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艰辛背后,是中国科技公司的新挑战

摘要

有时候,机遇是以艰难的形态砸到头上的。

5 月 21 日上午,华为创始人、总裁任正非在深圳接受了国内外媒体的采访。他正面回应了目前华为面临的挑战,也讲了自己对这件事的一些思考。

我做科技媒体 20 多年,虽然有过和任正非的简单交流,但一直没有机会单独采访到任正非,一直是个很大的遗憾。

他在过去将近 20 年的时间里,几乎不接受外部专访。不过最近这两年,任正非算是把以前「欠」的采访全补上了。

美国政府打压华为,是对华为的严峻考验。任正非在这个艰难时刻的频繁发声,几乎独挑了华为公众沟通的大梁,我相信他有过很深入的思考。

他显然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商业竞争级别的沟通问题,这件事对于华为、甚至对于中国科技企业来说,都是个从未面对过的考验,这时候需要思考,需要智慧,需要耐心。

很多时候,这些东西需要年龄和阅历,现在的华为确实很需要他。


把讨论引导到正确的方向

最近这次中国媒体的群访中,任正非有一些特别值得关注的观点,我们不妨先来看看。

首先是讲了这件事不要骂错了人。

任正非表示,「我们一年前就受到美国实体管制了,大家要骂就骂美国政客,这件事不关美国企业什么事情。」甚至是在谈到谷歌时,他说,谷歌是一家好公司,是一个高度负责任的公司。谷歌和华为也在讨论应对方案怎么做。

然后任正非很明确地反对把科技导向民族主义。

任正非说,目前对华为有两种情绪,一种是鲜明的爱国主义支持华为,一种是认为华为绑架了全社会的爱国情绪。「如果认为不买华为就是不爱国,那我们孩子就是不爱国,因为他们也用苹果产品。千万不能煽情,不能使用民粹主义这种东西。」

「余承东总说老板不为我们宣传。我们制止他们瞎喊口号,不要煽动民族情绪。」

「我们家人现在还在用苹果手机,苹果的生态很好,家人出国我还送他们苹果电脑,不能狭隘地认为爱华为就爱华为手机。」

另外,任正非也非常认真地在引导外界,不要把中国科技发展引向「孤立主义」。

他说,「目前这种形势,我们确实会受到影响,但也能刺激中国踏踏实实发展电子工业。但光靠一个国家恐怕不行,虽然中国人才济济,但还是要全球寻找人才。完全依靠中国自主创新很难成功,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抱这个世界,依靠全球创新?」

任正非在采访中看似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平凡语言说的却是很深度的思考,以及一套完整的世界观体系。

他努力在引导外部形成统一的共识,甚至是以讲道理的方式,化解一些他觉得不正确的潜在社会情绪。

可能一些企业会喜欢乌合之众,并利用乌合之众的情绪来引导舆论。但优秀的公司却必定要去推动社会思维的进步,并以进步的思维去保护和助推自己的价值创造。

这么做是一种对规律的深层理解。因为面对乌合之众,总有人可以更简单更无底线地超越你,而开启民智,面对独立思考的人,别人只有真的比你更好才有机会赢得竞争。这给了你更公平的机会去做到更好。

任正非面对空前的社会舆论优势而继续讲道理,统一对问题的合理认知,坚决不占便宜,就是因为他看问题更加本质和长期。

         

图 | 视觉中国


我们到底需要支持华为的是什么?

看到任正非这些亲力亲为的沟通,我们点赞之余还是应该有些更深度的思考。

思考我们真正要去支持华为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对华为最好的支持,是对这场考验的本质形成共识——不因情绪滑向科技民族主义的小池塘,而因理性通往对中国科技企业未来发展的统一理解。

华为这次的经历,起到了一个警钟的作用。任正非的战略眼光和华为组织的韧性,则是在为中国科技产业对历史惯性的觉醒赢得时间。

我们现在需要重新睁眼看到未来在走向对世界创造更大价值的进程上,还有哪些不应该幻想和忽视的东西。

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会深刻改变未来全球供应链格局,也看到了会改变中国的基础研发和科技基础产业的资源状况。

但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容易被忽视,那就是重新思考中国科技商业对于世界、甚至是对人类文明进步的意义和使命。

说得接地气一些,那就是我们发展好了,我们变成世界级公司了,跟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正向的关系?大家为什么信赖我们?大家会有什么收益?

