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小程序又给了谁机会?

摘要

又到了检验潜力的时候。

没有排名,没有应用商店,以及去中心化的设计,让人们很难从微信本身观察到小程序生态的全貌。

再加上「用完即走」的特性,微信小程序努力做到不骚扰用户的同时,让整个生态有一种静悄悄生长的感觉。

这种产品上的克制同样会招来质疑,张小龙在 2019 年初的微信公开课上调侃「在中国,每天有 5 亿人吐槽微信如何不好,还有 1 亿人想教我怎么做产品。」

在他说这句话之前不长时间,关于看衰、逃离小程序创业的声音此起彼伏。很多人赶「风口」进来没赚到钱之后,开始抱怨了,这时是 2018 年末。

2020 年 1 月 2 日,小程序数据第三方平台阿拉丁发布了《2019 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将 2019 年小程序生态的整体发展情况从「水面」之下呈现了出来。

报告结果有些不可思议,但那些令人惊讶的事实又在情理之中。

「让服务用户的留下」

经过近 3 年的发展,微信距离未来的终极形态又近了一步。从《2019 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发布的宏观数据上看,它继续显露出了更多关于小程序生态系统的特征。从中,我们也可以窥见这个生态中的「增长密码」。

根据报告显示,2019 年,小程序的日活用户数到达 3.3 亿,预计 2020 年会达到 4.5 亿。这组数字是什么概念呢?以抖音为参照,前不久抖音 APP 的日活用户数突破 4 亿。

同时,小程序发展 2 年多的时候,2019 年小程序的交易 GMV 达到了 1.2 万亿,交易 GMV 过百亿的企业数量已有 5 家。

这又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还不知道下面这组数据的话,或许很难直接感受到,中国互联网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革。

阿拉丁创始人兼 CEO 史文禄告诉极客公园(id:geekpark),互联网发展了 20 年,交易 GMV(成交总额)过百亿的企业数量只有 20 家;而小程序发展 2 年多,交易 GMV 过百亿的企业数量已经超过 5 家。他预测,小程序发展再过 3 年,交易 GMV 过百亿的企业数量会达到 25 家。

另外,可以被访问的微信小程序的数量已经到达了 330 万个,对比数据可参照苹果应用商店,发展 11 年里积累的应用数量为 260 万。

《2019 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内容截图

以上是宏观的生态数据,透过这些数据,我们不免会有一个疑惑:是谁承担起了这些流量?

从同步发布的阿拉丁小程序 TOP100 的榜单中可以看到,大多数小程序产品之前就是有自身的 APP 的。小程序对他们来讲,更像是业务服务范围的延伸。

但也有截然不同的——在排名前十的产品中,有 5 个小程序是完全诞生于微信生态的产品,它们中每一款产品,几乎都体现了微信团队对小程序的预期。

其中,专注于社区团购的兴盛优选,2019 年的 GMV 破百亿,而它也仅仅成立 2 年多。

兴盛优选的创始人曾告诉史文禄,「过去没有办法做 APP,因为团队很小,没有办法承担开发和运营的成本」。而当微信在 2017 年 1 月推出小程序后,在 3 月份,兴盛优选就组建团队、顺势成立了,截止到现在,他们正式运营小程序的时间不到两年。

小程序对于移动应用的生产成本的革命性缩减,降低了创业门槛,让「兴盛优选」这个位于长沙这样的二三线城市的初创团队,迅速搭建了电商能力。这家以「预售+自提」为模式的社区电商,借助小程序的连接、下单功能,迅速将业务推广到了湖北、四川、重庆、贵州、广西等 12 个省市以及 500 多个县级市和乡镇。

「兴盛优选」的爆发逻辑,重点不在于流量。张小龙和团队多次表示出对于外界关注小程序「流量红利」的担忧。「每次外界爆发说小程序热潮来了、多少投资进入时,我们反而很担心。我们希望让趋利的离开,让服务用户的留下。」

或许很难精准把握「趋利」与「服务用户」的边界,但从整个微信小程序生态来看,逐渐沉淀下来的这部优秀产品,从另一方面代表着小程序的价值观。

「很多人没有真正理解小程序」

但是,不可否认,小程序对于多数创业者们的最大吸引力,或许就是流量。

从曾经的 PC 互联网时代再到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是,谁掌握了流量,谁就拥有最大的主动权,相关说法包括「流量为王」、「谁掌握了流量,就掌握了网络世界」等等。依旧有很多人信奉着这一点。

但这个「真理」很大程度上不适用于小程序生态。

张小龙曾对外表示,「很多公司的目的是要流量变现,所以大家的 KPI 就是如何产生流量如何变现。一旦围绕这个目标,大家的工作目的已经不是做最好的产品,而是用一切手段去获取流量而已。」不难看出他对这种「真理」的反感,这自然也会位列于微信的狙击范围内。

