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大学校长马永武 VS VIPKID 创始人&CEO 米雯娟:一场有关教育的对话

摘要

米雯娟是如何在 30 岁时创办一家日后年收 50 亿的独角兽公司的?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腾讯大学(ID:tencent_university),作者:CEO来了,极客公园已获转载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出处。   


本期对话者:腾讯大学校长马永武、VIPKID 创始人&CEO 米雯娟

以下为大家精选了 8 大看点文字版:


自学大专、本科,通过 GMAT,读完长江商学院 MBA,是一种什么体验?

马永武:17 岁开始跟舅舅一起创业做英语培训公司,2010 年,当时应该小有成绩了,为什么要去长江商学院读 MBA?这一段学习经历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米雯娟:我的读书经历非常不一样。我 17 岁开始创业,当我在 2010 年去读商学院的时候,我已经做了 12 年的少儿英语教育。这个过程中,教课、招生、招人,甚至培训等等一系列的事情,每个岗位都做过。十年过去了,产品好像也没有大的变革。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从业者,我能做什么,去改变这样一个现状?

所以那时候就想读个商学院,觉得应该会有很不一样的积累,这种积累有可能会让自己做出不一样的产品和服务,是不是从此孩子们花同样的时间和钱,却学得更好?同样是学外语,但他整个体验就会非常不一样,兴趣会更高。尤其是家长,我觉得很辛苦,周末送孩子上课,蹲在培训班的门口,经常没有椅子,等着下课去另外一节课,中午停车、吃饭都很难。

那时候就去把自学考试,专科、本科的成绩都拿去申请,拿到长江商学院 MBA 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很开心,有可能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马永武:对,其实这是一个特别有成就感的事情。从今天 VIPKID 的发展来看,当年去选择读商学院,重新对原来的创业项目做一些思考和模式上的突破,看来你的初衷达到了。

米雯娟:我觉得很有帮助,就像腾讯大学,对我们在创业过程中给予的帮助一样。作为一个创业新手,其实对组织的诊断,员工的能力培养,人力资源的模型,我们也没有一个理论的架构。当时到商学院发现完全是不一样的格局和视野。第一是从自己的行业出发,商学院给我补充了更多的专业知识,不管是财务还是人力的市场的,商学院将实战经验抽象成为理论的模型,提供更多案例去借鉴思考。第二就是,不仅关注我们这个行业,最近的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中国的经济、全球经济是什么样的发展趋势。不管做哪个行业,能够做哪些事情。我觉得是有非常多的收获。


米雯娟长江商学院 MBA 毕业照


下定决心要创业的勇气究竟从而何来? 

马永武:VIPKID 的创业是 Cindy 走沙漠时的思考,回来以后就决定要创办了,是怎么想出新的创业模式?

米雯娟:我跟商学院的同学们一起去走的沙漠,是商学院的亚沙赛。每个商学院派一个团队,共有几十个团队,我们是其中一个。沙漠是要去翻越山丘的,刚一进沙漠,就来了一个下马威。那天非常大的风沙,往前走觉得阻力好大,沙子无孔不入。刚出发的时候,人山人海。因为有几十个队伍,每个队伍十几二十人,人在里面只能缓缓往前移。再往前看每个补给站,发现水离得好远,感觉已经翻过一个山丘,到一个中间休息站就可以拿水了,然后发现不对,好像还隐藏了几个小山包,还得再往前走。

那个过程对我影响是很大的。最核心的一个影响是,茫茫的未来都是未知的,真正想达到那个地方在哪,如果不去踏上征途的话,可能永远没有机会。虽然踏上这个征途也不一定有机会,但是不迈出这一步是不行的。

过去的少儿英语做了 15 年,新的沙漠领域里,绿洲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我们究竟能做什么样的创新。但是我想,要迈出这一步的勇气总应该有。长江的副院长刘劲教授,我的论文导师,就跟我说,既然这么困惑,与其不停地在想,不如就闯闯看,试一试。


参加商学院亚沙赛的米雯娟(右一)


创业之初,什么最难?商业模式不清晰,如何破?

马永武:创业之初,什么最难?   

