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传统物流遇到产业互联网,G7 的极致成长从何而来?| IF X

摘要

寻找行业的「增长引擎」。

风口不断变化,相关的专有名词换了一波又一波,但翟学魂对「产业互联网」这个词似乎情有独钟。

截至目前,G7 平台上连接的智慧物流车辆超过 130 万辆,而去年的这个时候,G7 给出的数字是 70 万辆。一年增长了将近 100%,如此快的增速,不得不让人们重新审视互联网与产业结合巨大的能量。

G7 创始人 & CEO 翟学魂也曾表示,在物流行业,如果将物联网与 AI 放进设备里,会使产业效率有巨大的提升。 

         G7 创始人 &CEO 翟学魂 | 现场拍摄

高增速之下,G7 并不是一蹴而就。2010 年,这家公司成立后装载上车的第一个产品只是简单的 GPS。在过去十年中,物流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 G7 根据行业发展,在应对变化、服务客户的过程中,用一个个小细节切入,集中解决痛点。

在单独的场景研发出相关产品之后,将其连接在一起,为每一辆物流车辆打造基础设施,翟学魂称,这是公司发展的必然过程。「未来的生产工具除了有一个物理的模样,还会有算法、感知能力、连接能力等。所有整合在一起,才是下一代的生产工具。」技术方面的改进和传统模式之上的创新,翟学魂自有一套产业互联网的打法。

以下是 G7 创始人 & CEO 翟学魂在 GeekPark IF X 上的演讲内容(经过极客公园编辑):

大家早上好!

之前张鹏说让我讲讲产业互联网成长的方法论,但是我很不擅长讲方法论,张鹏擅长讲方法论。我是个创业者,我觉得一个创业者最重要的事情是用自己的产品来发言,而不是用自己的道理发言。但是我还是接受了,因为我觉得 G7 在过去 9 年里还是有一些成长的。

举个例子来说,2019 年我们得到了 5 倍的成长,我们的收入、毛利在今年一年里都比去年增长了 5 倍。这个数字好像不是特别令人兴奋,因为刚才樊登说他们是 10 倍,再刚才大众中国 CEO 说他们是 0.5 倍,50%。我们正好介于 100 年的公司和一个 3 年的公司之间。

但是,我们是个做产业互联网的公司,有这样的增长也还是可以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这个成长不是一年的成长,在过去的 9 年里,G7 每一年都有 100% 以上的成长,我们是个长跑选手。 

         翟学魂称 G7 是「长跑选手」| 现场拍摄

在跟大家介绍我们成长当中可能的规律之前,先给大家看看我们是个什么公司,因为 G7 是个物联网公司,所以我先让大家看看物联网长成什么样子。

此时此刻大家看到的每一个点是一个物联网事件。现在我们每过一秒钟,我们 G7 的物联网平台会处理 150 万个物联网事件。比如说「到达事件」就是此时此刻有一台车到达了极客公园。对我们来说,我们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发货的人,这个发货的人可能是京东、德邦,这个「API」就是我们送出大量的数据给到司机、货主、物流公司。 

         G7 物联网平台实时数据 | 现场拍摄

刚刚那个红点就是有一件不好的事情,需要立刻处理。比如说有低温报警,因为那辆车上的货物可能是酸奶,现在已经零度了,不好喝了,所以要立刻处理。

今天运气还不错,中间有个数字「6」,意思是 136 万台卡车当中,到今天早晨 10 点多只有 6 台车发生了碰撞事件。我们是第一个知道这 100 万多台车当中哪些车发生碰撞,发生碰撞之后,可能会引发我们所有的注意。这个时候我们会去进行处理这是此时此刻大家看到 G7 平台物联网所做的工作,也就是说我们给大概 6 万个物流企业提供了 130 多万台车的物联网服务,而这个服务涉及到了安全、结算,上面看的 24.99 亿元,其实就是到这个月到今天为止,我们提供服务的金额,一天大概是 1 个亿左右。 

         G7 为 130 万辆车提供技术服务 | 现场拍摄

今天看这个情况,坦白说我们已经不光是中国,也是全球比较有名的,把物联网技术变成一个商业化的大规模运营服务企业。今天既然说成长,我们从哪儿开始呢?我们其实从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儿开始,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 9 年前,我们第一个产品。其实就是特别简单的一个 GPS,但是我们不是卖 GPS,我们 9 年前第一个产品是把这个 GPS 装到车上,跟车队的老板说你一天给我两块钱,软件、硬件、服务这些你都不用管了。我告诉你车在哪里、开了多少公里、什么时候停的,什么时候开的,这个服务就是我们的开始,那个时候我们大概是几个人。 

         G7 的第一个产品 | 现场拍摄

从几个人到现在 1700 人,从只有几十台车现在到 130 多万台车,从一年大概几十万的营业额,到现在我们超过了 200 亿的营收。我们看成长过程,是不是有一些有规律的地方,或者说有一些高度相关的事情。

