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逃离北上广?硅谷的码农们可能会给你勇气

摘要

如今,逃离大城市可能已经不只是一种情绪的宣泄,而是技术开始朝着更好解决「人」的生存问题,往前迈了一大步。

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与日俱增,在国内白领中兴起的「逃离北上广」的思潮前几年一度盛行。

而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远程办公开始成为常态,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司老板们的焦虑和压力,同时也让员工体验到另一种工作方式的可能。

既然可以选择在成本更低,质量更高的地方生活,「继续留在北上广是不是有意义?」就成了值得好好掂量的问题。

但「远程办公」到底是未来企业短期自救的方法,还是会长期落实的措施?

远程办公常态化后,是否可以达到企业与员工双赢的局面?是不是可以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这些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但如今再探讨离开大城市的话题,单纯的情绪宣泄已经不是重点,技术如何更好地解决围绕「人」的一系列问题成了关键。

这里可以参考硅谷最近的变化,因为美国的「逃离北上广」运动已经开始了。

从年初至今,疫情的蔓延迫使绝大多数公司开始实行远程工作制度。在湾区的家里远程办公长达半年的人们,纷纷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能不能将办公的地方搬得更远?部分行动派,已经开始离开旧金山湾区,离开硅谷。这甚至导致旧金山湾区的房价出现了下跌。

一些科技公司也在政策层面予以支持,提供了长期远程办公的选项。与此同时,它们也在招聘大量的学生,参与线上的暑期实习。

新冠时代的第一批职场新人,即将参与一场「从入职第一天就开始远程工作」的职业试验。

没人知道它是否会演变为一场工作形式的大变革。


被疫情催化的「远程办公」

远程工作不是一个新概念。

比如著名博客平台 WordPress 的母公司 Automattic,就是一家「纯远程办公」的公司。从创立的第一天开始,这家公司就没有「办公室」,所有的员工都采用远程办公的形式参与工作,遍布世界各地。至今,他们已经坚持了 15 年。

但在 2020 年之前,远程工作更多停留在「概念」层面,只有少数公司在尝试践行,直到新冠疫情改变了一切。因为疫情,硅谷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不得不开始施行远程工作。

人们开始离开硅谷。硅谷当地的房地产和消费服务业已经最先感受到了水温的变化。有牙医发现,每天都有病人来做常规检查时表示这是最后一次了,自己即将离开硅谷。还有不少房东发现租客不准备续签租约,即使他愿意将房租价格降低一点。

根据美国租房平台 Zumper 的数据,7 月旧金山一居室公寓的租金中位数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 11%,在苹果和谷歌所在的湾区核心区域,房租跌幅还要更大。这一情况逆转了湾区房地产市场的长红态势,过去 10 年里,这里的独栋住宅价格中位数几乎翻了三倍,涨到了 100 万美元。

 科技业的繁荣让旧金山湾区成为了全球房价最高的地区之一|站酷海洛

那些原本就有条件施行远程的科技公司,顺势开始了更长远的转型。整个 Alphabet,包括谷歌,对外公开表示,旗下员工至少要到明年夏天才会回到办公室办公。原因是很多员工在疫情期间选择去其他地方远程办公,在当地租房,签了一年的租约。Facebook 也表示自家员工可能会继续远程到明年,同时它还计划在未来 10 年里打造一套大体上基于远程的管理模式,并且已经在招募专门负责远程工作的主管。

对巨头来说,转型远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那些小体量的公司做起来就相对轻松很多。包括 Twitter 和 Slack 在内的多家公司都宣布,旗下员工可以选择长期远程工作。


到二线城市去

科技公司开始尝试转变,员工对远程工作也兴趣高涨。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网络安全公司 Tanium 在六月底宣布了员工可以永久远程工作的消息。至今两个月的时间里,该公司旗下 1500 名员工中已经有 16% 提出想要转为远程,咨询了相关事宜。上个月,公司 CEO Orion Hindawi 已经搬离湾区,在西雅图安了家。

5 月,Facebook 在内部开展了一项关于远程工作的调查。结果显示有 40% 的员工对长期远程工作的模式很感兴趣,其中有四分之三的人表示如果长期远程工作,自己会离开湾区,搬到其他城市生活。

湾区超高的房价和生活成本,让高收入的科技从业者都开始觉得难以接受。在硅谷,即使与其他 5 人合租一套房,睡上下铺,每月的房租开销也可能高达 1300 美元。高房价还使日常消费也水涨船高。吃饭、健身,所有涉及场地的餐饮、服务业,都比周边城市要贵出不少。

