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副国务卿理查德·库珀:特朗普是个奇特的总统

摘要

4 月 22 日(美东时间),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首期班学员走进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开启了为期一周的游学活动。期间他们与经济学、物理学、医学等领域的 8 位国际知名教授、学者零距离交流,探访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等领域的全球七大顶尖实验室和七家前沿企业。

4 月 22 日(美东时间),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首期班学员走进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开启了为期一周的游学活动。期间他们与经济学、物理学、医学等领域的 8 位国际知名教授、学者零距离交流,探访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等领域的全球七大顶尖实验室和七家前沿企业。

理查德·库珀教授讲课现场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前副国务卿、美国国家情报委员前主席理查德·库珀以《大国博弈:川普上台后中美局势的变化》为主题,为学员们带来了一堂生动的经济课。在他看来,爆发于 2008 年的金融危机仍然影响着当下的经济,但他依旧看好美国未来十年的经济发展。谈到现任总统特朗普,库珀教授幽默地说道:「他是美国历史上最奇特的一位总统。」

2008 年金融危机的影响犹存

库珀教授一开场先把大家拉回到 11 年前金融危机爆发之际,在他看来,当时采取的应对措施仍然影响着当下的经济,这其中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是较低的利率水平。美国的联邦基金利率从金融危机前夕的 5.5% 的水平一度跌到接近零的水平,虽然之后有所上调,但仍保持在 1.5% 左右的较低水平。库珀指出,此次金融危机引发的低利率时长可谓是历史之最,并且对保险公司、养老金基金等金融机构带来了深远影响。

第二是越来越高的债务水平。2007 年,美国的债务总量占 GDP 的比例为 35%,而现在已经高达 GDP 的 75%,而且高债务情况同样也在其他国家出现。

第三是越来越严格的金融监管。危机爆发后,美国、欧洲等各国意识到金融体系监管的松散,随后均增强了对金融体系的监管力度。

第四是企业投资和运营更加谨慎。金融危机爆发前商界对于经营发展盲目乐观,尤其是在作出投资决策的时候,但后来则愈发谨慎。现在因为经济情况的改善,谨慎程度有所下降。

库珀通过两组数据来证明美国经济正在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一是通过 GDP 数据来看,美国在 2011 年就恢复了金融危机之前的 GDP 水平;二是美国的失业率从危机期间一度高达的 10.1% 下降到了 4.2% 左右。

在回答学员有关美国是否只是在通过印钞票的方式来拖延金融危机的问题,库珀认为,「美国应对金融危机是让经济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如果美国只是一味在拖延,可能没有办法取得这么好的一个结果,可能只是在重复 30 年代的大萧条」。

库珀认为,在经历了 1930 年代大萧条之后,政府增加了对现代经济的了解,因而能更好地应对此次金融危机,避免了大萧条的重演,但也付出了如上所述的代价,并且美国的情况对于整个世界经济来说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看好未来十年美国经济发展

在过去大半年的时间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连续两次上调了对世界经济 2018 和 2019 年的增长预期,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都给予比较乐观的增长趋势判断。虽然未来不确定性很多,但是库珀认为,美国经济有着非常扎实的发展基础。

一是美国较为年轻化的人口组成。库珀指出,当前很多国家都面临着老龄化的困扰,包括日本和中国。美国当前的生育率下降速度相比其他很多国家要慢,同时源源不断的青壮年移民的流入也保证了美国将有较为充足的劳动力支持经济发展。

第二是美国经济的适应能力。年轻人口本身就对于环境变化有更强的适应能力,同时美国经济体制相比其他很多国家具有更高的灵活性,对于社会变革有很好的适应能力。

第三个美国全国上下的创新能力。美国拥有像 MIT 这种大量的创新的机构,未来他们将会继续专注创新,而且美国的风投、创投的市场发展比较成熟,可以有力支持科研成果的商业化推广。

清华-青腾未来科技学堂导师与学员代表与理查德·库珀教授合影

鉴于美国经济发展的强劲势头,库珀预测,在今年年底之前,美联储至少会有两次加息,很有可能三到四次,但他指出,「不要把加息单纯只看成一个加息,它是一个结果,是美国经济势头比较强劲所带来的一个结果。要这样去看待加息:经济越好,我们才会进一步想要提高利率。」

对于美国加息的世界影响,库珀认为,美国的货币政策是否波及其他国家取决于他国的政策,包括该国的汇率水平、是否有资本管控,以及其外汇债务水平的高低。因此他认为中国的整个经济是比较独立的,不会轻易受美国货币政策影响。

特朗普是一位奇特的总统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库珀直言,「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最奇特的一位总统」。他认为没有从政经验和靠房地产起家的特朗普「顶多算是娱乐界的」,「他就是一个艺人,而且是一个比较成功的艺人,但不能算一个成功的生意人」。

库珀认为,特朗普在大选期间采取的战术是用 80% 的时间攻击对手,剩下 20% 时间用来喊移民、恐怖主义等的口号。而他当选后就面临着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如何把自己空喊的口号变成实实在在的政策。

库珀将特朗普落实口号的情况分了三类:一类是成功落实,包括退出 TPP 协议、逐步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议以及推行减税;一类是推行失败,包括推出禁穆令和废除奥巴马医改;一类是改弦易辙,选择与北约加强联盟关系等。

对于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做法,库珀指出,对于钢铁和铝材的关税征收是基于特朗普的相关研究和调查,认为可能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影响,但库珀认为,WTO 届时一定会站出来抗议,因为其有违 WTO 的政策和流程。库珀指出,钢铁和铝材加征关税对中国影响不大,因为中国对美出口的钢铝本来就因为反倾销法案的施行而受到限制。

特朗普此前宣布考虑针对中国的产品加收第三轮关税,理由是中国违背了《知识产权法》。然而 WTO 规则中没有涉及知识产权保护,是否加税并非他一个人说了算,要通过立法机构和公民的表决,5 月底才可以有结果。库珀认为很有可能最后国会也无法同意这一决定,因为特朗普已经受到来自至少是企业界非常大的抗议。

库珀认为,特朗普总统本质上并不是一个保护主义的维护者,「他不是要去宣传保护主义,他只是想要去降低其他国家对美国贸易顺差」。要去解决顺差只能通过两种方式:一是降低美国对进口的依赖;二是让其他国家更多去用美国产品。

「他的做法很有可能对贸易带来诸多伤害,因为特朗普的终极目标是想让美国的公司重新回到美国,让国际的公司更多的进入美国,同时降低美国政府的债务水平。但其实这几个理想之间是存在一定的冲突的,因此他可能没有办法很好地实现自己的意愿。」库珀说。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