳动环境。

过去几十年,美国的工会组建率连年走低。其中的关键原因就在于劳动法已经对最低工资标准和工作时长做了详细的规定,劳工的基本权益已经得到了相对充分的保障。

在遍地是钱的硅谷,这更不是什么问题,科技行业的薪资和工作环境早就远高于平均水平。所以长期以来,硅谷并没有「工会」一说,很多工程师在社会问题上也倾向于保持沉默。

         谷歌的办公环境和薪资水平一直是行业顶尖的|极客公园

谷歌是最早花大力气改善办公环境的科技公司之一,公司里有健身房、乒乓球桌,免费的零食饮料,每天更换的食堂菜单……但这一次,谷歌员工组建工会的理由,并不在于薪资或办公环境。

与传统工会不同,AWU 并不是一个单纯代表员工「利益」的工会。它是一个「少数派工会」,更多代表的是员工的价值观。过去几年,越来越多的科技从业者开始关注社会问题,包括职场多元化、薪酬歧视、以及性骚扰等问题。抗议活动时有发生,底层员工和管理层之间矛盾频发。

谷歌工会副主席 Chewy Shaw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目标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工资问题,要广泛得多。」


关于「不作恶」的争论

2018 年,超过两万名谷歌员工罢工,抗议公司管理层的一系列决策。

抗议的焦点之一是 Google Cloud 与美国军方签订的一项技术合作项目,Project Maven。这一项目允许美军通过谷歌的 AI 技术,分析无人机的拍摄画面。大量谷歌员工认为,这一项目将技术用于战争,违背了谷歌当初「不作恶」(Don't be evil)的价值承诺。

除了与军方的技术合作,引发争议的问题还包括谷歌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供的技术,这一做法打压了移民进入美国的途径。以及,谷歌对一名高管的性骚扰行为处理轻率。

从那时起,谷歌管理层和员工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多,价值观的裂痕也越来越大。

2020 年 12 月,负责 AI 伦理的科学家 Timnit Gebru 被她的上司,谷歌 AI 负责人 Jeff Dean 开除。Gebru 表示双方在一篇关于 AI 伦理论文的评审上产生了分歧,最终导致自己被开除。Gebru 公开了自己与同事沟通的邮件内容,其中揭露了谷歌对 AI 伦理的不重视。

之后,该论文被公开传播,内容中包括谷歌的自然语言模型对 AI 伦理有负面影响。舆论认为,这正是谷歌试图压下这篇论文的原因,并最终导致了 Gebru 被解雇。事件发生后,有超过 1400 名谷歌员工,和 1900 名 AI 学术圈人士对谷歌的行为表示谴责。

就在这一事件发酵的同时,美国联邦劳资关系委员会针对谷歌提出控告,指责谷歌审问、监视并解雇了在公司内部组织活动的员工。但谷歌拒绝承认这一指责。

谷歌一直在原则上「支持员工之间进行争论」,但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涉及利益的增多,谷歌增加了对员工言论的限制,并在内网的群组里设置了一些管理员,以减少冲突。

         2018 年,谷歌员工曾举行了大规模的罢工抗议活动|视觉中国

在不少谷歌员工眼里,谷歌似乎已经丢掉了它「不作恶」的初心,甚至正在走向这一立场的反面。

阻止这一变化,正是 AWU 工会想要做到的事。工会会员们表示,成立工会并不是为了帮自己谈下更优厚的待遇,而是为公司内部的反对活动,提供一个长期的,具有组织性的渠道。工会是向管理层施压的必要工具,只有这样,员工们才能保证自己的声音被老板听见。

有学者认为,科技巨头在内部完全「统一思想」的做法并不合理。加州大学的一位教授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表示:「科技公司发现公司内部有不同的观点,即使只是很小的一部分人,都会将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工会时代的开始

在谷歌之前,科技界也有劳工尝试成立过小规模工会。

去年,众筹网站 Kickstarter 的员工就成功发起了一场工人运动,组建了工会。谷歌旗下,一个位于匹兹堡的承包商也在内部成立了工会。除此之外,亚马逊一个配送仓库的数千名员工也正在尝试组建工会,将在几个月内进行投票。

这样的做法也得到了上级工会组织的支持。AWU 隶属于美国通信工人工会,后者的财务秘书长 Sara Steffens 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曾经很多人认为在科技行业组织工会是不可能的,但现在不是了。」

过去几年里,白领逐渐成为了美国工会组织的焦点。从 2017 到 2019 年,美国参加过罢工活动的劳工人数翻了 24 倍。白领的工会组织也空前壮大,其中包括新闻、影视行业,游戏行业,甚至是研究生和非营利组织,科技业成了最后的空白。

美国通信工人工会一直致力于推动白领组建工会。早期它们一直尝试鼓动游戏公司的员工组建工会,因为游戏公司是硅谷加班、裁员、克扣薪水的重灾区。2019 年,这一组织开始接触谷歌员工,讨论组建工会的可能。经过一年,工会终于成立了。

与此同时,有不少谷歌员工,并不认为工会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他们认为工会的权力和声音集中在少数代表手中,在遇到不同领域的议题时,可能会出现事件当事者反而被排挤在外的情况。甚至有人认为,美国通信工人工会对谷歌员工的工会如此关心,只是为了扩张自己的地盘。他们并不关心谷歌内部的问题。

         在公司内部允许反对声音,是谷歌员工的关键诉求之一|视觉中国

蓝领阶层中传统工会,一般会尝试说服大量员工加入,形成多数派。之后像州政府或联邦劳动委员会申请举行选举,如果赢得了大多数投票,工会就可以与雇主进行谈判。但目前来说,AWU 这种少数派工会,并没有与谷歌进行直接谈判的权利。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向谷歌施压,通过组织的声量和影响力,寻求公众或监管部门的注意,从外部影响公司。

针对 AWU 工会,谷歌人力运营总监 Kara Silverstein 表示,「我们一直努力为员工创造一个足够支持生活,有回报的工作环境,当然,(组建工会)是员工受保护的劳工权利,我们支持。但我们仍然会以过去的方式,与员工个人直接接触,(并不会直接与工会接触)。」

但这并不是 AWU 的目的,他们的首要目标是让员工可以自由发声,而不用担心被解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宋德胜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