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以何成为全球通信「四大玩家」之一——大格局纵深解析中国通信崛起之路

摘要

自中兴事件发生以来,周围关心的朋友很多,也有不少好事者向我质询:「中兴不就一家没有核心技术的厂商,凭什么成为全球通信的『四大玩家』之一?还能引起美国注意,遭到制裁?」

自中兴事件发生以来,周围关心的朋友很多,也有不少好事者向我质询:「中兴不就一家没有核心技术的厂商,凭什么成为全球通信的『四大玩家』之一?还能引起美国注意,遭到制裁?」

  讲真,听到这样的质问,作为曾经的业内人士挺窝火的,但又不能发,因为提出质疑的人毕竟不专业、更不懂。这几乎就是相声演员和火箭专家的对话,相声演员郭德纲曾讲过这样一句话:

  内行要是和外行去辩论那就是外行! 比如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还得选精煤,水洗煤不好。如果那科学家,要是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言归正传。「没有核心技术」、「大玩家」、「遭制裁」等,都是我们大多数人看到的表象,而这些表象背后有一条中国通信崛起的清晰脉络和必然规律,以及不受中兴公司自身控制 (并非「缺芯」这么简单) 而遭遇制裁的深层次原因。

  中国通信企业 (包括中兴、华为) 的成长和崛起,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 40 余年来,依靠为我们自己的勤奋、追赶、超越,渐渐成为全球供应链系统的「枢纽」。

  2017 年《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上,罗振宇的「罗辑思维」首发了施展先生《枢纽:3000 年的中国》一书,并在其「得到」APP 中给了如下的推荐导读 (摘录部分段落):

  过去 40 年,我们是一个勤奋的追赶者——

  当中国的公司挤入全球 10 强,当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美国、欧元区和日本的总和,当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已经赶上了全美国的人口总量的时候,我们必须重新认识自己,必须寻找我们的世界角色。

  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国家可以脱离中国,在这个世界独自狂奔。

  《枢纽》这本书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定义了中国 3000 年来,一直承担的世界角色——枢纽。中国的位置就是十字路口,就是路由器。也是资源、信息、资本、秩序在全世界流动的必经之路。

  中国 40 年间的发展奇迹,有两个重要原因:

  第一,是中国的超大规模,已经兑现成一种非凡能力;

  第二,我们踩在了命运的关键节点上,各行各业的生产效率和弹性,无人能及。——引自《枢纽》原文

  在重大技术革命之前,中国奇迹还会持续。可以断言,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中心,是终局性的。只有从这个角度理解中国,才能让我们能更清晰地看到未来的脉络。

  二战后,世界格局发生了局部演化——

  因为西方国家的经济结构发生变化,他们已经进入了创新经济的时代,超过 70% 都是第三产业,对原材料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这和以原材料出口为主的欠发达国家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

  这个裂缝谁来填?上个世纪 90 年代,答案揭晓,是中国。

  理解这个过程,我们就理解中国的全球角色了。

  西方国家已经没有办法和欠发达国家直接形成经贸循环了,中国是全球经贸循环有效运转的必须结点。这不是什么推演,这就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中国正在变成全球经济体系的十字路口,是资源、信息、资本在全世界流动的必经之路,是世界的路由器,也是施展老师这本书的名字——枢纽。

  作为枢纽,我们向原材料产地国家输出资本、制成品、基础设施和就业机会。

  作为枢纽,我们向西方发达国家,提供形形色色的工业品和创新落地的机会。

  基于上述,正是因为具有全球供应链必经的核心节点,即中国枢纽这片「沃土」,才能造就中国通信的崛起,才能生长出中兴、华为这样的通信技术巨头,这是必要的外部条件。

  我们试着将「中国枢纽」的特征与通信行业的属性对比一下,就很容易发现其内在的紧密关联:

  中国枢纽,是资源、信息、资本在全世界流动的必经之路;

  通信行业,是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知识密集型 (高科技人才) 的行业。

  通过对比一眼就能看出,中国通信正是因为占据了中国枢纽的优势位置,才得以快速崛起。

  前文《枢纽》中提到,中国 40 年的发展奇迹,得益于两方面:

  一方面,中国的超大规模,已经兑现成一种非凡能力。

  一方面,我们踩在了命运的关键节点上,各行各业的生产效率和弹性,无人能及。

  先从规模上讲,关于施展先生的这个论述很好理解,本质上就是中国的人口红利、丰富的自然资源、雄厚的经济体量、完备的工业体系 (在联合国工业体系名录里,中国是唯一一个具备完善工业体系的国家。就是说从航天飞机到一根缝衣针,各行各业在中国都可以找到。这里可能有人要说了,中国不是「缺芯」吗?其实,这是个误读,中国并非无芯,只是芯片产业还不够强大),构建了中国强大的「战略纵深」。这就是规模造就的一种不可替代的能力,也是一种战略资源。之所以讲「战略纵深」,我们大家都知道,打仗的时候腾挪、迂回的空间越大,取得战略制高点的机会就越大。

