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通向全球商业的新秩序?

摘要

文化和经济的平衡崛起,才是支撑一个人、一个商业组织、一个文明崛起的力量。

如果我们换成外国人的视角,会怎么看待华为和 Tiktok 这两起美国政府主导的「封杀」?

他们是否都会像咱们中国民众一样,很气愤世界通行多年的商业规则,被行政命令粗暴打破?很痛心优秀企业因为「莫须有」的罪名和怀疑而被绞杀、驱逐和伤害?

遗憾的是,这不是现实。

看看日本的状况其实就挺有参考意义。以 TBS 电视台为核心的日本新闻网络联盟(JNN)于 8 月 1 日至 2 日,在全国实施了一次舆论调查,其中的一项内容,就是「你是否支持禁止 TikTok 等中国企业的 APP 和软件?」

结果是,支持:63%;反对:17%;不清楚:20%。

调研中那些支持封禁的主要原因除了美日同盟的压力和思维惯性,很大层面上还是源于「数据安全」等我们看起来有点莫名其妙的担心。显然,在安全这种「动物性」恐惧面前,「莫须有」的罪名就够了,「理性」和价值观全面败北。

如果世界越来越不平坦,商业就会越来越不繁荣,商业越不繁荣,世界就会越来越走向不稳定。面对现状,如果要阻止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我们确实可能要换位思考下对方的心理。

这会让我们不舒服,但是有意义。


秩序和规则是一种「耗散结构」

这个世界残酷的真相是,真正有效的秩序和规则,大多是相对强者制定给相对弱者的。

小到一个家里的家规,大到一个国家的法律,本质都是如此。这种强弱不一定是一元的「暴力」,也可能是你家长辈心理和伦理上的强势,但肯定也包含个体和组织面对国家机器的绝对弱势。

即便商业和国家之间的秩序和规则,恐怕也是如此。它的核心不是绝对的公平和永恒的常态,本质上是不同力量的个体之间,形成的「耗散结构」——这是一个需要能量或者物质持续稳定输入,才会维持存在的不稳定结构,力量的微妙平衡变了,结构就会瞬间崩塌。

系统科学领域中把系统论、控制论和信息论合称为「老三论」,把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论合称为「新三论」。


具体到全球商业体系近年来的大变革上,我们正在经历「耗散结构」的崩塌。全球一体化的浪潮奔涌几十年,但在人类历史上只是一瞬间而已,并没有绝对的理由必然永驻,也不一定就不再归来。

带来变化的原因有很多,其中肯定也包括中国因为勤奋、努力,并智慧地拥抱了西方曾经推动的全球化,让中国经济近 20 年取得了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的发展,甚至正在快速改变和过去公认的世界领袖——美国的力量对比。

在微观层面,美国对于科技领域的引领力量也不再是全面覆盖的了,比如在 5G 技术和社交娱乐领域,中国的华为和字节跳动都有明显的超越和领先。

在别人制定的规则下参与游戏,并势不可挡直奔冠军而去,那么制订了这个游戏规则,同时也在游戏中作为往届冠军的人,内心还能坚守规则,捍卫体育精神,实在是非常考验价值观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价值观只能有效约束自己,希望约束他人是不明智的,哪怕这个价值观是对方天天在说的,因为你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忽悠你。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一定会为自己的发展成就骄傲并充满期待,但如果我们换位到另一方的视角呢?

换位之后,即便理性上我们可以理解这种力量变化,大体上是在自己制定的规则之中发生的,但是你的「动物性」,却一定很难为对手鼓掌喝彩,你甚至需要找「对方的不合理性」,好去缓解自己失落感。

强调体育精神的竞技场上,还有时候会打架、摔拍子,那么国家之间、经济体之间输不起然后掀桌子,这在人类历史上也一再发生。这时候看到耗散结构崩塌的必然性,是商业组织,甚至国家和文明崛起之时非常重要的心理建设之一。如果你知道它必然发生,就不值当因此把自己气得浑身发抖。

我们面对的世界是包含人构成的,这注定是个非孤立的、非平衡的、非线性的系统。换句话说,你的成就可能是别人的愤懑,过去的稳定秩序总会莫名其妙出现变局,而你遵循的历史规则也不一定会适用未来。

这个系统的稳定,甚至并不全部取决于你在历史规则里有没有做错什么?反而取决于你的变化带来的连锁反应,大家觉得是否可以接受,也就是说能否形成新的能量结构,去保持系统的稳定,或者是不是在重新构造一个新的稳定系统。

耗散结构理论的提出,本身就曾对当代哲学思想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因为它,世界不再是一分为二的物理世界和生物世界。

平衡与非平衡、有序与无序、稳定与不稳定,甚至局部与整体,这些原本看似物理世界和生物世界对立的属性,其实一直横贯两个世界。


「恐怖平衡」真能解决问题吗?