第一,作为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公司,最和我们相关的事情就是我们的客户,也就是我们所服务的产业。在过去的 10 年里,大家知道物流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物流产业很大,在座各位熟悉的一个领域就是快递。

大家现在看到的这个曲线,实际上是快递行业平均每年的增速,而且这个曲线是一个相当完美的产业成长曲线,也就是一个产业刚开始成长的速度比较低,2008 年及之前快递的成长速度低于 10%,然后突然在 2009 年开始起速,到最高的点,大概是 2012、2013 年,中国的快递行业每年成长的速度是 60% 以上。

但是,所有的产业都一样,速度逐渐掉下来,掉到 2019 年的时候增速大概是 20% 多了。G7 的成长就伴随了这样一个产业的成长。我们其实是在 2010 年成立的,快递行业正处于一个急速提升的状态。 

         G7 的成长处于物流行业爆发性增长 | 现场拍摄

每一年我认识的快递公司老板,最重要的事情是扩张网络,从 1 万个网点变成 2 万个网点,从 1000 条线路,变成 2000 条线路,最重要的就是网络的扩张。

在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产品是支持他们网络扩张的,当然中间其实我们有很多其它的产品,坦白说都失败了,但是有一个产品成功了,我们叫做班线管理。为什么这个产品会成功呢?就是因为那个时候产业的趋势最需要的就是谁能够支持他的快速扩张,能够准点到达,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这样的产品。

我回忆了一下,我们在 2017 年的时候找到了第二个巨大的增长引擎,就是安全的产品。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安全产品有了巨大的成长?因为当物流公司都快速成长之后,他们都购买了大量的车,从 100 辆车、1000 辆车、3000 辆车,然后有大量的司机,而且这些司机开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去年双 11,那一天驾驶时间最长的一辆车超过了我的想象,那个司机开了 1800 公里,用了 23 个小时。就算是车上有两个司机,连续 24 个小时,以 80 迈以上的速度一定会很困倦,所以开始大量出事。

大量的物流公司开始爆发安全的问题,安全的问题引发整个公司的问题、社会的问题,各种问题。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安全产品就得到了一个增长引擎,也就是说这个产品带动了公司的发展。

到了 2018、2019 年,大规模扩张后整个的需求速度开始大幅度下降,这个时候一个产业追求成本最低、效率最高。 

         G7 的增长引擎 | 现场拍摄

我前两天跟张鹏讲,我作为一个在物流行业里混了 20 年的技术服务人员都很惊讶。我认识一个物流公司的大老板,他跟我说现在从义乌发到全国,发一包货,大家吃小龙虾不是需要手套嘛,发那么一大包手套,从义乌发到全国,包邮是 15 块钱,这包手套的制造成本大概是 10 块钱,还有客服,还要给淘宝、拼多多交钱,到最后物流公司只剩下 1.2 元,也就是说今天中国的快递公司从义乌运这么一件货,运到北京,门到门,还要提货、配送,加在一起一共 1.2 元。

我不知道在座的人有没有在美国生活过,美国应该有 12 块美金才有可能做得到,所以这个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奇迹。但是在这个奇迹背后就是成本要极低,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提供的就是降低成本。

我们看整个过程,产业互联网所面对的行业其实没有多少大问题,物流行业一共三个问题:

第一,时效问题,准点到;

第二,不要出问题,要安全;

第三,要低成本。 

         G7 在大趋势下发现小产品 | 现场拍摄

所以,大的趋势很清楚,而且是不变的。从 G7 的角度来说,我们每一个成功的产品都符合这个规律,就是在大趋势下,在客户最痛的时候,给他提供一个小的产品。我说小产品是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做大产品,G7 今天一共 1700 人,中国最大的物流公司 IT 部门就有 4000 人,所以我们是个小公司,我们没有能力做个大产品。

但是这个小产品怎么样能够穿透客户最终的痛点,解决最终的问题呢?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刚才我讲到安全的例子,我总是喜欢用我们的产品说话,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我们那个安全产品,就是工作的现场。现在高风险车辆大概是 1061 台,也就是说我们的大脑在计算这 130 万多台车当中哪些是高风险的,如果是高风险车辆,我们要开始进行持续干预,包括人工干预、AI 干预,AI 干预就是计算机自动算出来,然后自动打电话给他,人工干预就是他怎么都不听,我最后只好找小姐姐打电话给他,说大哥您歇会儿吧。 

         G7 安全产品工作现场 | 现场拍摄

这直接带来一个结果,我们大幅度降低了司机的死亡率。除了司机死亡率,我们已经开始负责最后的结果了,也就是最后的事故率。这一点我跟大家稍微分享一下,我们这个服务是管最后结果的,如果最后车辆的事故率没有下降,我们是收不到一分钱的。我们的软件、硬件、服务所有这些东西,都跟这个结果挂钩。

