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公益课」会不会打了水漂?

摘要

公益课背后严峻的考验在于,企业不能为了拉低平台的获客成本而忽略教育的质量。

疫情让学生出门上课成了难题。1 月 23 日,受影响最严重的湖北省最先发出中小学延期开学的通知,并且没有公布开学时间。随后北京市,江苏省,上海市都加入其中,宣布延期开学的同时,也停止开展线下教学活动。1 月 27 日,国务院发文延迟春节假期,并宣布全国各地大中小学都要延迟开学。

不少学生和家长便将学习热情转移到了线上。iTutorGroup 创始人杨正大透露,VIPJr 在春节期间的使用量对比去年同期上涨 215%,TutorABC(成人在线英语)使用量上涨 85%。据 AppAnnie 数据(大陆地区 iPhone 和 Android),2 月 2 日-2 月 8 日期间,猿辅导网课对比上一周下载量增长了 184%,学而思网校下载量增长了 196%。

另一端供给侧,在线教育公司反应迅速。除了本身具有的社会责任感之外,嗅觉灵敏的在线教育公司意识到这也是一次向更多学生和家长普及在线教育的机会,打磨已久的教研能力和系统的课前、中、后服务流程,直接输出为在数天内承接数十万名学生的底气。毫无疑问,这对于在线教育公司来说是渗透市场的好机会,但是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也随之而来。


在线教育公司战「疫」

开设免费直播课成为在线教育这个春节的主旋律。

「1 月 22 日就开始想这件事(提供免费直播课)。除了有道的管理层,核心业务负责人,网易集团的管理层都参与了决策。23 日中午决策下达,下午一点左右就开始内部沟通,落实执行。三点涉及主讲老师、辅导老师和运营等多方部署方案出来,24 日一早公布了向武汉市中小学生免费送课程的消息,时间上来看我们是当时第一家提出以在线课程支援武汉疫情的在线教育企业。」网易有道副总裁刘韧磊告诉极客公园。

对于像学而思网校这样与校内时间同步开设直播课的教育机构来说,教研调配,技术支持,后端服务都不是小问题。「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的课程表怎么排,就涉及上百位老师,涉及上百个直播设备的调试。再加上,我们与多外部平台合作(包括央视频、「学习强国」学习平台、优酷等),直播流切过去如何保障稳定流畅,需要技术团队有足够的前瞻性,并且将工作分解到非常具体的细节。可以说是抓大又不能放小,对参与进来的所有人都是挑战。」

新东方免费开放新东方在线所有春季直播课程,第一批供应 100 万份。VIPKID 也发起了「春苗行动」,免费提供 150 万份春季英语和数学课程,并且将自主打造的威米在线直播平台开放,支持 1 对 1,直播小班课、大班课多种教学场景,并且陆续收到 100 多家教育机构的申请,而想法从萌芽到落地,VIPKID 团队只用了 70 个小时。猿辅导在免费开设巩固预习直播课之外,也将旗下全线产品和核心能力开放,比如下载 App 即可领取小猿搜题 VIP 服务。

在线教育公司反应迅速,他们通过设立教育基金,捐赠课程,免费开放直播平台等等,成为这个特殊时期参与感最强的角色之一。

但是刘韧磊却说,开设免费直播课的决策做得没有那么容易。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正值寒假课程授课和春季课程报名的关键时间点,一旦开了给学员免费的口子,就会涉及部分已经付费的学员来退费。另一种反对声音说,光是武汉就有近 100 万中小学生,产品的承载能力,辅导老师的服务能力能不能跟上?这些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让任何一家教育机构都无法忽视。


挑战与机会

为了保障项目正常的上线和发布,作业帮在除夕当天组织了 220 名教学教研老师、140 位产研工程师以及超过 100 名的各类支持人员全部到位。为了保障课程的稳定性,技术团队已先后投入数百台服务器,预计后续还要投入更多资源。

