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1对1张翼:从三维视角来看二维的教育产业文明

摘要

教育产业文明的本质离不开“结果导向”和“过程导向”

从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今天这样,陷入对人的才能的无限渴望,又可以将丰富的科技资源投入到对其的生产之中。在 BMW · 极客公园 Rebuild 2019 科技商业峰会上,掌门 1 对 1 创始人&CEO 张翼表示,教育产业文明是一种有自我演化、有优胜劣汰,有高低之分的生命力形态。

        掌门 1对 1创始人&CEO 张翼

随着教育从线下向线上迁移,一个新变量对教育产业文明的影响正越来越大——科技虽然无法改变教育的本质,但却可以改造其产业链各环节的形态以提高效率。「高效传递」,张翼认为这是掌门 1 对 1 过去几年一直在做的事情,例如 AI 赋能的精准测评,让教师可以多维度了解学生,学科知识图谱的建立,让学习变得有路可循。

另一件事是快乐学习,教育产业文明的本质离不开「结果导向」和「过程导向」。智能化、自动化让学习提高效率,是追求更好的结果,游戏化、互动化的学习过程让学习变得快乐,是追求更好的过程,而这两者的结合最终形成的良性闭环,在「AI+「应用的帮助下,让教育共享智能,让学习高效快乐。

以下是 掌门 1 对 1 创始人&CEO 张翼在 BMW · 极客公园 Rebuild 2019 科技商业峰会上的演讲内容(经极客公园编辑整理):

亲爱的朋友,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掌门 1 对 1 以及过去十年教育我在领域经验的思考,今天我想要从教育产业或者说产业文明的角度看这个事。为什么从产业文明的角度来看这个事?比如今天的 PPT 或者投影,投影上有文字,如果我们想要改变投影上的文字,假设是二维思考的人,你要改变屏幕上的字,是要改变屏幕。但其实是不对的,这我们真的想改屏幕上的东西,我们要到三维世界改变它,我们要思考的是这个投影仪背后的东西。要改变上面的字,其实我们要改变的是投影仪后面那台电脑上的内容。所以你会发现二维世界里有很多表象它的变化很快,但其实在三维世界里面它可能是不怎么变化的,所以说从教育行业本身去看教育行业,很可能我们看得并不太懂,但是从产业文明的角度看很可能就会看懂,这是今天我想从这个角度看的原因。

产业文明是什么维度?产业文明的维度,比如说生物进化是在一个维度上的事情,有一个词叫分形,分开的分,形状的形,什么叫分形?意思就是万事万物表面上是不一样的,但如果可以追究到最高层次的维度,你会发现它们具有高度的相似性。比如产业文明,大家可以看到文明是一步步演进的,教育模式和教育理念也在不断更新迭代,从精英教育、大众教育到现在提倡的高等教育等,形态是非常不一样的。但从文明角度去看,很可能它是相似的。就像我刚才说的,生物进化跟产业文明是一个维度的东西,其实是高度相似的。

什么是生物进化。生物进化的本质就是它的基因在不断变异,然后重新交融,然后再变异再交融,是这样的过程。其实整个产业文明,可能跳脱了教育本身的维度,整个产业也是这样的,你看教育也是在它的轨道上不断结合新的东西或者新的技术变化,技术是它的工具。因此你会看到,在整个教育行业里面,从孔子的私塾到我们现在的学校,或者从线下教育到线上教育,教育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背后有不变的东西。单看在线教育这个行业,过去几年经历了很多变化,比如从在线直播到题库搜索到智能化,甚至到自适应、大数据,表面上看这是二维世界的东西,它的变化是很大的。我们觉得几千年的教育不断迭代更新,三维世界有一个东西永远不变,就是高效,高效是整个教育产业文明在几千年来,在第三个维度上永远不变的追求。

