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TikTok 的奋力一搏

摘要

诉诸法律并非最优解,但这可能是字节跳动当下唯一的选择了。

8 月 23 日,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连续两次颁发行政命令封杀 TikTok 在美业务之后,字节跳动发布声明,将于北京时间 8 月 25 日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字节跳动表示:「近一年来,我们怀着真诚的态度,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解决方案。美国政府罔顾事实,不遵循正当法律程序,甚至试图强行介入商业公司谈判。为确保法治不被摒弃,确保公司和用户获得公正的对待,我们将通过诉讼维护权益。」

据外媒透露,TikTok 还将对特朗普政府视其为美国国家安全威胁提出反对意见,同时其也在做最坏打算,以确保即使 TikTok 在美国被关停,公司员工也能继续获得相应报酬。目前尚不确定 TikTok 将在哪家法院提起诉讼。对于该事件的进展,极客公园将持续保持关注。



来自白宫的双重施压

据了解,TikTok 的诉讼请求与 8 月 6 日特朗普颁布的行政令有关。

该命令禁止美国任何个人和企业与与 TikTok 及其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进行交易。TikTok 的起诉依据是,该行政令援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未遵循正当程序。

目前,该禁令的全部范围尚不清楚,美国商务部部长将有权确定交易的范围。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交易禁令执行期限在 9 月 20 日,若禁令生效,会导致字节跳动无法向美国员工发放工资。因此,字节跳动在起诉美国政府的同时,也在积极准备「关停预案」。

据了解,作为关停预案一部分,字节跳动正在积极联系海外银行和信投机构,寻求在总统令生效的情况下,也能够为美国员工支付工资以及维护员工其他合法权益的可能。

进入 8 月,特朗普政府针对 TikTok 的封禁开始从舆论引导走向行政制裁。仅仅时隔一周,8 月 14 日,特朗普的第二道行政令下发。

该行政令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调查结论,援引《1950 年国防生产法》修正案,特朗普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 90 天内(可能延长到 120 天)剥离 TikTok 在美业务。

据行业人士分析,这两份行政令援引不同的法律,因此是相互独立、并列执行的,8 月 6 日的行政令意在遏制字节跳动的全球业务,8 月 14 日的行政令则明确字节跳动必须剥离 TikTok 美国业务。

在 8 月 14 日的行政令中,特朗普命令字节跳动立即着手按照 CFIUS 的要求,从 TikTok 当中撤资,包括一切和 TikTok 有关的有形和无形资产,以及所有从 TikTok 或 Musical.ly 提取或衍生出的和美国用户有关的数据。

特朗普还要求,字节跳动需要向 CFIUS 提交 TikTok 买主的名单,只有在提交名单 10 天后,且 CFIUS 没有表示异议的前提下,字节跳动才可以完成 TikTok 的交割。

于是,摆在 TikTok 面前的选择只剩两个,要么出售美国业务给美国公司,要没直接退出美国市场。即便 TikTok 针对 8 月 6 日行政令发起诉讼,也可能无法改变字节跳动必须拆分 TikTok 美国业务的结局。

除了公司官方诉讼,TikTok 的美国员工也在自发提起对特朗普政府的诉讼,指控特朗普的禁令属于行政越权,将损害 TikTok 美国公司员工的宪法权利,包括获取报酬权。

TikTok 美国总经理瓦妮莎·帕帕斯在 8 月 20 日接受采访时强调,反对 CFIUS 的裁定,目前并没有看到任何能够支持 TikTok 对美国国家安全存在威胁的证据。

帕帕斯表示,TikTok 将继续在美国运营其热门音乐视频应用,无论美国政府对其业务的禁令会带来什么后果。



TikTok 的奋力一搏

TikTok 被迫要求出售在美业务至今,已经传出的有意收购者包括微软、Twitter、甲骨文、谷歌、红杉资本等。最早曝出的报价是 500 亿美元。

随着特朗普政府的步步紧逼,近期彭博社的报道指出,「TikTok 在美国的业务估值在 20 亿到 500 亿美元之间。」显然,20 亿的报价下限,大大低估了 TikTok 的价值。

有业内人士分析,尽管与美国政府的谈判大局已定,但字节跳动寻求一切可使用的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防止 TikTok 被迫廉价出售。

在字节跳动宣布起诉特朗普政府的声明中,其提到,近一年来,公司都在寻求跟美国政府沟通,针对他们所提出的顾虑提供解决方案。

针对儿童隐私问题,TikTok 上线了青少年模式。这是为 13 岁以下用户设计的安全和隐私保护功能。与正常模式相比,低龄用户在这个模式下只能观过滤后的视频,并且不允许共享个人信息和视频,也无法私信和评论。

针对数据安全问题,早在 2019 年,TikTok 就宣布将美国用户的数据迁移至美国的数据中心,内容审核也相应迁移到当地进行。为了进一步提高透明度,TikTok 还成立了一个透明度和问责中心。

通过这个中心,外界可以了解 TikTok 的审核政策,检查 TikTok 实际的算法代码。

与 Facebook、Twitter 一样,TikTok 也开始发布透明度报告。其近期发布的报告显示,TikTok 在全球范围内共删除 4900 万条所谓违规视频,其中印度和美国是删除视频来源最多的国家。

为了以中立的姿态面向全球市场,字节跳动还在人员上更加重视国际人才的配置。目前,除了 TikTok CEO Kevin Mayer,字节跳动已经拥有七位海外核心高管,包括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 Erich Andersen,美国空军和国防部网络安全专家 Roland Cloutier 等。

面对来自白宫的步步施压,字节跳动实际一直在做持续的层层抵抗。字节跳动选择通过业务机制的「完全透明化」,来防止被「搅混水」的策略。

正如 TikTok CEO Kevin Mayer 所说:「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以更大的举措,围绕算法、透明度和内容审核展开深入对话,并制定更严格的规则。我们正在迈出第一步来解决这些问题。」

字节跳动将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不免让人想起此前华为向白宫提起诉讼的事件。诉讼是一场持久战,无论对华为还是 TikTok,这可能都是一个以小博大无法扭转局势的动作。因此,做出这个选择的意义更在于自身立场和态度的伸张。这是 TikTok 的奋力一搏。

正如张一鸣在此前的内部信中提到,「我们不会把 TikTok 当作一个没有生命的资产。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竭尽努力来保护 TikTok 的独特存在,并且希望 TikTok 的用户体验能够不受影响。」


责任编辑:靖宇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zhuanzai@geekpark.n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