米雯娟当时最难的事情,是新的模式需要时间去验证。真正的学习效果,我们怎么知道是好的?最近《原则》这本书很火,里面提到:我不在乎我是不是是对的,我更想知道,什么是对的;最重要的是,我如何知道这个东西是对的。这个过程,对一个新产品新服务很重要,因为之前没有人在线给孩子们上过课;这个逻辑有点像做药,做一个临床的实验。但是做教育产品,好像之前很少有人做这样的事情。第一年零三个月,或一年零五个月,最难的事情,就是去真正把结果呈现出来。

我们跟家长们说,我们是实验班。但即使一开始做实验班的过程都很难,要跟家长解释说,为什么要在线上学?线上怎么学?一开始我们请家长当面聊两个小时,给孩子做一个测评,然后给家长展示,他们上课是这样的。其实是把自己心目中的产品场景化了。然后通过时间去论证,在一年的时间内,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模式,而且孩子们都会继续愿意去学。

马永武:商业模式的不确定。

米雯娟:我们很相信,但是 99.9% 的人不相信,因为还没有做出来,怎么能信?你说你要盖一个很漂亮的房子,这个房子怎么怎么样,但是你都没盖出来,连图都还没有。这个过程是个很难的过程,一开始,去哪儿找学生,这个特别难。后来没办法,我们就用朋友圈,但即使是这样,在我几千人的朋友圈里面,一开始只招了四个学生,组成第一期实验班.

马永武:才四个。

米雯娟:这四个家长就问了好几个小时的问题。去试了好多次,终于同意说那我们就试试看吧,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挑战的过程。很感谢他们的勇气,当时什么都没有,连网站都还没有,完全是从头开始。我们一边上课,一边做课件。整个过程持续到 2015 年,大概每个月招十个学生,我自己就是客服。

因为第一期招募只有文字,很干巴巴,第二期有视频了,虽然只有那几个小朋友上课的视频,特别简陋,但是我的电话就被打爆了。我们招十个学生,有五十个人来问,我要跟五十个人去沟通,到底怎么样。最终差一点没招齐十个,转化率还不够高,所以第一年最难的就是招学生的过程。


北美外教线上教学


4 年时间,VIPKID 成为在线教育独角兽,做对了什么?

马永武:少儿在线英语教学,有很多公司在做,除了老牌的做英语培训的公司,也有很多市场新锐。VIPKID 在这个市场领域里面能够脱颖而出,除了模式的先入之外,还有哪些因素?

米雯娟:先入这件事情代表了产品的几个时期。打磨期,口碑的升温,国际化的过程。在每个过程中,把产品做到当时我们认为的极致,然后再去招生。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大的逻辑,产品先做好,然后再去想商业上怎么发展。

至于和其他产品的差异,第一个特点是在选老师的时候,我们只愿意选择最高品质的老师。在北美老师里面,最优秀,最适合线上教学的老师。

在内容上会去跟出版社合作,有很多的教材。但是我们也有一个几百人的教材研发团队,这也是我们在第一天就确立的一个原则,因为在线的体验一定是和线下不一样的。我们怎么去构建内容,如何让孩子感兴趣,在线学习的效果最好,这也是产品差异化的点。

最后就是团队,前面我们去打磨产品,第二个是我们选择走更难的一条路,第三个就是团队,真正的聚焦在孩子身上,以孩子为中心。这一点是深入到我们的团队文化里面。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孩子们在每堂课的体验都非常不一样,我们会思考未来的教育是怎么样的,怎样去帮孩子构建更好的学习效果和体验。这个是团队很不一样的特点。


米雯娟做客《CEO 来了》


营收 50 亿的公司,竟然没有 CXO?

马永武:创业是挺艰苦的,最好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你们几位联合创始人是怎样分工的? 

