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Co 韩璧丞:「半机械人」是我们终将长成的模样

摘要

如果我们未来注定成为“半机械人”,那我们现在走到了哪?

备选:BrainCo韩璧丞:脑机接口将如何改造人类?


1969 年,一只猴子成为了脑机接口的第一个实验对象,这标志着脑机接口技术正式成型了。

而太前卫的技术带给人们的第一幅未来图景,往往首先出现在科幻作品里。

1995年,由漫画改编的电影《攻壳机动队》上映,构筑了人们对于“半机械人”的完整想象。4年后,基于《攻壳机动队》的世界观制作出的电影《黑客帝国》,风靡全球。它在全世界影迷的脑海里植入了“脑机接口”的最初印象,电影中主角们通过脑后的接口与计算机相连,进入虚拟世界。

1995年上映的《攻壳机动队》电影海报

时间继续往后推移,直到2016年左右,在马斯克们相继成立了一批脑机接口公司之后,这门技术终于开始真正从实验室踏入商业世界。

梦境可视化、意念打字、强化大脑、用意念控制假肢、取代手机,这些都是互联网上流传的人们对于“脑机接口”的希冀。

不过,给了人们巨大想象空间又似乎很遥远的“脑机接口”,当下实际上走到了哪一步?它现在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哪些人已经率先用上了脑机接口产品?中国脑机接口公司在全球排在什么位置?超级人类的「研制」到了什么进度?脑机接口又将如何改变人类社会?

对于这些困惑,从哈佛出发的BrainCo强脑科技创始人&CEO韩璧丞,在极客公园和bilibili联合举办的Rebuild 2020科技全明星峰会上,聊了聊他心中的未来以及当下,关于超级人类诞生的必然,关于人与机器的未来。


以下为Rebuild 2020 大会演讲实录,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脑机接口是黑客帝国的起点吗?

韩璧丞:我觉得脑机接口其实是一个非常底层的技术,很多人说脑机接口是人工智能的下一代技术,因为人工智能核心是让计算机有像人一样看得懂和听得懂的能力,但是脑机接口可以让人类本身变得更强。

它就是用一种技术去连接人的大脑和外部的机械、设备。脑机接口设备分为两类,一是侵入式,第二个是非侵入式。但它们的核心都是采集人们大脑中生物的特征值。

侵入式的,顾名思义,要在头上做一个手术,要开一个洞,然后把电极放在人的大脑皮层上,去直接采集人们大脑发生的电信号变化,来推测人们的意识。

我之前在哈佛人脑科学中心读博士期间,曾经看过人们做侵入式的手术,我是真的能看到人们拿锯,把头锯出一块洞的景象,所以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不做侵入式的。

另一个就是非侵入式,非侵入式是在不破坏人体大脑的情况下,比如说核磁共振、红外线、脑电等,去采取人们大脑中非常细微的脑电变化、信号变化,然后去推测人们大脑中的信息。

从脑机接口技术本身来说,它还是一个非常漫长和非常艰辛的过程,想要达到黑客帝国的状态其实还需要一段时间。

有了脑机接口,以后是不是就不用学习了?

韩璧丞:这其实也是我当时研究脑机接口的一个动机。因为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读书和学习的,后来发现这个事情离我们还非常的遥远。

到目前为止,研究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最好的是南加大的Theodore Berger教授。他多年前做了一个实验,在一个老鼠的大脑里面放了一个神经记录和刺激的芯片,把这个老鼠放在笼子里面。如果它去左边吃东西的话就会电它一下,慢慢地它就不去左边吃东西了。之后再把这个老鼠放笼子里面,它自动就跑到右边吃东西了,说明这个老鼠产生了记忆。

这个教授把这个芯片从这个老鼠放到另外一个老鼠大脑里,而新的老鼠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实验场景,结果发现这个老鼠自动就跑到了右边的地方去吃东西,永远不去左边。这就意味着,记忆是有可能被移植的,从一个老鼠移植到另一个老鼠身上。

当时发现了这个实验之后,美国有一个叫Bryan Johnson的马上成立了一家公司叫Kernel。他想研究如何去移植记忆,后来他意识到如果记忆可以被移植的话,意识是否可以被移植。如果我能把我的整体的意识全部都移植到水缸里,像缸中之脑一样的话,人类是否能获得永生呢?

于是他们花了好多年时间去研究,不仅仅是记忆,他研究如何去获得永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非常明确的进展。所以从记忆存储和移植的角度来说,现在还停留在当时的南加大的实验里面。

脑机接口现在能干些什么?

韩璧丞:第一个事情,造人。第二个事情,造超人。

所谓造人,是用脑机接口技术让那些之前比如说没有手,没有脚的残疾人能够恢复到日常生活,比如我们帮他装一个假肢,他就可以用他的大脑去控制手做每一个动作。

我有一个朋友,现在已经是我的哥们,他以前双臂都没有,也不愿意出去,也没有女生喜欢他,所以30多岁还单身。后来我们给他装了两个机械手,他就像钢铁侠一样,好多女生都会主动找他,跟他聊天,有些女生会跟他约会,所以他变得很开心。

所谓的造超人,比如说我们的普通人想认真工作、认真学习,可能我们只能坚持15分钟。很多宇航员可以连续十几个小时在太空中保持高专注的工作,因为有很多人在用这个技术,去提高他们大脑,能够更专注的工作。这就是造超人的一种能力。

另一块是睡眠,比如说大多数人睡眠是有障碍的,从躺在床上到入睡可能需要45分钟以上。但是通过训练,有些人可以在5分钟之内甚至2分钟之内快速入睡,这部分人其实属于某种超人,可以比别人更快进入一个状态。

脑机接口会造就超级人类吗?