  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讲过一个跟中国规模和体量有关的小故事:

  我在海外的时候,只要有人说我的祖国的坏话,我会拼命去争论,因为我觉得我很爱国。我四月份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年会上领奖,在晚宴的时候,跟一位瑞典的知名教授聊天,谈到中国的科技发展,他很不屑一顾,我觉得很委屈、很愤懑,但是我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我们国家登月已经实现了,你们在哪儿?」但他回敬了一句,让我说不出话。他说:「施教授,如果我们有你们中国的经济体量,我们能把五百个人送到月球上并安全回来。」

  尽管这是施校长的一种自我批判,和对中国科技发展的清醒认知,但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的超大规模已经成为全球公认的「战略资源和能力」。因为具有足够大的体量,中国必然成为全球经济稳定绕不开的因素和变量,这和《枢纽》中讲到的,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自变量」这个理论不谋而合。

  回到中国通信上来,正是因为具有在经济体量、人力资源 (高科技)、信息技术等方面得天独厚的优势,及超大规模的市场作为战略纵深,中国通信产业才有机会实现逆袭。

  回顾中国通信崛起的 30 余年,也是中兴、华为等通信企业成长的 30 余年。

  1) 超大规模市场是中国通信逆袭的战略纵深。

  我们从程控交换机时代说起,也就是固定电话时代。这个时期,我们国内的通信设备都是全进口的,因为关键的核心技术都在美国 (贝尔 1965 年发明了第一部程控模拟交换机)、欧洲 (1970 年法国开通世界上第一部程控数字交换机) 等手上。今天,我们很多 70、80 后都记忆犹新,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家里能装一部电话机是何等的有身份,就是因为在全进口和高昂的安装成本与通信资费的情况下,拥有一部电话是很奢侈的事情。

  1991 年 11 月,第一台国产大型程控数字电话交换机——HJD04 程控交换机在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研制成功。巨龙、大唐、中兴、华为先后研发出程控交换机,由此打破了西方的技术垄断。

  前面讲了,打仗是需要「战略纵深」的,就是因为中国超大的市场规模给了中国通信的足够的腾挪空间。固话时代,中国通信面临西方技术和设备一统天下的局面,是很难插足的。当时的中兴、华为采用了最经典的战略「农村包围城市」,也就是从「农话」开始渗透,让产品获得市场验证的机会,进而优化产品再打进城市,与西方厂商抗衡。这就是中国通信成功迈出的第一步。

  到了移动电话时代,中国通信经历了 1G 空白、2G 跟随、3G 突破、4G 并行,5G 开始领跑的崛起路径。1G 时代是模拟之王的摩托罗拉、爱立信的天下,传说中的「大哥大」就是他们的杰作;2G 时代欧美争霸,欧洲的 GSM 与美国的 CDMA 之争,也是中国通信跟随时期;3G 时代欧美中斗法,中国开始参与到标准制定里来,并获得突破。欧洲的 W-CDMA、美国的 CDMA2000、中国提出的 TD-SCDMA 标准,成为三种主要制式;4G 时代,得益于中国的超级市场规模,三大运营商 (移动、联通、电信) 大力推进,打造了全世界最大规模的 4G 网络;到了今天 5G 的开端,中国通信基于 3G、4G 一路走来的经验和专利技术储备,开始领先,如中兴通讯已成为 5G 先锋,在 MWC 世界通信大展上获得了多项 5G 通信领域 的「奥斯卡」大奖,并且已经掌握 2000+项 5G 核心专利技术,同时 2018 年初在广州打通了 5G 端到端的第一个通话 (First Call), 真正标志着中国通信的崛起。

  前一段,中兴遭制裁事件,全国舆论一片热议中国「缺芯」之痛,并有不少公知和好事者将矛头直接对准中兴通讯,嘲讽其就是一家没有核心技术,还敢妄称自己是高科技公司,被人一卡脖子就挂,倒掉算了。凡有此观点者,简直就是个天大的误会,认真重读一遍「中兴通讯」,它是一家通讯公司,并非一家「芯片厂」,以一家企业之力是很难做到上下游全覆盖的,这就好比你要求厨师亲自去种菜一样,真是过分了。全产业生态的构建,应该是要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去部署的。

