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赢得 AI 竞赛」:特朗普壮志凌云,要让美国的 AI 再次伟大

摘要

特朗普用一个暂时只谈理想不谈钱的「美国 AI 倡议」,回应了科技界对他的期许。

立志「让美国再次伟大」的那个男人,现在有了新的「复兴」目标:守住领先地位岌岌可危的美国人工智能产业。

当地时间 2 月 11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正式启动了名为「美国 AI 倡议」(American AI Initiative)的国家计划,要求联邦政府各机构在人工智能的研究、推广和培训上挹注更多的资源和投资。

「美国 AI 倡议」的问世,标志着在中法韩德等 18 个国家之后,「老大哥」美国终于姗姗来迟地将 AI 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特朗普称:「延续美国在人工智能上的领先地位,对于维护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这一国家层面的 AI 计划志向远大,在美国科技界受到普遍欢迎,但也因为缺乏政策细节和资金投入的具体说明,招致「含糊不清」、「措辞空洞」的批评质疑。来自学界和民权界的声音,也再次老调重弹地担忧起隐私和自由上的问题与挑战。

众声喧哗之中,白宫负责科技政策的总统副助理 Michael Kratsios 却对未来充满自信:「我们终将赢得 AI 的竞赛,我们会在不损害美国价值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只谈理想不谈钱

去年 5 月,时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曾「上书」特朗普,建议白宫制定国家级人工智能战略,以跟上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步伐。

在此之前,早在 2017 年 7 月,中国官方就印发了首部国家级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纽约时报》称,自那时起,在美国业界、学术界和政府内部,便一直有人工智能专家呼吁特朗普政府将 AI 发展作为重中之重来推动。

现在,特朗普用一个暂时只谈理想不谈钱的「美国 AI 倡议」,回应了那些对他满怀期许的声音。

白宫方面称,美国人从「AI 早期开发者和国际领导者」的地位上获益匪浅,但是,全球各地的 AI 创新步伐正在加快,「我们不能置若罔闻,假定美国的领导地位是坚不可摧的」。基于此,「美国 AI 倡议」将多管齐下促进美国「在人工智能上的领导能力」,并将重点发力五大关键领域:AI 的研究与开发、数据资源的开放、道德标准的制定与监管、就业培训和以维护美国利益为前提的国际合作。

研发方面,「美国 AI 倡议」要求,各政府机构在做预算时要「优先考虑 AI 方面的投资」。数据资源的开放则被视作是推动美国 AI 发展的「基础设施」,交通、医疗等领域的政府数据库将有望向相关研究机构开放。在 AI 道德标准的制定与监管上,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将会同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共同制定一个「既能促进创新又尊重隐私和公民权利」的行业规范。

面对人工智能将给就业市场带来的冲击,各机构也应要求创立了计算机科学方面的奖学金和培训课程来提高劳动力水平。此外,美国政府还希望在国际合作中找到微妙的平衡,在与其他国家进行 AI 的合作开发时,要以「不损害美国利益和放弃任何技术优势」为前提。

看起来,特朗普政府似乎已经准备好要在人工智能领域大干一场了。但与这些充满雄心壮志的理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目前所公布的「美国 AI 倡议」,完全没有提到具体的资金投入与政策细节,也未针对各个目标设定具体的达成时间表,因此被批评「含糊不清」、「措辞空洞」。白宫方面承诺,将在未来六个月内制定更为详细的计划。

备受关注的移民问题在「美国 AI 倡议」中也只字未提,这进一步加深了外界对于特朗普政府「诚意」欠缺的指责。长期以来,外国人才对美国的 AI 项目发展和国家进步来说都非常重要,特朗普上任以来的反移民言论和对研究人员签证的限制,常被认为会损害美国 AI 产业的发展。与此同时,加拿大等国家已经制定计划,延揽那些被特朗普「拒之门外」的技术人才。

「引进世界 AI 人才的能力,一直是美国的秘密武器。」OpenAI 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Greg Brockman 说,如果没有了这种能力,他担心像 OpenAI 这种百名员工说着 19 种语言的多元化公司,可能会失去竞争优势,他希望「美国 AI 倡议」能带来更加开放的移民政策。

哈佛大学教授 Jason Furman 是奥巴马时期的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曾在 2016 年帮助奥巴马政府制定过一份极具影响力的 AI 产业报告。他认为,特朗普政府的 AI 国家计划虽然令人鼓舞,但也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而已。「政府的『美国 AI 倡议』包括了所有正确的要素,关键的考验将在于他们是否能以强有力的方式贯彻执行。这个计划很有抱负,但没有任何细节,是不会凭空自动实现的。」


