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在全球顶会崭露头角的阿里新生代白帽:能查漏洞还会焊接

摘要

阿里经济体牢固的保护罩背后,是一群默默付出、有血有肉地阿里安全人在一砖一瓦搭建。以蒸米、白小龙、团控为代表的三位 90 后白帽子赶上了网络安全最风起潮涌的年代,从为了上网学焊接到「设计更安全系统」的野心,年轻的白帽子们以孤独和敬畏做浮躁时代的守夜人。

承受黑客每天 4000 万次恶意访问、整个 2017 年承受 2015 次 DDoS 攻击……在数亿用户安然享受新零售、云计算、智慧物流等便利的背后,一群并不为外界所熟知的阿里安全人一直在为「现世安稳」构筑牢固屏障。

蒸米、白小龙、团控正是 800 多位阿里安全人中的三位白帽子,均在 1990 年前后出生,在阿里安全部是一群正在崛起的年轻力量,他们的日常工作是做漏洞挖掘,也是这道屏障外最冷静观火的人。

蒸米(右一)和白小龙(左一)在 2018 年 4 月的欧洲信息安全会议 HACK IN THE BOX(HITB)上演讲之后合影

「一个操作系统都是由很多人来协作完成的,前后进行编程的人思路一旦错开,就会现安全漏洞。」他们说,白帽需要以逆向编程人员的思维去发现并攻破程序中的问题,但核心是构筑更安全的操作系统,这关乎到每一个用户的安全。

从建立安全防护到筑起一道道防线,让黑灰产们望而却步,从 0 到 1 再到 100,是阿里安全人一代代努力的成果。从 70 后、80 后到如今 90 后们开始在 blackhat、hitb 等顶尖国际会议上崭露头角,阿里整个经济体的安全水位也不断提升。

「我为了上网学会了焊接」

90 后白帽子们赶上了网络安全最风起潮涌的时代。蒸米出生于 1989 年,父亲和几个叔叔都是博士学历,2000 年初计算机刚刚普及的时候,初中生蒸米就在自己家里玩起了电脑。1991 年出生的团控则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接触到计算机。

年幼的蒸米和团控,不仅沉浸在《红警》、《传奇》等网络游戏带来的快感之中,也通过一些杂志、书籍,学习「开后门」、解密、攻击等技术。

彼时,中国的黑客团体「绿色兵团」正是时代的弄潮儿,他们聚集了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技术高手,随后资本力量介入,黑客开始商业化运作。2000 年之后,网络安全开始成为一个重要的领域。

此时的蒸米因沉迷网络,被父母严格管教:电脑被设置各种密码,还设置 BIOS 密码,甚至电源线都被藏了起来。「密码我都通过各种方式给解开,电源线藏起来之后,我就去学了焊接,把电风扇的电源给剪下来,把两根铜线和弹簧焊起来就可以用,当然安全性很差,用起来都带电、带火花的。」蒸米的研究力和解决问题潜力初露端倪。

团控也经历了类似的阶段,网络之于孩子,在父母眼中永远是洪水猛兽,要管教扼杀之,但对于团控来说则更像是一种启蒙教育,「家里电脑出问题基本都是自己琢磨着来修,后来大学学通信专业,但兴趣驱使我硕士毕业来阿里安全部实习,义无反顾地开启系统安全研究。」

这个世界有可能更安全

博士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白小龙刚刚入职阿里半年,从学术界转入工业界是一个极大的转变,但他内心并未有太多纠结,因为阿里安全已经聚集了诸多名校的博士,「高手过招,才知不足」。高学历高素质的多学科人才进入安全领域是近几年才有的场景。

时间倒回到 2000 年初,白帽黑客还是一个草莽群体:很多是年轻的大学生,或者没有学历的天才高手,白天正常工作,夜晚在网络上「行侠仗义」。2013 年,「斯诺登事件」爆发,网络安全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度;2014 年 2 月,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各大企业纷纷在安全领域加码投入。

2015 年,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的蒸米加入阿里安全,成为当年唯二的「阿里星」,因其不仅在全球各大顶尖的互联网公司实习,还命名轰动一时的 XcodeGhost 病毒,该事件影响上亿用户,直接打破苹果引以为豪的「苹果官方市场=安全市场」神话。