米雯娟:我们一共有三个联合创始人,一个是陈媛,负责老师端的事情,另一个是张月佳,负责我们整个的运营,包括从学生这一端的市场、销售和服务,到帮助陈媛去做老师端的运营。我们三个的分工,基本上是他们两个在负责招生、服务、运营。我负责新业务,包括我们的产品、内容、战略。我们三个都发挥了自己的特长,这些事情是我们自己很感兴趣,很喜欢去做的事情。

我们在 2016 年就商量好,把这个 CXO 的称呼取消了,也没有人是什么总,几个联合创始人只想着干活,不想着职称,这时候我们发现,世界变得更大了,我们才能够去邀请到更棒的人加入团队。我们跟别人谈的时候也说了,要职称的就不要来了,因为它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责任,我们的小朋友们、家长们他们的体验怎么样的,服务的效果是怎么样的。

马老师:其实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个话题,就是 VIPKID 把 CXO 这样的 title 都去掉了,我觉得这个是能让大家更专注在用户,专注在商业上,而且能够更多地吸引来更强的人。


创造全球 K12 在线教育领域最大单笔融资记录的 VIPKID,与投资人的相处之道是什么?

马永武:VIPKID 经过了多轮投资,你也见过很多投资人,谈谈你跟投资者的相处之道吧。

米雯娟:大方向上来讲,我们相处得特别好。我们的投资人基本都是家长,然后从 B 轮开始,都是先来上课,然后再投资。

马永武:所以在以学生为中心的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米雯娟:特别好,先上了半年课,然后就来投钱了。投资人都会对教育有自己的热情和感触,甚至恨不得自己拿钱做教育公益。大家很希望通过技术去驱动教育变化。因此,当我们有了这样的投资人,后面的事情就很顺利。因为在理念上是非常一致的。这时候就是去做更好的产品。同时我们可能比较倾向于少承诺、多干活。我们不管是对未来的预测,还是在别的事情上,都会希望先做到再说。


作为投资人,他们都是我们的用户,他们可能会每天在朋友圈里很骄傲的说,我们小朋友怎么样了,投的公司怎么样了。这时候也是帮我们去跟更多的投资人朋友来了解 VIPKID。这是一个口碑积累的过程。


VIPKID 获得 2 亿美金 D 轮融资


大多数创业企业还在生存焦虑中挣扎,VIPKID 已经投身公益

马永武:从 2017 年开始,VIPKID 开始了公益活动,叫做北美教师进课堂。你们已经去了上百所乡村学校,2018 的目标是要进 1000 所乡村学校。为什么 VIPKID 刚刚成立几年,就会这么注重公益?

米雯娟:那天去成都大英县石头村,正好是腾讯的一个活动。一进校门的时候,我们就觉得学校的设施还行,其实乡村学校不完全都是我们想像的样子,但是这里面最缺的是老师,校长说:「我们电子琴教室全都是灰,没有人能教,不会用这东西。刚刚来了一个体育老师,他能教唱歌。」那边的英语老师只有一两个,孩子们的口语也不太好。我们发现真正在教育公益上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孩子们找到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在这个大屏幕上,老师身临现场,去跟孩子们产生一种情感的连接,去教 20 个、30 个小朋友。下课后我问小朋友,那个老师怎么样,小朋友说:「老师对我很好,我特别希望每周都见到他。」

在教育公益上,我认为是有创新的机会。我原来是从企业责任出发,觉得公益得是公司的规模足够大,才能够去做的事情。现在我发现有了 VIPKID,我们有几万个老师,鼓励老师们去为孩子们创造价值。这时候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老师们可能每个月花几个小时,就能够帮助几个班的孩子,常年的一种成长。


VIPKID 投身公益


越来越多人在提的新教育,究竟是什么?

马永武:在你心目中,新教育是什么样的想法和实践?

米雯娟:我认为新教育,第一个是我们教孩子们什么,第二个是怎么样去教。在教孩子们什么这个事情上,它是一个学习的启蒙。我们是为了让孩子们都热爱学习,培养他们的素质和能力。在未来的世界,这些被启迪和赋能的孩子们会去启迪和赋能他们所处的行业或领域。第二个就是怎么教,我们在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可以用技术作为一种方式和手段,去不停地迭代我们的系统,更加个性化地去让孩子们学习和成长,这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事情。除了教孩子们知识和技能,我们还希望孩子去了解世界、了解自己,去构建能力。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