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颜只是还原了我本来的美貌!视频会议怎么可以没有这个功能

摘要

远程办公第一天,受到了男同事们的睡衣攻击。

我,已经「流浪」了半个月的「室内流浪汉」,终于因为开工第一天的视频会议,早早起床洗漱。

源自@语文指挥中心

虽说是视频会,怎么也得正式一点吧。于是我召唤出了眉毛,还在睡衣外面套上了合适的衣服,即使和我的法兰绒睡裤不搭,但这也是我能做出的最大妥协了。

等时间一到,进入视频会议,刚吃惊于完全没有美颜的画面,男同事们就一个个蹦出来了,于是……

我见到了各种各样的格子睡衣和不重样的鸡窝头……       

完全对不起我还专门画了眉毛啊!

雪梨的白眼

其实在选择远程办公两亿人里,还是有很多女生对于视频会议有着比我更大的心理负担,因为没有美颜,她们早早起床撸了全套的妆,还精心搭配了衣服,一通操作下来实在不比之前需要通勤上班的时候轻松多少。

在众多要求增加美颜的呼声中,钉钉在第二天就上线了这个功能。但是我的男同事们却认为这是小题大做了,工作而已为什么要在美颜上这么纠结。(先把你们的睡衣换下来再开麦 (⊙x⊙;))

其实,在男孩儿们还在玩泥巴的时候,女孩儿们对于「更好看」的追求已经开始了。

获得一张好看的照片有多难?经历过胶片相机时代的人应该都知道。那时候拍成什么样全靠运气,就算在影楼里拍艺术照,也很大概率会留下一些「黑历史」。


@张伦硕  小时候也是「女装大佬」

影楼里不仅提供堪称灾难的腮红和额头上的红点,还标配了一些奇怪的角色「仿妆」——观音菩萨、红孩儿、还珠格格、五阿哥…… 年幼的我们就这样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 Cosplay。


  


2000 年过后,大头贴终于来拯救女孩儿们(还有女孩们的小男友们)了,这是从遥远的霓虹国漂洋过海而来的神奇机器,钻进大头贴机就像爱丽丝钻进兔子洞一样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照片拍出来还能这么好看。各色的滤镜、花样繁多的装饰,每一种精准命中少女心,让在青春期里自卑的少女们也能暂时的自信起来。


@杨幂 漂亮女孩儿们的大头贴可是学校里的硬通货

后来,拍照功能成为了越来越多手机的标配,但几十万像素的前置摄像头拍出来的照片还是和「好看」没什么关系。直到 2011 年,主打自拍的卡西欧 TRYX 相机发布了,其自带的美颜在拍照时总能让人随手一拍就很好看。社交网络的兴起,让它迅速成为了女生们梦寐以求的「自拍神器」,但当时几千元的售价却没能让所有女生迈进变美的大门。

本贫民窟女孩在 2018 年拍《极客博物馆》的时候才第一次用,七年后我还是被它的美颜效果震撼到。

几乎没有成本的美图秀秀才真正意义上让所有人「美颜」起来,这个神奇的软件可以让人白得发光、脸上的痘痘一抹就消失、甚至还能变成自己想要的脸型。

这些之前需要在电脑上用 Photoshop 才能完成的操作随着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络的普及逐渐变成「亚洲四大邪术」之一。越来越多的美颜相机和软件不断出现,美图还推出了主打自拍的美图手机,各大手机厂商也不甘落后地在自带相机中也加入了美颜。

直播和短视频的发展让视频美颜也变得更易上手,我们似乎很少有机会看到真实的自己了(镜子里的自己也是经过大脑美化的)。

无论在男性或者女性群体中,美颜越来越成为一种共识,对于想要追求「美」的人来说,美颜就是刚需。随着审美的提升,人们也更加善于利用软件让「自己」成为「更美的自己」。

美颜开始像化妆一样开始逐渐成为了新时代的社交礼仪,不仅让自己更自信也能表达对于参会者的尊重,视频会议上开个美颜和你在线下会议前化个妆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我可以不用,但你不能没有」,作为一个软件给用户更多的选择显然没有什么不对。(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希望美颜的时候能帮本无眉星人加一对眉毛🙇‍♂️产品经理们快看到我)

话说回来,你们会用视频会议里的美颜吗?

(插画:山;动画:阿桔、海)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