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创业教父李泽湘:创业,最要紧是好玩

摘要

一个教育老顽童和他的「学院派创业军团」的故事。

一间 80 多平米的屋子,一推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玩具,五颜六色的小车、飞机模型,一张足以躺下三个人的大桌子上堆满了电子仪器、各种工具和电路板,墙上、白板上贴满了写着文字的便利贴和工程图纸,不远处的书柜旁安静地躺着一架 YAMAHA 钢琴和散落一地的乐谱。

屋子中间,一位名叫唐文轩的年轻人和他的伙伴们每人抱着一个用硬纸板做的「吉他」,蹦蹦跳跳地弹唱着五月天的《离开地球表面》。

「我们在做新产品的原型机测试!它可以让任何一个没有学过乐器的人玩起音乐来!」唐文轩一边兴奋地说道,一边从「吉他」上拆下来一个小锤子模样的东西,又在墙上的一副水彩画上「弹」出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有了这个东西,只要是有颜色的地方都可以变成你的钢琴键盘!」

如果不做介绍,你可能会误以为这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兴趣社团,实际上,这是一家名为「未知星球」的创业公司,这个看上去有点奇怪的「小锤子」,是他们刚研发的一个新产品。

在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这样的创业团队有几十个,大的上百人,小的如未知星球,只有 8 个人。与大家对「苦逼」创业者的刻板印象不同,在这里,每个创业团队给外人的感觉都是「玩得很开心」。

但如果你认为他们是「小孩子过家家」,又不太对。在这里的李群自动化,曾研发出全球首台驱控一体并联机器人;做拖扫一体机器人的云鲸智能,在刚刚过去的「618」,创造了 30 秒卖出 13000 台的战绩;还有逸动科技、松灵机器人……都是所在领域的佼佼者。

而一手打造这一切的,是一个对大众来说稍显陌生的名字——李泽湘。

作为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李泽湘在教育领域「名头」很响,自 1992 年回国之后就一直致力于工程领域的教育改革、产学研。但在产业界的「走红」,却是因为他另一个身份——大疆董事长,与此同时,他还是大疆创始人汪滔的老师,可以说,没有李泽湘,也许就没有今天的大疆。

2014 年,李泽湘在广东东莞创办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集教育和创业孵化于一体,打造了一支「学院派创业军团」。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霸」,都在围绕自己的兴趣「玩儿」,但李泽湘说,「创业,最要紧的就是好玩。」

在极客公园和 B 站共同举办的 Rebuild 2020 Move on 活动上,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创始人李泽湘跟大家分享了他和大疆,以及他的学院派创业军团的故事。



以下为 Rebuild 2020 大会分享实录精选。

极客公园:一开始想过大疆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吗?

李泽湘:没有,从来没想到过。这就是创业的魅力,从一个小东西开始,从一个你感兴趣的开始,然后找到你的第一批天使客户,再去理解这些客户在使用产品的过程中有什么新的问题、新的痛点,最后顺藤摸瓜,一步一步地拓展起来。

极客公园:刚成立的大疆什么样?

李泽湘:那个时候汪滔还在读研究生,也没有太大的想法,只是卖个飞控器给发烧友用。

一开始主要还是他自己在深圳莲花北租了个民房,自己鼓捣着在做。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会问我很多问题,因为之前我自己创办的固高公司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了,所以有些时候我会给他一些建议,但主要还是他自己在做。后来他那边出了一些问题——团队散了,人走了,他要重新组织自己的公司。刚好我那会儿在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做教育改革,所以就找了些深研院的学生帮助他重新把这个架子搭起来,把公司也迁到了哈工大深研院的旁边,重新开始。

极客公园:当时对大疆有什么期待吗?

李泽湘:没期待,就是觉得好玩。如果说有期待,我喜欢去西藏爬山,每次去珠峰都很想知道两边的绒布冰川到底长什么样,因为那个地方人去不了,所以我就问汪滔,「你能不能让我看到绒布冰川?」

有一年我们就租了两部大货车,因为当时关于飞行器那些东西都还很复杂,我就跟他说,如果他能在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下把那些东西都组装起来,并且让它飞起来,那就说明他真地懂了什么叫控制,什么叫系统。大疆很多早期的照片都是我们去的时候拍的,在珠峰,飞起来能看到冰川。

极客公园:站在老师的角度,您觉得汪滔为什么能成功?

李泽湘:可能几个方面吧。第一,汪滔对产品的感觉比较 exceptional(非凡的),这个跟他从小喜欢玩,在香港科技大学读书的时候参加过几次机器人比赛,后面又做航模飞控器有关。

第二个就是他的学习能力、好奇心特别强。平时在我的机器人课程上,别的学生可能会问一些机器人相关的问题,他会问我一些创办公司、创办固高的问题。这说明他在通过问问题的方式不断地把他想要做的东西梳理出来。

第三就是他能说服别人,尤其在公司早期的时候,加入他的团队和他一块折腾,「忽悠」能力很强。就像马云这些人,今天看他们确实做了很多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在起步阶段谁也不知道他今天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怎么把一些有能力的人、能干的人「忽悠」到自己周围做这件事,把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你的梦想传递出去、感染别人,这也是创业者非常重要的能力。

再一个就是环境因素,大湾区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创业环境,旁边有深圳的产业链,汪滔就读的香港科技大学又有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学习环境。在无人机做得比较好的美国、德国等其他国家,科研经费可能都是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美金的级别,而汪滔本科的时候,只有 3000 块港币做这个,到研究生期间,稍微多了点,但也就万把块钱的港币,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大湾区这么理想的创业环境,是不可能走出来的。

学院派创业军团

极客公园:您的学生创业率为什么这么高?