高效有两个部分构成:高效的传递,乐于学习的循环。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刚刚提到的,为什么教育从线下转到线上?因为它使得时间更高效,我们说教育共享其实本质上就是一个高效的问题,可以用在线解决。这几年教育行业诞生了一个新的岗位叫在线教师。什么是在线教师?以前你很难想象,一个老师打开电脑就上班了,对传统的教师有很大的颠覆,老师不是应该面对面学生吗?但是这个新岗位的出现,2015 年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很难接受,每天在家里上班,这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一个大家很不能接受的事情,或者很难理解的事情,但是到现在为止,中国已经有数万人的在线教师团队,我觉得未来会是一个庞大的职业。这个职业,你表面上看是很大的颠覆,其实不对,这是二维世界的问题而已。在三维世界里面,因为职位可以让教育变得更高效而存在,因为可以让老师不需要在路上奔波,让学生不需要浪费路上的时间,可以花更多时间备课,因为符合高效特征所以有其价值,这是应运而生的事情。

我们先谈第一个点,高效传递。咱们过去几年围绕高效传递做了很多事情,包括从测评系统、作业系统、课堂系统的可视化。因为我们认为教育行业既然追求高效,那么高效就应该是从头到尾贯穿在整个维度上的,比如定位。我们去给一个学生上课,很可能以往一个老师要通过一两节课才能知道一个学生到底处于什么位置。但精准的测评可以通过 20 分钟找到这个学生具体在哪个位置。又比如说去年到今年整个智能化教育已经从技术竞争走向数据竞争,为什么?因为技术是可以用金钱换来的,但是数据用金钱换不来,数据是用时间换来的,时间是比金钱更高效的东西,所以今年已经不是技术投入的问题,而是数据的问题,数据更大,智能化更精准,才能更高效,这也是整个行业从二维上,随着高效在逐渐迭代的核心原因。

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叫做知识图谱。我先简单介绍一下什么叫知识图谱,知识图谱,打比方你要学会一个知识点,比如一元二次方程,其实它里面有很多子知识,像一张 Map,你发现要学会这个知识,要通过路径学会很多知识点,最后才能完成对这块知识的掌握,这就是知识图谱。知识图谱这个东西在二维上看,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教育行业特有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能够上升一个维度,到三维世界去看,你会发现三维世界里面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知识图谱和高德地图是一个东西吗?或者它有联系吗?如果从二维世界去看这是两个不同的行业,高德地图是高德地图,知识图谱是知识图谱,但是从三维看这两个东西是一个东西,高德地图能帮助你思考怎么样在教育行业里运用知识图谱。你什么情况下会使用高德地图,使用的目的是什么?你要知道到哪个地方去,到底要经过哪些路段,这是你的目的,这也是知识图谱最基础的目的,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去,你要走过哪些地方,这是我们优化的核心。

但是你使用地图还有其他需求,你还要知道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要告诉学生你现在所处的位置,让学生知道我要学会这个知识最快可以要多久。此外你使用地图还有第三个作用,是什么呢?你想看有哪几种交通工具,比如坐车过去,从机场到这里来,可能坐车是 50 分钟,但如果走过来可能是 3 小时,甚至你骑自行车过来可能是一个半小时,地图可以告诉你这些东西。

其实知识图谱是不是也应该告诉你这些事情呢?老师有不同层次的老师,比如说我学这个字典,我会知道如果是这个老师带我两天就学会这个东西了。但另一个老师可能不太熟,可能带我这个东西需要十天,所以这个维度上我们应该做什么事情?我们应该识别出每个老师的水平,他带你学会他到底需要多长的时间,需要经过多长的路径,每个人不一样。进而可以挑选老师和不同学员的匹配,进而对老师做不同的分类和不同的培训。我们用三维校对的角度,去思考一个事情的时候,对我们原有的事情会有很大的启发。整个掌门和智能化结合的过程中,我们对前端到后端,所有的环节都进行了这样的智能化。