然而,对于作业帮来说,这还不是最大的挑战。比如课程研发上细枝末节的问题通过需要面对面沟通和敲定。作业帮方面称,项目启动之时,团队已经分散在全国各地,不得不远程协同办公。对于具有互联网基因的在线教育公司尚且如此。

面对疫情的突然爆发,不少以线下模式为主的教育机构转型线上,贸然推出公益直播课的做法,赛伯乐投资集团教育产业基金合伙人程子婴对极客公园表示,「迁移线上是当前情况下不得不做的选择,在我看来,其实 90% 的线下教育机构都没有做好准备。包括他们的老师适不适合在线授课的模式,如何跟学生互动,授课之后如何进行辅导。」

正如刘韧磊所说,「突然激增的上课人数需要辅导老师团队做好准备。有道精品课这次提供的服务包括上课提醒,资料讲义的发放,引导学员高效上课,辅导老师全程跟课,并将课堂笔记分享到群里,每天进行作业批改,并同步保留作业答疑。可以说基本上覆盖了双师直播大班课程的重点服务。」

教育原本就是重「服务」的产业,公益课背后严峻的考验在于,企业不能为了拉低平台的获客成本而忽略教育的质量。

就像镜子的两面,「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讲,(疫情)还是拓展了增量用户的空间。」程子婴补充道。「大量的用户涌进来,这个群体以后会有分化,一部分会选择在线教育,一部分人会在线下课程之外把线上课程作为补充。疫情会让用户渗透率迅速激增,某种程度上来讲,对在线教育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截止 2 月 5 日已有超过 1000 万学生同时在作业帮直播课上课。据 AppAnnie 数据,2 月 2 日-2 月 8 日期间,作业帮一课对比上一周下载量增长了 640%。

疫情期间各家教育公司免费赠课的方式几乎是暑假「低价入门班」模式的「复刻」——用较低成本将用户装进自己的流量池。「我认为,『公益课』是疫情下机构建立自有流量池的机会。如果这一波打得好,实际上有机会再现另一家『跟谁学』。」编程猫创始人李天池在一次投中教育分享时说道。跟谁学通过建立不断增长的私域流量池,并精准运营实现用户付费的转化。资本市场对跟谁学的看好正是在于其不断通过对运营的提升和优化,让市场看到其大规模盈利的可能性。

但是程子婴认为现在还无法预估这一波用户的留存率会有多少。「这个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既要看公益课到正价课的转化率,还要看上了第一次正价课用户之后的复购率,才能评判用户对课程的满意程度。」


疫情之后

不少人认为疫情会让在线教育的拐点加速到来。

从市场渗透率和学习习惯来说,延迟开学和线下机构停办的两个客观因素,在线学习成为了唯一的替代方式。很多没有接触过在线教育的低线城市学生和家长因此体验到了在线教育的便利和高效,让市场渗透率和普及度进一步提升,同时一二线城市的转化率和复购率也会有明显的增长。

松鼠 AI 创始人栗浩洋认为,原先线上教育占市场份额约为 7%,在经过这次疫情之后会增加至 15-20%。学而思网校团队称,开课时间不长,没有对用户情况做具体的分析,但是总的来说,三四线的新用户占比比较高。

同时在线学习的内容和方式也有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即便 K12 仍然是这场战斗的主力军,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素质教育玩家思考如何将内容放到互联网上教授和传播。比如作业帮方面也表示从项目立项到正式开课,经历了三轮迭代。常规课程之外,还增加了诗词、美术、习字、科学这些素养课程,初中还安排了名著赏析、理化实验。

由此,在线教育的口子会被撕裂地更开。

然而教育机构的产品和服务能力的重要性将愈发凸显,「产品的好或不好会被更多人知道,反过来对各家产品和服务又是一次重大考验。我们觉得下一步在线教育行业会更加强调差异化和口碑。」刘韧磊说道。

虽然短期内,在线教育迎来了利好,但是并不意味着各家公司真正熬过了冬天。「毕竟,公益课之后,用户是用钱来投票的。」


责任编辑:卧虫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