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首个诺奖,颁给三个发现了「丙肝」的老头

摘要

在病毒肆虐之年,诺贝尔恰好将生理学或医学奖项颁给了病毒研究,这无疑是对人类抗击传染病所付出的无数艰辛,给予的巨大鼓励。

2020 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席卷了世界,目前已有超过 2500 万人感染新冠病毒,100 万人死于此次疫情。前脚的「诺奖风向标」拉斯克奖直接取消,而今年的诺尔贝奖颁布如约而至,但把颁奖改到了线上举行。

北京时间 10 月 5 日下午 5 点 30 分,诺贝尔委员会公布了今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奖项颁发给哈维·奥尔特(Harvey J. Alter)、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和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以表彰他们共同发现了丙肝病毒(HCV)。

霍顿来自英国,其他两位是美国科学家,他们三位将平分 1000 万瑞典克朗奖金(约合 760 万人民币)。今年的奖金比以往额外多了 100 万克朗。

在病毒肆虐之年,诺贝尔恰好将奖项颁给了病毒研究,这无疑是对人类抗击传染病的极大鼓舞。他们对于丙肝病毒的发现,让医学界可以从血液检测和新药研发上避免人们患病,甚至消灭丙肝。丙肝病毒可造成急性或慢性肝炎感染,其严重程度从持续几周的轻微病症到终身严重疾病不等。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世界每年有超过 7000 万例丙型肝炎病例,其中 40 万例死亡。

「多亏了他们的发现,现在已经有了对病毒高度敏感的血液检测,这些检测基本上消除了世界上许多地区的输血后肝炎,」委员会说道,「这一发现也使得针对丙型肝炎的抗病毒药物得以迅速发展。」目前被根除的病毒传染病都是由于疫苗的发明,丙肝可能会是第一个治愈药物出现后被根除的传染病。


发现丙肝

上世纪 40 年代,科学界明确了传染性肝炎主要有两种类型。第一种被命名为甲肝(A 型肝炎),通过被污染的水或食物传播,一般对患者的长期影响不大。第二种是乙型肝炎(B 型肝炎),通过血液和体液传播,它会导致慢性疾病,发展为肝硬化和肝癌。

到了 80 年代,美国微生物学家 Maurice Hilleman 先后研制出甲肝和乙肝疫苗,就在所有人以为这种传染病已被攻下的时候,一种新型肝炎冒头了。

但奥尔特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血检的时候发现,尽管去除了乙肝病毒,输血仍有很大比例会导致肝炎发生,对病患进行甲肝和乙肝病毒检测,也匹配不上。1975 年,奥尔特发现了这种「non-A, non-B」肝炎。         

找到这种新型病毒,花了十几年|诺奖官网

想要治疗和预防新型肝炎,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病原体。没想到的是,直到 1987 年,也就是十二年后,英国科学家霍顿和另一位科学家 Daniel W. Bradley 合作采用分子克隆的方法发现了一种新型病毒,两年后,他们揪出了奥尔特的「non-A, non-B」病毒,正式命名为丙肝病毒(HCV)。

1990 年,血库开启常规丙肝测试,1992 年进一步启用高灵敏检测方法,从而使 HCV 基本从血库中消除,减少了丙肝通过输血传播的案例。


消灭丙肝

奥尔特发现了未知的肝炎病毒,而霍顿在前者发现的基础上分离出了丙型肝炎病毒的新病毒基因组。但如果要消灭丙肝,光是发现是不够的,还需要通过培养病毒进一步研究,进而研发出疫苗和药物。

美国科学家赖斯在 90 年代对丙肝病毒的结构和复制过程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最终于 1997 年首先在黑猩猩体内实现了 HCV 的大规模制备,丙肝病毒的神秘面纱由此揭开。他还得出了一种重要结论:仅是 HCV 就能引起肺炎。

在「巨人」赖斯研究的基础上,其他科学家开发了更为简易的 HCV 培养系统。有了病毒培养皿,HCV 的病毒特征、生活周期、致命弱点被人们逐一突破。接下来,科学家们才有可能进行最后的疫苗和药物研制。

HCV 的发现,为药物的研发奠定了基础|诺奖官网

2013 年,美国 FDA 正式批准 PSI-7977 联合病毒唑用于丙肝的治疗,也就是索非布韦(Sofosbuvir)。据悉,12 周用药(每天 1 片索非布韦及其他联合药)就能治愈丙肝。不过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丙肝疫苗尚未问世。

奥尔特曾在一次讲座中说道,丙肝可能是第一个被治愈药物根除的传染病,但普及治愈药物比普及疫苗要困难很多(在美国为期 12 周的索非布韦治疗花费高达 8.4 万美元),而疫苗需要强大的多国政府合力研制。


获奖者生平

哈维·奥尔特(Harvey J. Alter),1935 年生于美国纽约。因发现丙型肝炎病毒曾被授予美国「公共卫生服务杰出服务奖章」,以及 2000 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Harvey J. Alter|HIN

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英国病毒学家。2013 年,他成为第一个拒绝领取盖尔德纳国际奖的获奖者,理由是该奖项没有颁发给团队中另外两名重要研究人员 Qui-Lim Choo 和 George Kuo。

Michael Houghton|视觉中国

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生于 1952 年,是美国病毒学家,洛克菲勒大学病毒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丙型肝炎病毒。他与 Ralf FW Bartenschlager 和 Michael J. Sofia 共同获得 2016 年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Charles M. Rice|视觉中国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近5年获奖者

2019 年,美国癌症学家威廉·乔治·凯林、英国医学家彼得·约翰·拉特克利夫,以及美国医学家格雷格·伦纳德·塞门扎,凭借他们革命性地发现细胞在分子水平上感知氧气的基本原理。

2018 年,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与日本生物学家本庶佑,凭借他们发现负性免疫调节治疗癌症的疗法方面的贡献获得诺奖。

2017 年,三名美国科学家杰弗里·霍尔、迈克尔·罗斯巴什和迈克尔·扬,凭借他们在研究生物钟运行的分子机制方面的成就获奖。

2016 年,日本科学家大隅良典凭借在细胞自噬机制研究中取得的成就获奖。

2015 年,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以及爱尔兰科学家威廉·坎贝尔和日本科学家大村智,凭借他们在寄生虫疾病治疗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获奖。


题图:诺贝尔奖官网

责编:于本一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微信 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