入职阿里之后,蒸米在 iOS 漏洞挖掘上建树颇多,苹果多次在其官网上发表致谢。今年 4 月初,蒸米和搭档白小龙应邀参加欧洲信息安全会议 HACK IN THE BOX(HITB),公布他们最近的小成果:macOS 的两个漏洞和利用机制,即在最新版的苹果 macOS 上,利用一个普通用户的权限拿到内核控制权,进而操控整台电脑。

苹果系统不断升级,挖到漏洞的门槛越来越高,比如设置了内核地址随机化之后,任何一次尝试失败都会导致系统重启崩溃,其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但蒸米和白小龙还掌握着更多未公布的漏洞,「真正为系统开发者们提供帮助的方法是启发他们思考,共同促进系统安全建设,而不是一味攻防,做猫鼠游戏。」

安卓系统的安全问题更加严峻。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漏洞,团控另辟蹊径发现另一种漏洞,称之为「内核空间镜像攻击」:ARM 处理器设计上的特点,使得攻击者能够不借助系统调用,直接在用户状态下读写内核代码或者数据段地址修改内核数据,到达完全控制内核的目的。

团控在 2018 年 3 月的 blackhat 上演讲

这在 32 位 ARM 芯片设计上就存在,一直延续到现 64 位 ARMv8.1 处理器。在安卓 8.0 引入新的 PAN 缓解机制下,仍然不能防御这种攻击,因为这是硬件设计的缺陷」。这也是第一次有人发现并公开通过软硬结合攻破安卓 8.0 系统,拿到最高权限。团控因此受邀在今年的 blackhat 和 HITB 上做主题演讲。

 「过去很多公司的发展是完全忽视安全的,只注重业务的扩展,导致漏洞频出,未来各种操作系统将融合,我们希望研究出一种不影响性能的安全机制,」蒸米并不掩饰自己的野心,「我们想设计出一个操作系统,这是我未来 10 年会努力去实现的目标。」

孤独的守夜人

在多数人眼中,白帽黑客用各种酷炫的技术去挑战不同的系统,但实际上,团控每天大量的时间要花在思考以及成百上千次失败的尝试上。

「有时遭遇瓶颈期,工作找不到头绪,状态很差,我在办公室看到那句阿里土话『不难,要你干嘛』,就安心了很多,继续调整心态,重新去尝试,」团控说,就像在茫茫的黑夜里去寻找一线光,需要耐得住寂寞,要等,而当有了线索,整个人就像打鸡血一样兴奋。」

蒸米和白小龙采常常组合作战。系统分为应用层、用户态和内核态三个层次,蒸米会做应用层和用户态层面的分析,一旦有发现就会与白小龙打配合在内核态寻求突破。两个人性格一动一静,做事方法一前一后,「至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孤独有时会反噬自身,让人内心长出贪婪和欲望的种子:入侵、黑吃黑,能赚钱的方式太多,太多人因此踏上迷途锒铛入狱,或者活在阴暗世界里无法再抽身。

90 后白帽子们虽然年轻,却也看到太多圈内的浮躁:到处打漏洞炫技,资本泡沫让很多人拿到高于自己能力的工资而飘飘然,区块链、比特币等风口成为很多人的印钞机,「能沉下心来做研究的人越来越少。」

「其实做网络安全这个职业跟医生类似,需要长久的积淀,技术能力才能到达金字塔顶端,以一敌百,」蒸米说。在这个充满金钱和利益的时代,更多白帽子要经受的考验是正义感和敬畏之心。

《冰与火之歌》里有一群孤独地驻守在北境长城的守夜人,他们会在圣堂前许下誓言:尽忠职守,生死于斯,一份有使命感的职业会让人产生敬畏心。90 后白帽子们的敬畏之心来自老一辈阿里安全人。在阿里巴巴如今这个庞大的经济体之下,安全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一代又一代阿里安全人脚踏实地、一砖一瓦去搭建起整个安全体系,保护数亿的消费者。每一天每一刻,不敢放松。

「下一代的成长肯定更加迅速,我们并不年轻了,但会在守护网络安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耐得住寂寞,做好守夜人。」这些 90 后白帽子们很坚定。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