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如果你看我温和了,那是没看到我内核依旧坚定

摘要

主播罗永浩,最享受的是从零开始把直播做得越来越好的过程。

罗永浩一开场就抢了主持人的位置。「我觉得你那个位置挺过瘾的。」他看起来很享受面对镜头主导对话的感觉。

今天坐在这里的是主播罗永浩,是当下炙手可热的直播电商行业里最头部的主播之一。

主播罗永浩


距离他宣布进军直播电商,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月。在这之前,疫情期间闲在家里的罗永浩甚至感到中年危机的逼近。「忙起来就好了」他在直播电商里找回了感觉。

又是一个全新的行业,罗永浩再次成为行业里的新人。对他而言,「最好玩的」就是这种逐渐从新手变成老手的过程,他能明显感到自己的进步。与此同时,直播电商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本身也在不断地迭代发展。

与以往不同的是,主播罗永浩并没有在工作里掺入太多的「个人意志」,「我们卖的是别人的产品,」他对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说,「你可以理解我们是服务性质的。」但每次帮助客户提高了销量,他都会特别有成就感。

目标再一次定在了「东半球最好」。罗永浩想做自有的品牌,这会让他有更多产品上发挥的空间。他还在准备一档脱口秀形式的娱乐节目,这是能「最大程度地出圈」的方式。

「想要改变世界的罗永浩」,这是 B 站 UP 主影视飓风的 Tim 给罗永浩的最后一个关键词。

「只能说这个愿望比我这辈子任何时候都更强烈了。」罗永浩并没有把目光从科技行业挪开,他紧紧盯着下一代计算平台,说起 VR/AR 会给世界带来的改变,罗永浩精神振奋,侃侃而谈。

「时机成熟,资源和金钱充足的时候,我还会去做的。」

以下是张鹏、罗永浩和 B 站 UP 主「影视飓风」的对谈精选,经极客公园编辑。         

B 站知名 UP 主 影视飓风 Tim、爱上主播位置的罗永浩、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 张鹏


直播电商的那些事儿

张鹏:之前你对直播带货不太感兴趣,这段时间认知有什么变化吗? 

罗永浩:开始我对这个事还有一些误解,没有发现他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总是觉得形式的话,早期从业人员方法上都是比较粗糙的。所以我对形式本身不太感冒,但后来花了点时间研究一下,觉得还是挺有价值的,所以就尝试搞了一下。 

张鹏:你一开始看他们都太粗糙了? 

罗永浩:就制作形式上。因为它这个形式本身是在网上,比较草根的形式,制作方法也比较粗糙。包括今天很多成功的头部主播,观感并不是特别好在一开始。再加上有相当比例的主播会用比较江湖的、比较油滑的强调来做销售的话术,我对这种是比较戒备的,所以刚开始第一观感不是特别好。 

张鹏:什么是江湖和油滑?

罗永浩:不展开说了吧,因为又被…… 

张鹏:罗老师越来越成熟了。 

罗永浩:谈不上。越来越克制了。

影视飓风:做直播肯定得克制。 

罗永浩:是,但是克制本身不一定是成熟,他可能只是一个策略。天身招黑体制。随便说点什么都有人黑,很奇怪。这两天我夸了理想汽车,又冒出很多人说是不是拿了钱替人说好话,还有一些做汽车评测的,觉得我要动他们的熟悉的领域。 我始终觉得我是正常的,他们是不正常的。 

影视飓风:技术方面我觉得其实直播有一个挺大的痛点是,用户进来时间是不一样的,你怎么样能够让大家迅速知道你到底在干嘛,这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觉得这是技术层面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

罗永浩:对,就是整个行业还是比较早期阶段,能提升的空间非常大,这也是好玩的地方,因为如果它非常成熟,我们再进来就不好玩了,也没机会了。

影视飓风:那内容角度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提升的?

罗永浩:形式上我再补充一点。形式上,等疫情彻底过去了以后我们会弄一个大一点的直播间,现场带观众直播,因为我们团队,我的个人经验都是现场出来的,所以我对着摄像头就兴奋不起来。 

影视飓风:真有这个区别吗? 

罗永浩:是。因为我所有的经验,这不是说别的原因,就是我以前教书和做演讲出身,所以我所有经验都是现场经验,然后到了演播室里对着摄像头就很难受,没回馈。然后还有一个,刚才说到内容,内容呢,形式上我觉得我们做到了 60 分,内容我们现在觉得还是不及格的。因为这个东西到底应该怎么做,我们每天都在修正自己的意见,修正自己想法。所以内容我今天真的不敢多说,但是我们有好几个尝试的方向正在慢慢试。然后我估计能做到 3 个月以上,可能就能到 80 分、90 分这个样子。 