  相反,从通信产业综合能力来看,中兴通讯是全球仅有的两家可以提供「5G 端到端」解决方案 (无线、有线、核心网、云计算、业务、终端) 的企业之一,就连曾经的「无线之王」爱立信都不敢称自己可以提供「5G 端到端」解决方案,由此可见其实力非同一般。

  另外,从整个通信行业的发展来看,中兴通讯在激烈的国内外竞争环境下,也算「剩者为王」。先看国内,当年的「巨大中华」(巨龙、大唐、中兴、华为),至今也就中兴、华为可担大任;再看国际,北电、阿尔卡特、朗讯、摩托罗拉、西门子等等这一连串听起来如雷贯耳的名字,已悉数倒下,仅剩爱立信、诺基亚。从全球范围来看,也就剩下华为、诺基亚、爱立信、中兴这四家巨头。

  在如此硝烟弥漫的高科技领域,中兴、华为能活到今天实属不易。其中有一个关键的外部因素就是「中国超级市场规模」。从 4G 并行到 5G 开始领跑,就得益于中国规模化的商用市场验证和推动。在科技领域任何一项技术创新,没有规模化的市场验证,是很难进入商用的。我们很多朋友总拿「缺芯」来嘲弄和揶揄中兴通讯这样的企业,殊不知全球产业链谁也离不开谁,上游的企业的芯片,没有下游整机厂商的规模化市场验证反馈,其技术创新也将陷入停滞。而且从芯片元件到系统整机,还牵涉很多核心技术的验证与创新,应该说上下游企业是唇齿相依的关系。

  2) 大体量的高科技人才也是我们的战略资源

  《中国制造 2025》战略里十大核心领域,「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首当其冲,而信息技术人才则是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发展核心动力。

  目前我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位居世界第一,截至 2014 年底达到 8114 万人。其中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力资源总量达 2960 万人,相当于美国科学家工程师数量的总和 (根据美国《科学与工程指标 2014》数据,美国科学家工程师总量为 2190 万人)。我国科技人力资源中全时投入研发活动的人数也位居世界第一位,2014 年达到 371.1 万人年,相比美国的 126.5 万人年 (2012 年)、日本的 89.5 万人年 (2013 年)、英国的 36.2 万人年 (2013 年) 大幅领先。

  中国通信的崛起,也得益于如此大规模的高科技人才储备。就拿中兴公司来说,每年从全国各大名优高校,招聘大量的信息科技类毕业生。就在被制裁的关键时期,中兴招聘官微第一时间发文称:「即使面临今天的困境,中兴通讯仍然坚决履行对 2018 年签约毕业生的所有承诺。」这是因为,对于知识和技术密集型企业来说,中兴通讯深知「人才战略」的重要性。

  3) 历史的选择,高效率的产业环境和全球供应链枢纽成就了中国通信

  从全球视野来看,「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必将是每一个国家迈向未来的战略「制高点」。当下,普罗大众都已熟知的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以及面相未来的人工智能 (AI) 等都属于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而这些产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效率。就是说所有的技术和工具,都是为了提高各行各业产业效率去的,包括提高研发生产效率、提高运营和供应链效率、提高组织管理效率等。不论是电子商务,还是电子政务;不论是工业互联网,还是智慧城市;不论是美团外卖,还是共享单车。这些领域的企业和组织,都在不遗余力的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改善我们的购物效率、政府管理效率、企业运营效率、城市运行效率、个人出行效率等等。

  因此,效率成为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终极目标和历史使命。

  (1) 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终极目标:效率

  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与推动下,「数字经济」开始兴起,而数字经济的基础是「产业数字化转型」,只有产业全面数字化了,信息和数据才能快速流通与共享,产业运营效率才能得到提高。因此,数字经济的本质还是「效率经济」。当下从国家层面也在不断强调,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升级,这其中的内质就是一场借助新一代信息技术工具,实现所有产业「效率变革」的国家战略。

  《2017 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中,关于企业和行业的变革,罗振宇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只要你的行为方式是推动效率,你不用考虑什么转型问题……」,这也是在互联网大跃进的背景下,给所有行业和企业的一个清醒的认知,不论用什么信息技术工具,本质上只要是推动「效率」提升的,都是正确而有效的。

  (2) 中国通信肩负《中国制造 2025》的使命,也是「效率革命」的先行者

  我们从《中国制造 2025》的战略路径里,再审视一下中国通信。《中国制造 2025》本质上就是要通过新一代信息技术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产业效率,进而从整体上提高中国制造业水平,实现制造业强国的目标。在《中国制造 2025》里,有一条清晰的脉络直指「通信产业」:《中国制造 2025》的十大重点领域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首当其冲;而「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的六大领域里,「下一代通信网络」(5G 技术等) 又排在首位。当我们梳理中国通信的中坚力量时,会发现有中兴、华为这样的中间力量,如中兴•5G 先锋。