我详细看过任正非过去一年所有的对外访谈,他一直在强调的就是「华为是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以更好的通讯技术推动每一个人、国家、地区更好的发展」。

这是这家不上市、不拿投资的企业终极的梦想和目标。

因为这样的使命设定,所以华为面对竞争看到的都是纵向的「竞」——也就是追求做到更好,并客观评判。比如苹果做得好就要承认,但自己 5G 领先也毫不客气,信心满满,这些都不会用民族主义或者其他手段去横向地「争」。

同时华为很在意与产业上下游的生态关系,讲了很多要让合作伙伴有收益,要开放地用全球化的技术、而不是孤立主义地吃独食,甚至还替 Google 和芯片企业辩护,认为他们没有欺负华为,断供是遵守当地法律,是可以理解的决定。

这一切都是在阐述华为的发展与整个世界的正向关系,只有把这些东西讲给全世界,才能让自己处在一个更加透明和安全的发展环境之中。

美国这次对中国科技企业的压制,我们先放下一些国家战略上的原因(虽然这是根本原因),本质上确实带来了一次全球范围的思想大辩论。

本届美国政府选择的论点是「不存在人类发展的共识和统一梦想,国家优先,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科技和商业都遵从这个利益的发展。」

美国对于中国科技企业所有设置的怀疑和不信任,都是基于自己这个底层逻辑的推演,因为自己这么理解,所以假设所有国家和企业也会这样理解。

其实这件事 BUG 很大,不仅与美国社会过去的普世主张有背离,也对很多美国本土科技公司倡导多年的使命(mission)有重大冲突。

而中国企业要面对这个逻辑带来的挑战,唯一正确的方式是颠覆这个基础逻辑,回到原本全球已经有共识和期待的「思想高地」上去。

这时候一些最优秀的中国企业,有机会树立和捍卫的,是「不应该存在狭隘的科技民族主义,科技商业竞争的最终目标不是国家和民族的优胜,而是以全球化方式推动人类文明进步。」

毕竟一个人类的大文明也好,一个商业组织的小文明也罢,终极追求中不能只有民族、国家而没有相互依存的世界。

只有这样的思考和表达,特别是未来在经营发展中更严谨、持续、不动摇的践行,才能让中国企业的发展与世界有更正向的关联,也让整个商业和科技生态向我们最终靠拢,创造更有利于实现这个目标的良好环境。

这不是一种「沟通技法」,因为技法都是功利主义的,扛不住诱惑和艰难。只有真正对长期必然规律的理解与遵守,才是有意义的。

科技商业领域,长期来看一个商业组织甚至是一个经济体的价值高度,绝不只是一场份额和利润的竞争,而是世界观、生态、方法论的「物竞天择」,这有其必然性的规律。

在这个问题上,理解任正非的思考,也影响我们自己的思考,这才是对华为最大的支持。

这场「思想辩论」将会持续很多年,而靠一个华为是不够的,没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形成共识并一起推动,一个华为永远是特例。没有更多站在这个高度思考问题和创造价值的中国企业,以及不断进步的中国社会思想,不管华为自己多么勤奋和走得多远,都永远会背负对全世界沉重的信任负担和沟通成本。

         

任正非


只有思想上的胜利才是终极胜利

写到最后,我自己也知道这是一篇其实没有多大用的文章。因为绝大部分的企业家,即便认同这些观点,在商业竞争的艰难和复杂面前,也很难如此坚定地践行。客观的事实是,对于绝大多数公司,专注务实对于生存是无比重要的,只有到了一定阶段的企业,有些务虚的重要性才会被唤醒。

客观地说,任正非的思想到达了这样的高度,华为上上下下每个业务、每个人都在完美践行这样的思想吗?我觉得也未必。

华为自身还有很多可以在这个方向上进步的的地方,比如更加地开放和更多的沟通,进一步推动自身周边和上下良性生态的建立,把战斗文化转换成普世可以理解的追求……

这些进程我相信随着任正非的对外沟通,会成为更确定的方向,进而有机会更全面渗透到华为未来的行动中。

中国科技商业领域过去几十年高速的发展,受惠于商业思想的「务实」,但今天一些商业组织个体已经相当强大,新生代的企业家们也有机会甩开在以前的社会历史阶段中形成的旧商业思想和方法论。

中国有着世界 1/5 的人口,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这给了中国企业走向世界创造更大价值的机会,这个时候「世界观和使命」的「务虚」问题,其实正在越来越重要,华为也依旧在这历程之中。

正确的思考方向不意味着艰难时世的缩短,只意味着面对漫长的艰难,坚持变得更加有意义。

我相信只有极少数企业能完成这个蜕变,但他们将是中国科技商业的未来「灯塔」,也有机会成为世界和文明进步的新推动力。

当我们的企业上市速度不断刷新纪录,业绩增长不断领跑全球商业界之后,这件事听起来似乎更值得去挑战下。

对走在前面的华为,这就是最好的支持。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