AI 版「卫星时刻」

「美国 AI 倡议」中没有特别提到中国,但在特朗普签署了这一行政命令后,几乎所有的讨论都自然而然地和中国挂起钩来。

1957 年,苏联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斯普特尼克 1 号(Sputnik-1),大为刺激了当时毫无准备的美国,引发了一场两强之间的「太空竞赛」。1969 年,美国人用后无来者的月球登陆,证明了自己在科学技术上的领先地位。

现在,这样的「卫星时刻」(Sputnik moment),似乎将在 AI 领域再度上演。

《华尔街日报》直言,特朗普的「美国 AI 倡议」,就是为了要「削弱中国在 AI 领域的势头」。彭博社政府分析师 Chris Cornillie 说,虽然相关文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但依旧清楚地代表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的回应,后者曾承诺对人工智能相关的研发增加十倍的投资,并立志要在 2030 年成为世界 AI 的领导者。

「在 2030 年之前,中国将投资 1500 亿美元,目标成为世界上最杰出的人工智能国家。由于 AI 将改变许多不同的领域,因此美国必须跟上步伐。」布鲁金斯学会科技与创新中心主任 Darrell West 认为,白宫的举动是「及时」的,但由于缺乏明确的资金,宏大的计划能否真正付诸实践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总统有时会推出一些听起来很美好但几乎没有什么实际影响的倡议。」

但特朗普显然不能只在人工智能议题上「耍嘴皮子」了,毕竟新的「风暴」已经出现。

美国众议院 2018 年的一份报告称,中国是美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竞争对手。从 2000 年到 2015 年,中国的人工智能研发资金增加了 200%,并且在去年年底,有望在人工智能研发投资方面超过美国。来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的数据显示,自 2014 年以来,中国在人工智能的大多数专利申请中冠绝全球,美国排名第二。

尽管如此,在 AI 领域的先发优势,依旧让美国暂时处于当前人工智能热潮的最前沿。在本月被《华尔街日报》问及「现在哪个国家时 AI 领导者」时,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 CEO Oren Etzioni 说:「基本上每个人都认同,美国目前是傲视全球的。在商业领域,Google、微软、亚马逊和其他一些公司,依旧让美国占据着明显的主导地位,虽然差距一直在缩小之中。在学术领域,我们依然在论文数量、引用次数和关键学科带头人数量上处于领先地位。」

在特朗普签署此次的行政命令之前,白宫方面召开了一次电话媒体吹风会。一名高级官员被问到和中国在 AI 上的进步有关的问题,他说:「对我们来说,中国对这个领域感兴趣并正在大力投资和投资,并不是令人意外的事情。」当被进一步问到是否会与中国展开 AI 技术方面的合作时,这名官员并没有直接正面回应,仅表示:「我们很高兴能够在考虑美国价值观的同时制定我们的原则和议程,这是我们乐于与世界分享的事情。」

一直把「美国价值观」放在嘴边,依旧无法让特朗普政府消弭美国国内在隐私自由等议题上对其展露不信任的情绪。

纽约大学 AI Now 研究所联合主任 Kate Crawford,在肯定白宫将 AI 作为最新政策重心的同时就担忧称,「美国 AI 倡议」专注于产业界,明显缺乏学术界和民权界的意见,尽管内容中有提及隐私和公民自由,但这并不能消除外界对特朗普政府在这些问题上「令人不安的记录」的担忧。

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 Ryan Calo 表示,需要时间来了解特朗普政府是否能正确地处理 AI 所衍生出的道德和人权问题。「他们是否充分了解其社会影响?是否有在思考如何解决它所造成的问题?这是我们必须要关注的。」他认为,政府可以通过要求 AI 算法进行偏差测试并对外开放监督的方式来保护公民自由,并为行业树立榜样。

白宫负责科技政策的总统副助理 Michael Kratsios 显然有预料到这些争议。在「美国 AI 倡议」发布的同一天,他在《连线》杂志撰文解释了「为何美国需要 AI 战略」,为特朗普政府背书道:「我们终将赢得 AI 的竞赛,我们会在不损害美国价值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长期以来,美国一直是自由、人权、法治、隐私和自由开放市场的捍卫者......『美国 AI 倡议』植根于一个基本原则:在美国,人工智能的应用,绝不能以牺牲我们的公民权利和自由为代价。」


参考:

Executive Order on Maintaining American Leadership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Trump Signs Executive Order Promot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hy the US Needs a Strategy for AI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宋德胜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