张鹏:其实你是按天在不断的解决问题,往前迭代。 

罗永浩:是。也可以说按天在进步。 

影视飓风:我觉得直播挺享受的就是你的迭代感会非常强。明显感觉你在进步。 

罗永浩:其实那个也是最好玩的部分。等到你调优到了 90 多,基本上没有太多进步空间的时候就开始不好玩了。 

张鹏:当年你做手机的时候,你很在意「我怎么理解这件事」。但我看你刚才说的,没有特别多个人的想法。 

罗永浩 :因为我们卖的是别人的产品。不是我们自己的产品,所以你可以某种程度上认为我们是一个服务性质的。所以在这件事里我个人的意志在产品上是没有体现的,所以我们只是想怎么把选品做得好,然后再把它更好的形式呈现出去,所以这里面不会掺杂太多我个人意志,但是未来如果我们自己做自有品牌,大家一起来,那在产品上还会体现很多我的想法。 

张鹏:会有这种可能性。

罗永浩:当然,但更大概率是投资的形式,多过自己做的可能性。

张鹏:直播里翻车的事得说一说。

罗永浩:其实我也不知道说这个是不是合适,你们如果花心思去看几场别人的整场直播,其实大大小小翻车是非常多的,但是一般来讲的话,做生意的人碰到这种情况都是低调处理,含糊掩饰过去就行。也不是说我多高尚,是因为我们所谓粉丝群体,特别事儿,我们只要有一些东西应对的不是足够高尚,哪怕只是正常,他们都会表现出这个失望,罗哥你变了,还有什么,反正就这些东西。所以我们会特别的小心和战战兢兢。

张鹏:粉丝对你要求高。 

罗永浩:其实他们严格意义上不是我的粉丝,我以前在演讲里也讲过这个道理,他们跟我有一些相同的理念和价值观,他们作为做生意转化变现的粉丝来讲是特别劣质的粉丝。

张鹏:其实是你的监督人。 

罗永浩:对。 

张鹏:你真是全中国最惨的明星。人家的粉丝都是跟着一呼百应,你这是有好几百万的监督者。 

罗永浩:对,就这感觉。 

张鹏:我再问个务实的问题,你看到这件事在商业上挣钱的价值了吗?

罗永浩:商业的价值很大,很挣钱,因为一个晚上的销售额动不动就是两三千万,然后利润率有百分之十几,这个行业基本都差不多,几个头部差不多的都是这样的一个比例,所以还是很赚钱的。 

张鹏:比卖手机过瘾。 

罗永浩:看从哪个角度,从收入挣钱的角度肯定是这个好。我就说收入吧,收入好,带来一个问题,就是锤子科技六年里好像只有不到 10 个月是正现金流,剩下全是在亏的,所以团建就成了一门硬功夫,就是你怎么带着一个亏损了五六年的团队,去做团建、吃饭、喝酒,打气,还能让他(她)相信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所以这个是特别考验管理层的。但是现在做直播电商,因为它第一天就是盈利的,所以我们根本不搞团建,发红包就完了。 


四个关键词

理想主义

张鹏:第一个关键词,理想主义情怀,当年你说那些理想、追求。现在你有什么想说的?

罗永浩:比如说我们出了问题时候的处理方式,就还是跟这个一脉相承。没有什么太多变化。只是对他们这些人,我有什么想法?我就觉得很对不住他们。在我做企业之前,我做的绝大多数事情还都是比较顺利的,所以他们跟着我,因为有相同的理念,走到一起以后,我总是给他们很强的爽感,就是解气嘛。比如说打个西门子,说打就打了,打的西门子哭爹叫娘,他就解气,反正类似的事情很多。可是到了做企业,因为我水平有限,所以在这块一直在摸索和一直在狼狈的走,所以他们就没那么爽了,这个是我很愧疚的地方。

张鹏:我觉得做人做事有时是一回事,有时又是两回事。事能不能成,可能有很多的充分必要条件,人是什么样,是你自己决定的,所以罗老师的意思是这方面做人没改,这点是不变的。 


脱口秀届的创业精英

张鹏:咱再看下一个关键词,这都是在 B 站上面非常多用户会感兴趣的。脱口秀界的创业精英? 

罗永浩:我自己的想法是,多年以来大家说我是脱口秀演员、相声演员,这都是扯淡嘛,我一天也没有做过。多年以来,这事儿对我来讲是一个感情很复杂的事儿,但是我现在就准备再勇敢的走出这一步,我们准备在一个大一点的平台上做一个正经的综艺节目,就是一个脱口秀节目,可能先是季播,后面有可能做成是周播的,现在正在组建团队。 

张鹏:这个消息透露的很有意思。

罗永浩:还有一个我想说的是,我们之所以决定做这个事儿,不是说做这个赚钱,做这个赚钱远不如做直播电商,但为什么要做这个呢?是因为我们讨论到一个问题,就是说如果我们想做成中国最成功的直播电商主播,那我还要扩大我的影响面。我的家乡延吉市今天的人口也就大几十万,我当年在那儿的是应该是 30 万人口。

这么一个小城市,1949 年以来,我可能是这个城市出来的人物里……最知名的之一嘛。但是我回到我的家乡去,没有任何人在任何时候在街上认出我。所以我想实验一下,然后故意往人多的地方伸了伸脖子,露了露脑袋,还冲着另一个朋友故意喊了一嗓门「对,我是罗永浩!」,结果都没人认得我。