不少公司的政策是,如果员工选择长期远程,会有一定程度的降薪。但这仍然挡不住人们逃离硅谷的脚步,很多人认为即便降薪,其他城市更低的生活成本也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质量。

华尔街日报采访了一对夫妻,妻子是 Twitter 员工,丈夫则在 Fitbit 工作,他们转为远程,离开硅谷之后选择搬到了东海岸的北卡罗来纳州生活。北卡罗来纳的经济在美国属于中等水平,他们在当地买了一套占地 200 多平的别墅,房贷月供相比硅谷的房租还要便宜 1500 美元。所以即便他们转为远程后薪水都有小幅下降,但家庭财务状况仍然得到了改善。

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Unsplash

不只是员工,一些企业也被美国二线城市低廉的运营成本吸引,开始考虑在更多城市设立办公室。

8 月,亚马逊开始扩大它在二线城市办公室的规模。作为一家与实体打交道比较多的企业,亚马逊对远程工作不怎么感兴趣。但它仍然认为把大量员工全部集中在一个总部的模式并不健康:既不利于发展业务,也不容易应对「疫情」这样的意外风险。

亚马逊已经计划在纽约、凤凰城、圣地亚哥、丹佛、底特律和达拉斯这六个二线核心城市增设 3500 个工作岗位,同时拓展 80000 多平米的办公空间。不仅涵盖电商业务岗位,还包括 AWS、Alexa 和广告等互联网业务团队。


漫长的转变

「逃离硅谷」的人们迈出了第一步,但这仍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未来也充满着未知。

离开硅谷的人中,有不少都选择了距离硅谷较近的城市作为「中转站」,萨克拉门托、洛杉矶等同处加州的城市倍受热捧。特别是旧金山周围距离 100-200 公里的周边,距离硅谷仅两小时车程,房价便宜很多,在有需要的时候能快速回到公司。

有人认为这样的趋势只是暂时的。招聘平台 Hired CEO Mehul Patel 认为,一直有人不断地离开硅谷,比如 20 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但后来,人们还是又重新聚集起来。他说,「当时每个人都觉得,可以在任何地方创业,但仅仅一两年之后硅谷就恢复了生机。」

对企业来说,转为远程或许意味着用人成本的降低,但同时也对它们的管理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在进入远程工作状态半年之后,很多公司都出现了效率问题,员工之间缺乏联系沟通,工作目标和方式的调整速度变慢了,吸纳新员工的过程也变得更复杂。有证据表明,年初员工刚开始远程时工作效率更高,因为当时他们更害怕被裁员,进入远程工作状态越长,工作懈怠的情况就变得越来越普遍。

所以很多企业开始寄希望于更长远的未来。自 7 月起,几乎所有科技公司都推出了大规模的远程实习、培训计划,其中有苹果、谷歌、微软、FB 这样的巨头,也包括 Uber、Lyft、Twitter 等公司。这一批实习生,将尝试着从踏入职场的第一天起,就以远程形式工作。这种特殊的经历,让他们可能对「远程工作」产生更深刻的认知、更强的适应力,成为未来远程工作的组织、管理者,继续引领推动这场「远程」革命。

硅谷象征着整个科技行业|站酷海洛

显然,办公室不会灭绝。但即便是很少一部分人离开硅谷,也会对硅谷的社会生态造成深远影响。有研究者表示,如果有 5% 的科技工作者离开旧金山,就会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硅谷的交通会得到改善,物价会下跌,这些人定居其他城市后能带动当地经济。建立起成熟远程工作机制的科技公司,在招聘时也能面向全国更广阔的人才市场。

7 月底,在类似国内脉脉的匿名工作社区 Blind 上,3300 名湾区科技从业者参与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 15% 的人已经离开了湾区进行远程工作,但并不确定未来是否还会回去。这些人中超过一半表示,如果公司允许长期远程,他们就考虑不回去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逃离北上广」一直是社交媒体上热门的话题。

但疫情期间,不管是飞书、钉钉、企业微信等等各大协作办公平台的兴起,还是远程办公这种「新工作」形式的常态化,以及职场人本身在适应外界变化中逐渐长出的新能力,让大家意识到,这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时代,它前进的速度无人预料,所有人只能做出改变不断适应。

「北上广」或者「硅谷」早已不是一个个限定的地域符号,借助科技的手段和力量,你完全可以住在喜欢的地方,继续做着热爱的工作,把生活的选择权紧紧握在手中。

未来可能不确定,但朝着变化趋势向前,一定可以获得更多主动。


责任编辑:于本一

头图来源:Unsplash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