所以,在这个结果下,除了在高速公路上因为疲劳导致的碰撞事件以外,还有一个重大的杀手,就是当司机下了高速路口之后,尤其是第一个路口、第二个路口,在国道上的时候,他容易撞到别人。因为在国道上,路人不是那么小心,另外司机还在高速的状态下。所以,路口死伤交通事故比重很高。

我们搞了几个月,最后得到了一个路口算法,就是我们能够早一点知道他要下到这个路口,前面有个红绿灯,在这儿的时候,容易刹不住车,因此我们提前提醒他。

这是算法的业绩,也就是这个算法上线前,所有事故当中 6% 是路口撞人导致的,路口算法上线几个月后变成了 2%。在我们平台上每一个点意味着每个月一条人命,所以做下来之后,路口死亡的人从六七个到了两三个,G7 最优秀的技术人员、算法、硬件的人有一大半集中在这里解决这个问题。 

         G7 安全产品大幅下降事故发生率 | 现场拍摄

刚才我说到了安全,最近这一两年我们专注在成本上,这个是离国际线只有 30 公里的新疆私人加油站,因为卡车最大的成本是油耗,油耗占卡车成本的 30%。如果你能够降低 1% 的油耗,对物流公司、司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事情,所以很多司机、物流公司不到中石化、中石油加油。如果你是个司机,开的离国际线只有 30 公里了,非常远的地方,你要想找到一个既便宜、又不用担心油的质量、不需要现金付钱的加油站,我们就做了这么一个产品。这个产品使得刚才那个加油站,司机拿个二维码一扫,账就记在我们云端了。他的老板付钱,而且不用担心油品的质量。

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个呢?因为那个加油站里面的加油机是 G7 的产品,这个产品我们叫智能加注。其实我们就是把物联网植入到了这个加油机里,我们的云平台在控制这个加油机的加油枪,而且在计量这个加油机喷出去的油有多少,所以它能够看你二维码识别身份然后跟云端交互,最后计算加了多少油钱,然后司机挂下油枪,他的老板和加油站的老板就完成了结算和对账,这个能省多少钱呢?不光是省了油钱,省了大量算账的钱。

如果大家去物流公司去看,会发现物流公司有一大堆人拿各种各样的票,把这个票算起来然后放在 Excel 里面,智能加注省了很多的钱,省的钱对于物流公司的生存发展来说都至关重要。 

         G7 智能加注产品 | 现场拍摄

所以,后来我们不光是搞了加油机,我们也搞了加尿素机、加润滑油机,大家知道未来在 3、5 年之后,在货车领域,将来就不会有一桶一桶的润滑油了,就好像我们现在如果在办公室里面不会喝矿泉水了,你有饮水机,因为饮水机要便宜很多。

所以,我们通过物联网的产品,把润滑油很快都会变成饮水机这个模式,一个润滑油桶大概占了润滑油整个成本 20% 以上。我们沿着这个思路,接着去改造这个行业里面其它的设备,比如说这是一台卡车的车厢,我们改造了车厢,车厢里面有没有人、装了多少吨的货、什么东西进来了、出去了,直接跟我们的平台相连。

我们改造这些装备,就是使得整个效率和成本大规模地从根本上可以下降,所以我们去改造了冷藏货的车、改造了装煤的车、快递快运的车,改造了很多这样的车,大幅度的下降这个行业的基础成本。

所以,大家看我刚刚讲的,我们一路走来的这个过程,就是从一个单一的场景,逐渐到了基础装备,而这样的装备都会具备一个特点,过去一个行业就是靠装备来定义的,甚至人类社会也是靠装备来定义的。我们说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蒸汽机时代,说的都是生产工具。 

         从单一场景到基础设施是必然过程 | 现场拍摄

但是,未来的生产工具除了有一个物理的模样,还会有算法、感知能力,还会有连接能力,还能算账,所有的整合在一起,才是下一代的生产工具。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就会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往前去走。

当然,在物流行业里,最重要的生产工具就是车,所以 G7 也投资了一家做自动驾驶卡车的公司,给大家看看现在这个自动驾驶卡车到了什么程度,这是今年 6 月份在 CES 上的样车。

大家知道小轿车的自动驾驶算法和卡车是有很大区别的,因为后面拖了一个 17.5 米长的车斗,当它去掉头或者侧转的时候,实际上算法和可靠性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预测大概 5 年之后,这种 L3 自动驾驶卡车会改变整个卡车的运输行业。最后这个叫 Cut in 测试,这个测试就是有一个人要开轿车去挡一下,看卡车的算法能不能及时停住,轿车上坐着的这个人是我们的 CFO。

我想说即便是公司的 CFO 不是搞技术的,也对我们的技术充满信心,我们所有的人,无论是搞技术的,还是搞商务、投融资的,我们对这个承诺都是认真的。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以上图片来源:VPHOTO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