韩璧丞:我觉得这一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比如说我们有一个残疾人在2018年11月份的时候,通过自己的练习,变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可以用意识控制假肢弹钢琴的残疾人,并且也和郎朗同台表演。

对于残疾人来讲,可以用假肢来去抓杯子、过日常生活,而我们的假肢有可能在未来一拳打穿一面墙,所以脑机接口技术突破了人类本身对我们的限制。

比如,我一分钟就能说这么多话,是因为人类说话是需要一百块肌肉来去协作的;比如,我的手指只能运作这么多,是因为我这个手是需要34块肌肉来去控制每一个手去做动作。

电影《阿丽塔》中,主角只有大脑是非机械的

而借助脑机接口可以突破这种限制,因为可以把我的意识直接接到一个更强大的一个身体或者更强大的一个外部的设备里面。所以说,这就是人们真正成为超人的一个路径。

比如《阿丽塔》里面,她只有她的大脑属于她自己,身体其他部分都是机械。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多残疾人装上这个假肢,其实就是机器和人类融合的一个重要的部分。

脑机接口能让写作业速度提升4倍?

韩璧丞:通过脑机接口的训练,过去我们写作业和学习需要4个小时,现在1个小时就可以搞定,这个是有可能实现的。

我从小就不愿意听课、不愿意学习,我在写作业的时候一定是拖到最后一刻,但当我学习的时候,我的效率可以非常高。

过去,我们都被一些东西骗了。比如说“哈佛凌晨四点半”,当我去了之后,我发现没人学到四点半。大家都是在考试前才非常努力地学习,“六亲不认”,“雷打不动”,高效地进入状态。

所以,我们想让每个人养成专注的能力,不需要在书桌前待四五个小时,而是一个小时就够了。

中国公司处在全球什么水平?

韩璧丞:说到企业可能要先谈科研。

目前来讲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对脑机接口和脑科学的投入是比较早的,要比中国早十几年左右,在科研上可能也有大概十年左右的差距。当然,中国现在也取得了很多成就,包括浙大的实验室,包括清华最近也都发了很多非常好的科研文章。

从公司的角度来说,中国的公司现在算刚刚起步。

这个技术还处在一个需要大规模投入的早期阶段。中国有非常好的产品和应用层面的工程师,他们可以在真实世界里面找到很多应用场景。虽然我们起步晚,但是我们的发展速度现在其实是要比美国快的。

举一个例子,我们在美国做一个材料测试,去协调工厂、材料、申请环境保护,这些流程可能需要9个月。而在中国可以一瞬间找到几乎所有的供应链,可能两个月就可以完成了。

脑机接口技术的黑暗面是什么?

韩璧丞:它分成输入和输出。

输出的话,我们可以用意识控制很多东西,可以让人类表达变得更强,让人类信息传递的更好,比如说心电感应、意识交互。

输入,这其实是我们真正值得担忧的地方。如果在2019年5月份之前你问我这个问题,可能我还比较ok,因为对于大脑的干预无非就是声、光、磁、电这4种,它对大脑的影响其实是有限的。

但是在2019年5月份,MIT发表了一篇文章,引起了整个神经科学界的巨大恐慌。这篇文章讲了什么呢?科学家在猴子的大脑里面放了一些神经矩阵,然后他们从美国视频网站的100万个视频里面提取Feature,去训练这个猴子。

他们的目的就是给猴子看特定的东西,能够去刺激到它大脑中特定的区域。

这怎么理解呢?比如说,以前你给猴子看一个香蕉,它大脑中的某些区域便会产生反应,然后流口水。

然后,通过提取这些Feature,当科学家给它看一个图片,而这个图片可能跟香蕉一点关系都没有,之后发现这个猩猩大脑中特定区域被激活了,这个猴子开始流口水了。

假设在未来我们做房屋装饰的时候,在墙上布置特定的花纹,那么嘉宾一到你这个极客公园、B站的演播厅,就会流口水,或者很开心,甚至大小便失禁,但他自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个技术落到了一些很坏的人身上,我觉得可能就会比较危险了。

当然,我们没有办法逃避,就好比很多人对互联网恐慌,对手机恐慌,对移民到火星感到恐慌,但是我觉得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人与机器的未来是怎样的?


韩璧丞:从手机发明的刹那开始,人就已经几乎离不开手机了。因为手机其实就是一个人类增强的东西,它可以让我们的声音传的更远,让我们的信息传递的更好,但是脑机接口可以让人类和机器更加无缝、更加强大的联系在一起。

比如说Elon Musk,他的主张就是说人类在未来会成为AI的一部分,并由AI帮助大脑做更好的决策。所以,我觉得在未来我们一定会成为半机械人的状态,并且人机融合会变得更加成熟。

随着这个技术的成熟,我们一定会看到很多我们没有看到过的景象,比如说我们会发现在未来所有的学生,学习的时间只需要原来的1/4就能完成所有的作业;比如残疾人会变成钢铁侠一样走上街头,恢复到日常生活中来,去找回失去的手和脚。

比如原本老年痴呆,只能待在家里面的爷爷奶奶,他们可以像年轻时候去说话。

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5到10年之内,每一个上臂缺失的残疾人都能有一个机械手,都能人机融合,恢复到日常生活当中来。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