李泽湘:实际上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创新的天分,只是需要一个环境、平台,把你与生俱来的创新能力发挥出来,在其他的地方,并没有让人把这些创新的本质和天分激发出来,而且一直发展下去。

极客公园: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跟传统高校有什么不一样?

李泽湘:第一,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会让来到这个基地的年轻人能够以他喜欢的东西作为一个起点,我们会围绕这个起点,帮助他去梳理什么是科幻的东西,什么是现实的东西,什么事儿有市场价值,什么事儿缺少市场价值,或者哪些技术还不成熟,但是你需要硬着头皮去跨过这个技术的坎儿的。

简单来说,就是兴趣要转化成一个产品,这个中间会有很多需要克服的困难,我们会帮助年轻人一步一步地走出去。

第二个就是我们想做一个平台,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只有他有感兴趣的东西、只要他敢于去冒险、去学习,或者说愿意去做一些不一样的选择、愿意做点不平凡的事情,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找工作、出国、考公务员,那他都有机会走向成功。

极客公园:为什么要花费这么多心血筹建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

李泽湘:这个东西首先就是好玩,你可以想想看,一大群年轻人带着他们的梦想过来,现在还是以大学生、研究生为主,以后可能高中生、初中生也都可以过来,因为初中生、高中生的创意一点都不差,经过这么一个梦工厂的环境,他们的想法和创意也能变成一个很好的产品或者是一家公司。

第二个,中国改革开放 40 年了,过去 40 年我们无论是科学还是技术,主要的概念还是从西方过来的。但是这种模式到今天已经快走到头了,我们当然还会借鉴很多西方的东西,但是无论在科学、技术、产品方面,我们都要有自己原创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打造一个平台,能够产生一些原创的、市场上没有的产品,以此来带动新的技术、新的科学的发生。这个需求是创新的根本,它是源泉。

极客公园:理科生可以用技术和产品改变世界,文科生的价值在哪里?

李泽湘:我们的团队都是一个跨学科的团队,有理科生、工科生、商科生、文科生。尤其文科,因为我们认为解决问题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是寻找问题、定义问题的能力更重要,这也是新工科以后的一个发展趋势。要想寻找问题你必须得有深厚的人文素养,你要知道人的需求、痛点、价值观、文化等等这些东西。所以心理学等等各种各样的人文、历史学科,都是未来我们讲得「无人区创新」最核心的东西。文科、商科、理科……一定要在一个环境、一个平台下去碰撞、去互动才能够解决社会面临的各种复杂问题。

极客公园:什么是新工科教育?

李泽湘:新工科教育首先要想清楚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或者是未来的产业和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未来的产业和社会需要能够把市场、客户需求与科技融合起来的人,也就是说找到市场痛点、满足客户需求,并且要具有企业家精神,能够把解决方案变成产品、让每个普通老百姓都能受益。

要想让年轻人具备这种能力,整个教育模式就要发生重要的改变,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改变就是要让学生学会怎么去定义问题、去寻找问题。但是定义问题、寻找问题能力的训练在传统的工科教育里是非常少,甚至是缺失的,所以我们要把文科、商科、设计学科里面的一些好的方法带到工程教育里来。

第二点要让年轻人学会用知识,而不只是学知识,要通过一个个的项目把不同的知识、学科融合起来。

第三,新工科教育倡导企业家精神,让他知道创业是有方法、有体系的,不是说盲目地去试一试,那样只有很小的几率会成功,但是要是系统地掌握了创业的方法和思维,我相信大部分人会获得成功。

极客公园:疫情下的今天,您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李泽湘:现在应该是比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好的时代,只是现在踩了个急刹车,但是这个刹车能够让我们有时间去好好地思考,想一想你的兴趣,尤其是年轻人的兴趣到底在哪里。找到你的兴趣,然后把你的兴趣变成现实,最后再一步一步地往前去探索。

极客公园:为什么要把苹果公司的广告词印在公司前台?

李泽湘:那就是乔布斯的几句名言,你要做一些别人不理解、没有共识的事情。

过去这些年,我们看到很多很优秀的学生,都被传统的思维模式给固化在一个体系上了,大家都去读研、读博、读清华、读北大、出国、到国外大公司、当公务员等等等等,一点儿都看不到中国社会的发展,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想为那些愿意去尝试一些新东西、愿意跟别人做不一样选择的人提供平台和机会。

极客公园:中国以后还会出现更多的大疆吗?

李泽湘:毫无疑问,未来应该是产生大批的原创的、像大疆一样公司的最好时代。因为我们看到,经过这 40 年的发展,我们整个的产业链、经济基础、基础设施,包括我们的中高端消费群体,跟十年、二十年前,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这就为后面产生一大批像大疆这样的企业铺垫了一个很好的基础。松山湖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我们会努力来推动这件事情的发生。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