聊完基础的心理建设和世界观认知,我们来聊聊这场对中国优秀企业的「浩劫」会带来什么?

2019 和 2020 年,中国两个最优秀的全球化科技公司,遭遇了美国政府主导的「封杀」。

行政限制可以看作商业中的「核武器」,而这一次美国政府开创了依靠「莫须有」的问题,不给任何解决方案和新规则,直接剥夺生存权的暴力手段,在和平时期这是非常罕见的。

这令人震惊和气愤,也令人对未来全球商业规则产生了迷茫。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机关枪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大规模杀伤武器,诞生之初曾被认为是不人道、不合规矩的,当然后来这个变成了入门级武器设备,成了所有军队的标配。

而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下一站是「毒气」,在一战中曾经被广泛应用。这也被认为是不人道、不合规矩的。后来因为这东西技术门槛不太高,低水平的毒气谁都能造,使用了必遭对等报复,一战之后的主流战争就很少大规模应用了。

到了二战,核武器的诞生更是如此,广岛、长崎的核爆炸虽然当时被战争情绪转化成了「缩短战争的关键手段」,但不少科学家事后都认为这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只不过美国的核弹优势延续时间并没有太长,20 年时间内全球多个国家都具备了核武器的能力,加上核武器会杀死对手也会毁掉地球,所以迄今为止世界上只有广岛长崎这两次核攻击出现。

美国在日本投掷的原子弹,导致了后来的「恐怖平衡」


每一次破坏原有平衡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出现,世界就会走向「恐怖平衡」的新稳定架构。

所以商业世界的核武器应用,必然会带来对应的国家级抗衡机制。这种机制当然必须有,有了才能带来平衡,防止这样的事情在全球普遍出现,甚至阻止美国把「商业核武器」成为长期稳定的暴力政策。

而对于企业来说,面对「核武器」是无论如何无法抗衡的。这时候最好的抗争,不是破口大骂然后摆出慷慨赴死的姿势,去让国内观众义愤填膺、心潮澎湃。而是要不断讲逻辑、摆事实,甚至就算美国下决心耍流氓,那就到还有秩序的地方继续坚持全球化,坚持透明,向全世界证明自己根本没有那些莫须有的罪名,证明商业核武器是在破坏规则。

就算最终「核武」落下,至少给世界留下的不是「糊涂案」,而是公认的「谋杀」。这会让对手的短期疯狂,付出长期的代价,并为接下来必须由国家间建立商业核武的「恐怖平衡」,赢得时间。

归根结底,商业原子弹和今天真正的原子弹一样,不是用来扔的,是用来威慑的,乱扔商业原子弹毁掉的是整个商业世界,甚至会带来最终真正的「热战」毁掉整个世界,波及那些希望中国企业跟美国政府死磕,去「死成丰碑」的键盘侠们。

国内盛赞的华为在抗争中从来没有放弃「我被误解了,我只是在努力求生」的沟通姿态。因为华为知道自己「死成丰碑」并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甚至会给中国的大局带来更大的问题。

恐怖平衡,互相摧毁的能力,不是为了报复而报复,归根结底是为了走向新的秩序,建立新的平衡。

这个复杂的平衡问题确实需要智慧,最怕的就是疯子。而抗衡疯子的最好手段,就是有更多人保持独立思考,而不是乌合之众。

所以要解决今天面对的问题,不是靠中国也拿出「商业核武」就可以的。还有另一个维度是每个企业,甚至每个人都可以加把劲儿。


在无限的游戏里做正确的事情

今天的中国企业面对世界,和中国面对世界的问题是一样的,在旧秩序的崩塌和新秩序的建立中,核心要解决的是个「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比如因为不了解,所以不相信中国没有要统治世界的文化;不相信中国企业会不受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影响,真正成为全球化企业、世界公民;也不相信中国企业有解决问题的真能力和真意愿,并且一起构建一个他们也可以更多获益的新经济系统。

另一方面,因为他们相信自己依旧强大,所以相信可以遏制中国,赢得竞争,可以用单方面优势——比如商业核武器,甚至军事优势逼迫,建立自己获益更大的新秩序。

从来建立信任这件事都是复杂和漫长的,而显示实力是简单和直接的。

所以人类历史上一次一次发生的,往往是通过战争建立的新秩序。因为战争可以迅速验证或修正这种「相信不相信」,然后新秩序就会建立。

只不过,战争对政治家是高效的,但是对更多的人却是巨大的灾难。因为战争是个「有限的游戏」,它有一定的时间边界,有胜负的明确定义,它基本上就是个你死我活的零和 Game,所以经常会出现所谓的「不惜代价」,而每个人都可能是那个代价。