所以我们内部很冷静、很清醒地说一定要破这个圈,要出圈。最大范围的出圈一定不是别的,就是做娱乐行业相关的,才能最大程度出圈,所以我们决定做这么一档节目。 


中年危机

张鹏:这个事,咱俩年龄差不多…… 

罗永浩:但你头发比我茂密,而且你也没有几个亿的债务。 

这个一定会有,以前好像是姜文,说过中年心理危机只有两个解药,第一,生孩子,因为动物本能嘛,生完孩子以后注意力就转移了,自己就不重要了,这个能解决中年心理危机,一直到老年系列危机。第二,要忙起来,一忙你就把这事给忘了,等到你反应过来,也就差不多该入土了。所以基本上就是这么两个解药。我中间因为疫情,不是休了一段时间嘛,我发现我就中年心理危机来了。然后现在因为直播电商又忙起来了,我就感觉各种身心健康,各种愉悦。

影视飓风:那你这种危机感的状态下是怎么样的感觉? 

罗永浩:就觉得每天早晨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是我睁开这个眼睛还有没有意义。

张鹏:Tim 1996 年的,你说这个的时候,我都深度怀疑他能不能感受到。 

罗永浩: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看着就生气。 


假如时间倒转

张鹏:下一个,「假如时间倒转」。这个问题听起来就很沧桑,我估计他们大家想了解的是,毕竟你带我们经历过非常波澜壮阔的岁月,跟着你一起跌宕起伏,也其实挺令人兴奋的。如果回到那个时候,有没有什么是你留恋的?或者是你想改变的? 

罗永浩:做锤子科技的六年,最怀念的就是做产品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每天一上班无论是在软件部门,还是在工业设计部门,还是在硬件研发部门,有的时候一个产品会连续开 7、8 个小时,但是没有人觉得过去了 7、8 个小时,那个感觉还是非常怀念的。 

当然我也不太沉浸在这种东西里面,因为我还年轻,还年轻。我们做直播电商这件事儿赚了钱,然后合适的时候又有机遇来的时候,我们还是会回去做产品的。你刚才说怀念那个时期的什么,主要就是这个。 

然后还有就是时间倒转的话,可能能做得好一点的,就是我们那时候做锤子科技过于理想主义了,以至于中间有一些能实实在在,在非产品这件事儿上能赚到钱的一些商业机会,其实被我们无视掉了。如果那个时候抓住那些机会,至少能让公司早期的创业元老们财务上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

还有就是,回顾过去的话,都有一系列的愚蠢决定,那些东西如果再来一遍,会处理得好很多,这个是难免的。 


温和而坚定地重新开始

张鹏:还有一个大家挺感兴趣的一个问题,很多人会觉得锤子这么一场之后,肯定特别伤人。想当年,很多人会觉得罗老师一直是东半球最怎么着的,一直都是……

罗永浩:东半球最大的笑柄。 

张鹏:反正是东半球最大。然后就会很吃惊说你怎么振作,怎么重新开始一件事?

罗永浩:愈合能力强,我没有为这个事儿额外付出努力,我以前为这个事儿得意过,后来发现我就是抗压能力特别强。

影视飓风:现在有很多,尤其是今年的毕业生,他们其实还是挺困惑的,我也遇到很多,就是说该怎么样进入这个社会,尤其是像今年这种没有毕业典礼什么的,大环境也是这样。 

罗永浩:我觉得第一呢,没有那么糟糕,很多人现在因为迷茫。当你自己处境不好的时候,你会过分悲观的去描绘这个东西,还有就是人们对现状不满的时候,会过分美化过去。这一句非常深刻的话不是我说的,是 U2 乐队主唱波诺说的一句名言。

第二,毕业的时候,大学生迷茫其实是常态,像你(Tim)这样从读书的时候就有一个特别感兴趣喜欢的东西,然后毕业了会一直一直做,这个是幸运。 

影视飓风:很少的。 

罗永浩:非常少,大部分人是毕业的时候即使学了一个专业,学的很好,他也是迷茫的,不知道想干什么,这个是常态。15、16 岁就目标清晰地知道这辈子想干的什么,那都是非常不正常的。所以我觉得反正就没有必要,我觉得年轻的时候没想好干什么就先玩几年也是好的,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就没想好干什么,我就玩了几年。 

然后也不觉得亏,现在一想,那几年玩的,这个年纪现在让你玩也玩不动了。 

影视飓风:那您觉得在社会里面其实应该变的更锋利一点,还是变圆滑一点比较好? 

罗永浩:在亚洲社会里,如果我劝别人我还是劝他不要那么锋利好,因为像我被黑成这样还能活的这么茁壮的其实是小概率事件,所以他们还是不要那么锋利的话会安全很多。 

影视飓风:但我有时候也会有一种感觉,好像很多就知道你是软柿子,就喜欢捏你,那我觉得这时候就必须稍微有一点态度。 

罗永浩:对,但是你温和但是坚定嘛,不要锋芒毕露,这是两件事儿,你还是温和,但是如果有人要欺负你,你就给他亮一下爪子和牙齿,让他知道就好了。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zhuanzai@geekpark.n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