整个教育产业的文明我觉得离不开两点,一个是结果导向,一个是过程导向。所谓结果导向就是高效传递的过程。第二个问题,过程导向是什么?我觉得是快乐、乐于学习的本质。乐于学习有两个事,第一个是教学过程更快乐,基于这一点,掌门做了掌门少儿和掌门陪练,一个是我们素质教育品牌,一个是艺术教育品牌,很多人问我们说为什么做这样的事情,其实本质上我并不是在二维世界寻找答案,我们从三维角度考虑这个事情,就像我们做掌门少儿是希望学习过程中能有快乐学习的成分在,能够有全动画的方式和全游戏化的方式去学习,给孩子带来快乐,这是核心的思考。同时,教育本身还有另一个问题,很多人也说教育能快乐吗?这不是很痛苦的事情吗?确实是,我以前念大学的时候,我们学院院长上专业课程。他说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很痛苦,如果你觉得痛苦就对了,因为学习的本身是你脑神经重新发生连接的过程,以前不连接,现在连接起来,当然是很痛苦的,但是痛苦的时候你在进步,一旦连接起来以后你就会特别舒服。怎么样才能让乐于学习本身是可循环的?就是如何让效果反馈得更快,只有你让效果反馈更快,你才能让学生感受到我学会以后马上就可以得到一个反馈,让我愿意更进一步学习,所以我觉得乐于学习是由这两部分构成。

我们的宗旨和愿景是让教育共享智能,让学习高效快乐。我觉得我们在思考的整个维度里面,不是二维思考而是从三维思考。最后,所有的产业文明都有游戏规则,我按我的理解整理了一个游戏规则,第一层次是什么呢?是二维杂交,就是应用层面、二维层面应该尽可能做不同的结合。这个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有一点难。可以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儒家学说是一种科学吗?儒教其实不是一种科学。为什么不是科学?因为儒教的创始人孔子是登峰造极的,没有人可以超越他。孔子提出儒家学说以后,模仿他的人是谁?是他的弟子颜曾思孟学他的学说,学了以后怎么样呢?学了以后比孔子低了一个层次,后面朝代的人又有人学他,程朱周张这些人学他,又低了一个层次。创始人是登峰造极,后面的人往下走,这不是科学。科学是什么呢?科学是创始人不如后面的人,比如我以前专业学电气,电气是谁发明的?电气的发明者是一个意大利生物学家,这个生物学家在厨房里切牛蛙的时候发现刀碰到神经的时候牛蛙跳了一下,他叫做「死蛙效应「,后来我们知道这是生物放电,那是电气的发明者,但是他根本没有想到后面会有这么多电气出来。蒸汽机的发明者也不会想到后面有这么多电器出来,后人超越前人,并且铁定超越前人,这是科学。

所以第一个层次是二维杂交。第二个层次是三维坚守,很多情况下我们可以做很多合作或者很多的多元创新,但是往往守不住第三维,第三维是坚守初心,这是很难的。汉朝有一个大将很有名,叫李广,飞将军李广,但使龙城飞将在。但是汉朝还有另一个人,叫程不识,他在汉武帝时期比李广更牛,但是为什么只听过李广?因为李广有一个风格,李广随遇而安,行军走到水边,就在水边扎营喝水,很愉快,是这样的人。但是程不识是极其严谨的人,极其守规则的人,水边不能扎营,因为很危险,所以程不识带的兵很辛苦,李广怎么样,要么大胜,要么大败,他被匈奴俘虏过,最后自杀了。但是程不识这个人,他叫做「不败将军「,历史上很少有不败将军,他一生未曾打过一场败仗,是这样的人。因为李广大胜大败有很多故事脍炙人口,所以百姓经常说。但汉武帝打匈奴,总是程不识是主力,李广是边锋。所以坚守是逻辑的坚守,不是情感的坚守,情感总是会让你跑去二维或者追风口,觉得什么火就做什么,这是不对的。

第三个层次是唯快不破,90% 的产业都是唯快不破,为什么呢?因为只有最快到达补给点的人才能获得回报,其他所有人到补给点的时候都是负回报,所以必须看所有的选手有谁最快达下一个补给点,那他才能获得回报。所以说这就是无限的游戏,无限游戏的本质就是守住你的第三个维度的坚守。我们觉得二维要多创新,我们也希望在三维永远守住我们的初心。

以上就是我的演讲,谢谢大家。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