但世界上存在着另一种「无限的游戏」。比如人生本质上是个「无限游戏」,它没有设定的边界,没有不变的规则,也并不需要所有人都遵循获胜的唯一目标。

商业组织和国家文明本身也是个「无限游戏」,要持续的发展壮大,并不是某一个短期的得失就能做到,而是要靠不断在一个个的「耗散结构」里找到位置,建立平衡,自我成长也兼容并蓄。

这就意味着以市场竞争(战争)作为唯一,甚至主要的模式,来追求「有限游戏」并不合理。而是要有足够的智慧和耐心,在包含其他人的「无限游戏中」持续成长,Live and Let Live。

这就意味着简单思考「自己是否没错」「我是不是被委屈了」没有意义,还需要思考怎么做得对系统环境中的他人也有利,更能维系这个「无限游戏」不崩塌。特别是要争取让一些不可避免的「有限游戏」,不在自己不占据优势的时候发生,敢于用时间来解决问题。

我们都听说过所谓囚徒困境——彼此猜疑恐惧进而造成双输局面。这看似不可避免,但其实有两个很重要的约束条件。

首先囚徒困境是个「有限游戏」,你选择信任对方如果信任错了,没有再来的机会。但如果这是个「无限游戏」,你可以面对很多次的选择,以及很多对象的时候,是可以采用一种非常简单的机制来破除困境的。

那就是永远选择先合作的态度,然后对与你合作的人持续合作不背叛他们,而对背叛你的,即便对方在这个议题上又改变态度,你也坚决与他不合作。但面对下一次全新议题的时候,再清零历史记录,重启这个合作循环,也给曾经的背叛者合作的机会。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在用行动做沟通,沟通你的态度,明确你的确定性。同时可以「忘却和清零」,也是在避免选择对象越来越少,变成有限游戏。

其实,博弈双方不能沟通本身就是囚徒困境的第二个约束条件。因此可以看出,归根结底沟通才是打破困境的重要手段。

沟通就是把事实说清楚就完了吗?这么想就太天真了。天下最难之事就是沟通,特别是跨文化、跨语言、跨利益的沟通。

沟通需要智慧,更是个持续的进程,不是个阶段性的动作,甚至不应该追求每次沟通的直接收益,因为它起作用需要相对长的时间,甚至需要非常多的换位思考和不功利的投入。

从我 20 年的科技商业媒体从业经历中观察,中国科技企业界源于物理世界的思维过于强大,似乎需要来自人性理解和社会学的平衡和补充。

而这件事对中国本身似乎也是一样的,当面对更大的世界,面对外界自己必然越来越多的关注之时,采用的保守方式——闷头做事,少说话,争取不被关注……这是不管用的,有些东西是躲不开的,有些建设是必须做的。

我们需要重新学习如何沟通,敢于像一个婴儿一样,在更大的世界里,在不同的文化里,重新经历「社会化」,而不是孤立自己走向自闭。要长期有耐心地做正确的事情,你拥抱世界,世界终会拥抱你。

这种超越舒适区的事情,做与不做,源于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如果我们知道中国的未来不是靠一个十几亿人的市场就可以自洽的。那么无论全球化浪潮遇到什么样的顿挫,都不应该奋而离席。

如果我们相信中华文明兼容并蓄的内核,中国人的勤奋和智慧对人类是一种财富,那么就不要因为有误解和敌对,就成为真的变成被他们定义的「另类」。而是有足够的耐心,以更有效的行动,去改变他们的认知。

如果竞争者从普世的价值体系滑落,不用科技和商业创新,而用政治肌肉赢得竞争,那就更要看到普世价值的意义,更要看到自己持续创新的必要性,也要警惕「义和团」心态,看到我们在基础科学技术上的巨大差距,赶紧去「扎硬寨,打呆仗」。

归根结底,文化和经济的平衡崛起,才是支撑一个人、一个商业组织、一个文明崛起的力量。而崛起者需要为新的系统,输入文化和经济的双重能量,才可以参与到一个更加持久、稳定和繁荣的新秩序之中,去实现自己更大的梦想。

这是新一代中国企业,真正值得奋斗的目标,也是我们这些吃瓜群众应该理解,支持,再加上点鞭策的事情。

   


图片来源 | 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