不过,微信并不反对应用内的交易,毕竟有关系的地方,就会有交易,只是这种需求平台方选择以什么样的形式释放。微信的产品设计里蕴藏着自身对当代人社交关系的洞察与哲学,它营造出了一个运行着「微信规则」的虚拟空间。在这个生态里的都要遵守规则,同时也可以利用规则。

从小程序正在对外推出到现在,即将满 3 年的时间,对于规则的理解上,史文禄觉得依旧「有很多人没有真正理解小程序」。

阿拉丁小程序创始人史文禄

史文禄将移动互联网时代划分为「APP 移动互联网时代」和「小程序互联网时代」。对比之下,他觉得小程序互联网时代与过去存在的本质差别主要体现在 3 个方面。

第一,小程序的生产成本有革命性的降低。兴盛优选的案例可以很好佐证这一点,开发运营 APP 的高昂成本,从源头上扼杀了团队的创业想法,直到小程序的出现。这可以让他们以 3、4 个人,只需要 3、4 天的时间就完成「电商应用」的搭建,并迅速验证商业模式。

第二,小程序具有空前的渗透能力。史文禄表示,小程序第一次实现了让互联网进入全民级、全场景普及的时代。

他认为,这种能力的获得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小程序无需学习、无需下载」的特性。

实际上,这个「简单」的条件对于中国广大的互联网用户来讲,仍然是决定他们是否使用某种互联网服务的门槛。

他观察到,「hao123」这个似乎仅存在于 PC 互联网时期的产物,到今天依旧能够在全球上亿个网站中排名 60~80 名之间。背后靠的就是中国二三四线的人口、中老年人群等等。过去,互联网产品的精力主要是瞄准了城市里的所谓「精英人口」,而忽略了拥有更大基数的普通人群。

这部分人需要使用门槛更低的产品来接受互联网,而无需学习的小程序恰恰可以「唤醒」这一部分群体以及那些下载了就没用过的 APP。

一个典型的案例,微信小程序「小年糕+」就是瞄准了中老年用户群体的娱乐需求,赶上小程序的红利,迅速成长为了小程序短视频领域的 NO.1,DAU 一度突破 4000 万。

第三,小程序能够打破信息孤岛,让数据互联互通。过去,APP 之间是没有办法做到数据互通的,而在小程序生态中,所有小程序应用都是基于微信平台的。史文禄判断,一旦微信搜索开放,它可以打通小程序间的数据。比方说,在微信上想买某一品牌的衣服,不需要逐个进入电商小程序查找,只需要搜索商品名,微信搜索就呈现出所有具备这一商品的购物小程序。

「当所有小程序上的数据都可以由微信统一来检索、给你分发流量,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底层流量的结构都会完全改变。」他补充道,「只要存在了本质差别,就一定会有新兴的商业模式起来。」

小程序的 2020

「2020 年将是小程序商业化的加冕之年」,这是史文禄在阿拉丁 2019 年第三届全球小程序生态大会现场,发出的坚定判断。

相比于 2018 年,2019 年微信小程序的动作愈加频繁:微信搜一搜改版上线,强化了对小程序的搜索能力;公众号和小程序的打通;小程序 Banner、小程序激励视频、小程序贴片等广告形态获得了全面支持......

过去三年,小程序基本完善了自身最基础的设施建设,从用户行为习惯的培养,到支付闭环的商业流程的打通。

就如同当年的 APP 一样,2009 年 APP 生态出来到 2013 年商业化才起来,2014 年底商业化起来,2015 年底才爆发。史文禄认为,根据技术的经济周期类比,小程序也到了即将商业化爆发的节点。2019 年,全年来自小程序交易 GMV 已经超过 1 万亿,他预测 2020 年这个数字会变成 3 万亿。

作为依托小程序生态生存的一员,这个趋势对于阿拉丁至关重要。

《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 2019》对于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的十大预测

阿拉丁作为最早一批入局小程序行业的公司,汇聚了足够多的小程序从业者和行业资源。史文禄觉得,这些资源能够帮助小程序从业者以及其外界更好的理解和看清小程序,从那个过度迷信和过度看衰之间的摇摆中走出来,更客观理性的看待小程序的未来。

「在 2020 年,小程序带来的革新中,商家连接用户,实现商业规模化还有着非常大的空间,作为服务商的阿拉丁将会从多方面完善对 B 端客户的服务能力。」

此外,《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 2019》当中,同样包含了支付宝小程序、百度智能小程序、今日头条小程序、抖音小程序、360、大手机厂商推出的快应用、QQ 的轻应用等小程序生态的年度总结。「超级 APP+小程序」的模式几乎成为了行业共识与标配。

这些巨头的入场也将加速小程序新技术标准的确立。

不过,即使到今天,微信小程序也不能说完全的获得成功,但张小龙认为它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对微信来说,只要看到小程序在跟当时连接线上和线下、让创造价值的人赚到钱的初衷越来越接近,就是很好的信号。

而纷纷入局的其他互联网、手机巨头的小程序生态又将走向哪里?至少从目前来看,没有输家。


图片来源:阿拉丁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