  从上述不难看出,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以及水平和效率的提升,中国「5G 技术」肩负着非常重要的使命。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 5G 技术将成为所有信息技术的底层通用技术,包括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及人工智能等等都离不开;

  同时,作为通用技术将深入改变各个行业和产业的结构、商业模式、运行效率,并从经济层面上影响全社会,包括金融、就业等各个领域;

  再者,5G 带会来广泛的行业应用,如:增强型室内外宽带、企业团队合作、培训教育、虚拟现实、智能农业、智慧城市、智能家居、城市安全、自动驾驶、无人机、工业自动化、远程医疗、智能电网等,将渗透到我们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

  因此,像中兴通讯这样的公司,不仅要去引领 5G 技术的开发和应用,同时,还要通过自身的数字化转型来发动对自己的「效率革命」,进而将技术和经验带给各行各业,造福整个社会和人类。因此,中兴也是数字化转型、「效率革命」的先行者,这是由其自身的行业属性决定的。

  (3) 中国通信的崛起是「效率革命」的终极命运

  前文提到,移动通信时代,中国通信历经了 1G 空白、2G 跟随、3G 突破、4G 并行、5G 开始领跑的崛起路径。在曾经烽烟四起通信江湖,一路过关斩将,跑到「剩者为王」的今天。

  「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西方通信企业 (彼时个个都是全球响当当的巨头) 缘何都纷纷倒下了?」身边的朋友常常会问我,我回答:「它们主要死于『效率革命』」,因为除去效率,还有制造成本、人才、市场规模等因素。

  曾经的西方通信巨头「传统的作业」习惯,导致了其内部组织架构僵化,造成运营效率低下;同时,低效的管理和运营模式,也无法更好的满足复杂的市场环境、多变的客户需求。我曾跟朋友们开玩笑,人家 (曾经的通信巨头) 的工作时间是 5*8 小时,而我们可能是 7*24 小时 (半夜爬起来开电话会议、回复国际客户邮件)。中国通信一路走来,靠的就是「蛮干和拼命」(高效、定制化解决方案,与自主研发创新等)。

  因此,中国通信崛起,以及此次事件的主角「中兴通讯」能够走到今天,也是久经沙场、大浪淘沙,历史和命运的选择。通信这场游戏,就像「打怪升级」,越到后面难度越大。因此,尽管前路艰辛,但愿中兴通讯这样的企业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通信行业已经从「战国时代」(七国八制时期) 进入到「寡头竞争」,胜利的曙光已经在招手,千万不要轻言放弃。

  综述,中国通信的崛起和逆袭,绝对不是靠简单的拼凑和组装可以做到的。一方面是外在环境,中国作为全球的枢纽为像中兴、华为这样的通信企业成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技术、资本、人才在这里汇聚,坐拥全球 1/5 人口规模的超级市场,就如《枢纽》中提到的:「我们踩在了命运的关键节点上,各行各业的生产效率和弹性,无人能及。」其中的效率,指的就是数字化转型和「效率革命」;其中的弹性,指的就是市场规模,全球任何一个创新技术,在中国的市场里,都能够迅速的落地生根。比如美团外卖和共享单车这些商业模式的创新,当然同时也为中兴、华为这些企业的「硬科技」创新,提供了优越的环境。另一方面也得靠自身努力,否则就不少人嘲笑的「中兴通讯」,凭什么能在杀红了眼的通信江湖活到今天,仅靠运气是不够的 (连续 8 年全球 PCT 专利申请名列前三,手握 6.9 万件全球性资产专利)。

  中国通信走到今天,之所以引起了他国注意,乃至制裁和卡脖子,有两大关键因素:

  一面是,中国通信肩负着《中国制造 2025》的重要使命,而《中国制造 2025》恰恰是他国精准打击和遏制的对象 (5 月 3 日,中美在北京的贸易谈判,美方狮子大开口,尤其提到了「停止对高科技的资助」,目的就在于此);

  另一面,在他国看来,你中国这么多年来就是「世界工厂」,全球相安无事,而今天,你却大张旗鼓的扛着《中国制造 2025》的大旗,跑到我高科技的「自留地」(比如 5G、芯片技术等) 里来抢地盘,我制裁你是理所应当的。

  这就是我要给大家讲的,中兴通讯以何成为全球通信「四大玩家」之一,以及中国通信快速崛起之道。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